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3:千年之约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2522  更新时间:18-07-23 23: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李三河疲惫中睁开眼睛,才发现苏子橦一夜未归。

    他慢慢起身,刚打开门,老刘就一脸激动地冲了进来!

    “李警官!你快看!你快看这是什么?!”

    李三河揉揉眼睛,就见老刘手里拿着一片竹简,跟昨天那秦鬼落下的一模一样!!他下意识地看向桌上的证物袋,昨天那片正安然地躺在那里。

    “你这个是怎么来的?!”李三河心底直抽抽,难道这样的老鬼还有两只不成?

    老刘指着竹简说,“是吧?一样吧!?昨天我就觉得这东西眼熟!回家翻出来一看,果真一模一样!!”

    李三河不解地问,“你家里?你家怎么会有竹简的?”

    “我从小就知道家里有这个东西,一直放在我爷爷留下的匣子里。那匣子里都是些老物件儿,虽然不值什么钱,但却一直留着。”老刘还是十分兴奋,“我昨天看见那片儿,忽然就想起了我家里的这个!你说巧不巧?”

    李三河对这样的巧合并不觉得欣喜。他拿着老刘的竹简,走到桌前,慢慢将两片拼在一起,两片竹简中腰上的蛇形纹样就这样严丝合缝的对上了……李三河深吸一口气,认为现在一定要找到苏子橦才行,于是对莫名兴奋的老刘说,“这两片竹简麻烦你马上带回分局找鉴证科的人做比对,我给他们打电话说一声!”

    老刘连连点头,“好好好!”

    送走老刘,李三河拿起手机打给苏子橦,关机。

    突然,李三河摸到口袋里的铃铛……他拿出铜铃,轻轻晃了晃,而清脆的铃声响过之后,换来的是一片令人不爽的死寂。李三河闭上眼,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沿,久久未动。

    “……三河兄,你……唤我?”正在李三河紧握铜铃的时候,那熟悉的声音传来了。

    李三河连忙站起身,扶住苏子橦的肩膀,高声问,“你去哪里了!?”

    苏子橦一脸抱歉地看着李三河,“小生昨夜一直追着那秦鬼,凌晨时分又察觉他逃到了镇子上,故而只好挨家挨户搜上一圈。至此,只搜查少半……”

    李三河咬咬牙,扶住苏子橦的手情不自禁就着了力道,可一转念,就松开手来岔开了话题,“你还说手机好,你看,明明就是铜铃比较好用,至少时刻有信号,还不用充电!”

    苏子橦忙拿出手机,发现早就没电自动关机了,“是小生疏忽了……”

    李三河长长出了口气,“算了,说正事。老刘家里有一片竹简,字儿我不认得,但是像你说的,跟那只鬼的那片正好是一对!”

    “一对?”苏子橦将信将疑地看着他,“此话怎讲?”

    “你不是说傅别通常都有自己的纹样吗?那两片刚好能拼在一起!不是一对?”

    苏子橦一听,即刻问道,“竹简现在何处?!”

    “我让老刘先带回局里做甄别了!”李三河指着门外说。

    “你说这竹简是老刘家之物?”

    “是啊!”

    苏子橦握拳砸在手掌中,“不好!有危险!”

    李三河一听,拔腿跟在匆匆就飘走的苏子橦身后,“什么危险?怎么回事?!”

    苏子橦飘进车里,身后的李三河喘着气坐进驾驶室发动了车子,“你倒是说啊!”

    “小生本以为此鬼是偶然游荡至此,但没想到傅别的另一半竟然就藏在青釉镇的百姓家中,不管出于何故,保存之人与其必有关联,如此说来那鬼便是刻意来到此地!傅别是契约,灵性非比寻常,两片重遇,必然招秦鬼所至!”苏子橦担忧道。

    李三河皱起眉头,将油门狠狠踩到底。让老刘独自送证物到分局时他决定的。如果真的按苏子橦所说,老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李三河就是直接的罪人!明知道牵涉灵异事件,还要他一个人行动……实在欠考虑!!李三河懊恼地拍了一下方向盘。

    “三河兄莫急,晨间阳气最盛,秦鬼受伤必然行动不便,我们尽快与老刘汇合便好!”苏子橦看出李三河的悔意,急忙为他宽心。

    李三河同时也拨通了丁小满的电话,“小满,老刘刚才带着重要的证物回局里鉴别,我正在追他。现在你从分局出发迎他!越早碰面越好!”

    “好,那郑队那边?”丁小满电话里问。

    “我汇报!你快去!”李三河说。

    老刘开着警车行驶在元山分局和青釉镇唯一一条公路上,两片竹简正安安静静地放置在副驾驶座位上。这两天他对李三河某些奇怪的言行已经见怪不怪,而且自己只是个协警,能在这种重案组出马的大案里跑跑腿已经是满心振奋。昨天他一直对捡到的那片竹简耿耿于怀,总觉得十分眼熟。回到家里,一眼瞥到供奉在爷爷遗像前的铁匣子时,才恍然想起,那匣子里有个相似的东西!

    打开铁匣子,老刘拿出自家这片竹简仔细端详,无论是材质还是颜色,就连新旧程度也与山上捡到的如出一辙!实在是无巧不成书!李警官拿着捡到的竹简视为宝贝,小心翼翼地封在证物袋里。那自家这片算不算重要线索呢?想着这些,老刘几乎一夜未眠,一大早就跑去找李三河展示自己的成果。

    李三河的反应让老刘十分满意,自己虽然不懂,但能看出这非常重要!李三河几乎想也没想就让自己赶紧带着证物去分局做鉴定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等待能够解决协警这个尴尬身份的机会。在青釉镇派出所,谁都知道他干的最多,也耗的最久,眼看其他辖区每年都会有少量的转制名额,可唯独元山区每每都被落下,老刘心里一直很着急。这次赵所长让他协助重案组,恐怕也是想给他立功的机会……想到这里,老刘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原本这个早晨太阳不错。不知道怎的,天空忽然就飘来厚厚的云层,不经意就盖住了正在冉冉升起的太阳。冬天不比别的季节,一旦没了阳光,温度立刻能跌下好几度。老刘这车是越开越冷,口中都呵出了白雾。他开大了暖气,但冷热交替,车子的前窗很快就蒙上了一层水汽,水汽越来越厚,渐渐遮挡了视线。老刘放缓了车速,随手拿起一块抹布擦起前窗。

    谁知,刚刚擦过一道痕迹,竟露出一张面色发灰、神情古怪的男人脸!

    “啊…………!!!”老刘一惊,急忙踩下刹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是青釉镇到元山分局的必经之路,一段并不十分崎岖的山路。周围山林茂密,只是在冬季丧失了勃勃生机。老刘下车,发现四周起了大雾。这样的天气原本在夏季清晨多见,按此刻体感的湿度,不该有雾啊……老刘原地看了一圈儿,周围能见度越来越差。想到刚才看到的面孔,老刘一阵后怕,于是赶紧坐回车里,打开了远光灯。不管怎样,他决定等大雾散一散再开车。而现在车厢可能是唯一让人觉得有安全感的地方。

    但没想到的是,车里的暖气坏了,气温越来越低,车厢几乎变成了冰箱,连老刘垂在耳后的头发上居然都蒙上了白霜。老刘哆嗦着拿起无线电,除了嘶嘶啦啦的杂音,根本收不到信号!

    突然,老刘忽然感到右后方的空气凝固了,离右耳极近的地方,一股寒彻骨头的气息略过脸颊。老刘闭起眼睛,紧紧靠在座椅上,绝望地想,完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