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琉璃夜(一)

章节字数:2588  更新时间:17-05-31 08: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抬腿跑之前,我并没有深入去思考,自己究竟是为了甚么要跑。

    抬腿跑了之后,又有些不明就里的觉得,自己其实跑的很没道理。

    虽然我没有记忆,但死前早非完璧,对于男欢女爱的事情,理应习以为常。

    如果说这中间有让我不能接受的事实,恐怕就是楚江王他强迫我这一点。

    如果说换个地方,换个时间,大概我也有可能,回馈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反正早在字画店那一夜,我就已经瞧上了他的温和飘逸,眉目精致。

    我因为跑的过于匆忙,回到家的时候,居然没看到迎面扑过来的丫鬟。

    我以为我就有够犯抽了,没想到那丫鬟比我还发蒙,直接和我撞了个满怀。

    我好歹还算残存了点仅剩的理智,扶了扶她的肩膀道:“七月半的晚上,你鬼跑甚么,酆都里阴气重,你即便是想出门,也用不着没长眼睛的不看道吧?家里的规矩还是要守,你这闹腾的,我怕我一时间难以吃得消。”

    丫鬟张大着嘴巴,哇啦一嗓子哭出声来:“神荼大人!神荼大人!您可算回来了!您回来就好!家里面可都等着您呢!”

    太阳穴一阵绞着劲的猛烈生疼,我用力按了两下太阳穴,皱起眉头道:“你有话好好说,可千万别哭,你哭的我头疼。再说我今天也已经够倒霉的了,你再哭把我给哭的乱死了,到时候别说我没有事先提醒你。”

    丫鬟果然哭声骤降了很多:“神荼大人您没事吧?”

    “我在阳间呆了有些时日,桃都山里的文书摞成山,我奋笔疾书批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整理明白,再加上二王爷那个全是弯的性子,你说我跟他说了一晚上话会不会累,所以你有甚么话慢慢说。”

    丫鬟对楚江王的兴趣显然更大:“二王爷没有送大人回来吗?”

    “没有,他还有点公务先回第二殿了,我一个人回来的。”

    丫鬟有点震惊:“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闹别扭了。”

    我懒得跟她解释:“都是大活鬼,七月半必定公务缠身,没甚么别扭。”

    脚下有一小堆土,被我碾的碎碎的:“你们今天没扫地吗?”

    丫鬟不吭声,直愣愣盯着我的脚边。

    我又问了她一声:“我问你话呢?你们今天都做甚么了?”

    我不问还好,一问丫鬟又哭起来:“神荼大人还不知道呢,您出门这段时间,家里面的鬼死了好多,都是被人给挖了心,直接灰飞烟灭。”

    我一股怒火发了出来:“我不是说了,有事直接到醉白桥里去找我吗!家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这么晚才告诉我!”

    丫鬟一边淌眼抹泪,一边一声不响的凑到我的身边:“那人杀鬼的时候就说,神荼大人如果再一直拖下去不给他个明话,他就要把郁垒大人给……”说着向着自己的下身,很形象的比了个剪的手势。

    被她一提郁垒,我的灵台瞬时变得无比清明:“这事情跟郁垒有关系?郁垒不会在他的手上吧?他还说甚么了?有没有说郁垒现在怎么样了?”

    丫鬟的双肩已经开始微微的发抖,又开始重复鬼被挖心,灰飞烟灭的事情。

    我一个激灵,突然记起出门前送来的那封信:“信呢?不是说下午有封信是送来给我的吗?快点拿来给我瞧瞧!”

