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情思乱

章节字数:4941  更新时间:17-04-10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察查镜里演的饮泣悲歌,我看的一颗小心肝格外不是个滋味。

    察查司对天长叹了一声:“要说这上一任的魔君,可当真是个痴情的种子,整一个魔界里也是凤毛麟角。那芙蕖仙子固然有她的好处,但是为了个花仙连性命都赔上了,委实是不值啊……”

    我的心底莫名泛起一阵伤感:“情爱原本如此,忐忑犹疑充满变数。”

    想了一想又道:“如果他们相遇的晚一些,那芙蕖仙子大抵也就会懂得,甚么叫做善待和妥协。其实也不用太晚,晚到芙蕖仙子已经学懂了包容和体谅就可以,如果是那时候,她也许就不会轻而易举选择放手,也不会一个任性就转身离去,错过了他。”

    然后又自言自语:“情爱里究竟是给了彼此多少时间去相遇和分离,又是给了彼此多少时间去选择和后悔。如果爱的时间不对,又能有甚么选择。”

    一时间我和察查司相顾无言,大殿里的时间都放佛凝滞了。

    凝滞在那一池芙蕖花湮灭的一刻,凝滞在那魔君一个人,孤坐在月下仙宫的一刻,凝滞在他爱不释手又一切释然的一刻。

    那魔君是坐老了一座缥缈的仙宫,坐飘了一场风月,坐凉了一段心事。

    其实沉默不会杀死人,真正杀死人的是孤寂,梦醒时分的孤寂。

    大抵是因了欣喜,失去,掩埋,所以他才选择跟最美的光阴同归于尽。

    大殿里人影一闪,一股淡淡的幽幽冷香飘进来,我和察查司同时抬起头。

    震惊的感觉直入我的心头,这这这,这公子我分明刚刚才见过的,怎么眨眼功夫就又见面了,而且还是在我的桃都山里见面,他不会是跟踪我吧……

    我擦了擦眼睛,抖着嗓子不可置信的喊道:“公子,你怎么来了?”

    那公子微微一笑,朝我拱了拱手,极度客气的道:“卑职有公务在身所以来迟了,还望神荼姑娘见谅。”

    我望着他洁比雪白的面庞,错愕的问察查司道:“察查司大人他是谁呀?”

    察查司收了察查镜装进袖袋里,整了整绸缎的领口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东方鬼帝之一的神荼大人,这位是新官上任三个月的二殿王爷楚江王,酆都大帝亲自钦点一同来办案的。”

    我盯着楚江王清静无为的眼睛,心中已经震惊的天翻地覆,愣着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把今儿早上的事情压下来,免得节外生枝,于是盈盈一笑退了一步说话:“原来是二王爷,批文书批了三个月,对王爷的金章子和那一笔极赞的簪花小楷久仰大名,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楚江王回的话比我说的更加模棱两可:“神荼姑娘若是瞧过卑职的章子和字很正常,卑职对姑娘的大名也是早有耳闻,改日定要请姑娘赏脸喝茶。”

    我坐立难安的品了品他这话,觉得意味不大对,卑职对姑娘,怎么听怎么别扭,就我和他的上下级关系,难道不应该是卑职对大人吗?还是说我对赏善司说的,要他叫我姑娘这话被他也听墙脚听了去?不应该吧,那天在烟云字,他连人都没有到,又如何会听到墙脚?

    我当机立断,做了个请的动作:“察查司大人,二王爷,既然咱们人都到齐了,不如快些上路,大人请,王爷请。”

    察查司声如洪钟的道:“神荼大人言之有理,咱们三个就走官道上路。”

    我站起身随着他们走出桃都山,对已经上班的小鬼差们简单交代了一下,就一路出门,预备走官道去阳间。

    酆都的规矩是,进出鬼门关可以走官道,也可以不走官道。

    鬼魂们要偷跑去阳间报复人,或者是食尸鬼要弄点活人肉回来吃吃,那绝对是走不得官道的,也走不了官道,因为没有鬼差敢给你批条子,谁批了条子谁就得陪同连坐,所以这不是正规办手续的渠道,坚决不提倡,而鬼差办案,酆都大帝安排女鬼到阳间去有仇报仇有怨索怨,那必须得走官道,一则是为了保证当差的鬼的安全,一则是为了给当差的鬼登记身份,避免以假乱真徇私舞弊,而要走官道,就必须是拿了酆都大帝下发的令牌,先到鬼门关找无常爷批了条子,拿条子登上鬼渡船,从忘川直接渡到阳间方可,差一层手续都不成。

    (注:食尸鬼,属于邪恶反叛的精灵,主要居住在沙漠里。有的时候会在坟墓、旷野或有人刚刚死去的地方游荡,他们会劫掠墓地,以死者的血肉或者是幼儿为食,亦会将旅人诱至沙漠荒地中杀害并吞噬。)

    我们从桃都山一路走过去,路上好巧不巧碰到了出门查案的卞城王。

    卞城王这几日因为手下的鬼差失职,被酆都大帝一顿刑责追究,过的甚为不爽,远远的瞧见了楚江王,就领着身后一众神头鬼脸的鬼差们,摇摇晃晃一脸幸灾乐祸的走过来:“喲,这不是二王爷吗,怎么,今儿是不是又是大忙鬼一个,又要到处忙着去体恤民情安抚鬼心了?”

