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容子笙(一)

章节字数:2478  更新时间:17-06-08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酆都大帝接了楚江王递上手的文书,手一抖,文书卷自己开了。

    大帝一只手搁在麻将牌上,心不在焉的看了看,嗯了一声又看了看。

    继而坐直了身子,把桌上的麻将牌,往桌子中间一推,就着桌边伏了案。

    刚刚还很慵懒惬意的眼神,也变得有些阴森起来,咕哝了句怎么划了。

    崔判官很识时务,眯缝着眼睛吧嗒了两口烟袋锅子,直接沉默成了空气。

    牛头马面想来是见多识广,知道甚么时候该说话,甚么时候不该说话。

    只有画卿颜不赶眼色行事,用一根白皙的手指头,拨了拨耳边火红色的狐狸毛,极其女性化的往大帝身边探了探身子,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妖气十足的道:“喲,本少爷还以为只有我们妖界才是随心所欲,想干点甚么就干点甚么,怎么你们鬼界,现如今就连无常爷也都是随心所欲了?”

    牛头马面忙给他摆手使眼色,叫他赶紧闭上嘴巴不要惹祸上身。

    不过画卿颜才不怕,继续仰着尖尖的下巴大声道:“嗯,私自篡改死簿,修改生魂死期,这无常爷可真是条有个性的汉子,本少爷喜欢。”

    这下子牛头马面泄了气,连摆手使眼色也省了,直接静如一潭死水。

    我捡了张花窗前空着的椅子坐了,大帝做事我有数,照这样子,等待的时间还会很长很长,索性先歇着,等大帝甚么时候瞧完了文书,再把容子笙给等来,估计才会放我们一行鬼妖离开这里,所以不着急慢慢等。

    酆都大帝的性子为老不尊,素日里顽童散漫惯了,难得有个严肃正经的模样,大概楚江王这文书上奏的,果真是无常爷犯了甚么天理难容的大错处,不然酆都大帝那一双眼皮略松的眼睛里,也不会眼神锐利成锋还带了点杀气。

    凝神看了一会之后,酆都大帝的眉间皱成了个川字,圆头的大鼻子里深深的哼出声:“谢必安这小子是讨打!连朕的死簿都敢不依命办事!既然死簿都敢随意篡改,以朕看,他这无常的司职也可以停职接受审查了!来人呐!去把谢必安这小子给朕带过来!朕倒要好好问问他。”

    二十几个鬼差领了命,金属铠甲互相碰撞,哗啦啦一个声音走出殿门。

    楚江王一袭墨绿色大袖长衫,垂手而立的样子,颇有些雪清玉瘦的魏晋之风,只见他对着大帝拱了拱手微笑道:“敝人昨日有个案子,需要翻查死簿进行比对,两厢一比照这才发现了些微不正常之处,仔细一瞧这姓上官的生魂,刚巧是敝人七月半之前到阳间去查过的,所以敝人对于这生魂的死期记得尤为清楚。想来无常爷是公务方面有需要临时改了,七月半忙昏了头暂时忘记汇报给大帝知晓也未可知。”

    肚子里有墨水的鬼和普通鬼就是不一样,人家楚江王连告状都告的有文采。

    看酆都大帝这个气势汹汹的样子,料想白无常这一回理应是难以脱身了,虽然我不是他的顶头上司,但素日里在公务方面也算是有诸多往来,谈不上多有感情好歹是个互惠互利的工作关系,我觉得我有必要帮他一把。

    画卿颜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金色的云靴踩在大帝上好的花梨木椅子扶手上,一只胳膊从我的背后圈过来,脑袋亲昵的贴在我的脑袋上,柔嫩的手指头捏着我的下巴嘻嘻笑着道:“哎哟哎哟,你们大名鼎鼎的无常爷要倒霉了,本少爷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

    我被他的一身骚气熏得简直想跳奈河,把他捏着我下巴的手指头拉下来:“画卿颜公子,我呢是个女鬼不是男鬼,您大少爷能不能离我远点,别过来招惹我。我说你是不跟我们白无常爷有仇啊,要不怎么我们无常爷犯了错处要挨罚,你倒比我们大帝还要上心?别是你闲得无聊,去跟我们无常爷表白,结果被我们无常爷给拒绝了,所以才想着要借机泄私愤吧?”