    丫鬟被我差遣着跑去拿信,我就站在门前,仔仔细细观察了那一堆细灰。

    阳间都以为,人死了变成鬼,就不会再死了,但实际情况是,鬼不但可以再死,而且死的法子还不止一种,最为盛行的有两种,一是跳奈河二是被挖心。

    跳奈河是切肤之痛,但是鬼死的干净,被挖心很残忍,但是鬼死的利索。

    跳了奈河甚么都捞不到,也别妄想着还会步入轮回。

    挖了心可以步入轮回,但是灰飞烟灭的过程无比疼痛。

    我不晓得郁垒又在外面犯了甚么事,惹得人家要屠我满门。

    即便郁垒是我弟弟,我也愿意相信他,可明摆在眼前的事情,我就是有一万张嘴也替他辩解不明白,更何况人家指名道姓提了郁垒,我若还是执迷不悟的替他说话,不只是对他,更是对家里所有的鬼丫鬟都不负责任。

    信上写的很明白,猫妖吸人血的案子,郁垒判案不公,激怒了人家,人家现如今已经把他软禁在琉璃夜,叫我给个说法出来,如果我仗势欺人坚决不给个说法,从今儿晚上戌时开始一直到子时,每个时辰杀我家里四个丫鬟,直到杀光为止,如果过了子时我仍是不肯露面,不但郁垒的小命保不住,对我这位鬼帝大人,人家也不会手下留情的跟我客气。

    看完了信事情基本了解个大概,猫妖的案子如我所说,果然没这么简单。

    安抚了丫鬟两句,握了信提着衣摆迈出门去,琉璃夜没去过但是听说过。

    伽蓝街的西街有条盂兰巷,素日里鬼气就是超级旺,到此一游的常客,多半是画皮鬼,狐妖和身为断袖的魔,像郁垒这种拜了官职又酷爱这一口的男鬼,是凤毛麟角的少之又少,琉璃夜的地理位置,可以说是深的不能再深偏的不能再偏,但人家掌柜的就是有能耐,就是把这琉璃夜给做成了酆都里最大的酒馆,做成了酆都里最大的勾阑。

    我赶到的时候,子时早就过了,不晓得家里面的丫鬟能不能撑下今儿晚上。

    眼前有幢别致的古楼,老式木质结构,外立面风格厚重硬朗,有种远离繁杂的低调,古典的三合庭院,古朴的招牌上题着琉璃夜,三个浓墨重彩的大字,大门两旁还题了两句同样浓墨重彩的诗:芙蓉幕里千场醉,翡翠岩前半日闲。

    我站在古朴的木招牌下面愣了愣神,没成想郁垒的志趣竟是这种的。

    我一直以为就郁垒那性子,兴趣理应是那种,香艳的贴近大众生活呢。

    不多时一个涂脂抹粉的男鬼,被我敲开门走出来,问我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我看着他油头粉面的样子差点没吐出来,脑袋里又浮现出某位王爷的身影。

    我心道:“来这种地方还有甚么贵干,要么就是饮酒作乐,要么就是一度春宵。”但还是端好了笑容,不跌身价的报出自己的名号,并抖了抖手中的信。

    我料想,这人胆敢屠我满门,就没有想着,要在酆都里低调行事。

    所以说,他既软禁了郁垒呆在琉璃夜,这事情在这里就是公开的秘密。

    果不其然,人妖男鬼一听我的名号,当即吓得花容失色惊魂不定:“那个,神荼大人请先稍等片刻,这事情我做不得主,得请我们掌柜的出面,您先稍等,稍等啊……”

    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门后有小跑的声音远去,我再次被关在门外。

    接下来我连回神的时间都没有,仅仅几秒钟之后,大门再次被打开。

    这一回,人妖男鬼的身后,站了个长得还算正经的男鬼掌柜的,头发半长,有点溜肩,披了件淡金色的长衫,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妩媚劲,掌柜的问我:“姑娘可是东方鬼帝的神荼大人?”

    我正了正神色颔首道:“正是。”

    “神荼大人是为郁垒大人之事来的?”

    “正是。”

    掌柜的略一思考,闪身给我让了门旁的一条路:“神荼大人请。”

    他这话说的,我直接感觉自己鬼帝的身份形同虚设,仿佛在这里还有一个人,比我的身份地位要尊贵的多,也比我有发言权的多。

    人妖男鬼和他那妩媚的男掌柜,交头接耳了一阵子,便对我比了个请的手势道:“神荼大人请这边跟我走,留意脚下,我们这里比较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