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血花魁

章节字数:4772  更新时间:17-04-16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鬼差办案,说得冠冕点叫秉公执法,说得直白点就是旁观者清。

    那些在阳间犯下诸多错处的生魂,自个儿是不晓得都被定了些甚么罪的。

    而我们,也不过就是捧了酆都大帝的一本死簿,挨着给他们比照一遍。

    然后再一级转一级,是个甚么罪过,就发配到甚么地方去赎罪。

    因此我们鬼差,上到鬼帝下到孟婆,基本可以说都是铁打的小心肝。

    素日里经手的案子多了,心就会变得麻木,对生魂也没法投入过多的感情。

    我看着黑无常把那生魂给拖走,虽然心有不忍,但也仅仅只是几秒钟的事。

    几秒钟之后,我就恢复的正常如初,本着早查完早回酆都去批文书的原则,一叠声的催着察查司,赶紧提下一个生魂的资料,赶紧去瞧下一个生魂。

    楚江王优雅的望了我一眼,又望了察查司一眼,将手中水磨玉竹的金色扇骨敲进了手心里一握,彬彬有礼的冲我笑了一下:“没想到神荼姑娘竟这样喜欢酆都,这样喜欢桃都山,才来阳间就急着要回去了。”

    (注:水磨玉竹扇,该扇是苏扇最古老的制作工艺,非常小巧,扇骨中间的竹片叠加在一起不足半厘米厚,轻薄至极,属于小巧细腻型的扇骨。因为制作工艺不同,扇面使用纸质不同,价格也不同,比较上乘的大概要一千多块。)

    我看着他温文尔雅的古典样子,很难把说一句藏两句的行为与他相联系。

    但他毕竟是我的属下,于情于理还是应当厮抬厮敬,我笑着道:“这不七月半快要到了吗,酆都里甚么时候最乱,自然是这一天,我着急赶回去,还不是为了阳间的杀人取命,阴间的喝汤过桥,二王爷的手头也该有不少案子吧?”

    楚江王仍是客客气气的微笑着:“卑职手中的案子,不及姑娘的一成。”

    其实他明明笑的略有拘谨,可不晓得为了甚么,我却觉得他笑的很灿烂。

    然后又想,或许男鬼与男人本就有所不同,而这楚江王,又是我们酆都排名第一的美男鬼,想来与普通的男鬼,更是有所不同,他若是笑的不灿烂,大抵也就不会有美男鬼的称号了。

    他如云的长发盖了满肩,包了浆的黑檀木发簪,在月光下乌黑发亮。

    我一时竟然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虽然我这鬼,素来就听不惯其他鬼损我。

    我静默了一会,还是挪开目光对察查司道:“察查司大人,那咱们继续?”

    察查司点点头大手一挥,我们眼前的场景再一次更换,这一回是个女武将。

    他金甲护体,征战天下。她飞梭挥舞,绢绣成匹。

    他画戟舞动,数取敌将首级。她银针连点,刺成晔字帅旗。

    他是大恒的军神,晔字所到之处,敌军无不土崩瓦解。

    她在军队凯旋之时,每每站在塔楼上,望着下方的金甲。

    “素雪!”伊人入怀,青丝抚心。

    “晔!”美人一笑,只为英雄。

    这日,她如期站在塔楼上眺望,却未曾看见那耀眼的黄金甲。

    军神遇伏,为国捐躯!

    这消息如同千钧重担,压在她柔弱的肩膀上,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皇上的手谕传来,她在仆人的搀扶下才能勉强站稳行礼。

    封秦氏之女素雪,为一品武晔夫人,邑万户,钦此。

    她眼中的泪水缓缓滴落,并不能起身接旨。

    琴没有了主人,洞箫也被她遗忘在了角落。

    没有了琴箫合奏,没有了能让她随心舞动的琴曲,没有了她依靠的肩膀。

    琴声停,萧声断,伊人独坐在梳妆台前。

    流苏散开,珠帘撒落,发出嘀嗒的响声。

    只一夜,她及腰的青丝换做冗长的雪白,柔美的脸庞变得冷情。

    她拔掉头上的凤钗,换作一根丝带束住银丝,她褪去衣衫,换上一套银白的铠甲,她举起他的戟,带上他的剑:“从现在起,我不叫秦素雪我叫秦晔!”

