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牡丹挑(二)

章节字数:3205  更新时间:17-06-05 0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毕竟死前就是她们口中的臭戏子,这会子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出来,抢白鞭尸加有理有据的谩骂诋毁,在我属下楚江王的面前,委实是很没面子。

    我也知道戏子出身不好,所以就往座位里缩了缩,没敢抬头去看楚江王。

    那几位神仙人物看事通透的姐姐,本来还没有注意到我,结果我一身白衣还系了面纱在她们身边动了动,直接引起了她们的兴趣,馒头精眯起两只已经很小的眼睛道:“这位夫人,为何要系面纱?难不成是羞于见人?”

    我慌得冷汗浃背,鬼差来阳间办案,若是被活人当面揭穿,回去大概要死。

    楚江王一把握住我的手道:“敝人的夫人性子内向,不喜欢高调露面。”

    馒头精阴阳怪气的剜了我两眼:“公子您这夫人倒是天生的一副好身段,我们这里刚刚在说戏子,夫人动了动,我还当夫人也是戏子出身不好意思了!”

    楚江王执起我的一只手,在唇边蹭了蹭:“敝人的夫人出身书香世家,岂能与无情无义的戏子相提并论。”

    他这一番告白,直接把馒头精说愣了,芦苇杆有些傻眼,三斤粉的脸色也有些发青:“大庭广众,公子可不要把闺房之乐也搬出来。”

    楚江王柔润的嘴唇仍是贴在我的手背上,淡淡的笑着道:“结发夫妻,人前恩爱是天经地义,夫人又怎能说是闺房之乐。”

    馒头精一张大圆脸,直接被他气成了绿色,我也直接无言以对。

    碰巧斟茶的小二哥来解围:“公子,夫人,十文的桂花茶来一杯?”

    楚江王付了他二十文,两杯茶就端端正正摆在了手边的花几上。

    我侧了侧身子小声道:“多谢二王爷帮忙解围。”

    楚江王淡淡的点点头:“神荼姑娘别客气,刚刚敝人唐突了。”

    一场贵妃醉酒演得柔情似水,听贵妇小姐们的高喊,贵妃好像是个男角。

    戏毕散场,我和楚江王借故留了,跟看园子的老爷子聊了聊陈年旧事。

    听说死了的散魂女鬼原名叫牡丹,是以侍女身份进的梨园没错,但后来就不只是侍女这么简单了,人家牡丹姑娘有悟性又机灵,一年之后就晋级成了当家花旦,可以与梨园掌柜的二公子平分戏台,再后来老爷子也说不太明白,只说了句有一天夜里二公子发了疯,亲手把牡丹姑娘给杀了,再后来二公子除了登台唱戏,其余时间都把自己关在后院的一座楼里,整日与金刚符为伴。

    老爷子说完便自顾自的去扫地,我和楚江王原地站了一会道:“看来的确是有蹊跷,咱们要不要到后院的楼里去看看?”

    楚江王揽住我隐了身又对听白道:“听白注意四周的动静,咱们去后院。”

    做鬼就是这点好,想隐身就隐身,想穿墙抄近道就穿墙抄近道。

    一路上不晓得看到了多少没穿衣服的美男,也不晓得看到了多少卸了妆吓死人的所谓美女,最后我们在一栋砖石结构的楼前停下,整个楼身上贴满了黄色的朱砂金刚符,密密麻麻一层压一层,楼外的庭院里除了铺了满地的落叶,就是东倒西歪的石凳石桌,入目所见皆是破败景象。

    楚江王忽然转头对我道:“跟在我身后,小心别走丢了。”

    我点点头拉了一个路过的男孩子道:“小伙子,姐姐想问你,你们戏园子的二公子是住在这楼里吗?”

    一听二公子男孩子直摇头:“哎,姐姐有所不知,我们园子的二公子,现如今除了登台都是大门不出,牡丹姐姐死后这里一直闹鬼都没人敢来。我劝你们也赶紧走吧,有甚么邀堂会的事啊,就去前面园子里找我们老班主,这里不干净。”说完郑重其事的朝楚江王点了点头。

    男孩子走后,楚江王缄默了一会:“那散魂女鬼果然没有说实话”

    我穿墙探身进去瞧了瞧又退出来:“二公子就在里面,咱们若是贸然穿墙进去,大概会把他吓死,但是这门上了锁,咱们要不要敲门?”

    楚江王走上前来,对着门锁拂了一下,门锁咔嗒一声开了。

    我被他惊的大跌眼镜语不成声:“这这这,二王爷怎么会这种法术?”

    楚江王的面色有些不自然:“之前那位故人教我的一些仙术。”

    我又是一惊:“就是写诗的那个故人?”

