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萧蕊斋(一)

章节字数:3186  更新时间:17-05-11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突然记起,第一次见到楚江王的情景,便望着他道:“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二王爷的时候,你在扇面上题的那两句诗,你说那诗是你一个故人所做,当时我以为那人是死掉了,现如今想来,他应当还是活着的对吗?”

    “如果生命可以换为不同形态存在的话,也可以这么说。”

    我有点没听懂的回问道:“二王爷的意思,你也不晓得他现在在哪里?”

    楚江王不吭声的垂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那把未画扇面的洒金折扇:“可以说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本来也没有是非对错,反正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知道与不知道,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看着他略带了些矜持的侧脸道:“是他?还是她?”

    楚江王转眼回了我一个幽幽的笑容:“敝人对男人完全没兴趣。”

    我本来也没含了潜台词,他这样单字拆解,倒显得我颇有居心不良的动向。

    我一急就辩解道:“我本来也不是那意思,你可千万别想歪了!”

    楚江王没有接话,不知是懒得说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总之就是沉默了。

    黄昏时分阳间起风,先是微风和煦,转眼间就开始狂风肆虐。

    我拉着楚江王正准备换下一处去处,楚江王突然抬头看了一会天道:“看这样子是要下雨了吧,这样恶劣的天气,委实不应该叫一个姑娘,顶风冒雨的还在工作,特别是连轴转的工作,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鬼的体能好得很,几天不吃东西,几天不用睡觉,照常可以精力百倍。

    他不说我都快忘记,自己偶尔也还是需要休息一下的,但是跟他一个下属一齐休息,说句实话,这事情不在我能承受的范畴之内,再说又要麻烦他,为了我休息而耽搁时间,委实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于是便道:“真的不用了,二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还是早查完早些回酆都的好。我现在还有精力不用休息的,再说阳间毕竟不是鬼的久留之地,这里阳气太重,就算咱们是有法力护体,也不是万能的。”

    “走吧,敝人请客。”楚江王一改往日之态,极其强势的就给我做了安排。

    “二王爷应该知道,在酆都里拜了官职的鬼,都是要遵从明令三规的,二王爷要请我,显然是违了以上司之职勒令属下请客一令,就算下馆子的钱是你我二鬼平摊,可万一遇上那爱嚼舌根的,给我扣了个吃私的大帽子,我恐怕会被送进大牢挖了心。再说,这官职之间,男女授受不亲,若是被酆都大帝知道我跟二王爷独处过,会很不方便。”

    楚江王怔了怔道:“神荼姑娘想的竟然这么多,那敝人要说,不管出了甚么事情,都由敝人替姑娘顶着呢?姑娘可愿意赏个脸?”

    他的眼睛淹没在大风的肆虐中,看起来比素日里更加乌更黑深邃。

    我的嘴巴里突然没来由的就说出一句:“二王爷别吓我,不会真有事吧?”

    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刚刚不曾有的温柔,就连声音也比刚刚温柔了许多:“会有甚么事?该有的事早就发生了,不该有的也不会再有了。有敝人在,姑娘大可以放心。”

    他明明甚么都没说明白,只是说了一句叫我放心,我竟然就开始心猿意马。

    人家楚江王都这么说了,我若再一口回绝,就会显得特别惺惺作态假正经。

    于是我们分别显露了真身,预备乔装成凡人,找间饭馆进去吃点东西。

    据我所知,居住于酆都的鬼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平民鬼,因为自身灵力低下,死了之后无法凝灵聚形,外加只是个酆都里的过客,没几天就要赶着去投胎,所以既没有人身也没有鬼身,就是一团飘飘忽忽,灰白色的灵魂。

    第二类是常住鬼,依照死亡方式分别归入相应鬼种,按照鬼种的能力属性去找工作,一直养活自己到,同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有个好胎可以给他投的时候再去喝汤过桥,这一类的只有鬼身无法保留生前的人身。

    第三类,也就是级别比较高的一类,诸如十殿王爷,五方鬼帝和酆都大帝,都是既有鬼身也有人身,需要哪个变哪个,不需要的时候一律以人身示鬼,也算是酆都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其实讲白了,还是酆都大帝是个颜控,觉得自己手下的阴帅们,如果不是酆都里的鬼中龙凤,委实是倒他自己的胃口。

    十殿王爷的鬼种都是罗刹鬼,所以鬼身就是黑身,朱发,绿眼,凶得很。

    酆都历史上从未有过女王爷,所以大家都盼着能一睹罗刹女的姿容艳绝。

    五方鬼帝的鬼种是判官鬼,鬼身和人身区别不大,只不过鬼身时脸是绿色。

    四大判官也是判官鬼,因为是文官鬼种能力比鬼帝略低,基本很难变身。

    酆都大帝的鬼种比较邪乎,变身都是随心而动,各个鬼种想变就变没道理。

    我在一家卖绸缎的库房里变成人身,顺道手扯了块白丝绸的披帛把脸遮了。

    低低的说了句:“二王爷千万变好人身,别回头真身露了得吓死一店人。”

    楚江王望着我没说话,我抬起头,简直能被他谦谦美君子的儒雅闪瞎了眼。

    我稳了稳情绪,拉着丝绸道:“二王爷的人身和鬼身差别不大啊?”

