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芬陀利(一)

章节字数:2575  更新时间:17-05-17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酆都大帝安排的案子,查的顺利办的圆满,察查司和楚江王都是功不可没。

    我不过是按了酆都大帝的口谕,从旁跟了旁站督查几日,委实算不得有功。

    我和楚江王掐指一算,在阳间已经呆了四年有余,但其实不过才是酆都的区区几日,如果没有算错,今儿应当是阴间历七月十四的后半夜,黑无常当班。

    我们从阴间渡到阳间,走的是官道。

    所以从阳间再渡回去,也得走官道。

    一来是为了稳妥,二来是为了找无常爷批个,公务办完正式入关的条子。

    楚江王给一艘相熟的鬼渡船传了信,那鬼差便在黄昏时,如约过来接我们。

    阳间的深秋,红叶裹着秋风漫天飞舞,萧索的秋色,有些满目疮痍的苍凉,大有红尘如一梦,人约黄昏后的时过境迁,烟消云散。

    那船上的鬼差一身破破烂烂的脏衣裳,脸孔上包着头的破布,得有三尺长,瘦尖特长的头上,包的只剩下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衣袖里露出两只灰绿色的手臂,精瘦精瘦的,只有筋和白骨没有皮肉。

    我上船的时候,那鬼差伸手扶了我一把道:“神荼大人留意脚下。”

    我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道:“不好意思,七月半这样忙的时候,还要劳烦船家你多加一趟过来渡我们,回头叫二王爷给你补个奖金,算是奖赏。”

    那鬼差是个老头子的声音:“神荼大人真是名不虚传的客气,一点小事,何至于还得劳驾二王爷给补奖金。再说我与二王爷相识已久,怎的连举手之劳帮个忙也要同对其他鬼一般,还得讲客套了,不敢,不敢。”

    紧接着是楚江王的声音:“六爷今儿渡了几趟了?”

    “今儿可忙了,刚刚已经渡了四十八趟,待会送王爷回去,还有五趟。”

    他的声音听上去满是疲惫,不过酆都的规矩我太了解,每逢七月半和十月初一,各级鬼差的工作量都不是一般的大,以上的工作量,只能说是正常。

    那鬼差站在船头慢慢的摇桨划船,我就在看他船头挂的那一盏长明灯。

    磷火幽幽暗淡的灰绿色,与水天一线的薄雾灰白互相映照,说不出的诡异。

    水面上微波无澜,船身在水面上轻轻摆动,无数个若隐若现的半透明生魂,从我们身边飘过,有些没有头颅,有些没有四肢,鬼哭连天,哀嚎遍野。

    一个奶娃娃样子的小生魂,大抵是不晓得死为何物,一个劲儿赖在我的怀里,哭着要找娘,还有一个难产死了的产妇鬼,提着个血红的红包袱,整个下半身血淋淋的,哭着叫我们把她的宝宝还给她,绿油油的水鬼扒在船头,浑身上下都在滴着乌黑的水,尸体腐烂的很快,有种腐蚀的恶臭,长着长指甲的红衣厉鬼,从虚空里显形出来,正追着她的仇家满街跑。

    活人都晓得,太阳落了山就一定不要出门乱晃,大多都是不解其意。

    若是哪个大活人开了天眼,瞧见这百鬼丛生群魔乱舞之相,定会吓得发疯。

    我坐直身子,看着河岸两边的众鬼百态道:“阳间有句话,叫一天不吃人间饭,两天就上黄泉路,三天来到鬼门关,是生是畜轮回见。二王爷听过吗?”

    楚江王温言软语道:“哪里至于这样可怕,都是世人把轮回之事谣传的可怕而已,其实不过就是一碗孟婆汤,眼睛一闭喝进去,一切尘缘就都了了。”

    我看着他笑道:“等二王爷喝汤过桥的时候,必然不会跟别人似的后悔。”

    楚江王笑着摇了摇头:“敝人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喝汤过桥。毕竟喝了那一碗孟婆汤,自己就不是自己了,一切都会身不由己,敝人宁可呆在这酆都。”

    “那可奇了,堂堂十殿王爷也会怕喝孟婆汤?这话本子我若是给二王爷传扬出去,大概王爷会在酆都里掉粉吧?毕竟酆都里的好多鬼都以为,二王爷您是铁打的,头可断血可流,心被挖也无妨,不怕喝汤不惧过桥。这弱点若是个真事,不晓得得有多少瞧上您的女鬼要哭死了!”

