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芙蓉裘

章节字数:5235  更新时间:17-04-19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军号声响彻天地,洛川城下的夷族铁骑再次集结,刀枪林立寒光刺眼。

    洛川城墙之上,旗帜翻卷,士兵们正在严阵以待,箭头林林。

    天气转冷,秦晔穿一件芙蓉裘,面无表情的冷冷逼视着这一场最终战役。

    “挡住!把那边的云梯撞下去!”夷族王挥舞着手中的弯刀指挥士兵行动。

    “夷族狗贼,去死!”秦晔拔出长剑,寒光一现,铿锵有力。

    “军神哪里来的勇气?”夷族王大声笑道“不怕和之前一样?”

    秦晔冷笑一声:“蠢货,看看天上!”

    只见空中飘来数十架硕大的风筝,上面站有手持长弩的恒军士兵。

    无数利箭倾泻下来,收割走一片又一片夷族士兵的性命。

    那些号称可以射下雄鹰的夷族士兵,此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射杀。

    “不可能!”夷族王不敢相信,有人竟能悬浮在空中。

    秦晔抓住他惊惧失神的空当,剑锋一转,砍掉了夷族王的左手。

    “啊,我的手!”夷族王扔下弯刀,握住手腕不停的惨叫。

    “这是你轻薄我应该付出的代价!下一剑你将为我的夫君偿命!”」

    秦晔修长的玉臂一抬,长剑一刺,直接刺向夷族王的心脏。

    “大王快跑!”一人架住秦晔挡住她的长剑,为夷族王争取逃命的时间。

    “我不能走!我一定要收服这娘们!放开我!”夷族王怒吼道。

    “雄鹰留下翅膀只为再次飞翔,苍狼留下獠牙只为再次争斗,大王撤吧!”属下拉着夷族王苦苦的哀求。

    风筝上的恒军士兵跳到城墙上,打开了城门,让一队队骑兵冲进来。

    当最后一个夷族士兵倒下,恒军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归城后,秦晔走到高台上,对着下方的将士们喊道:“这场胜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将兑现诺言,为大家献舞一曲。”

    大批恒军的眼中闪耀着兴奋,还有一群人的眼中隐约闪出了一丝淫邪。

    一阵阵洞箫的声音传来,秦晔迈动着步伐走上了舞台,七彩的长裙,粉红的长绫缠在腰间,在音乐之下,秦晔在舞台上转身下腰舞动,宛如仙女。

    人群中爆发出由衷的赞叹:“督帅真是太美了……”

    随着音乐一转,秦晔彩绫抛出,在原地飞快的转圈,裙摆飞扬,长袖漫天。

    然后又原地跃起,接住彩绫,旋身落在前方水池中的木桩上。

    脚步在各个木桩上飞速舞动,激起阵阵涟漪,莲步轻越跳到中间的木筏上。

    秦晔从袖中取出洞箫,玉指微颤,嘴唇轻抿,一曲水乡船歌渐渐散开。

    曲终,舞停,兴未尽。

    秦晔坐在台边缓缓的道:“各位,以后我可能不是你们的督帅了,我要回家了,出来征战三年多,我想回家看看。”

    人群中再一次爆发出由衷的不舍:“督帅,不要抛下我们!”

    秦晔摇摇头:“以后你们就叫我素雪吧,军神秦晔将不再存在了,只有才女秦素雪了,今天我陪各位,也算是各位陪我,明天我就要离开了!”

    秦晔守着面前一大堆的行李,突然被身后一个蒙面的黑影捂住口鼻。

    秦晔一个反身擒拿,撅了那蒙面人的臂膀:“你是谁?”

    那蒙面人突然跪倒在地:“罪将李肃,拜见督帅。”

    秦晔厉喝:“李肃将军,你为甚么要这样?”

    “督帅,你就是红颜祸水啊!你斩了夷族王的手,夷族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晔语气一滞,一脚踢在李肃的肚子上,将其拉起来对着脸又是一拳:“李肃将军,你身为我大恒的将军,竟然替敌军说话,这次我权当你酒后失言饶了你,有甚么事直说吧。”

    李肃爬起来,唯唯诺诺的道:“督帅一直想杀了夷族王为赵将军报仇,我和郁阳发现了夷族王的踪迹,所以……”

    秦晔听到这消息,立马奔道李肃的面前:“真的?在哪?快带我去!”