    楚江王欠了欠身:“敝人没有鬼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

    我点点头哦了一声,想了一想又觉得不对连忙问:“怎么可能没有鬼身!十殿王爷都是罗刹鬼,自然有鬼身。还有,甚么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难道说二王爷死前不是这样子的吗?”

    楚江王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敝人的样子,死前和死后差别很大。”

    我愈听愈迷糊:“怎么会这样呢?我死前和死后也有差别,但是差别也不算太大,样子是变了一些,但还算能接受,二王爷没去找酆都大帝问问原因?”

    楚江王显然对我的差别更感兴趣:“神荼姑娘死后跟死前不一个样子吗?”

    库房里有哒哒的脚步声,楚江王一步迈到我的身边,一把握住我的手臂道:“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

    下一秒我们就走进了一间饭馆,一间以麻辣著称的饭馆,萧蕊斋。

    走进大门的时候,我明明听到大堂里喊的震天响的划拳声,甚么大哥你还能不能喝了,甚么七星岗闹鬼八角亭涨水,甚么好妹子呀六六顺呀八匹马呀下杭州呀……结果楚江王一走进去,整个饭馆里的人声渐渐消失,几十颗脑袋不约而同转过来望着他。

    我自认自己的风头是盖不过他的,索性拉低了丝绸挡着脸,跟在他的身后。

    小二哥走过来搭讪:“这位公子一共几位啊?想吃点甚么?您看啊,我们这儿虽然店小但是间主打麻辣的老店,要不您来份川香麻辣牛肉?还是来份凉拌折耳根?”

    楚江王道:“敝人的娘子就喜欢吃辣,您看着给搭配一下就可以。”

    我忙道:“不不不,这不是我夫君,是我表弟,是我表弟了。”

    小二哥想来是见多识广,很是善解人意的解围道:“哦?原来是表弟啊,这就是姑娘的不对了,女大三抱金砖嘛!”

    楚江王轻轻笑了笑道:“我娘子比较害羞,直接上菜吧。”

    小二哥一叠声的点头倒水,然后又道:“公子要不要给夫人上一碗汤圆?”

    楚江王坐在我对面望了望我道:“娘子要不要来一碗试试?”

    我发现楚江王这鬼的性子,真的比我想象的要难缠不少,我和他才认识了几天,就连娘子都出来了,我不相信他是在跟我告白,我倒觉得他是在恶作剧。

    小二哥见我没说话,又补充了一句:“团团圆圆合家美满嘛!”

    我简直想把那小二哥抓来撕碎,但面上还是保持了平静:“夫君破费了。”

    他淡淡一笑,冲着小二哥道:“娘子跟着敝人苦日子过惯了,就只晓得帮我省钱,今儿晚上说甚么也得给她上点好吃的。”

    我觉得楚江王今儿晚上是存心要整我,我怀疑答应他请客是不明智的选择。

    楚江王对我如此贴心,把小二哥惊的都快涕泪横流了。

    小二哥又是一顿,公子真是个模范夫君,夫人真有福气,这事情交给我了,公子就等着夫人吃的满意,下回还想再过来之类的,转身一溜小跑的跑掉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耳边寂静的甚么都听不到。

    饭馆里的客人已经不太注意我们了,只有一些夫人小姐时不时瞥上他一眼。

    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刻意回避了夫君这一个话本子:“二王爷在酆都是第一美男,在阳间也是首屈一指的才子,您这是要抢了无常爷的勾魂司职啊。”

    “怎么讲?”

    “那边的几位夫人小姐,可都被你迷的不行,你快勾了她们的魂了。”

    “怎么知道她们是在瞧我,而不是在瞧神荼姑娘的美貌?”

    听到这句,我下意识抿了抿嘴唇:“估计我这一张惨白的鬼脸,再加上跟刚吃了死人肉一般血红色的嘴唇,看起来就是半点生气也无,大概不会符合阳间的审美观念,所以她们一定不是在瞧我,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楚江王倒是很有涵养,转了个弯夸了夸我:“谁说神荼姑娘不美了,敝人就觉得神荼姑娘长得很美,所以总是忍不住想要盯着看。”
    我突然记起,第一次见到楚江王的情景,便望着他道:“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二王爷的时候,你在扇面上题的那两句诗,你说那诗是你一个故人所做,当时我以为那人是死掉了,现如今想来,他应当还是活着的对吗?”

