正文  第三十二章 渡彼岸(二)

章节字数:3166  更新时间:17-03-31 1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千婳已经有点疯狂了,狂乱的摇着头,泪珠子噼噼啪啪往下掉:“真感情?你跟我谈真感情?我姐姐她的确是死有余辜,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她!”

    老板娘小巧好看的鼻子鄙夷的皱起来:“大小姐,你姐姐她不是死有余辜,她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她爱错了鬼,她爱上了一个根本不值得她去爱的鬼。我早就说过,像他那样道貌岸然的鬼,说得好听点叫文气,说点不好听点也就是个斯文败类,你们才见过几个男鬼,你们以为陪陪床就会明白男鬼心里面都在想些甚么了?比起那些富家子弟的公子哥儿们,他也只不过就是少了些银两,多了孔孟之道来伪装自己与众鬼不同罢了。”

    “你既然说他是败类,为甚么不帮姐姐把关,为甚么还要等他骗光了姐姐的钱,弄得姐姐身败名裂才要除掉他?”

    “因为你姐姐要的,是浪漫唯美的爱情故事,宁死不屈至死不渝,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是不会死心的。”

    “你骗我!我不信!”她那惨叫声又接连抬高了几个八度,我一颗小心肝被她叫的,七上八下乱颤不已。

    听到现在,我大概也把整件事情听明白了七八分,知道此时多说无益,不如把充足的时间留给当事人,叫她俩继续自说自话。

    那老板娘大抵是听千婳哭的太惨,有些于心不忍便道:“你就不想想,那琴师为甚么紧抓着你姐姐不放手?还不是为了你姐姐当选花魁之后的那笔奖金。你说我不把事情说给她听?我若是说了,她就不是发疯而是直接跳奈河了。”

    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哽咽:“你以为我是为了甚么,才下定决心要除掉他的?你们都不晓得,可我晓得,人家早就偷了你姐姐的钱,倒腾了个好胎,那天夜里就是他要喝汤过桥转世快活的日子。你说,你姐姐她是晓得实情比较好,还是永远活在一个美丽的谎言里比较好?你自己说!”

    屋子里的油灯,碰碰啪啪燃烧了几声,有点干柴烈火一碰即燃的意味。

    千婳终于松开捂着小腹的手,一股乌黑色的血液喷薄而出,腥臭的气味瞬间溢满了整个房间,她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捧起那一团揉皱了的人皮,把脸颊凑上去,极其神经质的大笑起来:“姐姐,你真是傻,明知道我们这身份,不过就是用来寻欢的乐子,却还是想着那些有的没的,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爱情。活着的时候是这样,死了也还是没变。你总说我从不付出真心,说我的心早已经死了,说我不配对你说教,我若是也跟你一样的见识,我就当不了红牌了,你说是这样的吧?”

    宋帝王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长叹了一声道:“看来这事情还没完。”

    我一头雾水,正想问他原因,那老板娘又接口道:“红牌?你以为你这红牌又能当多久?”

    千婳真的是有些发疯了,神经兮兮的吼道:“反正现在我还是!”

    老板娘道:“你和七王爷手下鬼差的那些勾当,你害死了林公子未过门的小娘子的勾当,还有你这奈河里的水是怎么个来头,你这种鬼永世不得超生。”

    “永世不得超生?我自打死了就没想过还能超生。七王爷手下的鬼差大哥,我还得多谢他,多谢他帮我给林家小娘子递了口信,林公子我也得多谢他,若不是有他,我姐姐她也不会看得清鬼性本贱!至于奈河里的水,我也绝不会浪费了,毕竟得来一回不容易啊,哈哈哈!”

    宋帝王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画皮姑娘,未经酆都大帝亲自批准,就偷了奈河的水,只这一条罪行,就必须得下无间地狱。倘若你有甚么冤情,也可以誊个文书申个冤,到时候争取酌情发落,大抵还可以少受点罪。倘若你确是存了为非作歹之心,不但永世不得超生,说不定还会数罪并罚,你不后悔吗?”

    千婳又笑起来,笑的巧笑嫣然,笑的阴狠非常:“我不后悔,做了就不后悔,我就是要让姐姐明白,男鬼没有一个是真心对我们的,我们的爹爹是如此,那些达官显贵也是如此,琴师更是如此。我们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歌姬了,爱上男鬼就等于放弃自己,我要让她明白!”

    我道:“但是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男鬼,愿意为了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可是你已经变成了无情的歌姬,又有甚么意义呢?”

