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上)  第一卷:四、战地医院。

章节字数:3294  更新时间:17-05-02 0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象是做了一个恶梦,醒来,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这并不是一个梦,海水淹过的痕迹处处可见。到处都是海水退却后遗留下的飘浮物,路上也有水渍和淤泥,尤其是村庄和建筑物,一片狼藉。

    海风的腥味和尸体腐败散发的臭气在空气中弥漫,已看不到了尸体,因为已被清理。

    天气燥热,这一切让人感到既新鲜又充满着一种哀凉,对于梵梦•静远来说,则有一种担忧和恐惧。

    “浅浅到哪里去了?”他想。他想不明白,“是不是她已回到了医院?”这样一想,便加快了脚步。

    一片树林出现在他面前,令他诧异。这是一片,而不是一排。但他分明记得,大前天夜里在这里应该是一排柳树,他还记得有二十多棵,可现在却不是,而是一片。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天晚上他和浅浅是从哪一排树中走过去的?他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到这时,他才想起,在他带浅浅逃出战地医院时,简阿姨叫了一句:“幽……涨大水了……!”(其实此前简桢还叫过一句“幽灵海”,他已不记得了)。他似乎有点明白“幽灵海”是什么?但他又什么也不明白。

    ***

    医院宿舍二楼已瘫蹋,有许多人死了,失踪了,战争显然已停止。在这样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战斗的双方均无法再打下去,人类终于可以摒弃前嫌,又可以一致起来面对自然。他到时,存活的医务人员早已开始清理灾后的家园,救死扶伤的工作也已展开。

    没有几个人认识梵梦•静远,梵梦•静远也不认识这里几个人,他来到这里才几天。但也有人认得他,知道他是简医生的客人,所以才让他进入到这已被管制起来的医院里。其中就有这医院的院长林下平江。林下平江这人长得高大健美,他此刻也正在焦急的寻找着简医生,人都快要急疯了。

    大家见梵梦•静远还活着,均为他庆幸;听了他的叙述,又为蓝浅浅叹息:“一个多么好的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当梵梦•静远问起简医生时,人们默默的低下了头,以表示他们对她的同情和哀悼。

    一个人不见了,在这样的时刻,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尤其是简桢,这个气质极佳而美丽的女人,一个视工作为生命的女人,三天了,没有回来。

    这时,一个瘸子,这个医院的传达,大家叫他苟虱子的人,正在人群中默默的听着。当他听到人们向梵梦•静远表达了简医生可能已不在了的信息时,有点急不可耐的结结巴巴的辨解道:“不,不一邓(定)!——阿,阿桢,简,简医生……不,不是还没找到……?”他只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即:“简医生不一定死了,她的尸体还没有找到。”这一点是明白无误的。但他没有把话说完。

    没有谁听他的,人微言轻,梵梦•静远也没注意。

    梵梦•静远不注意,并不是看不起他,而是了解简阿姨的为人。在这样的时刻,简阿姨不会丢下自己的女儿而离开这里。简阿姨没回来,只能是不在了。有多少人的尸骸没找到?这一点,一点也不奇怪。

    深深的内疚吞噬着他的心,无论怎样的后悔也已无法挽回。

    ***

    现在他该怎样做?只能回去,回到自己的家里去,因为这里的一切均与他无关了。这时,他想起了自己昨晚的誓言:一定要找到浅浅!对这一点,他一点头绪也没有,“到哪里去找?”想想,目前他能做的,是应该到简阿姨的宿舍里去,去看一看那里。虽然那里已不在了,但那房间的底还在,“是啊,即使离开,也应该到上面去看一看。”

    顺着楼梯走了上去,在废墟中移动着脚步,现在他站在简桢住的房间那一块地面上。横梁倒蹋,瓦片一地,除此之外,就是书籍和衣物。他艰难的翻动着它们,书籍拿不起来了,成了纸浆。他实在找不出一点值得他留着纪念的东西。这时他看到了一面镜子,一面小小的长方镜扑倒在地,上面有一张简阿姨和一个男人的照片。他把她拾起,看了看,眼泪就流了下来。再也没有什么了,他怅然四顾,正准备离开。这时,他看见刚才拾起镜子的地方露出了一块蓝色雨花石,那是一块晶莹如玉的蓝色雨花石,就象一颗乒乓球大的玻璃珠。他把它拾起,擦拭干净,端祥起来。