    “如果生命可以换为不同形态存在的话,也可以这么说。”

    我有点没听懂的回问道:“二王爷的意思,你也不晓得他现在在哪里?”

    楚江王不吭声的垂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那把未画扇面的洒金折扇:“可以说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本来也没有是非对错,反正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知道与不知道,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看着他略带了些矜持的侧脸道:“是他?还是她?”

    楚江王转眼回了我一个幽幽的笑容:“敝人对男人完全没兴趣。”

    我本来也没含了潜台词,他这样单字拆解,倒显得我颇有居心不良的动向。

    我一急就辩解道:“我本来也不是那意思,你可千万别想歪了!”

    楚江王没有接话,不知是懒得说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总之就是沉默了。

    黄昏时分阳间起风,先是微风和煦,转眼间就开始狂风肆虐。

    我拉着楚江王正准备换下一处去处,楚江王突然抬头看了一会天道:“看这样子是要下雨了吧,这样恶劣的天气,委实不应该叫一个姑娘,顶风冒雨的还在工作,特别是连轴转的工作,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鬼的体能好得很,几天不吃东西,几天不用睡觉,照常可以精力百倍。

    他不说我都快忘记,自己偶尔也还是需要休息一下的,但是跟他一个下属一齐休息,说句实话,这事情不在我能承受的范畴之内,再说又要麻烦他,为了我休息而耽搁时间,委实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于是便道:“真的不用了,二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还是早查完早些回酆都的好。我现在还有精力不用休息的,再说阳间毕竟不是鬼的久留之地,这里阳气太重,就算咱们是有法力护体,也不是万能的。”

    “走吧,敝人请客。”楚江王一改往日之态,极其强势的就给我做了安排。

    “二王爷应该知道,在酆都里拜了官职的鬼,都是要遵从明令三规的,二王爷要请我,显然是违了以上司之职勒令属下请客一令,就算下馆子的钱是你我二鬼平摊,可万一遇上那爱嚼舌根的,给我扣了个吃私的大帽子,我恐怕会被送进大牢挖了心。再说,这官职之间,男女授受不亲,若是被酆都大帝知道我跟二王爷独处过,会很不方便。”

    楚江王怔了怔道:“神荼姑娘想的竟然这么多,那敝人要说,不管出了甚么事情,都由敝人替姑娘顶着呢?姑娘可愿意赏个脸?”

    他的眼睛淹没在大风的肆虐中,看起来比素日里更加乌更黑深邃。

    我的嘴巴里突然没来由的就说出一句:“二王爷别吓我,不会真有事吧?”

    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刚刚不曾有的温柔,就连声音也比刚刚温柔了许多:“会有甚么事?该有的事早就发生了,不该有的也不会再有了。有敝人在,姑娘大可以放心。”

    他明明甚么都没说明白,只是说了一句叫我放心,我竟然就开始心猿意马。

    人家楚江王都这么说了,我若再一口回绝,就会显得特别惺惺作态假正经。

    于是我们分别显露了真身,预备乔装成凡人,找间饭馆进去吃点东西。

    据我所知,居住于酆都的鬼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平民鬼,因为自身灵力低下,死了之后无法凝灵聚形,外加只是个酆都里的过客,没几天就要赶着去投胎,所以既没有人身也没有鬼身,就是一团飘飘忽忽,灰白色的灵魂。

    第二类是常住鬼,依照死亡方式分别归入相应鬼种,按照鬼种的能力属性去找工作,一直养活自己到,同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有个好胎可以给他投的时候再去喝汤过桥,这一类的只有鬼身无法保留生前的人身。

    第三类,也就是级别比较高的一类,诸如十殿王爷,五方鬼帝和酆都大帝,都是既有鬼身也有人身,需要哪个变哪个,不需要的时候一律以人身示鬼,也算是酆都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其实讲白了,还是酆都大帝是个颜控,觉得自己手下的阴帅们,如果不是酆都里的鬼中龙凤,委实是倒他自己的胃口。

    十殿王爷的鬼种都是罗刹鬼,所以鬼身就是黑身,朱发,绿眼,凶得很。

    酆都历史上从未有过女王爷,所以大家都盼着能一睹罗刹女的姿容艳绝。

    五方鬼帝的鬼种是判官鬼,鬼身和人身区别不大,只不过鬼身时脸是绿色。

    四大判官也是判官鬼,因为是文官鬼种能力比鬼帝略低,基本很难变身。

    酆都大帝的鬼种比较邪乎,变身都是随心而动,各个鬼种想变就变没道理。

    我在一家卖绸缎的库房里变成人身,顺道手扯了块白丝绸的披帛把脸遮了。

    低低的说了句:“二王爷千万变好人身,别回头真身露了得吓死一店人。”

    楚江王望着我没说话,我抬起头,简直能被他谦谦美君子的儒雅闪瞎了眼。

    我稳了稳情绪,拉着丝绸道:“二王爷的人身和鬼身差别不大啊?”

