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重楼烟(二)

章节字数:2170  更新时间:17-05-10 0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文芳怡在理解了少年说的意思之后,便顺从的张开嘴巴。

    良久后少年才重又靠近她,轻轻吻着她道:“因为我是你最亲密的人,所以我所说的话你必须要听从,更不会反抗,知道吗?”

    表情呆滞的文芳怡,隔了一会后才开口说道:“知道……因为你是我最亲密的人……所以你所说的话我必须要听从……更不会反抗。”

    我皱了皱眉头,低声对楚江王道:“这是迷魂吧?哪里有这样听话的?”

    楚江王摇了摇头:“未必,完全是心理作用。”

    “那那药丸子又怎么说?”

    楚江王定定的盯了她一会道:“一个没成年的家仆,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没理解他说的意思,嗯了一声问他道:“二王爷说的是甚么东西?”

    楚江王连看都没看我,只是摇了摇头:“没甚么。”

    文芳怡孤男寡女的一觉醒来,自觉枉读了圣贤之书,居然做出如此不合礼法之事,让她深感罪恶,深感自己的不堪,深感对不住她夫君对自己用情至深。

    但是当某一日日色渐暗,金黄色的夕阳照至走廊之时,远比先前更为凶猛的欲望再次涌上心头,然后她又一次直奔到柴房里,同他一度春宵。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就是一步迈进深渊,等到想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无路可走。

    两个人在一齐时间长了,文芳怡就开始肆无忌惮,吃饭要同他一齐吃,睡觉也不能离了他的拥抱陪伴,就连有一回洗澡,也是从边旁敲侧击,暗示要他陪,但少年不松口,文芳怡只得差遣了侍女们,将浴盆抬了进来。

    就在文芳怡洗的正开心的时候,服侍她的侍女突然把房门推开。

    突如其来的行为让她成功地找理性,但使她疑惑的是并没有下过相关命令。

    “少夫人之前不是说,洗浴时候人手不够要加人吗?”一个侍女讶异的道。

    “是这样吗?怎么我不记得了?”文芳怡按着额头,她委实是记不起自己有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她还是在侍女们的服侍下,继续舒适的浸泡在浴盆里,温热的水和洒满水面的花瓣,馥郁的香气更能减去她内心的困惑。

    突如其来,那英俊的少年走了进来,却没有一个侍女去阻拦他。

    他身上明明穿着下人的服饰,但整个人的神态,却好像他才是主人。

    众侍女们也都像没看到他,任由他走到浴盘前,欣赏着她入浴的姿态。

    莫明有男子出现,文方怡双手掩胸,飞快的把自己藏在水底下。

    然后其中一个侍女便转头向外大声道:“我等已按照主人吩咐办好了。”

    紧接着冲撞进来一群人,其中还有她的夫君,不过她的夫君并不惊讶。

    有个长辈模样的人道:“真是个不要脸的淫妇,与家仆私通,连累你夫君连夜从京城赶回来,路上又遇到了山匪,损失了几百两的买路钱就不说了,就连京城里的生意单子,也损失了好大一笔钱。”

    文芳怡躲在浴盆中,哭的稀里哗啦:“我没有,夫君你相信我!”

    她夫君一脸的哀伤,不痛不痒的说了句:“只要你开心就好。”

    那文芳怡哭的更厉害:“你根本就不相信我,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又有人奸笑着道:“少夫人都被我们捉奸了,怎么还好意思嘴硬着说没有?你们大家都瞧瞧,这不是两个人正一齐洗浴呢吗?”

    文芳怡一看,那少年果然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她摇着头,喊的都疯狂了:“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他刚刚还穿着衣服的!夫君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她这叫声委实是太凄惨了,我禁不住就皱起眉头。

    又有人喊道:“浸猪笼!浸猪笼!把这两个狗男女一齐浸猪笼。”

    这下子不只是文芳怡在喊,连那少年也开始跟着喊:“主人!主人!您不是答应过,说我只要按照您说的,帮您把少夫人赶走,你就会给我一大笔钱,并且也不会追究这件事的吗?”

