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梨园雪(二)

章节字数:3247  更新时间:17-06-03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的宅邸莫名其妙被烧了,两位鬼帝大人无家可归,栖身在桃都山的办公室里,这糗事在酆都里一传千里,前来登门拜访我的同僚不计其数,上到鬼帝下到鬼差,更有甚者还是郁垒的相好。

    刚开始的两日,我还能镇定自若,戴上假面具装装没事鬼的假样子,后来被五官王和卞城王存心借机摆了我几道,又被郁垒曾经的相好们,半夜硬闯了几次桃都山,哭着嚎着要见郁垒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深夜变了鬼身,从大殿的窗户里飞出去,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从此之后所有鬼都消停了,再也没鬼敢来我的桃都山挑衅我了。

    整整七天,听白每天早上都是第一个到我这里来报道的,每天晚上也是最后一个才从门前离开的,早上登门的时候,必定会提着满满一提篮的各色早点,晚上离开的时候,再把我穿过的衣服都收走回去洗净,第二天依然如此。

    整整七天,楚江王的文书,每天早上都是听白第一个送过来的,赤金色的章子和极赞的簪花小楷,干净整洁的令鬼赏心悦目,放在最上面的一卷文书,总会夹着一张花笺,大致看每一张都雷同,仔细看每一张都不同。

    纯白洒金的底色,手绘的各色山水和花枝,每张上面都会留一句题诗。

    我看着那花笺有点肉疼,但是那花笺制作的又过于精美,我努力了几次,总还是舍不得扔掉,恰逢某一日有个小鬼差,公务完成来给我汇报,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不经意瞥了一眼,然后就大惊小怪的鬼叫道:“神荼大人!有鬼暗恋您啊!您收到情书了!”

    然后我在他心惊胆战的目光中,定定的看了他一会,终于狂风骤雨的爆发了,把对楚江王的一腔怒火,统统发泄到了他的身上,在他鬼哭狼嚎的鬼叫声中,当机立断把他从桃都山里给开除了。

    此后我和我桃都山里在职的鬼差们,相安无事度过了两日的安稳日子。

    确切的说是,桃都山里没有鬼差敢惹我,前车之鉴长点脑子的都沉默了。

    七月快到末的时候,酆都大帝那边派了个案子下来,关于梨园的案子。

    看着郁垒那神魂分离的样子,本不想接,但是大帝有令,这案子由我主审楚江王辅助审理,如此一来我就是推也推不掉,必须要去面对楚江王,尽管我很不情愿。

    我一直以为,按照酆都的规矩,案子由谁主审,就应该进谁的大殿。

    但是这一回审案子的安排,委实是让我大跌眼镜,案子直接发到了第二殿。

    酆都大帝没跟我商量,崔判官没跟我商量,牛头马面提前连信都没透给我。

    为此我去找过一回,酆都大帝不见我,崔判官带了句话,说案子只要审好就可以了,叫我别太在意在哪里审,而且说我多日不曾出门桃都山,这一回是大帝的安排,叫我出来溜溜弯透透气。

    我看着崔判官卖力抽烟袋锅子,老谋深算的奸诈样子,严重怀疑是楚江王为了见我,提前把他们都给买通了,但是我又没有真凭实据,所以只得忍气吞声,抱着判案用的文书笔墨,掐准了正点的时刻,沉默不语的跨进第二殿。

    我进门的时候,楚江王面前的条案下跪了个女鬼,散魂女鬼身形很缥缈。

    我面无表情的跟楚江王点了点头,就对大殿两边旁听的鬼差们道:“既然都到齐了,时间也正好,开始吧。”转头对听白道:“做好你书童的本职,把案情都给我记明白了,少一个字,回头唯你是问,听明白了?”

    听白有点愣,不知所措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楚江王。

    楚江王挥了挥手:“神荼姑娘怎么说你就怎么做,看甚么?”

    一时间我和听白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我先移开了目光。

    楚江王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神荼姑娘还在为前些日子的事情介怀吗?”

    我一听他的声音,整颗小心肝就紧缩起来,再次记起他扣紧了我腰的感觉,他身上幽幽的冷香也被无限倍的放大,我有些尴尬:“二王爷确定,这事情要在这里谈?”

    楚江王又道:“前些日子听说神荼姑娘住在桃都山,敝人本想去探望姑娘的,无奈阳间有几桩要紧的案子,必须等我去处理,所以一直没能去探望姑娘,对于没能为姑娘施以援手一事,敝人委实是非常抱歉,还望姑娘见谅。”

    我不做声的望着他,感觉后背上爬满了冷汗,我还以为他要谈七月半的事。

    然后我听到自己干干的道:“啊是那件事啊,没关系已经都过去了,我从来也没觉得有不妥,多谢二王爷关心。”

    然后楚江王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一会,把条案上的一卷文书,用一根手指头推过来:“姑娘不介意便好,那请神荼姑娘过目案情。”

    我低下头避免跟他有所接触:“生魂已经到了,还是听她说比较好。”

    这一回楚江王没有强迫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全凭姑娘安排。”

    条案下的散魂女鬼看起来略显孱弱,无力的跪倒在地上,一身粉色的袍子脏兮兮的,我猜她生前应该是个侍女,便道:“这位姑娘,你有甚么冤情?”