    楚江王欠了欠身:“敝人没有鬼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

    我点点头哦了一声,想了一想又觉得不对连忙问:“怎么可能没有鬼身!十殿王爷都是罗刹鬼,自然有鬼身。还有,甚么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难道说二王爷死前不是这样子的吗?”

    楚江王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敝人的样子,死前和死后差别很大。”

    我愈听愈迷糊:“怎么会这样呢?我死前和死后也有差别,但是差别也不算太大,样子是变了一些,但还算能接受,二王爷没去找酆都大帝问问原因?”

    楚江王显然对我的差别更感兴趣:“神荼姑娘死后跟死前不一个样子吗?”

    库房里有哒哒的脚步声,楚江王一步迈到我的身边,一把握住我的手臂道:“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

    下一秒我们就走进了一间饭馆,一间以麻辣著称的饭馆,萧蕊斋。

    走进大门的时候,我明明听到大堂里喊的震天响的划拳声,甚么大哥你还能不能喝了,甚么七星岗闹鬼八角亭涨水,甚么好妹子呀六六顺呀八匹马呀下杭州呀……结果楚江王一走进去,整个饭馆里的人声渐渐消失,几十颗脑袋不约而同转过来望着他。

    我自认自己的风头是盖不过他的,索性拉低了丝绸挡着脸,跟在他的身后。

    小二哥走过来搭讪:“这位公子一共几位啊?想吃点甚么?您看啊,我们这儿虽然店小但是间主打麻辣的老店,要不您来份川香麻辣牛肉?还是来份凉拌折耳根?”

    楚江王道:“敝人的娘子就喜欢吃辣,您看着给搭配一下就可以。”

    我忙道:“不不不,这不是我夫君,是我表弟,是我表弟了。”

    小二哥想来是见多识广,很是善解人意的解围道:“哦?原来是表弟啊,这就是姑娘的不对了,女大三抱金砖嘛!”

    楚江王轻轻笑了笑道:“我娘子比较害羞,直接上菜吧。”

    小二哥一叠声的点头倒水,然后又道:“公子要不要给夫人上一碗汤圆?”

    楚江王坐在我对面望了望我道:“娘子要不要来一碗试试?”

    我发现楚江王这鬼的性子,真的比我想象的要难缠不少,我和他才认识了几天,就连娘子都出来了,我不相信他是在跟我告白,我倒觉得他是在恶作剧。

    小二哥见我没说话,又补充了一句:“团团圆圆合家美满嘛!”

    我简直想把那小二哥抓来撕碎,但面上还是保持了平静:“夫君破费了。”

    他淡淡一笑,冲着小二哥道:“娘子跟着敝人苦日子过惯了,就只晓得帮我省钱,今儿晚上说甚么也得给她上点好吃的。”

    我觉得楚江王今儿晚上是存心要整我,我怀疑答应他请客是不明智的选择。

    楚江王对我如此贴心,把小二哥惊的都快涕泪横流了。

    小二哥又是一顿,公子真是个模范夫君,夫人真有福气,这事情交给我了,公子就等着夫人吃的满意,下回还想再过来之类的,转身一溜小跑的跑掉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耳边寂静的甚么都听不到。

    饭馆里的客人已经不太注意我们了,只有一些夫人小姐时不时瞥上他一眼。

    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刻意回避了夫君这一个话本子:“二王爷在酆都是第一美男,在阳间也是首屈一指的才子,您这是要抢了无常爷的勾魂司职啊。”

    “怎么讲?”

    “那边的几位夫人小姐,可都被你迷的不行,你快勾了她们的魂了。”

    “怎么知道她们是在瞧我,而不是在瞧神荼姑娘的美貌?”

    听到这句,我下意识抿了抿嘴唇:“估计我这一张惨白的鬼脸,再加上跟刚吃了死人肉一般血红色的嘴唇,看起来就是半点生气也无,大概不会符合阳间的审美观念,所以她们一定不是在瞧我,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楚江王倒是很有涵养,转了个弯夸了夸我:“谁说神荼姑娘不美了,敝人就觉得神荼姑娘长得很美,所以总是忍不住想要盯着看。”
    我突然记起,第一次见到楚江王的情景,便望着他道:“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二王爷的时候,你在扇面上题的那两句诗,你说那诗是你一个故人所做,当时我以为那人是死掉了,现如今想来,他应当还是活着的对吗?”