    她的夫君道:“你在说些甚么胡话,我何时叫你赶走少夫人了?”

    那少年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这事也不是我勾引少夫人的,都,都怪少夫人自己吃了药,还这样主动,我都是没能忍得住啊!主人您可不能怪我!”

    白无常握了握手心中的哭丧棒,严肃的道:“实际上,那女生魂是被她夫君给算计了,那少年也是被她夫君给算计了,算是借刀杀人,现如今又想着要卸磨杀驴。他自己在京城里有了情妇,就想着要把情妇给扶正,但是毕竟有个填房续弦回来的夫人,事情办起来有些棘手,自己又好个头脸名誉,这才着了这家仆与他一道联手,要寻个女生魂的错处,让她死的名正言顺。”

    我回头看着她夫君,世界上有多少活着的人,其实是比死了的鬼更可怕的。

    我不解的道:“他纳他的妾,就放他的少夫人一条生路又何妨?干嘛一定要她死呢?像她这种含冤而死的女鬼,成为厉鬼的几率是很大的,厉鬼报复人,酆都大帝也没法子。他不会以为,她死了这事情就会一了百了,他便就此可以与他的情妇过上安稳日子了吧?”

    楚江王道:“神荼姑娘能出此言,说明你也太不了解男人了?”

    文芳怡和那少年,已经被分别拖去河边,一边一个沉进了水里。

    文芳怡的哭声凄厉幽怨,在空荡的山谷间穿过回响,哭得我不寒而栗。

    那少年也在水中被浸泡的睁不开眼睛,极具穿透力的谩骂声传遍河岸。

    我道:“等她的夫君死了,二王爷可要给酆都大帝上奏个文书,要接手他的王爷好好审一审这案子,最好是能让他加倍偿还!”

    楚江王没再说话,只是低垂了眉眼,对我微微一笑,便望向白无常。

    “无常爷拘了生魂就请回吧,想来你们黑白无常分工当班,镇守鬼门关的责任也都挺重的,您上到阳间来当班,回去了发现鬼门关前生魂多多,光是验明正身这一项任务,也有够无常爷忙的。”

    白无常看了我一眼说了句:“神荼大人注意安全。”便带着小鬼差们撤了。

    在阳间,不晓得有多少心怀鬼胎的大活人,也不晓得每个生魂生前,都曾犯下过多少不可饶恕的罪行,每个生魂都是这样,看似普通却各自有各自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生前究竟经历过多少事情。
    文芳怡在理解了少年说的意思之后,便顺从的张开嘴巴。

    良久后少年才重又靠近她,轻轻吻着她道:“因为我是你最亲密的人,所以我所说的话你必须要听从,更不会反抗,知道吗?”

    表情呆滞的文芳怡,隔了一会后才开口说道:“知道……因为你是我最亲密的人……所以你所说的话我必须要听从……更不会反抗。”

    我皱了皱眉头,低声对楚江王道:“这是迷魂吧?哪里有这样听话的?”

    楚江王摇了摇头:“未必,完全是心理作用。”

    “那那药丸子又怎么说?”

    楚江王定定的盯了她一会道:“一个没成年的家仆,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没理解他说的意思,嗯了一声问他道:“二王爷说的是甚么东西?”