    冲锋号下,她带领数千骑兵,向乌云般的敌人冲锋,数千骑兵在她的带领下,数次冲击敌军阵型,标志着新一代军神的诞生。

    狱门关外红旗翻卷,夷族士兵集结,他们要趁军神逝去,一举拿下狱门关。

    冲锋号角吹起,夷族步兵举起盾牌,扛起沙包冲了出去。

    向上45度,放箭!

    向上60度,放箭!

    向下30度,放箭!

    恒军虽然箭雨密集,但是夷族步兵方阵盾牌密集,挡住剑雨填平了壕沟。

    投石器,放!云梯准备!

    硕大的石头砸在城墙上,给恒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左右床弩瞄准投石器,中央床弩瞄准云梯放!

    恒军虽抵抗顽强,但军神已死,士气难免低落,不久便被夷族架好了云梯。

    火油,檑木,快!

    指挥官拼命下命,一个个夷族士兵被火油浇到惨叫着跌落,带着焦糊味。

    “将军后退吧!”

    “不能退!退了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怎么办?这是大恒北方最后的屏障,我们身后是千里的平原,怎么退?亲卫跟我上!”指挥官怒吼着,拿起长剑朝敌军最多的地方冲去。

    可是夷族士兵愈聚愈多,眼看城墙就要失守,一骑骑兵从侧面冲了出去。

    滚滚浓烟中,一面旗帜竖了起来,玄黑底子的旗帜上有个金色的晔字。

    “是军神!”恒军受到了鼓舞,拼命与夷族士兵开战,渐渐夺回城墙失地。

    “赵晔怎么可能还活着!”夷族将领不可思议的喊道。

    “报!”一名士兵翻身下马跪在地上:“将军,来者似乎不是赵晔。”

    “哦?”夷族将军望去,只见最前面有一骑,身穿银白色铠甲头戴面具,银丝飘扬,鲜红的披风猎猎作响。

    “的确不是赵晔,看轮廓似乎还是个女人!”

    银白色铠甲的胸前高高隆起,百叶战裙下,雪白的大腿裸露出来。

    “还是个美女,我去会会她,哈哈。”夷族将军手提长枪拍马而去。

    秦晔方天画戟一转,犹如苍龙出海,直接将其武器挑飞,斩于马下。

    “将军!”夷族士兵不敢相信,自己的将军一击即败。

    “跟我冲!”秦晔娇喝一声,拔出长剑,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狱门关的城门打开,无数骑兵冲了出来,后方步兵方阵缓缓推进。

    “逃啊,将军死了!”夷族士兵在恒军的冲锋下瞬间瓦解,四处奔散。

    战后,一名将军抱拳问道:“在下狱门关守将铁衡,不知小姐姓名。”

    秦晔取下面具露出绝美的脸孔:“将军不必多礼,我曾听夫君提过您。”

    “难不成是秦素雪?赵夫人,你怎么在这?”

    “将军,不要叫我素雪了,请叫我晔!”秦晔转过身负手而立眺望远方“国家有难我岂能不来,何况夷族不灭,何以报仇?”

    那守关的将军静默不语,把秦晔让进了军需营房。

    “作战计划就是这样,能否攻下洛川就看这一仗了,希望大家配合。”

    秦晔弯下腰双手按在桌上,春光从轻甲里露了出来。

    “是!督帅!”众将领一齐抱拳起身,眼神中尽是垂涎的龌龊。

    一间豪华的宫殿内,夷族王正在破口大骂:“你们这群废物,一个女人你们都打不过,还连丢了这样多的城池!”