    散魂女鬼就连声音也是无力的:“回,回大人,小女子的生魂一直被困在阳间的一间梨园里,已经整整三年了,我昨儿晚上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就是为了请大人明察。”

    “怎么会这样?你既已经死了,为甚么生魂迟迟没有被拘归位?”

    “回大人,小女子死后一直被巫术囚禁在那梨园里,出不来也不能投胎。”

    “姑娘你说的这样含混,我不晓得要如何帮你明察,不如你先从你是因何而死说起,再说说你是中了甚么巫术,如何?”

    那散魂女鬼抬起头,散乱的长发底下,是一张挂满了泪珠子的脸孔。

    脸孔苍白干瘪,很有冤死鬼的潜质,她幽幽的道:“小女子原是一个富商家里的独生女,因为一场大火失去了双亲和家产,只好到家乡京城里最有名的梨园里去做侍女混口饭吃。因为小女子与梨园掌柜的二公子八字合宜,故深得二公子及二夫人的喜爱,小女子日日跟在公子身边洗刷侍奉,公子十分满意,日久天长便两情相悦,并将二夫人的一只发钗,送给小女子当做定情的信物,表示日后成了角一定会娶小女子为妻。无奈兵部尚书大人看中了公子,想把女儿许配给他,并央请公子的舅母出面促成此事。公子不愿意违背良心,就对舅母说自己想娶小女子为妻,结果遭到了舅母的极力反对,但是公子心意不改执意如此。后来大雪纷飞的一日,公子为了把事情挑明,专程邀请兵部尚书大人,二夫人和舅母前来参加晚宴,目的就是要告诉他们非小女子不娶,并把传家之宝的一套花旦行头请了出来,要当场赠与小女子做嫁妆。那天管家叮咛小女子,要小女子小心擦拭,说若是掉一颗珍珠,就要被撵出去,但小女子还是失手毁了一颗珍珠。小女子犯了错理应受罚,但是公子不忍撵小女子走,但是父命又难违,公子两难。小女子不想难为他,但真要是被撵走,小女子也就没地方可以去,所以小女子斗胆,执意要死在公子的刀下,永远不离开梨园。公子开始时不愿意,最后经不住小女子的央求,终于亲手成全了小女子,但这只是悲剧的开始,不晓得是谁在背后施了巫术,小女子死后才发现自己中了巫术,生魂变成了雪片被关在了那间梨园里,永远也不可能出去,只能呆在那里。”

    散魂女鬼说了很久,我靠在椅背上听得发呆,总觉得缺了点甚么。

    楚江王道:“案情大概就是这样子,神荼姑娘还有甚么需要再了解的?”

    我揉了揉额角:“这位姑娘,有一点我不大明白,你既然一直想离开那梨园,而且也已经逃出来了,干脆就老老实实考罪受罚喝汤过桥,为甚么还要一纸诉状递上来?”

    那散魂女鬼哭的梨花带雨:“小女子是想求大人明察秋毫,帮小女子把在幕后操纵巫术之人给揪出来,小女子这些年无法投胎的罪就算没白受。”

    “姑娘生前可有开罪的人?”

    “并没有。”

    “可有与人结怨为仇?”

    “并未曾。”

    我发现近来酆都收进来的案子,案情走向愈发离奇了。

    “这可奇了,我听姑娘刚刚说了半天,总觉得是少了一个环节哪里对不上,我还是劝姑娘不要有事没事就上诉伸冤,活罪可恕死罪难逃,汤是一定要喝,桥也是必须过,如果姑娘执意不肯喝汤过桥,而要继续上诉,你这案子我们就得好好查查。”

    看了听白一眼,听白还在我的旁边,一手执着毛笔一手扶着文书飞速记着。

    我对楚江王道:“如果大帝那边不着急,我想延迟查案时间,去阳间走访一下这生魂的案情,请问二王爷这里有问题吗?”

    楚江王拿了把乌木扇骨的白色苏工折扇,在端严肃穆的大殿中静静的坐着。

    满殿的鬼差,满殿的文书气息,他看我的眼神里有一丝深情:“没问题。”

    肃静,风声,心跳。

    我公事化的朝他笑了笑:“有问题也没关系,反正大帝也说了,这案子由我主审二王爷只需要从旁辅助就可以。”

    “神荼姑娘这几日累了吧,不如这案子还是由敝人主审好了。”

    我本来还没觉得累,他这样一说,我就真觉得有些累:“那还是一齐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