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容子笙(二)

章节字数:2700  更新时间:17-06-09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帝的脸孔板的像块白板,语气也是冷冰冰的:“说。”

    我还没见过大帝发火,所以便多赔了几分小心:“前些日子下官到阳间去查案,顺道也查过这姓上官关的生魂,当初下官随口问了一句这生魂的死期,据白无常爷所说是七月十三的晚上,是黑无常爷当班的时候来拘。”

    大帝愤怒的声音响起:“这倒是对上了,如果谢必安没有篡改死簿,这生魂原就应该死于七月十三夜里的亥时三刻。”

    我又道:“那敢问大帝,改了之后这生魂又是哪天去世的?”

    楚江王忽然道:“七月二十一卯时正刻。”

    大帝沉默了半晌,铜声铁气的道:“来人去取文书,再把字迹比对过。”

    一摞又一摞的文书取上来,摊在长长的条案上,十几个书童挨卷比过去,一盏茶之后结论出来了,字迹完全一致,这下子不只是白无常傻了,我也傻了。

    显而易见大帝已经完全不想听白无常解释了,草草的说了句:“神荼姑娘护着属下,本来倒是很有君子风范,只是你这君子风范使的,委实不是个地方。”又对大殿上的几十个鬼差到:“送谢必安去大牢里反省几日!鬼门关的一切事务暂交范无救打理即刻生效。没有朕的手谕谁也不得放水,听明白没?”

    “明白!”

    一众鬼差架起白无常向外拖去,路上白无常又奋力抵抗了几次,无奈势单力薄,被鬼差连续摔到地上几次,最终抵抗无效,只能垂头丧气的不再反抗,只是大声申诉着:“大帝属下冤枉,属下冤枉啊!”

    画卿颜已经吓得愣了,哆哆嗦嗦的喃喃自语:“无常爷不是蛮厉害吗……”

    崔判官一脸老气横秋的唉声叹气,不断吧嗒着手中的烟袋锅子浓烟满天飞。

    我的目光不经意扫过楚江王,他的眼神随着白无常一路看过去,虽然只是面无表情的淡淡看着,但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阴鸷冰冷,是我从来也没见过的。

    酆都大帝没好气的道:“画卿颜,你就在这里等你的宝贝容公子,朕还有事先走了,有甚么需要的尽管找楚江王。”

    说完便带着崔判官,牛头马面和剩余鬼差,化作一团团雾气瞬间消失不见。

    白无常被拖的不见鬼影,楚江王终于回神,再次露出招牌的微笑,微微欠身用手中的白纸折扇一指扶手椅对我道:“神荼姑娘请坐,再等一下容公子。”

    画卿颜对楚江王秒变小粉丝,满脸粉红泡泡的凑过去:“这位王爷你挺厉害呀!才一卷文书就把无常爷给扳倒了!你这是神算啊!”说着更加变本加厉,直接把自己火红的身子贴在了楚江王的怀里,手也不安分的放在他的腰间,仰着脸不失时机的抛了个媚眼出去:“王爷有没有兴趣跟本少爷出去逛逛啊?”

    我靠在椅子扶手上,一只手无力的抚着额:“画卿颜!你能不能正经点。”

    画卿颜细长的狐媚眼一翻:“本少爷怎么没有正经了?本少爷这不就是在正经的跟王爷说话吗。去去去,女鬼一边儿呆着去,少在这里碍手碍脚。”

    楚江王比画卿颜高一头还多,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微微一笑道:“公子还请自重,敝人对所有男性生物都不感兴趣。”

    说着折扇在手中转了个圈,画卿颜自动被一股力量拉到了一边。

    画卿颜贵为妖界第一富商九尾狐妖的公子,估计就没受过谁的气,楚江王不但不点他,还无视他的献殷勤直接炸了毛,以至于鬼差送容子笙进门的时候,画卿颜还在大吵大闹,说楚江王不懂男色之美,难怪家里面空房间多。

    画卿颜是个断袖,这事情我早从黑无常那里听说了,后来瞧见他那酷似女孩子又爱找鬼撒娇的样子,基本已经断定,他的相好一定是个壮汉,再不济也得是个男人气十足的俊朗公子哥儿,可是当我瞧见容子笙那张,书生气息浓厚的脸孔的时候,还是不免感叹了一下无常的世事。