    我扯了扯嘴角,鄙夷的冷哼了一声道:“男人就是见不得女人当权!”

    楚江王站在我的身边道:“神荼姑娘此言差矣,不管是阳间的男人,还是阴间的男鬼,的确有一些是抱持了这样一种态度,但是也有一种,是不在乎甚至不介意这等事情的。”

    我没好气的道:“哦是吗?我只晓得六王爷便是其中的翘楚!”

    楚江王略一沉吟笑又道:“神荼姑娘不是说,六王爷的性子向来如此,若是我们同他一般见识,就是自降身价了?”

    我张了张嘴巴,还是甚么都没有说出来。

    那将领还在一叠声的解释:“大王,可是那女人真的是很厉害啊!”

    “闭嘴,废物!再厉害也是个女人!”夷族王一脚踢开那名将领“你们都给我听好,你们谁能给我把那女人抓过来,我给他封侯!封分地!”

    一名身穿皮甲,背软鞭的将领单膝跪地道:“我能!不过我斗胆恳求大王,如若属下把人给大王抓回来了,还请大王能把人也一并赏给我。”

    “准了!”那大王想都不想便挥手。

    咚!咚!咚!战鼓擂起,军队集结。

    秦晔依旧身穿那身银白色的铠甲,勒马到阵前。

    “夷族的孽障们,赶快投降,不然我大恒就将你们屠个干净!”

    只见洛川城上唰唰举起几块白布,秦晔有点意外。

    可等她仔细一看,就因为气愤,而导致胸口剧烈起伏,恨不得将他们撕碎。

    那根本不是甚么白旗,而是自己被他们侮辱的刺绣画像,刺绣栩栩如生。

    恒军的将士们不干了,纷纷主动请缨请求出战。

    秦晔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怒气:“不急,按原计划。”

    不久,东风刮起,秦晔拉住马,举剑指向洛川城:“将士们!这是最后一战,今天之后,我们就可以把该死的夷族赶回草原,壮我大恒国的国威!”

    秦晔旋身跃起脚尖着物,轻轻落在良驹的头上取下长弓。

    一只利箭搭上雕弓满月:“滚回你们的草原,夷族蛮子!”

    飞矢宛如流星钉入墙垛,秦晔落地,将一枚铁钉按如地面,轻轻踏上细线。

    恒军冲锋号响起,步兵方阵举起盾牌,顶着漫天箭雨带着云梯不断前进。

    “大恒威武,军神无敌!”万兵挥舞,万马嘶鸣。

    “夷族的蛮子们,今天要么滚回你的草原,要么把头留在这!”

    秦晔拿起方天画戟,指着夷族王高喊道。

    秦晔手持方天隔挡箭雨,在细线上飞速掠动:“大恒的将士们,为了我们的大恒国,勇往直前,冲啊!”

    夷族王站在虎车上,望着前方一身银甲的大恒军神,恶语相向:“狗屁的大恒军神,不过就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就是一娘们儿,你难道不用在闺房里侍候夫君吗,来听话,先把面具取下来,让大王我好好瞧瞧你的姿色。”

    秦晔眼中闪着怒火:“听我军令,弓箭手放箭!骑兵随我冲锋!”说完,别起长戟纵马奔去。

    刀剑如林,寒光如影。

    夷族的士兵高喊:“她是个血花魁,杀人不眨眼,手上都是我们的鲜血!”