    楚江王连看都没看我,只是摇了摇头:“没甚么。”

    文芳怡孤男寡女的一觉醒来,自觉枉读了圣贤之书,居然做出如此不合礼法之事,让她深感罪恶,深感自己的不堪,深感对不住她夫君对自己用情至深。

    但是当某一日日色渐暗,金黄色的夕阳照至走廊之时,远比先前更为凶猛的欲望再次涌上心头,然后她又一次直奔到柴房里,同他一度春宵。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就是一步迈进深渊,等到想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无路可走。

    两个人在一齐时间长了,文芳怡就开始肆无忌惮,吃饭要同他一齐吃,睡觉也不能离了他的拥抱陪伴,就连有一回洗澡,也是从边旁敲侧击,暗示要他陪,但少年不松口,文芳怡只得差遣了侍女们,将浴盆抬了进来。

    就在文芳怡洗的正开心的时候,服侍她的侍女突然把房门推开。

    突如其来的行为让她成功地找理性,但使她疑惑的是并没有下过相关命令。

    “少夫人之前不是说,洗浴时候人手不够要加人吗?”一个侍女讶异的道。

    “是这样吗?怎么我不记得了?”文芳怡按着额头,她委实是记不起自己有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她还是在侍女们的服侍下,继续舒适的浸泡在浴盆里,温热的水和洒满水面的花瓣,馥郁的香气更能减去她内心的困惑。

    突如其来,那英俊的少年走了进来,却没有一个侍女去阻拦他。

    他身上明明穿着下人的服饰,但整个人的神态,却好像他才是主人。

    众侍女们也都像没看到他,任由他走到浴盘前,欣赏着她入浴的姿态。

    莫明有男子出现,文方怡双手掩胸,飞快的把自己藏在水底下。

    然后其中一个侍女便转头向外大声道:“我等已按照主人吩咐办好了。”

    紧接着冲撞进来一群人,其中还有她的夫君,不过她的夫君并不惊讶。

    有个长辈模样的人道:“真是个不要脸的淫妇,与家仆私通,连累你夫君连夜从京城赶回来,路上又遇到了山匪,损失了几百两的买路钱就不说了,就连京城里的生意单子,也损失了好大一笔钱。”

    文芳怡躲在浴盆中,哭的稀里哗啦:“我没有,夫君你相信我!”

    她夫君一脸的哀伤,不痛不痒的说了句:“只要你开心就好。”

    那文芳怡哭的更厉害:“你根本就不相信我,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又有人奸笑着道:“少夫人都被我们捉奸了,怎么还好意思嘴硬着说没有?你们大家都瞧瞧,这不是两个人正一齐洗浴呢吗?”

    文芳怡一看,那少年果然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她摇着头,喊的都疯狂了:“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他刚刚还穿着衣服的!夫君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她这叫声委实是太凄惨了,我禁不住就皱起眉头。

    又有人喊道:“浸猪笼!浸猪笼!把这两个狗男女一齐浸猪笼。”

    这下子不只是文芳怡在喊,连那少年也开始跟着喊:“主人!主人!您不是答应过,说我只要按照您说的,帮您把少夫人赶走,你就会给我一大笔钱,并且也不会追究这件事的吗?”

    她的夫君道:“你在说些甚么胡话,我何时叫你赶走少夫人了?”

    那少年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这事也不是我勾引少夫人的,都,都怪少夫人自己吃了药,还这样主动,我都是没能忍得住啊!主人您可不能怪我!”

    白无常握了握手心中的哭丧棒,严肃的道:“实际上,那女生魂是被她夫君给算计了,那少年也是被她夫君给算计了,算是借刀杀人,现如今又想着要卸磨杀驴。他自己在京城里有了情妇,就想着要把情妇给扶正,但是毕竟有个填房续弦回来的夫人,事情办起来有些棘手,自己又好个头脸名誉,这才着了这家仆与他一道联手,要寻个女生魂的错处,让她死的名正言顺。”

    我回头看着她夫君,世界上有多少活着的人,其实是比死了的鬼更可怕的。

    我不解的道:“他纳他的妾,就放他的少夫人一条生路又何妨?干嘛一定要她死呢?像她这种含冤而死的女鬼,成为厉鬼的几率是很大的,厉鬼报复人,酆都大帝也没法子。他不会以为,她死了这事情就会一了百了,他便就此可以与他的情妇过上安稳日子了吧?”

