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工作

章节字数:4411  更新时间:17-04-10 11: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问婷婷,我应该是很久之前过来面试的,为什么现在才有答复?

    婷婷说应该是我没当时通过面试。我无语。

    前总助小朱突然辞职,她来不及招人,只好把一堆落选的简历先拿给沈博言充数。本想着趁这个时间好好物色个人选的,没想到沈博言把我的简历挑了出来,还说直接试用。

    婷婷带我熟悉了一下公司的情况,并找机会让我给沈博言送了次文件。我敲门进去,他连头都没抬,完全把我当成了空气。你看,既然不想见到我干嘛还让我做你的助理,不是找虐吗?

    第二天正式上班,一上午我只送了两份文件进去。婷婷倒是很忙,接电话接个不停,然后记录议程向里面的人请示。公司内部的文件她还要抽空分门别类,从中选出一些让我送进去。

    我心中暗忖,送个文件还要得意请个人,还用那么高的工资!婷婷虽忙,但也不至于连个送文件的时间都没有吧!

    我没事干,又不好意思闲在那里,只好装模作样地在电脑上点了一上午。十二点半,婷婷才抻了个懒腰,看看表突然笑道:“又这么晚了,我们去吃饭吧。“

    终于吃饭了。婷婷一直在忙,里面那个人也没有反应,我肚子饿得咕咕叫又不敢说,还以为这个公司的人都是不用吃午饭的。

    “本来你第一天上班,我想早点带你下去的,没想到一忙起来又忘了时间。“婷婷带着我等电梯,顺便略带歉意地向我解释着。

    “没关系,我不饿。“我昧着良心对她笑道。

    突然想到什么,我指向总经理室:“沈先生不吃饭吗?“

    “他身体不好,没有饥饿感,等到忙完了看到时间才会想起吃饭。一般都是我们吃完顺便给他带上来一份。”

    “哦。”我心中暗道:好惨!

    午饭时婷婷告诉我,沈博言因为身体不方便所以大多时候坐在办公室里,公司的日常工作都通过文件形式汇报给他,所以他每天要看的文件很多,我要有心理准备。我觉得只是走几步路的事,没什么好准备的。

    下午又送了几份文件进去,我第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婷婷说我的工作没有固定时间,所以回到家我一直紧张地盯着电话,怕沈博言会突然找我。我在等待中睡着,一夜好眠。

    隔日上班,我有点埋怨地对婷婷说:“婷婷姐,你不是说要随叫随到,我一夜都在等电话,觉都没睡好。”

    婷婷皱着眉头:“你这孩子真实在,他不找你你就睡觉好了啊!而且我不是说过沈先生平时不爱麻烦人嘛,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去打扰别人的。只有身体不好时才会需要特殊照顾。”

    我点点头:“这回知道了。”

    我每天祈祷沈先生身体安泰,让我送送文件就能拿到那么高的工资,虽然对这工资我问心有愧。

    清闲的日子过了半个月,我的一个问题得到了解答——为什么要特意请个人送文件。

    那一天我拿文件去敲门,“请进”的声音回答得有气无力。

    沈博言仰头靠在轮椅上,面色苍白,病态的白。

    我和平时一样把文件放在固定的文件栏,刚要离开就听见他说:“帮我念一下。”

    我拿起刚才放下的文件,四份,每份都是十几页A4纸的样子,密密麻麻满是文字,其中一份还是英文的。

    我拿起最上面一份文件,声情并茂地朗读着:

    “《XX包装设备购销合同》

    甲方:……

    乙方:……

    合同标的:……

    根据……“

    “通用条款不用念了,直接念付款相关的条款和违约责任。”他摆摆手打断了我的朗诵。

    我找到付款的那一页,认真念给他听。

    念完之后,他睁开眼向我伸出手,我毕恭毕敬地将文件送到他手里。他翻开后仔细确认了其中几个数字,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前三份进行的很顺利,我念的口干舌燥。拿起最后一份,我犯了难。

    “对不起沈先生,我是学中文的,英文只有四级水平,这份文件专业词汇太多,我没能力翻译。”他们看过我的简历,应该知道我的水平,应该能预料到这种情况。

    他睁开眼睛,向我伸出手,我惭愧地将文件递了过去。他把文件放在桌上,左手拄在轮椅上撑着身子,右手一页页翻着文件。他的身子在发抖,额头也挂着细密的汗珠,和那次在餐厅遇到时症状一样。没翻几页,他就推开了文件,又仰躺在轮椅上闭目休息。