    “夷族的孽障,拿命来!”秦晔纵马奔至夷族王面前,方天画戟直取心脏。

    “大王小心!”数名将领策马抵挡,长枪双锏一起挥向秦晔。

    秦晔方天横举,身子仰躺,玉腿上扬将二人直接踢下马。

    眼看前方刀剑交叉,秦晔玉手一拍,从马上跃起,踩在夷族士兵头上跳上虎车“孽障,看剑!”秦晔挥动着青锋,直扑夷族王。

    夷族王拔出弯刀迎了上去,叮叮叮数次交锋,你来我往,秦晔渐渐占了上风,杀得夷族王数处流血,就在一剑既要斩杀夷族王时,一根长鞭缠上了她的剑锋,让其不能寸进。

    秦晔虽然武艺了得,但毕竟是女子,气力自然比不上草原的男人。

    青风剑乍然脱了手,那夷族王乘机一拳打在秦晔的肚子上,秦晔娇叫了一声,痛苦的捂住肚子。身后又是一锏打在她的腰上,一棍扫中她的肘关节,秦晔一下子扑倒在地,夷族王一把将她按住,拉住她的双臂将其反转背后,再用麻绳缠绕绑了。

    秦晔被夷族王牢牢捆住,在地上不甘的扭动。

    夷族王一把拉下秦晔的面具,露出她美艳动人的脸孔:“怎么,刚刚不是还狂得很吗?如何,大名鼎鼎的军神,不也就是这么点能耐!”

    秦晔在地上狠狠扭动,一队恒军从后方袭来,羽箭射来划破她身上的绳子。

    “督帅!”

    秦晔就地打了个滚,一脚踢在夷族王的脖子上,将其踢倒。

    夷族王到手的猎物又飞了,撤退时一把撕掉了秦晔的裙摆。

    “军神的战裙就由本大王先帮你保管了!”

    秦晔的大腿上一片春光乍泄,俏脸一红怒斥道:“我们大恒跟你们夷族的蛮子势不两立!有朝一日定会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如此香艳的场面,委实是与军中的纪律严明铁骨铮铮大相径庭。

    收兵回城之后,有士兵就在私底下交头接耳。

    “咱们督帅当年在她的家乡,可号称是水乡芙蓉,江南第一才女啊。”

    “可我还是觉得叫血花魁更好听,也更符合督帅杀人不眨眼的性子。”

    “还有还有,有将军说咱们督帅的舞跳的也非常好。”

    是吗,是吗,那咱们甚么时候才能有机会见一见啊?

    “这个……”

    “可是咱们督帅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会被抓啊?”

    “不清楚,督帅一看见夷族王,不知道为什么就失去了冷静,一个人冲了过去被一群蛮子围攻,若不是督帅安排的包抄骑兵队赶到,那督帅就麻烦了。”

    “你们在说什么?”城墙上一阵清香袭来。

    “督、督帅?”士兵们看到眼前这个,俏生生的女子,一头青丝垂至腰间,一条水蓝色的发带随意的扎在脑后,一袭白色的衣衫透出点点粉蓝。

    有胆大者抖着嗓子小声回道:“我们在说,督帅是水乡芙蓉。”

    那女子嫣然一笑,从背后拿出饭盒来:“都是陈年旧事了,大家巡逻幸苦了,这是我亲自做的糕点,一齐来尝尝。”

    “督帅,你的头发……”士兵们望着那托着糕点的主人的头发喃喃的道。

    “大仇将报,胜利在望。大概是心情愉悦,突然间就变黑了。”

    又有一士兵急道:“督帅为国捐躯,皇上一定会为督帅加官进爵的。”

    女子掩面低笑声:“加官进爵的事还是留给大家吧,我先走了。”

    “督帅……”有个士兵望着她的背影痴立在那。

    女子蓦然回首:“有事尽管说。”

    “曾经有一位将军说,督帅你长得这样美,舞跳的又非常美,穿裙子理应更美,如果明天打胜了,能不能请督帅穿一下裙子,跳个舞给大家看一看?”

    秦晔站在台上,用清冷的声音道:“好,如果明天打胜了,我就为大家穿裙子跳舞看一看。而且明天必须打胜,毫无疑问。”

    “必胜!”恒军守城的士兵们高举武器,一起喊道。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