    楚江王很内敛的笑了一下:“没事,神荼姑娘若是喜欢找乐子,就帮敝人传扬出去,说不定日后我的日子也可以过的消停一些。”

    “怎么?二王爷素日里的日子,过的都不消停吗?”

    “不消停的女鬼多了,酆都里也会不得安宁。”

    我看着他柔和的目光,突然很想关心他一下:“这些不消停的女鬼是搞得二王爷的日子不消停了吧?不然二王爷怎么会有如此感叹?”

    楚江王又是微微一笑,温润如玉:“三界之中,难不成只有酆都的女鬼们才不消停吗?九重天上的女仙,妖界的妖精,魔界的女魔头,就都消停了?”

    自打几天前我听说了渡劫云,便对天庭之事尤为感兴趣,于是便撺掇着楚江王道:“二王爷若是晓得,天庭里诸多有意思的话本子,也可以说来听听嘛。反正咱们才刚启程,到黄泉路还得有段时间。干坐着也是干坐着,倒不如听个话本子解解闷有趣,你说是吧?船家?”我转头征求那划船鬼差的支持。

    那鬼差包着脸孔神情压根没变化,声音也是闷的:“全凭神荼大人安排。”

    楚江王楞了一下,略显讶异的道:“神荼姑娘喜欢听九重天上的事?”

    “是啊!有甚么问题吗?”

    虽然他对我说话的语声仍然十分温和,但我却感觉他周身的气压都在降低:“仙鬼难容。姑娘既是鬼就得遵守酆都的规矩,为何还想知道九重天上的事?”

    我清了清嗓子,看了他一眼,缓缓的道:“因为渡劫云,我其实挺好奇他们仙界到底是个甚么样子的。还有初六那天被打下来的那个仙童,我不晓得他到底犯了甚么错处,以至于就得历天雷受罚,还得打入六道轮回。我听说他们神仙都是活的处处事事赔着小心,唯恐天下大乱。”

    楚江王又是一笑,双眸的颜色也有所加深:“就为了渡劫云?”

    我本想说不完全是,但看着他那张英俊的略显俏丽的脸孔,还是忍住了,只微笑着简单说了句:“没错,就为了渡劫云。”

    这一回换楚江王不说话了,他不言不语的观察了我一会,最终道:“讲点九重天上的话本子也成,就从仙界历第三千四百六十三万年开始讲起吧。”

    我抬手打断了他,扳着手指头算了一回,又算了一回,还是没算明白。

    “仙界历和阴间历是一样的吗?不需要另行换算吧?”

    楚江王想了想道:“简单说就是从今年开始往回倒三百二十八年。”

    我看着他震惊了,原来时间真的不只是一个数字,真的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三百二十八年前,碣石山上三霄娘娘宫外,一株刚化为人形的桃花私逃了。

    三宵娘娘原本是道祖鸿钧大神,紫宵宫门前的三朵彩云。

    那时通天教主尚未得道,一次去紫霄宫听佛法的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三宵便将之点化,通天教主之于三宵娘娘而言,乃是亦师亦父亦友的一份情愫,而通天教主身边虽弟子众多,却最是宠爱三宵,不然通天教主也断不会,将手边灵宝中最为佼佼的混元金斗赐予了云霄娘娘,而后又将自己亲手炼制的金蛟剪和戮目珠赐予了碧宵娘娘和琼宵娘娘二人了。

    传说当年徐福东渡,因为航向有误,便也是渡到了三霄娘娘的碣石山。

    那一日,姜子牙为了助武王伐纣之事,亲临碣石山面见三霄娘娘。

    三位娘娘只在宫里呆了一小会,出门就发现小桃花不见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