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昙华现(一)

章节字数:2481  更新时间:17-06-12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画卿颜被安置在这样一个,墨画山水清风落花的院落里,乐的甚是开怀。

    狐妖公子一乐,对我就没大没小,虽然他从认识了我,就从来也没有大有小过,一个劲儿的轰着我出去送送楚江王:“神荼妹妹一定要听本少爷的话,快出去好好谢谢王爷,回来咱们好歇着。”

    这话说的真轻巧,我看他是嫌我呆在这里碍了他的好事,是他自己想歇着。

    画卿颜拖着听白回房,安置体弱咳血的容子笙和大梦方醒不辨东西的郁垒。

    我捂着生疼的心口,出门去送楚江王,出院门的时候楚江王问了我一句:“神荼姑娘还喜欢这里吗?还喜欢这里的昙花吗?”

    我与他面向而立默了一默,楚江王这话问的,显然是别有用意。

    我是傻实诚说我喜欢的要死好呢,还是违背良心的从容应对说句还不错,才更能入得了他的心好呢,这回答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我抬头望了一眼院落上的牌匾,上面也是他的簪花小楷,大写着昙华字样。

    低头揣摩了一会他的心思才道:“这里很不错,多谢二王爷费心。”

    他看我的眼神明显暗了暗:“仅仅只是不错?姑娘就没点别的想法?”

    别的想法?我能有甚么别的想法?这里是他的家又不是我的,我没答话。

    他眼中的神色已经开始莫测了:“敝人原本就不该问姑娘这话,该忘的姑娘都忘的差不多了,不该忘的也没记得多少,都是敝人一厢情愿罢了。”

    我的心下咯噔一声,惨了,转来转去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在萧蕊斋的时候他就问过我,是不是把每一世的记忆都忘了个干净,我那时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因为我那时根本甚么都记不起来,我以为他将我安置在这里,只是单纯给我一个住的地方,诚然没想到他还别有用意。

    他轻飘飘的瞟了我一眼,眼底的神色无喜无悲,只是淡淡的道:“姑娘到底是已经全都记起了不愿意承认,还是压根儿就没有记起?敝人有的时候真的觉得看不透你。”

    我的心中一凛,该不是我上一世或是上上一世,与他之间有过哪般过节吧。

    楚江王转身离开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我出声也不是不出声也不是。

    目送着他墨绿色的纱衣,和一段白纸折扇完全消失,才静静走回房。

    一进屋,就被迎面映入眼帘的香艳画面,雷了个彻彻底底的外焦里嫩。

    郁垒和画卿颜一人捧了一杯淡茶,头对头的坐在圆桌边,正在眉来眼去。

    容子笙不知去向,房间里暧昧的气氛,快要变成喜庆的大红色。

    一番眉来眼去之后,两人终于确定了是同一战壕的盟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我甩开,三步两步上楼,砰的一声关紧房门,完全无视还在咳血的容子笙。

    关门之前我还听到郁垒的声音:“画卿颜公子不用管我姐姐,我姐她就是个老古董,她怎么会明白咱们之间的情谊呢,哈哈哈。”

    我使劲咬紧了牙关,这院里统共住了四个人,三个鬼一个妖,除了我一个女鬼,其余三个不管是鬼也好妖也罢,通通都是断袖,还是断的没药可以医的那种,以后的日子还叫我怎么过呀?我的新宅邸甚么时候才会建好啊?

    上半夜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全都是楚江王不太好看的脸色。

    下半夜容子笙又开始满屋子里梦游,把能撞碎的瓷器全撞碎了。

    我跟在他身后收拾了大半夜,直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梦里有深海蓝的衣袍随风扬起,周身萦绕点点仙气,样貌柔和眼神忧郁。

    司命星君坐在菩提树下,垂着脑袋看面前池中的锦鲤,那一副天将降大任的憋屈模样,看的通了灵的锦鲤,全都一动不动的装死。

    “司命可别吓坏了我的宝贝们。”太白金星摸着自己的白须满脸心疼。

    司命星君叹息:“老兄,我才心疼呢,我疼的小心肝都快坏掉了。”

    “出了甚么大事,把司命星君气得小心肝都快坏掉了?”

    司命星君气结:“还不是因为一朵昙花,搅的伏羲大神和帝俊大神之间没个好声气,帝俊大神座下的隽尘仙君,因为私自窝藏神花被天道追了责,仙君剜了自己的心,现如今魂魄被降了渡劫云正在历天雷,昙花也不知所踪,后事还不晓得要如何处理。”

    “司命说的可是那朵半神半妖的盛世幽昙?”

    司命星君一惊:“太白老兄也听说过?”

    太白金星握了握手中的桃木手杖笑道:“前些日子,我那后花园的沙地里,倒是才生出一株昙花来,不过就是有些半死不活,样子也不太好看。”

    司命星君手中的笔一抖急忙道:“太白老兄可否带路,叫我去瞧上一瞧?”

    太白金星略一迟疑:“要花没花要叶没叶,司命怕是也瞧不到甚么。”

    司命星君温言道:“瞧不瞧得到是个缘分,仙君宁可剜了自己的心,也要承了这神花的魂魄,想必是动了凡心。我其实也挺想瞧瞧,这神花究竟是怎么个姿色。”

    太白金星道:“天道轮回,盛世幽昙虽然保全了魂魄,但未必能逃得过这一劫,若是神花逃不过,又上了诛神殿,恐怕不会有人再保它,仙君的心就算是白剜了。”

    司命星君皱眉道:“此神花还不会化形,想来不至于运气如此之差。”

    太白金星摆着手:“罢了罢了,一切都是命数,天命难自知啊。”

    穿过群星围绕的洞府,又经过几个水晶雕刻的石窟,总算到了后花园。

    司命星君探出手:“好好的六月竟然也开始飘雪了。”

    太白金星道:“好久没有六月飘过雪了,也不晓得是不是与那仙君有关。”

    手中的桃木杖轻轻敲打着地面,地面摇了几摇裂开一道长长的裂缝,一片澄黄色的沙地显露出来,当中一株枝干高大的离谱的昙花,恹恹的立在沙土里。

    司命星君眯起眼睛,细细的看了一回,无花也无叶,不只是不美是丑陋。

    我在梦中感觉不想动,可是偏偏就有个声音,一直在头顶上扰我清梦。

    整个身体都被黑暗所包裹,漆黑一片的环境中,突然透出一丝亮光。

    紧接着我便下意识,向着那有亮光的地方靠拢过去,直到挤进那缝隙之中。

    司命星君指着那一株光秃秃的多刺枝干道:“这这这,这可奇了,这才几分钟,怎么就花叶并齐,还打了个花苞出来,难不成是要……”

    太白金星叹了口气:“天道还真是看得起我,竟将盛世幽昙投生到此处。”

    司命星君面露难色:“不瞒老兄说,我此次前来,正是奉了天帝的命,前来调查盛世幽昙投生一事。我原以为这只是个传说,没成想竟真的遇上了。”

    太白金星抚了抚白须:“难道盛世幽昙承了仙君的命格,入了轮回了?”

    司命星君已经很是无奈了:“前些日子我这命格簿子上,竟然出现了仙君的名字,我还道仙君不是还没历过天雷也没入轮回吗,后来不只是仙君的名字有了,就连这神花也有了。哎,这可怎生是好……”

    “那司命你还得给这盛世幽昙也司个命,可别拂了天帝的意思。”

    “我估计这一回这神花是逃不掉了,诛神殿必去,轮回也是必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