    “沈先生,要不要躺会儿休息一下?“我的同情心又开始作祟。

    他的办公室有专用的休息室和卫生间,每天下午他会在里面午睡一会儿。

    他点点头。

    我推他进去,到了床边,看他浑身无力的样子知道他自己肯定上不去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帮他,想到之前的经历我也不再矜持,主动俯下身把他的胳膊搭在我的肩上。他居然很自然地就伸出双臂抱住了我的脖子。娘地,工资这么高,不会是因为包含这些事吧!看他熟练的动作,难道之前的助理经常帮他做这些?不是说就送送文件吗,怎么还包括当护工?

    骑虎难下,我们姿势暧昧,总不能现在推开他吧。环住他的腋下,我一咬牙将他抱到了床上。他似乎比上次要轻,而且刚坐到床上就虚脱地倒下了。我连忙抱住他的脖子,这才没有摔倒头。

    “需要叫医生吗?“我有些不安。

    “不用……老毛病!“他闭着眼睛,眉头纠成了一团,英俊的脸上流露出无限凄楚。

    我的手鬼使神差地抚上了他的眉头。不知是我的手太热,还是他的脸太冷,他的睫毛颤了一下,却没睁开眼睛。

    我触电般缩回手,为自己的失礼而懊丧。他的样子太可怜了,让人忍不住想去照顾。尤其是他紧皱的眉头,让人情不自禁想去抚平。

    也许是做过更私密的事了,所以对他总有种莫名其妙的亲近。以我们的相熟程度,还远没到主动去关心他的地步,更遑论过多的肢体接触。从他的角度我冒犯了,从我的角度自己太多事了。

    “沈先生,我刚来不久,这份工作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内容婷婷忘了跟我讲?”如果是工作需要,那就另当别论了。我此刻的心情很复杂,他说是,我不想自己的工作包含当保姆。他说不是,那我现在就要出去了,竟还莫名的有些不舍。而现在,我很希望他说这是工作的一部分,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照顾他了。

    “没有,就是婷婷说的那些。”他的声音很轻,像是用气息说的,声带都没有颤动。

    “头疼吗?我可以帮你按一下。”鼓足勇气,我问出了这句话。像有些人看到别人脸上的青春痘就想挤爆,不抚平他的额头我今天是睡不好了。这也算强迫症的一种吧!

    不过这也要分人,换做别人我未必肯做。对他的亲近也多半因为他帅气的脸,很像我喜欢了十年的那个明星,可能我一直在把他当成偶像意淫。

    他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我觉得有点囧,想着自己脸皮也太厚了。

    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他还是问了出来:“你……会按腰吗?”

    “腰?”这转变也太大了!还以为他是不想让我碰他,没想到人家一下来个更大尺度的!

    见我反应强烈,他慢慢睁开了眼睛,用无比可怜的眼神看着我,说:“不是头痛,是腰痛。”

    我只是意淫他的脸,却没想过意淫他的身!

    我该怎么回答?不会!不行!如果他是正常人我还真有可能直接拒绝,但他是残疾人,拒绝了他会不会当做我在嫌弃他的身体?事实上,我真是在忌讳他的身体。说不上嫌弃,但我没接触过这类人,想帮他也无从下手。就算克服心理障碍帮他按了,万一手法不对按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我委婉地拒绝:“我只做过精油开背,专业的我不太会。”

    “开背那种就可以了,轻一点,我怕疼。”

    我:“……”

    纪文文啊纪文文,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直说,一辈子败在自己的优柔寡断上!

    摸上他的肩头,就感受到了他的体温,和衣服下结实的身体。我的脸腾一下红了。

    帮他翻身时,发现他腰上贴身绑一个硬硬的支架。我问:“这个……要摘掉吗?”

    他“嗯”了一声。

    好吧!你都不在乎了,就别怪我占你便宜了!