    “如果生命可以换为不同形态存在的话,也可以这么说。”

    我有点没听懂的回问道:“二王爷的意思,你也不晓得他现在在哪里?”

    楚江王不吭声的垂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那把未画扇面的洒金折扇:“可以说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本来也没有是非对错,反正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知道与不知道,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看着他略带了些矜持的侧脸道:“是他?还是她?”

    楚江王转眼回了我一个幽幽的笑容:“敝人对男人完全没兴趣。”

    我本来也没含了潜台词,他这样单字拆解,倒显得我颇有居心不良的动向。

    我一急就辩解道:“我本来也不是那意思,你可千万别想歪了!”

    楚江王没有接话,不知是懒得说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总之就是沉默了。

    黄昏时分阳间起风,先是微风和煦,转眼间就开始狂风肆虐。

    我拉着楚江王正准备换下一处去处,楚江王突然抬头看了一会天道:“看这样子是要下雨了吧,这样恶劣的天气,委实不应该叫一个姑娘,顶风冒雨的还在工作,特别是连轴转的工作,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鬼的体能好得很,几天不吃东西,几天不用睡觉,照常可以精力百倍。

    他不说我都快忘记,自己偶尔也还是需要休息一下的,但是跟他一个下属一齐休息,说句实话,这事情不在我能承受的范畴之内,再说又要麻烦他,为了我休息而耽搁时间,委实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于是便道:“真的不用了,二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还是早查完早些回酆都的好。我现在还有精力不用休息的,再说阳间毕竟不是鬼的久留之地,这里阳气太重,就算咱们是有法力护体,也不是万能的。”

    “走吧,敝人请客。”楚江王一改往日之态,极其强势的就给我做了安排。

    “二王爷应该知道,在酆都里拜了官职的鬼,都是要遵从明令三规的,二王爷要请我,显然是违了以上司之职勒令属下请客一令,就算下馆子的钱是你我二鬼平摊,可万一遇上那爱嚼舌根的,给我扣了个吃私的大帽子,我恐怕会被送进大牢挖了心。再说,这官职之间,男女授受不亲,若是被酆都大帝知道我跟二王爷独处过,会很不方便。”

    楚江王怔了怔道:“神荼姑娘想的竟然这么多,那敝人要说,不管出了甚么事情,都由敝人替姑娘顶着呢?姑娘可愿意赏个脸?”

    他的眼睛淹没在大风的肆虐中,看起来比素日里更加乌更黑深邃。

    我的嘴巴里突然没来由的就说出一句:“二王爷别吓我,不会真有事吧?”

    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刚刚不曾有的温柔,就连声音也比刚刚温柔了许多:“会有甚么事?该有的事早就发生了,不该有的也不会再有了。有敝人在,姑娘大可以放心。”

    他明明甚么都没说明白,只是说了一句叫我放心,我竟然就开始心猿意马。

    人家楚江王都这么说了,我若再一口回绝,就会显得特别惺惺作态假正经。

    于是我们分别显露了真身,预备乔装成凡人,找间饭馆进去吃点东西。

    据我所知,居住于酆都的鬼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平民鬼,因为自身灵力低下,死了之后无法凝灵聚形,外加只是个酆都里的过客,没几天就要赶着去投胎,所以既没有人身也没有鬼身,就是一团飘飘忽忽,灰白色的灵魂。

    第二类是常住鬼,依照死亡方式分别归入相应鬼种,按照鬼种的能力属性去找工作,一直养活自己到,同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有个好胎可以给他投的时候再去喝汤过桥,这一类的只有鬼身无法保留生前的人身。

    第三类,也就是级别比较高的一类,诸如十殿王爷,五方鬼帝和酆都大帝,都是既有鬼身也有人身,需要哪个变哪个,不需要的时候一律以人身示鬼,也算是酆都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其实讲白了,还是酆都大帝是个颜控,觉得自己手下的阴帅们,如果不是酆都里的鬼中龙凤,委实是倒他自己的胃口。

    十殿王爷的鬼种都是罗刹鬼,所以鬼身就是黑身,朱发,绿眼,凶得很。

    酆都历史上从未有过女王爷,所以大家都盼着能一睹罗刹女的姿容艳绝。

    五方鬼帝的鬼种是判官鬼,鬼身和人身区别不大,只不过鬼身时脸是绿色。

    四大判官也是判官鬼,因为是文官鬼种能力比鬼帝略低,基本很难变身。

    酆都大帝的鬼种比较邪乎,变身都是随心而动,各个鬼种想变就变没道理。

    我在一家卖绸缎的库房里变成人身,顺道手扯了块白丝绸的披帛把脸遮了。

    低低的说了句:“二王爷千万变好人身,别回头真身露了得吓死一店人。”

    楚江王望着我没说话,我抬起头,简直能被他谦谦美君子的儒雅闪瞎了眼。

    我稳了稳情绪,拉着丝绸道:“二王爷的人身和鬼身差别不大啊?”