    我瞧着他青衣长发吊梢眼的鬼样子,发自内心觉得他是真无聊。

    无聊的卞城王无聊的挑衅着楚江王,想等着看楚江王生气发怒的样子。

    结果等了半天,人家楚江王也只是淡淡的微笑道:“六王爷不是一样也在忙着巡城吗,还带了这样多的鬼差助手,想必是敝人要更闲一些。”

    卞城王大概还准备了其他跟他撕的话,结果被楚江王轻描淡写的堵了回去,一张鬼脸瞬时煞白的要厥过去,气急败坏的喘息了两声才道:“二王爷可不要小瞧了我,我堂堂六殿王爷也不是好欺负的,你别以为你能破几个烂案子就有多厉害,我明白告诉你,你也不是没有小辫子,只是没有被我抓到罢了。我劝你也悠着点,别回头被我抓到了甚么把柄,到时候就算是你到我面前来跪着求我,也不好使。”

    楚江王淡笑着不接话,卞城王就愈发肆无忌惮的挑衅起来:“我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反正你拿我也没可奈何!”

    楚江王还是一脸的斯斯文文:“多谢六王爷提醒。”

    转身在我腰间搭了一只手:“这里鬼多,神荼姑娘先请。”

    我在他的推搡下向前走去,只听到身后的卞城王起高腔的吼道:“楚江王,你不会没听过一句话吧,长得帅死得快!但愿你早点死!”

    楚江王揽着我的胳膊一僵,脚步也停顿了下来。

    我侧转身,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摇了摇头:“算了,蔡胤他就那样子,嘴欠的很,我们都习惯了,二王爷若是跟他一般见识,就是自降身价了。”

    他用细长美丽的眼睛打量了我一会,忽然一笑,有日光在他倾城的眼睛里璀璨闪耀:“神荼姑娘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卑职还是听姑娘的。”

    清风,长街,美男。

    我看着他倾倒众生的微笑,眼神中有曲径通幽的深沉,突然心口一紧脑袋发热的问他道:“二王爷,你今儿早上不会是故意在那里堵着我的吧?”

    他微微一愣随即笑道:“神荼姑娘真是爱说笑。”

    我刚想说,您这位王爷的性子,委实是我在酆都里见过,最爱拐弯抹角,最爱说一半留一半的了,您说您说的话叫我如何信其有呢,刚巧就听到察查司的声音:“我说,这醉白桥的广告打的可够火的,现如今距离七月半统共也没有几天了吧,这是要霸下整条伽蓝街的架势啊。”

    我循着他指指点点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路中央林林总总的广告语。

    上面用隶书大写着,阳间有德庄,阴间醉白桥,德庄鲜香麻,白桥变态辣。

    我这鬼呢,活着的时候就是无辣不欢,死了之后更是嗜辣如命。

    现如今有这样给力的醉白桥摆在面前,我若是就此别过,委实是瞎了眼。

    于是我道:“察查司大人说的这醉白桥我也略有耳闻,听说是七月半当天试营业,大人若也是无辣不欢,我这里倒是还缺一个,可以陪着我一同吃辣下饭的鬼,大人意下如何呢?”

    察查司用力摆了摆手:“罢了罢了,神荼大人吃辣的本领,我们都是见识过的,你还是自个儿好生享受,发发善心留我们一条鬼命吧。”

    我笑了笑道:“那就是大人不肯赏我的脸了?”

    察查司向我用力一拱手:“大人这脸委实是赏不起啊。”

    “你们都是有家有业的,七月半可以回家,那我一个鬼也太无聊了!”

    察查司的额上已经有冷汗滑下来,连带说话的声音也有些不稳:“要不这事就请二王爷代劳吧,我这胃实在是不大方便呐!”

    楚江王适时的接了话题道:“神荼姑娘喜欢吃辣,卑职正巧也喜欢吃辣,不如就由卑职代替察查司大人,七月半陪神荼姑娘去醉白桥里吃个痛快。”

    我看了看他唇形好看的嘴唇,突然改变主意:“也成,就委屈二王爷了。”

    楚江王淡淡的点了点头,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的笑意:“卑职不胜荣幸。”

    于是这事情就定下了,七月半楚江王要陪我去新开的醉白桥里吃火锅。

    鬼门关前还是鬼声嘈杂鼎沸,一群一群的新鬼在等白无常验明正身。

    楚江王祭出酆都大帝的令牌,白无常对他肃然起敬的行了个礼,然后略一犹豫:“二王爷瞧见了,我这里一众新鬼都等着验明正身,您若不是十分着急,恐怕还得劳您大驾,移步到无常殿里,请我范兄给批条子。”