    容子笙就是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那个皮肤嫩的,简直能掐出水来。

    穿一件亮色的宝蓝长衫,长发在脑后盘了个大圆髻,面若敷粉,就是看起来不怎么健康,每走一步就要咳三声,大抵是在十八层地狱里没少逍遥,是以四肢上的关节都好似被抽了筋,甩起来软绵绵的没力气。

    画卿颜看到他,闪电一般奔过去,一洗刚刚的幸灾乐祸和骚气冲天,温柔体贴的抚了抚他的胸口,颤着本来就够颤的嗓子,又拔高了几个声调,勾魂的叫了声:“子笙。”

    我精神矍铄的在原地抖了三抖,不晓得是应该吐还是应该笑。

    楚江王看起来也是被他恶心到了,握着折扇的指关节用力的有些发白。

    不过容子笙显然不领画卿颜的情,嘴巴一撇直接来了句:“卿卿你还知道人家啊,人家这可都是为了你,才在十八层地狱里面……”话还没说完就弯着腰吐出一大口新鲜的血来,殷红殷红的,洒了一地。

    画卿颜到底是个妖兽,对人压根儿就没有同情心,容子笙一口鲜血吐出来,他不说帮他拍背扶他坐下,竟然拿手指头揩了容子笙嘴边的一颗血珠子,放进嘴巴里面尝了尝,然后郑重其事的一点头:“有点甜。”

    我简直忍无可忍,一个爆栗敲过去:“画卿颜,你相好都吐血了能不能有点同情心,这都甚么时候了,人刚从十八层地狱里出来,你好歹像点样子。”

    画卿颜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杀气:“死女鬼!要死是不是!敢打本少爷!”

    容子笙也不认为我做的对,虚弱的说了句:“女人啊就是暴力,还是我们家卿卿好。”说着把画卿颜搂进还挂着血珠子的怀里“卿卿我们走,不管她。”

    我哭笑不得:“好好好,算我这女鬼多管闲事,二位公子还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快点离开我们酆都吧,我们酆都可伺候不起两位断袖公子,请请请。”

    楚江王拉了我一把俯身道:“妖王送来避风头的妖,姑娘敢开罪吗?”

    楚江王就是比我看事情高瞻远瞩的多,没错,妖王送来的妖,我不敢开罪也开罪不起,这事情若是换做别人,我大抵已经安排手下的鬼差送了神,可是画卿颜我不能送,画卿颜玩死了人,却可以正大光明坐在酆都大帝的殿里打麻将,等着大帝利用手中的权利,为他物色个楚江王做他的保护伞,他可以不用下十八层地狱,不用为此付出代价,代价全由容子笙一人扛了,他老爹通过酆都大帝把他塞到楚江王的府上避风头,我若是因为压不住性子,弄得他和他的相好不爽,大概进十八层地狱的会是我。

    画卿颜和容子笙根本就无视我这女鬼的存在,自顾自的两情相悦。

    我想了想对楚江王道:“容子笙这案子,难道不是应该发配到十王爷那里吗?怎么会直接就下十八层地狱了?这就是根本没有走官道是吗?”

    楚江王道:“容子笙走不了官道,若是走官道他就不能再世为人了。”

    我有点不明白:“为甚么?”

    楚江王瞥了画卿颜一眼:“人妖殊途,这狐妖在阳间吸干了容子笙的阳气,所以容子笙其实不是因为罪行而死,是因为妖魔化而死。妖阙怕这事情波及到自己的儿子,所以就求了大帝把容子笙的死因给改了,以便让他可以步入正常死亡的行列,这样也可以把这狐妖的罪行给一笔勾销。谁知半道上有人走露了风声,天帝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这狐妖也还是没能躲得过。”

    吧唧吧唧两声,我和楚江王闻声回头,再次震惊于狐妖的明目张胆。

    画卿颜和容子笙这两个杀千刀的,当着我们的面就嘴对嘴的亲上了。

    楚江王温和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就连高挺的鼻梁也皱了起来:“公子们请跟敝人这边走,一切事情都等回家再说,这边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