    楚江王道:“神荼姑娘能出此言,说明你也太不了解男人了?”

    文芳怡和那少年,已经被分别拖去河边,一边一个沉进了水里。

    文芳怡的哭声凄厉幽怨,在空荡的山谷间穿过回响,哭得我不寒而栗。

    那少年也在水中被浸泡的睁不开眼睛,极具穿透力的谩骂声传遍河岸。

    我道:“等她的夫君死了,二王爷可要给酆都大帝上奏个文书,要接手他的王爷好好审一审这案子,最好是能让他加倍偿还!”

    楚江王没再说话,只是低垂了眉眼,对我微微一笑,便望向白无常。

    “无常爷拘了生魂就请回吧,想来你们黑白无常分工当班,镇守鬼门关的责任也都挺重的,您上到阳间来当班,回去了发现鬼门关前生魂多多,光是验明正身这一项任务,也有够无常爷忙的。”

    白无常看了我一眼说了句:“神荼大人注意安全。”便带着小鬼差们撤了。

    在阳间,不晓得有多少心怀鬼胎的大活人,也不晓得每个生魂生前,都曾犯下过多少不可饶恕的罪行,每个生魂都是这样,看似普通却各自有各自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生前究竟经历过多少事情。
    文芳怡在理解了少年说的意思之后,便顺从的张开嘴巴。

    良久后少年才重又靠近她,轻轻吻着她道:“因为我是你最亲密的人,所以我所说的话你必须要听从,更不会反抗,知道吗?”

    表情呆滞的文芳怡,隔了一会后才开口说道:“知道……因为你是我最亲密的人……所以你所说的话我必须要听从……更不会反抗。”

    我皱了皱眉头,低声对楚江王道:“这是迷魂吧?哪里有这样听话的?”

    楚江王摇了摇头:“未必,完全是心理作用。”

    “那那药丸子又怎么说?”

    楚江王定定的盯了她一会道:“一个没成年的家仆,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没理解他说的意思,嗯了一声问他道:“二王爷说的是甚么东西?”

    楚江王连看都没看我,只是摇了摇头:“没甚么。”

    文芳怡孤男寡女的一觉醒来,自觉枉读了圣贤之书,居然做出如此不合礼法之事,让她深感罪恶,深感自己的不堪,深感对不住她夫君对自己用情至深。

    但是当某一日日色渐暗,金黄色的夕阳照至走廊之时,远比先前更为凶猛的欲望再次涌上心头,然后她又一次直奔到柴房里,同他一度春宵。

    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就是一步迈进深渊,等到想回头的时候才发现无路可走。

    两个人在一齐时间长了,文芳怡就开始肆无忌惮,吃饭要同他一齐吃,睡觉也不能离了他的拥抱陪伴,就连有一回洗澡,也是从边旁敲侧击,暗示要他陪,但少年不松口,文芳怡只得差遣了侍女们,将浴盆抬了进来。

    就在文芳怡洗的正开心的时候,服侍她的侍女突然把房门推开。

    突如其来的行为让她成功地找理性,但使她疑惑的是并没有下过相关命令。

    “少夫人之前不是说,洗浴时候人手不够要加人吗?”一个侍女讶异的道。

    “是这样吗?怎么我不记得了?”文芳怡按着额头,她委实是记不起自己有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她还是在侍女们的服侍下,继续舒适的浸泡在浴盆里,温热的水和洒满水面的花瓣,馥郁的香气更能减去她内心的困惑。

    突如其来,那英俊的少年走了进来,却没有一个侍女去阻拦他。

    他身上明明穿着下人的服饰,但整个人的神态,却好像他才是主人。

    众侍女们也都像没看到他,任由他走到浴盘前,欣赏着她入浴的姿态。

    莫明有男子出现,文方怡双手掩胸,飞快的把自己藏在水底下。

    然后其中一个侍女便转头向外大声道:“我等已按照主人吩咐办好了。”

    紧接着冲撞进来一群人,其中还有她的夫君,不过她的夫君并不惊讶。

    有个长辈模样的人道:“真是个不要脸的淫妇,与家仆私通,连累你夫君连夜从京城赶回来,路上又遇到了山匪,损失了几百两的买路钱就不说了,就连京城里的生意单子,也损失了好大一笔钱。”

    文芳怡躲在浴盆中,哭的稀里哗啦:“我没有,夫君你相信我!”

