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长安花(二)

章节字数:2854  更新时间:17-05-04 08: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有一人道:“卦圣宁不知,江湖上奇门四圣之首,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铁口直断必能应验,但此人每天只算一卦,而这一卦算给谁算多少,全凭其意愿,若是他不愿说,旁人便是出价千金,也绝买不到一个字。”

    “宁公子,我听说你这每日一卦的规矩偶尔也会破例。虬髯大汉抱拳跪下“在下委实是有大难处,还请公子救命!”

    “你是何人?”那持折扇的公子问。

    “不才林悔,承蒙江湖朋友抬爱,甚是惭愧。”

    “林悔,我知道你所求何事。”宁不知道“”劝你莫要强为,再搭上朋友的性命就不值了。

    “宁公子何出此言?”

    “话尽于此已是破例,多说无益。”宁不知说罢,摇着折扇离开了。

    场景一换,是一处深藏于密林之中的山洞,藤萝青荇遍布,鸟兽无踪。

    一人道:“咱们躲在这山洞里已经整整两天了,我老八百里鹜也不明白,老大和老二到底在算计些甚么,非要咱们去招惹那罗刹婆,都这会子了,我这左臂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呢。”

    “我老九秦霄不也没想到,穆家的小娘们竟这么厉害!”低头看了看自己又道“我虽然没有负伤,可随身的兵器早就丢掉了,真是晦气。”

    “那穆远菁追杀了咱们数日,好容易有个休息的机会,咱们还是先休息。”

    “咱怎么不像杀穆世霖那样,给她来智取?老二不是挺擅长用阴招的吗。”

    “不不,穆世霖只要杀了就行,这小娘们可得活捉。”百里鹜砸吧着嘴巴。

    “还好咱哥俩已经到这儿了,按照老二的说法,应该没大碍了吧。”

    “咱们就等她追来,然后把她带进前面的树林,依计行事。”

    山洞不远处,谢广志坐在树梢上擦着枪,一道雪白的倩影由远及近,他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屏息凝神隐藏自己的行踪。

    “淫贼哪里跑!”穆远菁看见山洞里的百里鹜和秦霄,大喝一声便提剑冲了过去。

    “傻妞啊,没事喊甚么。”谢广志低声道“你这样弄,我还得换地方。”

    若是山洞里的两个人跑出来,谢广志的位置刚好能被看见,他收拾东西,双足在树枝上一点,身形如鬼魅一般飘上了另一棵树,看看觉得不合适,便再次施展轻功,总算找到了满意的位置。

    穆远菁提着剑在后面追,百里鹜和秦霄就在前面一路狂奔。

    一直追到了树林深处,两人突然不见踪影,她才警觉到自己中计了。

    嗖嗖嗖三枚暗器飞向穆远菁,她腰身轻扭,手中长剑挽出一道剑花,将涂了麻药的飞镖尽数击落。刚刚站稳,右脚又被绳圈套住,穆远菁未及反应便被倒吊至空中,同时一根削尖的竹子朝她的小腹扎来,竹子不似飞镖一般能用剑击落,她只好割断绳子,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穆远菁迅速站起身,四周却没了动静。

    “大概是手段用完了吧。”她一边道一边开始寻找脱身的路径。

    “小美人儿,急着走吗?”不知从何处走出四名男子,百里鹜和秦霄也在其中。

    “你们又是谁?”穆远菁握紧长剑。

    “我是九仙寨老四吴义真,他是老五刘凡。”

    “很好,我能一次杀掉四个。”穆远菁提着剑道“给我爹偿命吧!”

    谁知她刚走出一步,突觉脑袋一阵眩晕,打了个踉跄险些摔倒。

    “小美人儿,想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毒的吗?”吴义真走上前,扔掉穆远菁的剑,抓起她的手摸个不停“药粉包在绳子里,只要一割断就会撒下来,此时你正全神盯着竹子,神不知鬼不觉。”

    “卑鄙!”