    楚江王欠了欠身:“敝人没有鬼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

    我点点头哦了一声,想了一想又觉得不对连忙问:“怎么可能没有鬼身!十殿王爷都是罗刹鬼,自然有鬼身。还有,甚么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难道说二王爷死前不是这样子的吗?”

    楚江王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敝人的样子,死前和死后差别很大。”

    我愈听愈迷糊:“怎么会这样呢?我死前和死后也有差别,但是差别也不算太大,样子是变了一些,但还算能接受,二王爷没去找酆都大帝问问原因?”

    楚江王显然对我的差别更感兴趣:“神荼姑娘死后跟死前不一个样子吗?”

    库房里有哒哒的脚步声,楚江王一步迈到我的身边,一把握住我的手臂道:“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

    下一秒我们就走进了一间饭馆,一间以麻辣著称的饭馆,萧蕊斋。

    走进大门的时候,我明明听到大堂里喊的震天响的划拳声,甚么大哥你还能不能喝了,甚么七星岗闹鬼八角亭涨水,甚么好妹子呀六六顺呀八匹马呀下杭州呀……结果楚江王一走进去,整个饭馆里的人声渐渐消失,几十颗脑袋不约而同转过来望着他。

    我自认自己的风头是盖不过他的,索性拉低了丝绸挡着脸,跟在他的身后。

    小二哥走过来搭讪:“这位公子一共几位啊?想吃点甚么?您看啊,我们这儿虽然店小但是间主打麻辣的老店,要不您来份川香麻辣牛肉?还是来份凉拌折耳根?”

    楚江王道:“敝人的娘子就喜欢吃辣,您看着给搭配一下就可以。”

    我忙道:“不不不,这不是我夫君,是我表弟,是我表弟了。”

    小二哥想来是见多识广,很是善解人意的解围道:“哦?原来是表弟啊,这就是姑娘的不对了,女大三抱金砖嘛!”

    楚江王轻轻笑了笑道:“我娘子比较害羞,直接上菜吧。”

    小二哥一叠声的点头倒水,然后又道:“公子要不要给夫人上一碗汤圆?”

    楚江王坐在我对面望了望我道:“娘子要不要来一碗试试?”

    我发现楚江王这鬼的性子,真的比我想象的要难缠不少,我和他才认识了几天,就连娘子都出来了,我不相信他是在跟我告白,我倒觉得他是在恶作剧。

    小二哥见我没说话,又补充了一句:“团团圆圆合家美满嘛!”

    我简直想把那小二哥抓来撕碎,但面上还是保持了平静:“夫君破费了。”

    他淡淡一笑,冲着小二哥道:“娘子跟着敝人苦日子过惯了,就只晓得帮我省钱,今儿晚上说甚么也得给她上点好吃的。”

    我觉得楚江王今儿晚上是存心要整我,我怀疑答应他请客是不明智的选择。

    楚江王对我如此贴心,把小二哥惊的都快涕泪横流了。

    小二哥又是一顿,公子真是个模范夫君,夫人真有福气,这事情交给我了,公子就等着夫人吃的满意,下回还想再过来之类的,转身一溜小跑的跑掉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耳边寂静的甚么都听不到。

    饭馆里的客人已经不太注意我们了,只有一些夫人小姐时不时瞥上他一眼。

    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刻意回避了夫君这一个话本子:“二王爷在酆都是第一美男,在阳间也是首屈一指的才子,您这是要抢了无常爷的勾魂司职啊。”

    “怎么讲?”

    “那边的几位夫人小姐,可都被你迷的不行,你快勾了她们的魂了。”

    “怎么知道她们是在瞧我,而不是在瞧神荼姑娘的美貌?”

    听到这句,我下意识抿了抿嘴唇:“估计我这一张惨白的鬼脸,再加上跟刚吃了死人肉一般血红色的嘴唇,看起来就是半点生气也无,大概不会符合阳间的审美观念,所以她们一定不是在瞧我,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楚江王倒是很有涵养,转了个弯夸了夸我:“谁说神荼姑娘不美了,敝人就觉得神荼姑娘长得很美,所以总是忍不住想要盯着看。”
    我突然记起,第一次见到楚江王的情景,便望着他道:“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二王爷的时候,你在扇面上题的那两句诗,你说那诗是你一个故人所做,当时我以为那人是死掉了,现如今想来,他应当还是活着的对吗?”