    她夫君一脸的哀伤,不痛不痒的说了句:“只要你开心就好。”

    那文芳怡哭的更厉害:“你根本就不相信我,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又有人奸笑着道:“少夫人都被我们捉奸了,怎么还好意思嘴硬着说没有?你们大家都瞧瞧,这不是两个人正一齐洗浴呢吗?”

    文芳怡一看,那少年果然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她摇着头,喊的都疯狂了:“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他刚刚还穿着衣服的!夫君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她这叫声委实是太凄惨了,我禁不住就皱起眉头。

    又有人喊道:“浸猪笼!浸猪笼!把这两个狗男女一齐浸猪笼。”

    这下子不只是文芳怡在喊,连那少年也开始跟着喊:“主人!主人!您不是答应过,说我只要按照您说的,帮您把少夫人赶走,你就会给我一大笔钱,并且也不会追究这件事的吗?”

    她的夫君道:“你在说些甚么胡话,我何时叫你赶走少夫人了?”

    那少年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这事也不是我勾引少夫人的,都,都怪少夫人自己吃了药,还这样主动,我都是没能忍得住啊!主人您可不能怪我!”

    白无常握了握手心中的哭丧棒,严肃的道:“实际上,那女生魂是被她夫君给算计了,那少年也是被她夫君给算计了,算是借刀杀人,现如今又想着要卸磨杀驴。他自己在京城里有了情妇,就想着要把情妇给扶正,但是毕竟有个填房续弦回来的夫人,事情办起来有些棘手,自己又好个头脸名誉,这才着了这家仆与他一道联手,要寻个女生魂的错处,让她死的名正言顺。”

    我回头看着她夫君,世界上有多少活着的人,其实是比死了的鬼更可怕的。

    我不解的道:“他纳他的妾,就放他的少夫人一条生路又何妨?干嘛一定要她死呢?像她这种含冤而死的女鬼,成为厉鬼的几率是很大的,厉鬼报复人,酆都大帝也没法子。他不会以为,她死了这事情就会一了百了,他便就此可以与他的情妇过上安稳日子了吧?”

    楚江王道:“神荼姑娘能出此言,说明你也太不了解男人了?”

    文芳怡和那少年,已经被分别拖去河边,一边一个沉进了水里。

    文芳怡的哭声凄厉幽怨,在空荡的山谷间穿过回响,哭得我不寒而栗。

    那少年也在水中被浸泡的睁不开眼睛,极具穿透力的谩骂声传遍河岸。

    我道:“等她的夫君死了,二王爷可要给酆都大帝上奏个文书,要接手他的王爷好好审一审这案子,最好是能让他加倍偿还!”

    楚江王没再说话,只是低垂了眉眼,对我微微一笑,便望向白无常。

    “无常爷拘了生魂就请回吧,想来你们黑白无常分工当班,镇守鬼门关的责任也都挺重的,您上到阳间来当班,回去了发现鬼门关前生魂多多,光是验明正身这一项任务,也有够无常爷忙的。”

    白无常看了我一眼说了句:“神荼大人注意安全。”便带着小鬼差们撤了。

    在阳间,不晓得有多少心怀鬼胎的大活人,也不晓得每个生魂生前,都曾犯下过多少不可饶恕的罪行,每个生魂都是这样,看似普通却各自有各自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生前究竟经历过多少事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