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白蔷芜(二)

章节字数:2511  更新时间:17-06-11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卞城王紧闭了一会眼睛,半晌才睁开来哽咽道:“白蔷不是你配说的。”

    提起陈年旧事,楚江王也有点怅然:“六王爷爱白蔷姑娘,敝人自然晓得,可是时过境迁,敝人还是劝六王爷回头是岸。”

    卞城王的身子一颤,终于默默的留下两行清泪:“当初,当初若不是因为你,白蔷她也不会死掉,也不会死的无影无形,我恨你。”

    楚江王的嘴角上带了一丝冷冽:“敝人最后再说一遍,白蔷姑娘是自己跳的奈河,与敝人无关。当初立案的文书上写的明明白白,有的是鬼来我的二殿里做证,六王爷若是不信,也可以回去翻翻文书,不要总是想一出是一出。”

    卞城王的身影逐渐隐没进愈来愈浓重的雾气中:“事情过去这样久了,二王爷竟还记得清楚,真是难为你了。我祝二王爷,早入无间地狱早赎罪。”

    楚江王不再搭理他,拨开身前的雾色,带着我们一行鬼告辞离去。

    话本子来的太突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刚刚楚江王究竟讲了些甚么。

    我们一路徐徐而行,沿途没人说话,大抵都被楚江王刚刚的做派震慑了。

    楚江王看起来非常年轻,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在处事为鬼方面,却不是一般的沉稳板正,就连连任了三界,为官三百年的秦王爷都说,楚江王的性子是当之无愧的十殿王爷之首。

    楚江王素日里温言随和惯了,也鲜少流露出心底的真实想法,更别提一下子说出一番长篇大论,他今儿跟卞城王这一出戏,虽然比不上往日的沉稳有度,但胜在真实。

    没人没有过去,不光我有,酆都大帝也有,所以我不打算过问。

    穿过几条无名小巷,踏上了出云巷的巷口,直接转往第二殿的方向。

    路上遇到几个发花痴的女鬼,样貌生得都还不错,即便是发花痴也都是恭敬有礼的发花痴,没甚么僭越礼制的事情发生,也没有七月半的狂热不节制,当然她们都不认识我,却对画卿颜一头火红闪亮的秀发颇为感兴趣,而楚江王那招牌式的笑容,真的是长在了他的脸孔上,刚刚还是一脸的怅然,现如今遇到粉丝又是说笑就能笑得出来,令我怀疑他有变脸的绝技。

    我原本以为楚江王跟其他几位王爷一样,都是在殿外某处置有宅邸。

    直到走进第二殿的后院,我才惊奇的发现,原来楚江王的宅邸就在殿内。

    看到他宅邸的一瞬间,我就神游天外了,不恢弘,但是很仙气,也很气派。

    宅院深深,回廊重重,一宅更比一宅高。

    薄云淡月色凄清,斜影倚栏幽香冷,偌大的宅邸一片乌金色。

    灯火幽微,赤金色的雕梁画栋上下萦绕,苍白的月光染亮了整座宅邸。

    乌金色的金属楼身,走马楼的半合围式构筑物,廊楼相连八窗玲珑。

    活板阁,月洞门,菱花窗,古色古香的乌金大门,镶了两个昙花式样的赤金色门环,门环向下一点的位置,被磨的发亮,门旁立了块同样乌金色的硕大门牌,写着“隽尘居”三个熟悉的簪花小楷字体。

    (注:走马楼是南方民居建筑中一种特有的建筑形式,是四周都有走廊可通行的楼屋。甚至骑马可以在里面畅行无阻。)

    (注:月洞门,为圆形门,圆拱门,圆洞门。是中国古典园林建筑中圆形过径门,无门禁。因形如一轮十五满月的圆洞,实称月洞门,月光门。)