    李肃道:“督帅,就在前方的密林里。”

    出了房门,郁阳已经等在门旁,指着城外的密林道:“督帅就在那里。”

    秦晔报仇心切,未曾发现二人阴险的笑容,只道:“好,上马!”

    三人三骑奔出城门,行不多时便到了,秦晔急切的蹲下身子,抚摸了一下地上的马蹄印搓了搓泥土:“不对,这好像是人为按上去的。”

    嗖嗖嗖,几道飞矢射向秦晔,秦晔立即后退几步,不料一根绳子缠住她的脚踝,将其吊了起来,紧接着又一张大网,自下而上将秦晔包了起来。

    “快帮我!”秦晔在藤网中挣扎,招呼李肃和郁阳前来帮忙。

    不料李肃突然对着自己吹出一根银针:“督帅先休息一会,待会就可以到洛川城,夷族王要见你。”

    秦晔被刺中后,一股强烈的困意袭卷了她的全身,令她很快昏迷过去。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他们绑了个结实,离开了密林。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只听李肃道:“怎么回事?”

    郁阳道:“将军,前面有一队人拦住了去路。”

    李肃拉开车帘,一名夷族打扮的人道:“李将军真是自在啊。”

    郁阳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穆罕将军那里的话,我们这不是正把我们的血花魁给大王送过来了吗?”

    穆罕哈哈一笑:“还不快点,我们大王都等急了。”说完径自上马前行。

    秦晔被一大群的夷族士兵,犹如女奴一般,拖到了他们大王的行宫前面。

    那里早已严阵以待迎接她的到来,穆罕拉住秦晔的头发,让她面朝夷族人:“诸位,这个女子就是恒军的军神!如今已经被我们擒住!今天我们就要为大王讨回公道!”

    人群中已经对她开始叽叽喳喳,诸多的愤恨情绪扑面而来。

    穆罕的手掌下压,示意人群安静:“诸位不要看她较弱,死在她手上的族人不知道有多少,连大王的左手都是她砍下来的,所以我们不能轻敌。”

    穆罕说完就一路拉住她的头发,把她拖进了一顶方圆五百平米的帐篷内。

    “伟大的王,我回来了。”穆罕单膝下跪道。

    夷族王冷哼了一声:“事情都办好了?”

    “回大王,人已经抓来了,马上就可以带给大王。”

    “好,你可以回去了!”

    “大王……”

    “知道了,等我逍遥快活完了,人就是你的。”

    “不是……恒军的两个叛徒怎么办?”

    “直接杀了!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连督帅都敢骗,要他们有甚么用?”

    “是!”

    然后穆罕走出帐篷外面,对着自己的手下,在李素和郁阳的背后,做出了一个向下切的动作,手起弯刀落,两颗人头在夜幕的掩映下飞了出去。

    帐篷内,秦晔抓准了一个机会,突然双腿一伸,夹断了夷族王的脖子,然后抽出他随身的弯刀,冲出帐篷,将周围的人一一砍翻,一名士兵被血红的弯刀捅穿了胸口,扑通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

    穆罕的帐篷内,一名将领举杯说道:“穆罕将军这次用计,替大王抓住了那个军神,这可是大功一件啊!来,我敬你一杯!”

    “呵呵,不过是应了那句里应外合的话,大功不敢当。”穆罕正准备起身,突然一名士兵冲了进来:“将军!秦晔不见了!还有那队看守的士兵,也都死在那里了!”

    “甚么!”穆罕将酒杯扔到了地上:“加派人手快去搜!带我去现场!”

    “是!将军!”

    “将军,就是这里!”士兵指着那帐篷前面,一堆堆的尸体说道。

    只见几个士兵倒在帐篷前的地面上,夷族王仰面倒在床铺上。

    穆罕踢了一脚倒在地上的士兵:“一群蠢货!完全没脑子吗?”

