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芙蕖仙

章节字数:4910  更新时间:17-04-04 13: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珠子串好,伽蓝街上天已微微发亮,我付了钱道过谢走出门去。

    阳间新烧来的纸钱,由酆都钱庄供职的鬼差们,一车一车从鬼门关外拉进来,那些鬼差看到我,立马放下手头的活,站直了身子,毕恭毕敬的取下官帽,整齐划一的道:“卑职见过神荼大人,神荼大人早。”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今儿早上刚刚遇到了位秀色可餐的美公子,连带整个鬼的心情都好的可以直上云霄,所以我也回了他们一句:“昨儿一夜收成不错呀,这样多的纸钱,就凭你们几个,甚么时候才能搬得完,不然我来搭把手?”

    其中一个当头的鬼差赶忙道:“使不得呀,使不得呀。神荼大人这是说笑了,大人您整日里公务缠身,听说昨儿又是忙了一整夜,我们这点小事,哪儿敢劳烦大人经手,您还是好好歇着,大人都是玩笑话吧,这可是要折了我们的阴气啊!使不得,使不得。”

    我看着他语无伦次的样子,笑了:“没有没有,差爷别紧张。不就是扛几麻袋纸钱嘛,何至于就是劳烦我了,再说我力气大得很,你不会不知道吧?”

    那当头的鬼差大概以为我发了疯,又是一顿神荼大人,姑奶奶,您可不能拿我们几个开涮啊的叩头求饶,直接扫的我没了玩乐的兴致,简单揶揄了几句就撤了。

    珠子串好了,早饭可以顺路买点脆骨蒸饺,家也就没必要回了。

    桃都山里还有两件干净衣服,洗过忘记带回家,正好换上,于是沿路就在酆都客栈的外卖窗口买了一笼屉现包的脆骨蒸饺,皮薄馅大,听掌柜的说,里面的肉都是昨儿晚上才从十八层地狱里直接送上来的新鲜骨肉,问我想要份甚么口味的,我瞧着那皮子外面渗出来的鲜血,料想他家做了十几年,也断没必要再去骗鬼,就要了份麻辣口味的打包带走,结果那掌柜的儿子是我的一个仰慕者,拉着我要签名,为了不驳人家的面子,我就接了他的笔,直接在他的衣服上龙飞凤舞的题了两个大字,神荼,末了那掌柜的乐得不行,又加送了我一杯白桃乌龙冰血茶,叫我喝好了推荐给各位鬼差们来捧场。

    (注:白桃乌龙冰血茶,原型是黑龙茶的白桃乌龙茶。)

    我到的比较早,桃都山里的鬼差们还没有上班,我一边把脆骨蒸饺塞进嘴巴里面,一边就把条案上的几卷文书,都打开看了一遍。

    文书就是给酆都的鬼魂们开方子,看得懂文书就能晓得酆都生了甚么病。

    不过从这几天的文书来看,还算是鬼魂们过的消停康复,安居乐业。

    我喝了一口冰血茶,艾玛这个冰冰凉凉的感觉,委实是忒畅快了。

    我正在美这一杯冰血茶,突然瞧见个玄黑色的身影,闪进了我的大殿。

    我抬起头一愣:“察查司大人?您怎么来了?”

    察查司一脸公正严明大义凛然的样子:“神荼大人,酆都大帝有谕旨。”

    我抓起手边的白布,擦了擦唇边沾着的血迹:“有劳大人跑一趟。”

    察查司道:“这一回的事情比较杂乱,还请神荼大人百忙中抽空配合。”

    我接了谕旨拆开绑绳道:“大人客套,我一定尽最大能力。”

    快速通读了一遍,原来还是为了七月半酆都的安全问题。

    谕旨上说,近期有几个生魂要拘的,但是恰逢七月半,无常爷和其手下的一众鬼差们忙的都快要活过来,为了保证这几个生魂可以按时去死,大帝特决定,四大判官,五方鬼帝和十殿王爷,各派一人出列,一同到阳间去走访一下,务必确保这几个生魂在死前不会出岔子。

    鉴于崔判官需要随时辅佐大帝没空,赏善司大人年事已高行动不便,罚恶司大人最近忙的打不开点,赵文和大人因为半壶沙的事情暂时收了监正在等候发落,王真人要潜心准备七月半的道场法事,张衡大人和杨云大人分别告假去了阳间,周乞大人被派去了妖界,嵇康大人被派去了魔界,郁垒干脆就没提名,这样一来五方鬼帝就只有我有空,所以这任务自然是派给我的。

    看完了谕旨我问察查司:“察查司大人,那十殿王爷那边是如何安排的?”

    察查司道:“大帝钦点了二王爷。”

    我道:“那还不错,二王爷很办事,有他在会很省心,咱们何时出发?”