    画卿颜摇着满头红发,比出一根雪白的手指头,在我面前摇了摇:“神荼妹妹,其实你长得真的挺不错,虽然有点丰腴,但皮肤还是挺不错的。可惜不是个男人,不然你要愿意,本少爷也可以考虑你一下,如何?”

    我本来还想再调侃他两句,想想这是他调侃白无常,就算我帮腔他也还是要调侃,我委实不应该介入两个男人之间的口舌之争,于是笑笑作罢。

    我作罢画卿颜不作罢,转身歪进我旁边的扶手椅里,四仰八叉的仰天长叹:“女人啊真是麻烦,连个玩笑都开不起无聊死了,还是子笙好。哎,本少爷的子笙啊,甚么时候才能从十八层地狱回来啊,好无聊啊……”

    我横了他一眼心道:“楚江王跟他可当真是有的受了,就他这性子,到时候还不得把楚江王的府上给作弄的房倒屋塌,外加那个同样断袖的容子笙。”

    画卿颜还在叽叽歪歪,有鬼差进殿禀报:“回大帝,白无常爷已经带到!”

    大帝一挥手,白无常便被鬼差押了进来,身上还是穿着当班时候的白色紧身官服,高帽子戴的比黑无常还要规矩,脸色有些发白,显得他眉眼间的墨色更加清楚,没有往日里镇守鬼门关的锋芒毕露,但还是蛮英挺的。

    酆都大帝正色道:“谢必安朕问你,这姓上官的生魂死期是怎么一回事?”

    白无常愣了一下也正色道:“回大帝,属下都是按照死簿上的记录拘的。”

    大帝看他的眼神有点藐视:“谢必安你告诉朕,你做无常做了多久了?”

    “回大帝,三十七年零四个月。”

    “哦?原来你还记得。那你再告诉朕,上一任的无常是因何而撤职?”

    白无常的瞳孔微微缩紧了:“回大帝,是因为擅离职守加……”

    “加甚么?”大帝的语气里有暴怒的前兆。

    白无常的脸色变了变像是有所忌惮:“加私自篡改死簿,延缓生魂死期。”

    大帝锋利的视线扫在他的身上:“哼!你还知道!”

    白无常有些错愕:“属下不明白……”

    大帝手一挥,厚厚的一本死簿砸在他的面前:“你给朕解释解释,这生魂的死期被改,字迹还是你的是怎么一回事?”

    这下白无常彻底愣了,扫了一眼死簿,胸膛鼓胀雪白的脸孔上潮红一片。

    “属下冤枉望大帝明察,这生魂的死期绝不是属下所改,属下前几日去阳间,还曾查看过他的死期,属下不晓得这生魂的死期是谁所改,因何而改。”

    大帝大概是觉得他死到临头拼死一搏:“谢必安啊谢必安,朕看你是不到奈河不死心,不见无间不落泪啊。这字迹可是你的?”

    白无常的精神彻底垮了:“正是。”

    “字迹既是你的字迹,还有甚么可争辩?朕只问你一句,为何要篡改?”

    白无常用力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被鬼差当场按住:“大帝,真的不是属下所为,属下冤枉,属下只是按照死簿奉命行事,绝没有私心随意篡改。”

    白无常投向我的眼神,已经是相当的幽怨了,我在椅子里都快坐不住了。

    偷瞄了楚江王一眼,发现他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白无常,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我控制了控制嗓音道:“大帝,关于这姓上官的生魂,下官有话要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