    又随手抓了身边一个下官道:“你立马把秦晔找出来,不然拿你是问!”

    那下官头都不敢抬,低声下气的道:“是!”

    穆罕吩咐完,头也不回的走回帐篷:“你们都给我出去!让我静静!”

    “是……”

    穆罕解开皮夹,正准备扔出去时。一个刀锋抵在了他的喉咙上,一个清冷的女声从穆罕的背后传来:“安静!别乱动!让周围的人离开!快!”

    “军神要怎样?”

    “少废话,让外面的送点吃的东西来,再送几桶热水进来,赶快!”

    “好好,军神别激动!我这去!”穆罕举起手说道。

    然后对着帐篷外面大声道:“来人!给我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再来几桶热水,放在外面就好,还有卫兵们也离开吧。”

    “是,大人。”

    一切准备就绪,穆罕就被秦晔将其捆在了柱子上面。

    他道:“我说,你不觉得绑一个大男人,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吗?”

    秦晔收紧了绳子冷声说道:“少废话!”

    “不过军神你居然能潜入我的帐篷,果真厉害。”

    秦晔不说话。

    帐篷外面有声音:“大人,东西送来了。”

    “好,你们退下吧。”穆罕扭过头,看着秦晔憔悴的娇颜“军神自己去去取吧,我也帮不上你甚么忙。不过说实话,你偷来的这件衣服,穿在你的身上真的挺漂亮。”

    “老实点!”秦晔瞪了他一眼,伸手取进了吃的东西和热水。

    “你叫秦素雪对吧?”穆罕看着正在用力撕咬羊腿的秦晔:“军神不会几天没吃过东西了吧?”

    秦晔喝了一口马奶酒,长舒一口气:“你们这群蛮子一天不死我没胃口。”

    穆罕想了一想又道:“那军神准备怎样才能放了我?”

    “你送我回大恒,我就放了你,我想家了……”

    秦晔说着就流下几滴眼泪:“我想我夫君常去的小溪和桃花林。”

    穆罕看得有些发呆,秦晔立即抹了抹眼泪:“看甚么看!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杂种!杀我夫君,犯我国境!呸!”秦晔开口大骂。

    穆罕不晓得何时,已经脱离了绳索的束缚,啪的一个耳刮子抽在秦晔的脸上:“我们是杂种?你夫君当年杀害了我们多少族人?你们大恒把我们一再往北赶,难道你们就是道义所然?”

    秦晔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我……”

    “你们大恒的人是人,我们就不是人了?凭甚么你们可以把我们赶走,再占据我们肥沃的土地?而我们就不能夺回我们的东西?我们也是要生存的!”

    穆罕拿出皮鞭,一鞭子抽在秦晔的身体上,在秦晔的身上留下一条条鞭痕:“我们猪狗不如,你们就高尚,我们杀人如麻,你们就仁慈,你们是上天的子民,我们就是被遗弃的种族!”

    秦晔在穆罕的鞭打下惨叫连连,喘了几口气反驳道:“可是我们不也没有入侵你们草原吗?”

    “呵呵。”穆罕怒极反笑,双手紧握着秦晔的手腕道:“你就不想知道,为甚么你们这次不反攻我们草原吗?”

    秦晔虽然被他按得生疼,但还是强忍着听他说下去:“为甚么?”

    “因为你们没钱了!你们的士兵要吃饭!马要吃饲料!这都是钱!你毕竟是个女人,不懂朝政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你们国内早已经开始卖官了!你们放弃不是因为你们仁慈,而是因为你们没钱打了!”穆罕吼叫道。

    幸好他的周围在他的吩咐下已经空无一人,不然绝对会惊动守卫。

    “不可能,你骗我!”秦晔不相信“还有,你别碰我,把手拿开!”

    “呵呵,不信?”穆罕看着眼前这个可人儿,另一只手开始抚摸她的脸颊“你知道你为何能被我们轻易抓住吗?”

    “当然是因为那两个败类!”秦晔咬着牙根儿说道。

    “你觉得就凭他们两个,敢做这种事?明白告诉你吧军神,这是你们朝廷的意思!我们的大王曾让我和你们的皇帝交涉,我们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旦达到就发誓永不犯境!”