    察查司又道:“二王爷今儿早上手头还有个案子,我跟他说一同在神荼大人的桃都山集合,然后走官道去阳间,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我点了点头,就和察查司一齐坐等,号称酆都第一美男鬼的楚江王的到来。

    察查司闲得慌,就掏了袖袋中的察查镜出来,和我一齐瞧了个话本子。

    三百四十年前,仙界的荷塘里开了一朵粉色的芙蕖花,花开百仙笑。

    那芙蕖花沐日夜仙气,望仙界点点滴滴,终于化了个仙子的形状出来。

    那仙子自打有意识以来,便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要成为观音菩萨的莲花座。

    菩萨说,她还未历过劫数没那资格,只有遭了万劫,才能化作莲花座。

    后来有一日,她的劫来了,是劫也是缘,躲也躲不掉。

    仙界本是日日仙雾缭绕,那一日荷塘岸边雾气散去,一个陌生的男子到来。

    荷塘中的花仙们熙熙攘攘起来:“出甚么事了?”

    一个仙子率先开口:“这气息……是妖魔吧。”

    那男子着一袭镶嵌着黑水晶的外衣,双眼有些迷蒙的立在荷塘边,雪一般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绯红,身上散发着一股邪气。

    白荷仙子小声的道:“他是谁?”

    众仙子一齐摇头,那男子似乎有些站不稳,一只手用力扶在石桥的柱子上。

    芙蕖仙子轻声道:“我觉得他看起来好像不大好。”

    那男子望着她,晃了几晃,扑通一声,跌坐进石桥边的水池里。

    芙蕖仙子惊呼:“你没事吧!”

    那男子望着她,眼底闪过一丝光芒,蹭的一下用尽全力一跃扑向池中,只一把就将她捞起来。

    彼时她还是本体,一朵粉色的芙蕖花,她尖叫着离开了荷塘的水面。

    众仙子都尖叫起来,惊恐地望着他们。

    他拉着她轻声道:“仙子莫怕,我只是旧疾发作,需要仙子帮忙。”

    几位花仙都喊起来:“芙蕖!”

    他回首:“原来仙子的名讳就是叫做芙蕖。我这旧疾每十年发作一回,发作之时必须有人帮忙,还望仙子肯屈身相救”

    此时的芙蕖已经化了人形,白净的身子上一无他物:“我要怎样做?”

    他却只是笑了笑:“仙子若肯救我,我一定好好回报仙子。”

    芙蕖仙子懵懵懂懂:“回报就不必了,你没事就好。”

    他看着她的眼神愈发焦急,但嘴角却微微翘起,露出淡淡的笑意。

    那笑很美,但又不同於神仙的美,有微微的狂气与傲气。

    芙蕖仙子还未回神,嘴唇便被他覆上,身后的荷塘中传来阵阵疑问与惊呼。

    他微微闭上了眼睛,把她拉进怀里:“我中了太上老君的法术,三魂不固幽精失守,一个人无法控制,还望仙子能助我暂时压制。”

    那芙蕖仙子压根也没明白,三魂是哪三魂,幽精又是个甚么东西。

    只是努力配合着他的动作,努力露出安抚他的笑容。

    那男人是魔君,魔界的帝君,冷血,残忍,嗜杀。

    魔君为了一己私利染指了仙界的仙子,神魔大战一触即发。

    整整两年,杀戮气息弥漫在三界,天上人间血流成河白骨成堆,死魂遍地,最后由几位神君勉力抵抗,才换了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芙蕖仙子被诸仙训斥,就连观音菩萨也在盛怒之下,削去了她升作莲花座的资格,她哭了许久,哭的本体萎靡。

    可他却没有因为魔军战败而离去,只是静静守在她的身边,待她流干最后一滴眼泪,才对她说:“你的同伴都唤你芙蕖,以后我能也这样叫你吗?”

    她无语,只能任由他牵着自己,去找如来佛祖。

    如来佛祖笑着道:“尘缘未了,劫数未完,孩子跟他走吧,该是甚么就是甚么,将来你若能修成莲花座那便是你的造化,若修不成也是天定的命格。”

    他笑着跟如来佛祖点头:“佛祖,许久不见,多有叨扰。芙蕖仙子若是愿意,在下愿请她去魔界做客。”

    如来佛祖大笑:“做客?依我看还是小住一段时间吧。”

    芙蕖仙子望着那二位,心乱如麻,她晓得,自打她有意识以来,就想着要做那菩萨的莲花座,如今她已不能再走这条路,他给了她新的生活,亦给她带来了灾难,她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思考。

    如来佛祖给她指点了迷津,却是向着他的。

    他微笑着向她伸出手,笑容灿烂温暖如同朝阳:“仙子愿意跟我走吗?”

    她被这笑容给迷惑,不自觉伸出手,手指搭在他温暖的掌心里。

    如来佛祖又与他耳语了几句,然后他头也不回的带着她离开。

    乌黑的金砖,赤色的木柱,他为她建了一座奢华的宫殿,每一砖每一瓦都雕刻着一朵又一朵芙蕖,用赤金贴了面,四周都被百里荷塘环绕,仙雾让这座宫殿显得虚幻飘渺,这是整个魔界中唯一清净的地方。

    身着白色长袍的宫侍们,手持着镂空芙蕖纹的香炉,碎步前行。

    这所仙殿就像是禁地,没有人敢抬起头,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总是静默。

    殿门前蓝色的牌匾上,写了四个金灿灿的大字,芙蕖仙宫。

    她坐在梳妆台前漫不经心的修指甲,有宫侍请安:“参见仙子。”

    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今日是仙子光临魔界第三百四十年,陛下在正殿为仙子设宴请仙子过去。”

    “这么快就三百四十年了啊……”她抬起头,面无喜色的呢喃“有甚么好庆祝的?就因为我来的时间长?”