    “如果生命可以换为不同形态存在的话,也可以这么说。”

    我有点没听懂的回问道:“二王爷的意思,你也不晓得他现在在哪里?”

    楚江王不吭声的垂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那把未画扇面的洒金折扇:“可以说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本来也没有是非对错,反正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知道与不知道,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看着他略带了些矜持的侧脸道:“是他?还是她?”

    楚江王转眼回了我一个幽幽的笑容:“敝人对男人完全没兴趣。”

    我本来也没含了潜台词,他这样单字拆解,倒显得我颇有居心不良的动向。

    我一急就辩解道:“我本来也不是那意思,你可千万别想歪了!”

    楚江王没有接话,不知是懒得说还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总之就是沉默了。

    黄昏时分阳间起风,先是微风和煦,转眼间就开始狂风肆虐。

    我拉着楚江王正准备换下一处去处,楚江王突然抬头看了一会天道:“看这样子是要下雨了吧,这样恶劣的天气,委实不应该叫一个姑娘,顶风冒雨的还在工作,特别是连轴转的工作,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鬼的体能好得很,几天不吃东西,几天不用睡觉,照常可以精力百倍。

    他不说我都快忘记,自己偶尔也还是需要休息一下的,但是跟他一个下属一齐休息,说句实话,这事情不在我能承受的范畴之内,再说又要麻烦他,为了我休息而耽搁时间,委实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于是便道:“真的不用了,二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还是早查完早些回酆都的好。我现在还有精力不用休息的,再说阳间毕竟不是鬼的久留之地,这里阳气太重,就算咱们是有法力护体,也不是万能的。”

    “走吧,敝人请客。”楚江王一改往日之态,极其强势的就给我做了安排。

    “二王爷应该知道,在酆都里拜了官职的鬼,都是要遵从明令三规的,二王爷要请我,显然是违了以上司之职勒令属下请客一令,就算下馆子的钱是你我二鬼平摊,可万一遇上那爱嚼舌根的,给我扣了个吃私的大帽子,我恐怕会被送进大牢挖了心。再说,这官职之间,男女授受不亲,若是被酆都大帝知道我跟二王爷独处过,会很不方便。”

    楚江王怔了怔道:“神荼姑娘想的竟然这么多,那敝人要说,不管出了甚么事情,都由敝人替姑娘顶着呢?姑娘可愿意赏个脸?”

    他的眼睛淹没在大风的肆虐中,看起来比素日里更加乌更黑深邃。

    我的嘴巴里突然没来由的就说出一句:“二王爷别吓我,不会真有事吧?”

    他看着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刚刚不曾有的温柔,就连声音也比刚刚温柔了许多:“会有甚么事?该有的事早就发生了,不该有的也不会再有了。有敝人在,姑娘大可以放心。”

    他明明甚么都没说明白,只是说了一句叫我放心,我竟然就开始心猿意马。

    人家楚江王都这么说了,我若再一口回绝,就会显得特别惺惺作态假正经。

    于是我们分别显露了真身,预备乔装成凡人,找间饭馆进去吃点东西。

    据我所知,居住于酆都的鬼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平民鬼,因为自身灵力低下,死了之后无法凝灵聚形,外加只是个酆都里的过客,没几天就要赶着去投胎,所以既没有人身也没有鬼身,就是一团飘飘忽忽,灰白色的灵魂。

    第二类是常住鬼,依照死亡方式分别归入相应鬼种,按照鬼种的能力属性去找工作,一直养活自己到,同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有个好胎可以给他投的时候再去喝汤过桥,这一类的只有鬼身无法保留生前的人身。

    第三类,也就是级别比较高的一类,诸如十殿王爷,五方鬼帝和酆都大帝,都是既有鬼身也有人身,需要哪个变哪个,不需要的时候一律以人身示鬼,也算是酆都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其实讲白了,还是酆都大帝是个颜控,觉得自己手下的阴帅们,如果不是酆都里的鬼中龙凤,委实是倒他自己的胃口。

    十殿王爷的鬼种都是罗刹鬼,所以鬼身就是黑身,朱发,绿眼,凶得很。

    酆都历史上从未有过女王爷,所以大家都盼着能一睹罗刹女的姿容艳绝。

    五方鬼帝的鬼种是判官鬼,鬼身和人身区别不大,只不过鬼身时脸是绿色。

    四大判官也是判官鬼,因为是文官鬼种能力比鬼帝略低,基本很难变身。

    酆都大帝的鬼种比较邪乎,变身都是随心而动,各个鬼种想变就变没道理。

    我在一家卖绸缎的库房里变成人身,顺道手扯了块白丝绸的披帛把脸遮了。

    低低的说了句:“二王爷千万变好人身,别回头真身露了得吓死一店人。”

    楚江王望着我没说话,我抬起头,简直能被他谦谦美君子的儒雅闪瞎了眼。

    我稳了稳情绪,拉着丝绸道:“二王爷的人身和鬼身差别不大啊?”