    “嗯。”

    大概二公子真是见过鬼,是以我和楚江王表明身份的时候,人家甚至没有吃惊,只是面如死水的丧气道:“我就知道,牡丹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我走近了一些:“牡丹姑娘有冤情,我们要帮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楚,如果公子记起了甚么,还请你一定要实话实说,这事关牡丹姑娘的去处。”

    “我不晓得牡丹是给你们怎么说的,但我是真的受够了她的性子。”

    “可是,牡丹姑娘不是说,你是因为不舍得撵她走,才同意杀掉她的吗?”

    “哦?这就是牡丹对你们说的?说是我爱上了她不舍得撵她走吗?”

    我已经有点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点在哪里:“那不然呢?”

    二公子叹了一口气,涂了满脸的油彩才卸了一半的妆,有些诡异的美艳。

    “牡丹原先是个大户人家的养女,她的养父爱上了她,执意要收她为妾,她的养母不同意,于是一气之下手刃了她的养父,血案来的忒惊心,牡丹怕事情大白于天下,也为了逃避官府的追查,亲手放了一把火,把那宅子给烧了,她的养母也被她反锁在屋里,一并被烧死升了天。后来为了讨生活,牡丹就开始沿街乞讨叫卖。她这女孩子机灵,长得又漂亮,我舅母那时正巧手中缺个旦角的女孩子,就从街边把她领了回来。要说牡丹还真是块唱戏的好胚子,没几个月就把基本功学了个扎实,不到一年就能登台。我那时也觉得她好,于是就跟我爹说,要不就跟她成亲吧。我舅母把这事情跟她一说,牡丹乐的甚么似的,我娘亲就挑了支发簪赠给她,算是定情的信物。谁知后来牡丹胃口大开,不但要成亲,还要做这梨园里的台柱子。恰逢兵部尚书大人看中了她,邀她去开场堂会,牡丹不晓得发了甚么疯就是不去,后来就把兵部尚书大人给开罪了。那段时间园子里生意惨淡,我就找牡丹说,你若是连这梨园的生死都不顾了,这亲也就别跟我成了。第二日牡丹果然换了个人,主动请了兵部尚书大人来赴宴,说是要好好赔个不是,结果好好的一场宴,又被牡丹给搅的不得安宁。牡丹不是我杀的,牡丹是自杀,她死前对我说,她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尤其是我,而且说她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放过我。我以为女人说气话情有可原,可谁知牡丹死后一直呆在这楼里,一呆就是三年。”

    楚江王抬眼看了看他:“牡丹姑娘是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戏,她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拉你来做她的垫背。”

    二公子又道:“我没有做对不起牡丹的事,但牡丹就是不肯放过我,每天夜里子时一到,牡丹就会在这楼里现形,我是喜欢她,但我不喜欢她这样每天吓人,于是就请了道士来做法,把她用符咒封在这楼里,牡丹不放过我,我就在这楼里陪着她,若是我死了才能泄了她对我的恨,我愿意死在这楼里。”

    楚江王听完转头对我道:“神荼姑娘我们回酆都。”

    坐渡船回了酆都,在第二殿里叫鬼差提了那散魂女鬼直接升堂。

    楚江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在台面上摆明,那散魂女鬼便支支吾吾的道:“小女子不晓得公子是如何给大人们说的,但小女子所言句句属实。”

    楚江王头也不抬的道:“牡丹姑娘当初,之所以会答应同公子成亲,应该就是为了能有个好归宿,也为了有个靠山,可以在摆脱养父的同时好好活下去。其实你本可以不用自杀,但你为了做戏做全套,宁可做三年的孤魂野鬼,也不愿意在阳间老实呆一天,牡丹姑娘可知错吗?”

    散魂女鬼愣了愣,随即提高音量喊道:“那小女子又该怎么做?难不成就任由他们随意欺负吗?我就是不要去开堂会,我就是不要让人家都来欺负我,我宁肯欺负别人!我为了这一天,与厉鬼做交易,有她护着我才能在阳间吓他们三年,王爷现如今一句我错了,难不成我就要认罪伏法吗?我不服!”

    楚江王轻叹了一声:“像牡丹姑娘这种情况,自杀,与厉鬼做交易,生前勾引养父,还有其他的罪行,等过了考罪石会有书童逐条记录,如果没有王爷愿意保你,是必须要下无间地狱的。”

    又垂着眉眼,在面前的文书上誊了两笔,递给听白道:“先送牡丹姑娘去寒冰地狱转一圈,两月之后抵了罪,再去考罪石上考考,届时有其他的罪行恐怕还要转到六王爷那里,你记得提前去对六王爷说一声。”

    (注:寒冰地狱,寒气沁骨冰山环抱火兽眈眈,堕入此狱之人,皆是冷漠无情,见死不救者,如仗势欺人,见利忘义,不念旧情,恩将仇报,贪图财势不择手段,抨击打压故旧亲朋者,或以恐吓手段逼人就范,或以姿色、财富骗人感情,逼人婚姻,一旦得手,又弃如敝屣,令人寒心,走上绝路者。如是不忠不义、冷血残酷之人,在此地狱当须冻出温心方消其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