    那宫侍似乎早知道她会如此,所以面不改色。

    “当年我救了他,他却将我请来这么多年。”她的话让所有人都颤了颤。

    她轻叹:“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么多年,别说回仙界,我连这魔界的皇宫大门都没出去过。自始至终,他永远都是微笑着对我,把最好的东西都给我,让我成为这魔界后宫中权力最高的客人。没错,我就是个客人。”

    那宫侍首领提了她一句:“那仙子的意下……”

    “回陛下我一会儿就去。”她轻声道。

    那宫侍首领想都没想就安排人下去回话。

    之前她不晓得他的身份,她一直以为,一个可以随意出入仙界的人,至少也该是位仙君,直到随他来了魔界,望着跪倒在他脚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她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魔界的帝君,仙界传闻中的大恶魔。

    他坐在正殿的上席,穿了身彩绣辉煌的黑金龙袍,独自喝一杯酒。

    看到她,嘴角微微拉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温暖而明亮。

    周围的人开始向她行礼,只因她掌控着经济大权:“参见芙蕖仙子!”

    他微笑着挥手,示意她坐到自己的身边:“芙蕖。”,

    她本能的垂首对他行礼,已经习惯了他对她整整三百四十年的安排。

    “今天是芙蕖来魔界整整第三百四十年,也是朕和芙蕖认识的第三百四十年,值得庆贺。朕擅自做主在这里设宴,为芙蕖庆祝。”」

    他满目期待的看着她又道:“如果芙蕖不满意,明年的今天,朕一定再为芙蕖大摆筵席,将文武百官都请了来,仙子说好吗?”

    周围百官的祝贺似乎夹杂了非议:“恭喜仙子!”

    她想,她大抵是要永生永世都被困在这里了,永生永世做这里的客人。

    “陛下,芙蕖可以提一个要求吗?算是讨要一份礼物。”她忍不住开口。

    “请说。”他依旧带着熟悉的微笑,对她更多的是尊重。

    “我想……”话到嘴边却哽咽了。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

    “我想回仙界!”

    全场一下子安静了,所有人都在悄悄望着他,望着他的脸色。

    顿了一顿,他不动声色的轻声反问:“仙子说的可是真的?”

    她看不清他的眼神,猜不透他在想些甚么,默默垂首道:“芙蕖所言句句属实。我只是来这里做客的,这么久,也该是时候回去了。”

    他叹道:“原来仙子从未将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地方。”

    一时间她有些不知所措,他给了她一切美好,却毁了她的梦想。

    照理说她应该恨他,可她恨不起来,每一回见到他她都恨不起来。

    那芙蕖仙宫是他为她而建,那百里荷塘是他为她而挖,每一处都有芙蕖的雕刻,这么多年她只是默默接受了这一切,起初她觉得她可以接受,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现她似乎并不能接受。

    他总是给她带来欢乐和笑声,他似乎根本就不是其他仙人口中所说的大恶魔,所说的凶残,冷血,嗜杀,他的笑容,是其他人倾其一生都没见过的。

    她不晓得他为何要对她如此之好,是因为赎罪?还是因为别的?

    他毁了她的仙途,她连那一池小仙也做不成,他带她来到魔界,给了她无法言喻的待遇,成为魔界宫廷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她该满足。

    她对他没有任何抱怨,她只是永远都无法忘记当初,忘记观音菩萨的训斥,忘记她永远也无法成为莲花座,她不甘心,她想重回仙界,凭自己的力量,重新夺回成为观音菩萨莲花座的机会。

    “陛下知道的,打我从一朵普通的芙蕖,沐浴了仙气,有了自己的意识起,我就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成为观音菩萨的莲花座。”她望着他缓缓的道“虽说菩萨否了我的机会,但我还是想回去重新修炼,我想再要一次成为莲花座的机会。”她望着他,不再转移视线“望陛下能成全。”

    此时上千人的场地,鸦雀无声,似乎全场都只能听到她的声音。

    他没有挽留,最终也只是微微笑了笑:“既然仙子心意已决,明日,朕亲自送仙子回归仙界。之前的事,朕会亲自向观音菩萨请罪。”

    她看着他茫然无措,突然觉得心疼,轻轻垂首道了声:“多谢陛下成全。”

    他端起琉璃夜光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那今日就算是为仙子送行。”

    我看着那察查镜中冷情至极的魔君,料想他饮下的那酒,必定是极苦涩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魔君有魔君的立场,仙子亦有仙子的世界,曲终人一定会散,该离去的终归还是会离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