    “那又如何,我不过是个歌姬,不会有鬼愿意真心实意的对待我,所以我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出真心去对待每一个鬼,他们都一样……”

    她小腹里的血水涌出来的更多,已经有森森的白骨茬隐约露出来。

    我看这苗头不大对,连忙追问道:“那林公子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千婳的一双眼睛,在我的身上扫来扫去,扫的我脊背发毛。

    “他是我们半壶沙里的常客,出手可大方了。沙姐姐问他可愿意赎我,他就点头了。沙姐姐问他愿意出多少钱,买我的一夜春宵,你猜他说了甚么?”

    “他说了甚么?”

    我身边的一群鬼丫鬟,已经迫不及待的伸长了脖颈,等着要一听这天书。

    千婳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手中不晓得甚么时候,从哪里摸出来的瓷壶。

    一股腥咸的气味扑面而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是甚么,就听到她怔忪的声音:“他说,他不要我的一夜春宵,他说他要给我一个家。”

    宋帝王道:“然后呢?”

    千婳回过头看着他:“我说,你给我一个家,那你的小娘子怎么办?他说他的小娘子只爱钱,根本就不会在乎他,也不会在乎他在哪里。”

    一群咦的声音,响彻了整幢楼。

    “我说,你怎么知道她不在乎你?他就说,说她只在乎她们家陪嫁给她的那个布庄,他在她的面前,不过就是一个跑腿谈生意的小跟班,他受够了她,所以让她一直守着那布庄就好了,而他呢,就快快乐乐的迎娶我进门。”

    我和宋帝王不由得回头看着,那窝在远处椅子上的老板娘。

    我道:“既然林公子想迎娶你进门,你为甚么还要对你姐姐……”

    “我姐姐她就是太傻,我跟她说鬼性本贱她还不信,我就跟她打赌,看这林公子会不会也是如此。然后我就对林公子说,叫他给他的小娘子写封信,就说自己被无间地狱跑出来的鬼绑架了,人家知道他有钱,所以就管他要五万两白银,看他的小娘子是不是会拿了钱来救他,如果他的小娘子拿了钱来救他,他就回家跟他的小娘子好好过日子,如果他的小娘子不拿钱来救他,就是如他所说心里面没他不在乎他,我就等他赎了我娶我进门。”

    宋帝王抓了抓头发:“画皮姑娘,有句老话说的好,鬼心不可赌。”

    千婳呆愣了片刻,突然抱着头痛哭起来:“我没想到会输,我没想到他那小娘子当真拿钱来救他了,不过来了又怎样,林公子还不是不要她,就算她拿了钱来,那钱也是我的,也是林公子要赎我的钱,鬼是我的,钱是我的,都是我的,还是姐姐输了!”

    宋帝王沉默了半晌才道:“那千琴姑娘是你杀的吗?”

    有一小会千婳没有再回话,只是低垂着眉眼,看着自己身体里涌出的血水。

    我拉了拉宋帝王的衣袖道:“三王爷,事已至此,看来案情基本明了,就快天亮了,咱们速战速决吧。”

    宋帝王俯身听完我的话点点头,又对千婳道:“画皮姑娘,本王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姐姐千琴姑娘可是你杀的?”

    千婳看起来满面愁容,有些无所适从的抬起头,环视了一圈,然后对我们说道:“姐姐是我杀的,我扒了她的皮,留作纪念,其余的就浇了奈河的水,魂飞烟灭。姐姐总是不肯相信我,就算是死了也不肯相信我说的,她已经发疯了,如果我不能一直是红牌,如果我不能一直保护她,我宁可亲手送她魂飞烟灭,那样我就会晓得,她每时每刻都很安全,不会再有鬼欺负她,只要她安全,不管她变成了甚么样,我都不介意,就算要我为了她再死一次,我也愿意。”

    伴随着一堆鬼丫鬟们,啊啊大叫着不好啦,杀人了,鬼差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啊的叫喊声中,宋帝王对着身后的一众鬼差们一招手,那些鬼差便一拥而上,把个千婳绑的严严实实,两个腋下一边一只鬼差的胳膊。

    这时有个鬼差大叫了一声:“三王爷,不好,这画皮喝了奈河水!”

    宋帝王本来在跟我交接,今儿早上文书折子的事,听了他的话,赶忙安排鬼差让了一条道出来,朗声道:“快快快,救人要紧,先回第三殿,喝的不多赶紧催吐,都弄利索了再回大帝也不迟。”

    一众鬼差沿着他让出来的道,蜂蜂拥拥架着千婳往外赶。

    半路上千婳又发了一回疯,把我的手串给扯了开来。

    线绳一断,菩提珠子滚的满屋子里都是,多亏有个仰慕我的鬼丫鬟帮忙,好不容易才把珠子都找到,结果一清点还是少了两颗。

    少了就少了,又不能真的把半壶沙给翻个底朝天找珠子,我只能自认倒霉。

    (注:本章节名出自醉仙歌,长明灯一盏引君过彼岸。)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