    “哈哈哈,不愧是父女俩,说的话都一样。”刘凡道“不过你不会马上死,凭你的身体,让我们乐呵个七八天不成问题。”

    穆远菁无力挣扎,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吴义真扛起她:“我和老五送她回去,你们打扫干净,别被人查过来。”

    二人走后,百里鹜正在收拾地上的陷阱,忽听到身后有破风之声,他连忙转身,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长枪就插进了秦霄的胸口。人影随后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下意识伸手去挡,却不料对方并未用拳脚来攻,而是从身旁拔出长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双掌和脖颈钉在一齐,就挂在方才吊起穆远菁的树上。

    “这破枪真是不好用。”谢广志喃喃自语的道。

    他没有拔下那支黑尖银杆枪,而是从树上拽下来另一个包裹,里面同样是一支长枪,通体乌黑且没有枪缨,枪头呈剑形,还带有两根倒钩,造型怪异。

    吴义真和刘凡全然没注意到自己被人跟踪了,尤其是吴义真。

    谢广志跟着他们一路找到九仙寨,说是山寨却连个小喽啰都没有,这能帮他省下不少劲,简陋的竹篱笆后面,是一座两丈多高的木楼,造得颇有些气派,门口匾额上九仙寨三个大字却歪歪扭扭,谢广志推断,这里曾经必是某个小门派的地盘,只是现下被九仙寨所占而已。

    还没进门吴义真便大喊道:“大哥二哥,人抓回来了!”

    从屋里走出一个人来,此人身形高大面如重枣,下身围了一张虎皮,上身打着赤膊,大大小小的伤疤不下二十余处,左肩有道较新的剑伤,还搽着金疮药,想必是穆世霖所留。

    吴义真把昏迷不醒的穆远菁放在地上:“老八老九断后,等会儿回来。”

    “老二,绑上去。”老大冲屋里吆喝道“咱们就在外头把这娘们先奸后杀,也算是告慰老六老七的在天之灵。”

    谢广志清点了一下,九仙寨只有五个人,觉得胜算又多了一分。

    吴刘二人都是熟手,三两下就给穆远菁绑了个利索,剥得干干净净。

    然后老二提过一桶水将其泼醒,穆远菁在冷水的刺激下霎时惊醒。

    “你们做甚么!放开我!”清醒过来的穆远菁拼命挣扎。

    “老五老六,大哥学习不精,害你们被穆世霖所杀。”老大毫不理睬被绑在架子上的女人“如今父债女偿,你们在天之灵好好看着。”

    穆远菁正欲破口大骂,一声低哼传来,接着便是人被倒地的声音。

    “三哥!”吴义真最先看见,抽出砍刀便向谢广志砍去,他还未近身,长枪又夺走了刘凡的性命,五人本就站得较近,这正是谢广志等候多时的良机。

    当的一声砍刀被长枪拨开,吴义真只觉得脖颈一痛,鲜血便止不住地喷出。

    “你是甚么人?”五个字的功夫老二也死在枪下,老大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老大第二句话还未说出口,人头已从脖颈上滚下来:“杀你的人。”

    谢广志未理会穆远菁,径直走进屋子里翻找起来,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他的手中拿着个小瓷瓶走了出来。

    穆远菁双脚乱蹬,示意他将她放下来,谢广志取出她口中的破布,却并未将她周身的束缚去除,穆远菁不解的道:“你是谁,怎么不放了我?”

    “我是谢广志,你的未婚夫。”

    “骗人!你不是!”

    “反正也没人能再见到他了,你就当我是吧。”假谢广志道。

    “你说甚么!”穆远菁的双眼露出惊恐之色。

    假谢广志不顾女人的叫骂道:“今日你的清白必定保不住了,若是为了你家着想,最好闭上嘴听我说。”

    “淫贼!我杀了你!”穆远菁自顾自的大喊大叫。

    假谢广志抬起右手,重重扇了她一记耳光恶狠狠的道:“我让你闭嘴!”

    见穆远菁终于安静,假谢广志举起瓷瓶道:“麻烦姑娘配合一下,此乃冰消雪融丹,专用于千娇楼中人的春药,能破你的护体心诀。”

    “不可能,千娇楼的心诀专克一切迷魂媚药。”

    假谢广志也不说话,只拔出瓶塞,从中取出一粒绿豆大小的红色药丸,不由分说便塞进穆远菁的嘴巴中:“此药无臭无味,如我这般放入便是最简单的用法。”假谢广志收起瓷瓶道“只消半刻,立见分晓。”

    穆远菁初始觉得无恙,渐渐感到小腹部生出一股热气,沿气脉游走全身,体内的真气毫无反应,哪怕自己调动,也截不断那股热气,不久这热气便催出了一身的薄汗,奈何手脚皆被捆住,无法动弹。

    “你到底想怎么样?”穆远菁的四肢被捆,只能徒劳的扭动着。

    假谢广志并起两指,在她雪白的腮帮子上一抹道:“想跟姑娘谈个条件。”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