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重楼烟(一)

章节字数:2962  更新时间:17-05-09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无常又颔首笑了笑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二王爷能准了。”

    楚江王仍是一如既往的公事公办彬彬有礼:“无常爷请说。”

    我看白无常握着哭丧棒的手,明显有些僵硬,好似在下定很大的决心。

    他身边的小鬼差们,也都不约而同,静默的盯着楚江王和白无常。

    白无常继续道:“若二王爷手中的死簿,与我手中的死簿同为一本,我想恳请二王爷行个方便,提一个案子上来,准我再拘一个生魂一同回酆都,也可以节省一些时间,不知二王爷意下如何?”

    白无常笑的正常,但我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这笑明显是其中有诈。

    楚江王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手中的死簿一眼,不为白无常提议所动的道:“神荼姑娘意下如何?提一个案子上来,也好叫无常爷不至于再多跑一趟?”

    我一边感受着楚江王和白无常之间,剑拔弩张随时可能心机对心机过上两招的不友善气氛,一边似乎并没有领会楚江王意图的含糊道:“我都没问题,如果二王爷觉得也没甚么问题的话,提一个案子上来,也不是不可以。”

    楚江王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准了。”

    接下来,我就一直在听白无常身边的小鬼差们,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咱们这是要跟二王爷去哪里啊?”

    “哎呀,不要废话!咱们无常爷难得请二王爷开恩,还不快点跟上!”

    “哎,哥哥,哥哥,你们等等我们几个啊!”

    我觉得他们再这样大喊大叫下去,恐怕真的就要显露真身,于是在又一个拐弯的时候,我忍不住道:“鬼差办案,你们头一回到阳间来啊?大呼小叫。”

    “是啊是啊,不瞒神荼大人说,我们几个今天都是头一天上岗啊!”

    我听到这答案,委实都快眩晕了:“酆都里的规矩,你们可晓得?”

    嗯,啊,啊,唔,一片哼哼唧唧的哗然。

    我看他们一个个睁着双无辜圆润的大眼睛,料想白无常也忙的没空带新兵。

    于是沉了一口气,快速讲了几条,又特意把语气加重在,鬼差到阳间办案这一条上:“你们无常爷可以带鬼差自由行走于阴间和阳间办案,但是在阳间,务必,一定,绝对不可以被活人看到你们的真身,也务必,一定,绝对不可以插手阳间的事情,否则会被视为渎职是要受罚的。不仅是你们当事的鬼要受罚,如果情节严重,连你们无常爷也跑不掉。九王爷殿里的无间地狱都知道吧?”

    有一两个点头应允的,还有一两个一头雾水的,剩下的都是一脸茫然。

    “平等王九王爷的殿里有座无间地狱,无间地狱旁边有座大牢,犯了错处的鬼差,会被酆都大帝直接关进大牢里,所以在阳间学会隐身和闭上嘴巴少说话很重要,明白了吗?”

    又一个小鬼差问我道:“那神荼大人,就是我们在阳间不显露真身,不被人发现,就一定不会有事情了,是这意思吧?”

    “没错。”

    白无常这一回要拘的生魂,姓季是个女鬼,家在江扬城,是个首富人家。

    季府的占地甚广亭台楼阁,府邸中轴线上建了一座湖,名曰碧水湖。

    我们到的时候正是午后,湖边有两名女子对坐于亭内,边品茶边观湖。

    正处于豆  年华的少女放下手中的小杯道:“嫂嫂的茶艺越来越精湛了,只是兄长都没空呆在家中品味,委实是太可惜了,明天是中秋佳节,嫂嫂还要一个人独守空房……”

    “妹妹别这样说,夫君他在外工作,加之京城中龙蛇混杂,以商人之身处于天子脚下,辛劳远不是我等妇道人家能想像的。”

    说话的女子虽然看起来不过十七岁,但自有一番成熟的魅力。

    “嫂嫂不管甚么事都帮哥哥说话,不晓得哥哥走了甚么运能娶到你。”

    少妇摇了摇头道:“为女子者自该以三从四德为本份。”

    我看那死簿上写着,少女名为季玲,是季家的二小姐,由于家中发迹不过二十多年,至今还没沾染到半分书香门第的气息,身上仍是以铜钱味为主。

    而那少妇本姓文,闺名芳怡,是季家大少爷填房娶进门的,文氏本是官宦之家,然这十数年间家道中落,至今除文芳怡外,就只剩下一个年纪幼小的同父弟弟,文芳怡算是个善良人,为了让弟弟能进书院学习,便应了季家的亲事。