    雨花石。

    这块雨花石,有一点奇怪的地方,就是在它似后面的地方刻了一个“八”字。

    这时,他才想起,这石头,他见过。

    那是他才来不久,蓝浅浅把家里的照片翻出来给他看,打开锁着的衣柜。那个衣柜不高,只有一米多一点。里面四层,下三层是三个斜形半高抽屉,看起来已不象抽屉。最上层是两个正式小抽屉。她从上面的小抽屉里拿出照片,便发现了这些石头。它们一共八块,一样的石头,也一样的颜色——淡蓝色,晶莹无瑕,就象人的眼珠。当时,他们觉得好玩,便拿了出来看。正在看时,简桢回来,她一看到他们拿着这些石头在看,好象吃了一惊,立即制止住了他们。当时,他还觉得有点奇怪,因为简阿姨显然是因着什么而不让他和浅浅去触碰这些石头。

    心好象被触动了一下。

    于是他又开始寻找起来,他觉得这石头既然是八块,那一块在这里,其余七块也应该在这里。但他翻遍了那不大的地面,再也没有找到一颗。这就令他奇怪了:“一块在这里,怎么会其它的七块不在呢?这是不可能的……”于是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其余七块石头,被简阿姨带走了。只能是这样,否则就无法解释。因为在那样危险的时刻,简阿姨不可能带走这样一些没有用的石头,而实际上,她偏偏带走了这样一些没有用的石头,哪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既然她带走了七块,哪这一块又为什么不带走呢?是她留下的?还是因为情急,她一把抓起石头,没抓完;又抓起一把,再抓,这时,其中一块掉了下来,她再也来不及拿走了?否则就不会这样!

    这一切,又是梵梦•静远无法理解的。

    再看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了,他把镜子和蓝色雨花石放进口袋,走下楼来。

    ***

    这时,林下院长走了过来。他有点失神落魄,医院成了这样,失踪了这么多人,比如医生夕阳•城南和护士任小露……尤其是简桢,他的至友和同学,还是他的梦中恋人。他走了过来,问梵梦•静远打算怎么办?

    梵梦•静远说,他打算离开这里,回到自己在苏州的家里去。

    说这话时,他还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梵梦•静雪。

    “阿桢是我同学,至交,”林下院长说,“她的客人就是我林下的客人。如不介意,你可以住到我家去。我家很宽敞,只我一人,没有谁会打搅……”

    “谢谢林下伯伯。”梵梦•静远此时已心灰意冷,他决计先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家里去,理一理自己纷乱的心绪,然后再决计怎样来面对眼前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林下院长再一次挽留,他又谢过。

    好几个医务人员在找院长,林下平江表示了歉意,握了握梵梦•静远的手。在这样的时刻,他确实很忙,于是匆匆离去。

    ***

    别过林下院长,梵梦•静远再一次回头看了看简阿姨和浅浅的家,泪水就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时那个传达室的苟虱子走了过来,他是来看一看梵梦•静远带没带走什么东西?这是他的责任。

    梵梦•静远便把那一面镜子和那一块雨花石给他看,以示他并没有拿走什么。

    苟虱子是一个极其卑微的人,他露出一丝鄙视的眼光看着这块蓝色雨花石,然后从梵梦•静远手里拿过去,又轻慢地看了看,遂丢还给了梵梦•静远,示意他可以走了。

    在他陪梵梦•静远走向门口的一路上,他对梵梦•静远说:“你要相信,简医生不会出事的,她是一个好人,你要相信。”他又谄媚的耸着双肩的问道:“你会忘了浅浅吗?一个好姑娘。”他问这话时,带点幸灾乐祸,令梵梦•静远十分反感。梵梦•静远不想理他,但还是否定了。苟虱子听他说一定要找到蓝浅浅时,这才说:“这样丢失的人,找不到了,过去也曾发生过……。”

    “什么过去也曾发生过?”梵梦•静远奇怪了,想起了幽灵海。对幽灵海,简阿姨和蓝浅浅都有过奇怪的举动和言辞,他立即感到了这个丑陋的瘸子,可能知道一点幽灵海的事。

    “你知道幽灵海?”他问。

    “啊,啊……”苟虱子吓了一跳,忙推着他,说:“幽灵海?什,什么幽,幽灵海?您是说,涨大水?是不是?——我怎么知道!您不都看见了吗?您都看见了这涨大水。看见了,是不是?——小朋友,再见!”

    他把梵梦•静远推出门去,门口站着两个军人。

    把梵梦•静远送出门外后,他自己便一瘸一瘸的转身进了传达室,再也没有出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