    楚江王欠了欠身:“敝人没有鬼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

    我点点头哦了一声,想了一想又觉得不对连忙问:“怎么可能没有鬼身!十殿王爷都是罗刹鬼,自然有鬼身。还有,甚么叫死了之后就是这样子的?难道说二王爷死前不是这样子的吗?”

    楚江王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敝人的样子,死前和死后差别很大。”

    我愈听愈迷糊:“怎么会这样呢?我死前和死后也有差别,但是差别也不算太大,样子是变了一些,但还算能接受,二王爷没去找酆都大帝问问原因?”

    楚江王显然对我的差别更感兴趣:“神荼姑娘死后跟死前不一个样子吗?”

    库房里有哒哒的脚步声,楚江王一步迈到我的身边,一把握住我的手臂道:“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

    下一秒我们就走进了一间饭馆,一间以麻辣著称的饭馆,萧蕊斋。

    走进大门的时候,我明明听到大堂里喊的震天响的划拳声,甚么大哥你还能不能喝了,甚么七星岗闹鬼八角亭涨水,甚么好妹子呀六六顺呀八匹马呀下杭州呀……结果楚江王一走进去,整个饭馆里的人声渐渐消失,几十颗脑袋不约而同转过来望着他。

    我自认自己的风头是盖不过他的,索性拉低了丝绸挡着脸,跟在他的身后。

    小二哥走过来搭讪:“这位公子一共几位啊?想吃点甚么?您看啊,我们这儿虽然店小但是间主打麻辣的老店,要不您来份川香麻辣牛肉?还是来份凉拌折耳根?”

    楚江王道:“敝人的娘子就喜欢吃辣,您看着给搭配一下就可以。”

    我忙道:“不不不,这不是我夫君,是我表弟,是我表弟了。”

    小二哥想来是见多识广,很是善解人意的解围道:“哦?原来是表弟啊,这就是姑娘的不对了,女大三抱金砖嘛!”

    楚江王轻轻笑了笑道:“我娘子比较害羞,直接上菜吧。”

    小二哥一叠声的点头倒水,然后又道:“公子要不要给夫人上一碗汤圆?”

    楚江王坐在我对面望了望我道:“娘子要不要来一碗试试?”

    我发现楚江王这鬼的性子,真的比我想象的要难缠不少,我和他才认识了几天,就连娘子都出来了,我不相信他是在跟我告白,我倒觉得他是在恶作剧。

    小二哥见我没说话,又补充了一句:“团团圆圆合家美满嘛!”

    我简直想把那小二哥抓来撕碎,但面上还是保持了平静:“夫君破费了。”

    他淡淡一笑,冲着小二哥道:“娘子跟着敝人苦日子过惯了,就只晓得帮我省钱,今儿晚上说甚么也得给她上点好吃的。”

    我觉得楚江王今儿晚上是存心要整我,我怀疑答应他请客是不明智的选择。

    楚江王对我如此贴心,把小二哥惊的都快涕泪横流了。

    小二哥又是一顿,公子真是个模范夫君,夫人真有福气,这事情交给我了,公子就等着夫人吃的满意,下回还想再过来之类的,转身一溜小跑的跑掉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耳边寂静的甚么都听不到。

    饭馆里的客人已经不太注意我们了,只有一些夫人小姐时不时瞥上他一眼。

    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刻意回避了夫君这一个话本子:“二王爷在酆都是第一美男,在阳间也是首屈一指的才子,您这是要抢了无常爷的勾魂司职啊。”

    “怎么讲?”

    “那边的几位夫人小姐,可都被你迷的不行,你快勾了她们的魂了。”

    “怎么知道她们是在瞧我,而不是在瞧神荼姑娘的美貌?”

    听到这句,我下意识抿了抿嘴唇:“估计我这一张惨白的鬼脸,再加上跟刚吃了死人肉一般血红色的嘴唇,看起来就是半点生气也无,大概不会符合阳间的审美观念,所以她们一定不是在瞧我,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楚江王倒是很有涵养,转了个弯夸了夸我:“谁说神荼姑娘不美了,敝人就觉得神荼姑娘长得很美,所以总是忍不住想要盯着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