    季玲在连喝了三杯之后便站起身:“那我就不打扰嫂嫂了。”

    文芳怡在泡好茶后,拿出书本准备阅读。

    这事情在每个读书人的眼中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商贾出身的季玲来说,因书与输同音,故而一向对书敬而远之。

    文芳怡笑着跟她别过,端正的坐在亭子内,细细品味起刚刚  泡的香茗。

    “小心,你们知不知道要多少钱?假如有一点点弄破,我马上打折了你们的狗腿!”突如其来的怒骂声,打破了湖畔宁静的气氛,没过多久,十多名男子搬着各式各样的装饰品自道旁经过。

    领头的是季府的管家孙老头,人过中年大腹便便,脑门上秃的油光铮亮。

    他在季家还没发迹的时候,就在为他们工作,虽然能力不算太高,但胜在为人忠心,也没弄出甚么很大的岔子,所以季家发财之后便让他做了管家。

    孙老头出生于穷苦人家,对读书人有种莫明的敬畏,故而对少妇抱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老奴不晓得少夫人在这边,马上就让他们离开。”

    我听了他的话,隐隐记起我前世的那个爹,我那爹曾经也说过雷同的话。

    其实不过是骗小孩子用功念书的虚话罢了,实际的状况是,甚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老一套的东西,早不晓得被推翻多久了,现如今是万般皆上品,唯有读书低,你们瞧瞧,有哪个文人雅士是怀揣着一打又一打的银票的,又有哪一个读书人不是饿的饥肠辘辘,在官场上被那些擅玩权谋的人,整的叫苦连天死去活来,文采不能变现,一切都是空谈,我长吁短叹了一声

    “你们留在这里做事就好,我回房看书。”文芳怡淡淡的道。

    一名跟随在孙老头身后的年轻家仆,容貌甚为英俊,黑白分明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但转瞬即逝,让刚好望向他的文芳怡以为是错觉。

    他那一眼委实是瞧的恰到好处,回到房内,文芳怡莫明感到心跳。

    看了一会书,便再次走出门去靠近湖边,这一回的目标是对面的柴房。

    她躲在廊后墙壁间的狭小空隙间,远远的偷望着那名英俊的男仆。

    当众人完成工作散去,柴房的门终于被推开,此时夕阳西照,金黄色的阳光洒在对方的身上,让文芳怡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只知道是个个子不高的男子,在房门关上光线重归暗淡后,文芳怡才看清来人,那便是刚才自己偷看的对象,跟随在孙老头身旁的少年男仆。

    少年的行动没有半点视对方为主家的意思,手抵在她的下巴上:“夫人。”

    他的眼睛后面有莫明的吸引力:“夫人是在想着我吧?而且还不知为何要来这儿是吗?”声音倒是很柔和。

    文芳怡直直的望着他,连眼睛也无法眨动。

    “放松身体,不用担心。”少年空着的另一只手,隔着柔软的衣料将她抱起来“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看到这里基本就明白了,这女人不守妇道,大概是被浸猪笼而死。

    (注:浸猪笼,作为古时的一种私刑,就是把犯人装入运载猪只的竹笼中,在开口处捆以绳索吊起来,放到河流或池塘里淹浸,轻罪者让其头部露出水面,浸若干时候,重罪者可使之没顶,淹浸至死,通常是处刑不守妇道的妇女,男子也有浸猪笼一说,因时间久远出处已不可考。)

    “你会到这儿来,是因为你想看到我,渴望能与我在一起,因为我是世上与你最亲近的人。”

    “你是……我世上最亲近的人……”文芳怡在迷迷糊糊间,开始重覆着对方所说的话“因为我想看到你……渴望能与你在一起……”

    “对,因为我是你世上最亲近的人,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比任何人更亲密。”少年微笑着替换了当中一个词语,让当中含义渐渐作出变化。

    “因为是最亲近的人……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比任何人更亲密。”思维已然麻  ,文芳怡只是勉力地提起精神,本能地重覆着少年所说的话语。

    “乖,先张开嘴巴吧。”少年自怀里取出瓷瓶,从中倒出一颗淡黄色药丸,从药丸上散发着类似于栗子的气味,将手中药丸送进她的口内命令其吞下。
    白无常又颔首笑了笑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二王爷能准了。”

    楚江王仍是一如既往的公事公办彬彬有礼:“无常爷请说。”

    我看白无常握着哭丧棒的手,明显有些僵硬,好似在下定很大的决心。

    他身边的小鬼差们,也都不约而同,静默的盯着楚江王和白无常。

    白无常继续道:“若二王爷手中的死簿,与我手中的死簿同为一本,我想恳请二王爷行个方便,提一个案子上来,准我再拘一个生魂一同回酆都,也可以节省一些时间,不知二王爷意下如何?”