    “两个要求?”秦晔已经管不了在自己脸颊上抚摸的手。

    穆罕又道:“其一是要他们帮大王装好手臂,不然你以为我们会有这样先进的技术?其二,就是把你献给大王!”

    “难道……他们答应了?”秦晔艰涩的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不然你怎么可能被我们抓住?”

    “不,绝不可能,我夫君为国捐躯,我为国拼死拼活,他们不可能这样对我,你在骗我,滚开!”秦晔突然大吼道。

    “你自己慢慢想吧,我就睡你旁边,早点休息。估计明天你的日子应该不会太好过,毕竟你逃狱,还杀了我们大王,大家对你的敌意你是知道的,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我们夷族的人民,现在只想狠狠的把你千刀万剐。”

    “不可能……”秦晔的双眼无神,低声喃喃,根本没听进穆罕的话。

    穆罕怕她乱喊,就扯了一团布团,用布团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第二天一早,夷族再次进犯狱门关,城门大开,无数士兵冲出手持刀剑。

    夷族王已死,穆罕率兵上阵:“恒朝的将士们,你们的皇帝昏庸无道,何必为他卖命,不如投降于我,美女钱财全都有!”

    狱门关的将士们一齐高呼:“夷族蛮子,落后的地方,你们那的美女估计就和高杆煤炭一样,谁有兴趣?哪能和我们督帅相比!”

    按照原定计划,穆罕一招手,秦晔便被五花大绑的推上前来。

    将士们看到她受辱,纷纷叫骂:“杀了这群狗东西!把督帅救回来!”

    一个夷族将领御马来到穆罕的身旁:“计划成功,穆罕将军。”

    “干的不错,继续按原计划,你的骑兵吃掉这群步兵!”穆罕打好旗号道。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夷族的军阵中一阵骚乱,一群穿着奇异的夷族士兵,挥舞着弯刀斩向自己的同胞。

    一把尖刀刺穿了刚刚那将领的心脏,锋利的刀刃还流淌着鲜血。

    那将领死不瞑目,手指着穆罕口吐鲜血:“穆罕将军你……”

    穆罕双眼冰冷:“我早就已经投靠恒朝了,素雪这女人我要定了,以后你们谁敢在她面前造次,我一个也饶不了你们。”

    那将领翻倒下马背:“穆罕,你这个卑鄙小人……”

    穆罕连忙给秦晔松绑,解开她所有的束缚柔声道:“素雪对不起,出此下策,还请你不要怪我。”

    秦晔拉好芙蓉裘,回头看着穆罕:“我尊重你,多谢穆罕将军不杀之恩。”

    穆罕看着秦晔道:“你愿意和我一齐吗?”

    “我的方天画戟呢?”秦晔柔声问道。

    “在这。”一位将军递上来。

    秦晔拿过方天画戟,递给新上任的恒军领头将军:“这方天画戟是上一任领头将军的心头之爱,战无不胜,我将他托付给您了,希望您能好好待他。赵府是不是已经被别人占据了?反正我也不想再回到那个,让我伤心的地方了。”转头看着穆罕“你和我们的朝廷,都是食肉者的交易,我明白,我跟你走。”

    “督帅……”将士们的声音再次不舍。

    穆罕拂了拂秦晔额前吹乱的头发:“我知道你不喜欢朝廷,要不我们也别回王都了,直接回草原如何?”

    秦晔身子一转,翻身上马,芙蓉裘的身后留下一阵清香:“好。”

    穆罕一挥马鞭,在血红的大地上,留下一连串马蹄印。

    剧终,察查司收起死簿和察查镜道:“这个生魂不错,完全是按了司命星君的命格簿子,在循规蹈矩的活着,如此看来,是死期将至了,不错,不错。”

    我看着马蹄扬尘而过,问察查司道:“那这女武将,日后是怎么个死法?”

    察查司装好了察查镜,慢慢悠悠的捋了捋衣袖道:“不满朝廷体制,刺杀当今圣上,被圣上护卫当庭捉拿,就地正法。”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