    也许是因为他这里太过安静,我才有时间去神游天外。

    我看着清浅月光下的乌金色宅邸和隽尘居三个字,只觉得这里我似曾相识。

    我正在发愣,楚江王却牵起我的手,往后院里走去。

    穿过层层叠叠的长廊,转过一重重的灯火迷离,似曾相识的感觉愈发强烈。

    大概鬼真的比人第六感更敏锐,我觉得他这里我已经来过千千万万遍。

    每一处石阶,每一块石板,每一朵石头雕成的昙花,都无比的眼熟。

    好像从开天辟地的远古之初,我对他这里就有印象,今天不过是故地重游。

    郁垒已经慢慢醒转,搔着后脑勺问听白,自己是在哪里是不是在仙界。

    一向聒噪的画卿颜也安静下来,砸吧着嘴巴连声夸,只有这里才配他住。

    我在人家的地盘上,又不好推辞人家的好意,又不好表现的过于欢喜,只得佯装镇定的目不斜视,楚江王说向左,我就绝不向右,楚江王说直行,我就绝不停下脚步,兜兜转转,他将我带到一处院落的门前,同样的乌金色金属大门,同样的赤金色昙花门环。

    我沉吟了一会,虽然觉得他跟我这顶头上司委实是过于客套,却也笑了笑温言软语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和郁垒不过是暂住几天,也要劳烦二王爷大动干戈,等我的宅邸重新建好,一定请二王爷第一个上门好好大吃一顿。”

    楚江王眼中的深黑几番明灭:“神荼姑娘不是暂住,宅邸重建不是件小事,这里以后就是姑娘的院子,姑娘的家,姑娘想怎么样都可以。”

    我又沉吟了一下笑道:“二王爷真是客气。本来二王爷愿意留宿我和郁垒,就是念在一场同僚的情义上,不过我既然来的时候就是静悄悄的,没打算被其他鬼晓得我们的所踪,自然不能叫二王爷特地辟一个院落出来,我和郁垒不挑不拣,客房里凑合几日就好,不好占着这样大一个院落的。”想了想又道:“正巧画卿颜和容公子是一对儿,而且容公子这伤势,瞧着也挺严重的,想来静养一段时间会好得快些,也利于二王爷查案取证,要不还是请二王爷重新做主,就把这院落分给画卿颜和容公子吧。”

    画卿颜激动的揽着我说我仗义,楚江王一言不发,深黑的眼底波澜涌动。

    他和我对视了一段时间,仿若无人的握住我的手放到门扇上:“开门吧。”

    我循着他的手劲推开院门,沉重的金属发出吱呀一声,乌金大门应声而开。

    大门敞开处,一院子的雪白,一院子的冷香,一院子的昙花,芳华尽染。

    我闻着那熟悉的冷香怔了怔:“难怪二王爷身上时常有昙花香,原来这里是二王爷的住处,真是不好意,刚刚是我想多了。”

    楚江王看着我的神色僵了僵:“敝人另有住处,只是这里常来。”

    我的一颗小心肝突突的跳了几跳,不知为何,总觉得他与这一院子的昙花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大有渊源,又不晓得他为何如此钟情于,这美的不甚真实的昙花,昙花一现稍纵即逝,昙花其实是个很凄美的花种,也不太吉利。

    缓步踱进院子中,随手挑起一朵月下沾满夜露的昙花,清香冷冽一如楚江王一缕幽魂的性子,飘飘忽忽,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无影无踪。

    月色深如画,手中的昙花半开着,有种寒江雪独映明月的孤傲。

    心口没来由的疼了一下,灵台中多了份神魂分离的钻心的疼。

    昙花在我的手中倏然绽开,微尖修长的花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层层剥开。

    院子里微暗的灯光打在昙花上,很有一种暗夜幽梦的感觉。

    “盛世幽昙,只于月下,绽放一刹。”

    我转过头来,楚江王站的离我有一些距离,眼睛半隐在阴影中瞧不真切。

    盛世幽昙,这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是在哪里呢,记不太清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