    楚江王倒也没难为他,留了察查司大人在原地等,拉了我跟他一同往无常殿走去,我看着他手中那把金色扇骨的折扇,脑袋中一片空白,不由分说就跟在他的身后走去。

    无常殿的门前有座两生泉,据酆都盛行的谣传说是两生妖的鼻孔,传说只要这泉还在冒水,就说明两生妖还活着,所以从理论上来讲,这泉眼之下的湖底就该飘了许许多多的鬼魂,而且他们都是两生妖爱过的鬼,也是她亲手杀死的鬼,为了压制这妖为祸作乱,所以就把无常殿建在这里,要利用无常爷的至阴阳气来封住她的妖力。

    黑无常的条子批的很快,我们拿了条子登上鬼渡船,直接航上黄泉路,岸边盛放着火红犹如密林的彼岸花,顺着忘川一路前行,从奈何桥下转了航向,直奔三生石后身的传送界,被鬼差传送到了阳间。

    头一个映入眼帘的场景便是河边,乱石嶙峋一无人烟的河边。

    我和楚江王分别隐了鬼气,察查司掏出一本复写过来的死簿,朱红色毛笔在其上圈圈点点了几笔,然后略一皱眉道:“先看第一个,是个富家的小姐。”

    我点点头,衣袖拂了一下,眼前阳气极盛的白雾就散开了。

    一个富家小姐的身影慢慢显现出来,那小姐在河边半蹲着,正在翻看一件奇怪的东西,确切的说是个人,只不过是个看起来有些奇怪的人,他一身黑衣,浑身都是皮肉外翻的重伤,血水顺着被泡的发白的伤口,落在岸边的石块上。

    我想,那小姐大概就是捡到个小猫小狗,也会觉得稀奇,也得翻着看。

    那小姐捡了他,自己又拖不动,就跑回家,叫了一大堆的小厮们来帮忙。

    小厮们在小姐手忙脚乱的指挥下,好不容易才把个,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的人给捯饬回去,小厮们撤了,又换了丫鬟们上场,衣服剪开直接扔掉,热水一盆盆的打进来,血水一盆盆的送出去,好不容易又把人给擦洗干净,这一回换了个留了山羊胡须的老郎中,老郎中一顿拈须把脉,又给他缝合了伤口,留下一纸药方子,也闪了人。

    郎中闪了,那黑衣人就开始高热不止,一边高热一边断断续续说胡话。

    那小姐许是觉得这事情挺新鲜,就一直守在他的床边,丫鬟小厮都叫不动。

    那小姐说,黑衣人是她捡回来的,她有责任照顾好他,直到惊动了老爷。

    老爷惊动了,带了老管家横着闯进门,骂她为富不尊,与这种不明身份的人扯上撇不清楚的关系,叫小厮们速速抬了人扔出门去。

    小姐也是横下一条心,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爹你这样子是造孽。

    老爷是个富人,经商起家的富人,最怕的就是造孽,所以老爷妥协了。

    妥协之后的老爷差了个厨娘过来,承诺小姐一定把这人给救活了调养好。

    老爷是这样说的,厨娘是这样做的,可小姐还是一步不离守在他的床前。

    一连七日,那黑衣人的高热就是不退,药方子每天换,就是行不通。

    后来那厨娘给了个偏方,老酒煮姜片,小姐亲自监督着丫鬟熬了送过来。

    一碗两碗三碗的灌下去,当天夜里就退了热度,第二日竟然能睁眼了。

    后来风和日丽的一天,还是在河边,那高大的黑衣人双膝跪倒在地上,跪求那小姐不要赶了他走,他说他没地方可以去,求小姐留下他做个苦力,做个小厮,总之只要小姐肯留下他,做他的主人,小姐要他做甚么都成。

    他那眼睛一眨不眨的,又是大伤初愈,瞧着自然是挺有一些可怜兮兮的样子,那小姐又是个不谙世事的善良人,经不住他的哀求,咬了一会下唇,竟也就答应了,又对他说你的伤才刚好,快点起来吧,不然今天回去又要生病了。

    再后来,我们就晓得了那黑衣人的身份,其实那黑衣人是个江湖上小有名气的盗匪,身手和功夫都非常了得,在江湖上的排行,绝对进得了前五,并不是老爷预先设想的,想凭着可怜混进府里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但是这黑衣人也绝对不像他自己表现出来的那样,中规中矩的老老实实。

    我看着察查司义正辞严的表情道:“察查司大人,瞧到现在,这生魂在阳间的道路还算是正常吧?没甚么会影响死期的事情发生吧?”

    察查司沉重的唔了一声道:“暂时看来还算是正常,反正她也就还有一年的阳寿,咱们就瞧完了再去瞧下一个也不迟。”

    我略一沉思,向着楚江王道:“二王爷十王殿里的公务都安排好了吗?这一回要去查看的生魂比较多,恐怕要耽搁上几日,若是有公务误了……”

    楚江王摇一摇头笑道:“多谢神荼姑娘费心,卑职都安排好了。”

    有微风吹落了金桂的花瓣,散落在他半透明的肩头,金桂的香气四散。

    我和他对望,若有所思的顿了一会,这情景总让我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

    我定定的看了他一会,深深的皱起眉头:“那便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