    我掀开他的西装,又从皮带里抻出衬衫,见到了那个紧紧勒在身上的支架。这个让我想起自己的束身内衣,可以把身材勒的很好,但吃不下东西也喘不上气。他绑这个当然不是为了塑身,是因为瘫痪才不得不绑的吧。嗨,真可怜。

    我用手摸了一圈找到了支架的绑扣,为他摘下来后听到他舒了口气。把他的衬衫又放下来,盖住他被勒的苍白的皮肤,隔着衣服轻轻按摩。他的腰背很紧实,应该是经常锻炼的结果。肌肉的线条和弹性恰到好处,摸上去是一种享受。

    我只敢轻轻的抚摸,也不知能不能缓解他的疼痛。如果按摩有用,我觉得他请个理疗师会更专业一些。

    “谢谢你!”

    他微弱的声音传进耳朵,我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应该的!”

    许久,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回答了什么。怎么就应该了!人家都说这不是我的工作了,我是在应哪门子该?这么大方,是在默认这是自己以后的工作吗?

    我想解释,却无从开口。哎,多说多错,越描越黑,希望他没听见吧!

    心思回来,突然发现他的臀部呈现出不正常的鼓胀,让我十分好奇。我见过他没穿裤子的样子,肌肉萎缩了很多,不应该还是现在这种“翘臀”。好奇害死猫!借着按腰的动作,手腕压向了他的臀部。这种触感是……尿不湿……我想起了小侄子那包着尿不湿肥嘟嘟的小屁股。我尽量不动声色地继续按着,以免他发现我的异常而尴尬。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是多么惊为天人,即便坐在轮椅上也像个睥睨天下的君王。后来见到他也都是尊贵如一个王子,即便行动不便也要保持自己仪表堂堂。很难想象他要靠这种儿童用品维持正常生活时的痛苦与无奈。

    他的身体渐渐放松,呼吸也轻缓匀长,像是已经睡着。

    “沈先生?”我轻轻唤他。

    没有回答,果然是睡了。我想将他翻过来,好让他舒舒服服躺着睡,但刚一翻他,他便醒了。

    “按得太舒服,我居然睡着了!”他有些懊恼,看我已经没有再帮他按摩的意思,随意指了下门口说,“帮我把刚才那份英文合同拿过来吧,我躺着看。”

    “哦,好。”我把合同拿过来给他,看他躺在床上翻动着页面。

    他将签好的合同递回给我,然后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沈先生,那我先出去了。”

    “嗯!”他没睁眼,只简单回答了一声。

    我往外走,却总觉得有些东西在后面牵拽着我,让我走的没那么安心。

    我回身:“沈先生,如果不舒服,就叫我进来好了。”感觉这么表达显得自己太不矜持,非亲非故凭什么管人家这么多事!于是又补充了一句:“那么高的工资,我多做一点也是应该的。”

    沈博言没有反应,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看上去像已经睡着了。我只好郁郁地出去了。热脸贴上冷屁股,真丢脸!

    他一直没有再叫我进去。下班前,我没忍住主动进去看看情况,发现他已经好好地坐在办公桌前了。虽然脸色还不是很好,但桀骜的态度已经证明他身体没有大碍。

    跟他道别,我下班回家。

    今天一天,颠覆了我二十多年的人生。我回家上网去查照顾瘫痪病人的资料,知道了很多瘫痪病人因为大小便失禁必须要用成人纸尿裤(原来不是尿不湿),那个支架是为了能让他在轮椅上坐住,由于抵抗力差一场小病都会让他们引起并发症造成严重的后果……原来他不只有颗玻璃心,还有个玻璃身啊!

    对他的同情又多了几分,不禁想将他好好照顾。尤其是他躺在床上令人心疼的憔悴模样,激发了我的全部母性。但同情之余,我又忍不住思考自己的未来。我和沈博言充其量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这么关心他真的好吗?就算我甘心照顾,人家也未必乐意接受。而且,我不是圣人,非亲非故,过了这股新鲜劲,我可能就没了这种想法。我的人生规划中,从来没想过会跟残疾人发生什么接触,还是不要自己往火坑里跳了。现在对他只是同情,万一真的动了什么感情就麻烦了!虽然他不良于行,甚至连有没有生育能力都很难说,但他那张脸……我这种没原则的颜控分分钟沦陷。今天不是还鬼使神差地伺候了他半天嘛!

    不行,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断了这种可能性!

    别给自己找麻烦!别给自己找麻烦!别给自己找麻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份高薪,我没本事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