    白无常笑的正常,但我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这笑明显是其中有诈。

    楚江王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手中的死簿一眼,不为白无常提议所动的道:“神荼姑娘意下如何?提一个案子上来,也好叫无常爷不至于再多跑一趟?”

    我一边感受着楚江王和白无常之间,剑拔弩张随时可能心机对心机过上两招的不友善气氛,一边似乎并没有领会楚江王意图的含糊道:“我都没问题,如果二王爷觉得也没甚么问题的话,提一个案子上来,也不是不可以。”

    楚江王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准了。”

    接下来,我就一直在听白无常身边的小鬼差们,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咱们这是要跟二王爷去哪里啊?”

    “哎呀,不要废话!咱们无常爷难得请二王爷开恩,还不快点跟上!”

    “哎,哥哥,哥哥,你们等等我们几个啊!”

    我觉得他们再这样大喊大叫下去,恐怕真的就要显露真身,于是在又一个拐弯的时候,我忍不住道:“鬼差办案,你们头一回到阳间来啊?大呼小叫。”

    “是啊是啊,不瞒神荼大人说,我们几个今天都是头一天上岗啊!”

    我听到这答案,委实都快眩晕了:“酆都里的规矩,你们可晓得?”

    嗯,啊,啊,唔,一片哼哼唧唧的哗然。

    我看他们一个个睁着双无辜圆润的大眼睛,料想白无常也忙的没空带新兵。

    于是沉了一口气,快速讲了几条,又特意把语气加重在,鬼差到阳间办案这一条上:“你们无常爷可以带鬼差自由行走于阴间和阳间办案,但是在阳间,务必,一定,绝对不可以被活人看到你们的真身,也务必,一定,绝对不可以插手阳间的事情,否则会被视为渎职是要受罚的。不仅是你们当事的鬼要受罚,如果情节严重,连你们无常爷也跑不掉。九王爷殿里的无间地狱都知道吧?”

    有一两个点头应允的,还有一两个一头雾水的,剩下的都是一脸茫然。

    “平等王九王爷的殿里有座无间地狱,无间地狱旁边有座大牢,犯了错处的鬼差,会被酆都大帝直接关进大牢里,所以在阳间学会隐身和闭上嘴巴少说话很重要,明白了吗?”

    又一个小鬼差问我道:“那神荼大人,就是我们在阳间不显露真身,不被人发现,就一定不会有事情了,是这意思吧?”

    “没错。”

    白无常这一回要拘的生魂,姓季是个女鬼,家在江扬城,是个首富人家。

    季府的占地甚广亭台楼阁,府邸中轴线上建了一座湖,名曰碧水湖。

    我们到的时候正是午后,湖边有两名女子对坐于亭内,边品茶边观湖。

    正处于豆  年华的少女放下手中的小杯道:“嫂嫂的茶艺越来越精湛了,只是兄长都没空呆在家中品味,委实是太可惜了,明天是中秋佳节,嫂嫂还要一个人独守空房……”

    “妹妹别这样说,夫君他在外工作,加之京城中龙蛇混杂,以商人之身处于天子脚下,辛劳远不是我等妇道人家能想像的。”

    说话的女子虽然看起来不过十七岁,但自有一番成熟的魅力。

    “嫂嫂不管甚么事都帮哥哥说话,不晓得哥哥走了甚么运能娶到你。”

    少妇摇了摇头道:“为女子者自该以三从四德为本份。”

    我看那死簿上写着,少女名为季玲,是季家的二小姐,由于家中发迹不过二十多年,至今还没沾染到半分书香门第的气息,身上仍是以铜钱味为主。

    而那少妇本姓文,闺名芳怡,是季家大少爷填房娶进门的,文氏本是官宦之家,然这十数年间家道中落,至今除文芳怡外,就只剩下一个年纪幼小的同父弟弟,文芳怡算是个善良人,为了让弟弟能进书院学习,便应了季家的亲事。

    季玲在连喝了三杯之后便站起身:“那我就不打扰嫂嫂了。”

    文芳怡在泡好茶后,拿出书本准备阅读。

    这事情在每个读书人的眼中看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商贾出身的季玲来说,因书与输同音,故而一向对书敬而远之。

    文芳怡笑着跟她别过,端正的坐在亭子内,细细品味起刚刚  泡的香茗。

    “小心,你们知不知道要多少钱?假如有一点点弄破,我马上打折了你们的狗腿!”突如其来的怒骂声,打破了湖畔宁静的气氛,没过多久,十多名男子搬着各式各样的装饰品自道旁经过。

    领头的是季府的管家孙老头,人过中年大腹便便,脑门上秃的油光铮亮。

    他在季家还没发迹的时候,就在为他们工作,虽然能力不算太高,但胜在为人忠心,也没弄出甚么很大的岔子,所以季家发财之后便让他做了管家。

    孙老头出生于穷苦人家,对读书人有种莫明的敬畏,故而对少妇抱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老奴不晓得少夫人在这边,马上就让他们离开。”

    我听了他的话,隐隐记起我前世的那个爹,我那爹曾经也说过雷同的话。

    其实不过是骗小孩子用功念书的虚话罢了,实际的状况是,甚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老一套的东西,早不晓得被推翻多久了,现如今是万般皆上品,唯有读书低,你们瞧瞧,有哪个文人雅士是怀揣着一打又一打的银票的,又有哪一个读书人不是饿的饥肠辘辘,在官场上被那些擅玩权谋的人,整的叫苦连天死去活来,文采不能变现,一切都是空谈,我长吁短叹了一声

    “你们留在这里做事就好,我回房看书。”文芳怡淡淡的道。

    一名跟随在孙老头身后的年轻家仆,容貌甚为英俊,黑白分明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但转瞬即逝,让刚好望向他的文芳怡以为是错觉。

    他那一眼委实是瞧的恰到好处,回到房内,文芳怡莫明感到心跳。

    看了一会书,便再次走出门去靠近湖边,这一回的目标是对面的柴房。

    她躲在廊后墙壁间的狭小空隙间,远远的偷望着那名英俊的男仆。

    当众人完成工作散去,柴房的门终于被推开,此时夕阳西照,金黄色的阳光洒在对方的身上,让文芳怡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只知道是个个子不高的男子,在房门关上光线重归暗淡后,文芳怡才看清来人,那便是刚才自己偷看的对象,跟随在孙老头身旁的少年男仆。

    少年的行动没有半点视对方为主家的意思,手抵在她的下巴上:“夫人。”

    他的眼睛后面有莫明的吸引力:“夫人是在想着我吧?而且还不知为何要来这儿是吗?”声音倒是很柔和。

    文芳怡直直的望着他,连眼睛也无法眨动。

    “放松身体,不用担心。”少年空着的另一只手,隔着柔软的衣料将她抱起来“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看到这里基本就明白了,这女人不守妇道,大概是被浸猪笼而死。

    (注:浸猪笼,作为古时的一种私刑,就是把犯人装入运载猪只的竹笼中,在开口处捆以绳索吊起来,放到河流或池塘里淹浸,轻罪者让其头部露出水面,浸若干时候,重罪者可使之没顶,淹浸至死,通常是处刑不守妇道的妇女,男子也有浸猪笼一说,因时间久远出处已不可考。)

    “你会到这儿来,是因为你想看到我,渴望能与我在一起,因为我是世上与你最亲近的人。”

    “你是……我世上最亲近的人……”文芳怡在迷迷糊糊间,开始重覆着对方所说的话“因为我想看到你……渴望能与你在一起……”

    “对,因为我是你世上最亲近的人,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比任何人更亲密。”少年微笑着替换了当中一个词语,让当中含义渐渐作出变化。

    “因为是最亲近的人……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比任何人更亲密。”思维已然麻  ,文芳怡只是勉力地提起精神,本能地重覆着少年所说的话语。

    “乖,先张开嘴巴吧。”少年自怀里取出瓷瓶,从中倒出一颗淡黄色药丸,从药丸上散发着类似于栗子的气味,将手中药丸送进她的口内命令其吞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