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上)  第一卷:九,三探古堡

章节字数:3812  更新时间:17-05-07 06: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一年夏天,简桢覆行了她的诺言,毕业后,来到A地医院工作。与蓝亦和举行了婚礼。他们的家安置在A市西部,离大海较远一点的那一带城区。

    新婚燕尔,说不尽的恩爱,工作和生活安顿下来后,他们决定再一次进入古堡。

    ***

    这是十月的一天。

    这一次进入古堡,不象第一次那么艰难,因为不仅蓝亦和简桢曾进去过,显然还有别人也进去过。院门的铁锁已砸,他们可以直接进入院落。古堡的厅门也已洞开,一切都显得更加残破,给人一种风雨飘摇的凄凉。

    他们再一次察看了整个古堡,除了二楼的那三幅油画,再也找不出一点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来。

    蓝亦和说:“怎么就看不出一点异常呢?”他象是在问自己。

    蓝亦和这样一问,简桢马上感到了一丝恐怖,她紧紧地拥着自己的丈夫,问:“你是不是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

    “一点异常也没有?”

    “是,是呀,怎么一点异常也没有?”

    “也就是说:这里的一切和真正的古堡没什么不同,一点破绽也没有!我记得好象有一个搞侦探的人曾说过:‘当你看到它一点破绽也没有的时候,这就是最大的破绽!’”

    “是呀,我就是有这种感觉!——一点异常也没有!”蓝亦和佩服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他知道她特别有思想,且思维敏捷。

    “哪我们再到地下室去看看?我想看看那‘美惠三女神’。”

    说这话时,他们是站在大厅门旁,简桢正抬着头在看二楼那三幅油画,蓝亦和则已向一楼内廊走去。

    ***

    蓝亦和从楼梯往下走,一边走一边和简桢说话。因为他知道简桢在后面,他感觉到了她跟着自己也进入了内廊,并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他一连说了几句话并询问着简桢什么?但他没有听到回答。这时,一阵阴风吹来,令他毛骨悚然,他赶紧回头,才发现简桢并不在他身后。一刹那他惊呆了:“哪刚才尾随着我进来的是谁?这是不会错的,我感到有人随着我进来了!”他立即跑回大厅,看见简桢正在朝这边走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他只有自我解嘲般地说:“太紧张了,太紧张了,幻觉,幻觉!”说着这话时,他摇了摇头。

    下到地下室,他们先进入那间窄窄的明亮大房间,在去年他们再一次来到这里时,他们前年来时,发现的那面镜子,那上面依然还写着那几个字:“欢迎,你们终于来了!”那时,他们总算搞清楚了,其实这几个字一直在那里,只是那字的颜色与镜的明亮差不多,第一次来时,在突然面对三个“美惠女神”的注视时,可能人不会注意到这些字,等到再发现它时,便以为它是突然出现的,是一支无形的手写上去的。其实不是,其实它一直就在那里。

    现在他们一点也不害怕。

    三个女神有眼无珠的盯着他们,且她们的九只眼睛依然在淌着血。

    “我们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走到吗?”简桢问。

    “没有,应该是什么地方都走到了!”蓝亦和回答。

    “但我有一个感觉,我觉得,我们一定还有地方没走到!”

    “……?”

    两人都为简桢这想法所震骇。

    “哪我们再找找……?”蓝亦和试探着问。

    “不是找,是敲!”

    “敲?”

    “对,在这地下室,每一块地面我们都要敲一敲,看有没有空洞……或许就别是一番天地……”

    果然,他们在地下室第四间房的一角地面上,敲出了空洞声。他们既兴奋又紧张,因为这在他们看来,下面一定有着非凡的秘密。

    “敲不敲开?”蓝亦和紧张地问。

    “敲!”简桢坚定地回答,并加说着,“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

    蓝亦和对简桢举了举榔头,说:“有才好!”

    费了好大劲,终于把地板撬开。地板一撬开,露出了一块铁板,铁板上有个环。他们立即兴奋起来,知道这意味着下面一定有空间。又再撬了几块地板,这几块地板撬起来比第一块容易多了,不一会铁板完全露了出来。现在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拉着这个环打开这块铁板了,也可以看一看这铁板下面到底会有什么?

    蓝亦和拉着了铁环,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以示鼓励。蓝亦和便轻轻一拉,将那铁板拉开,便露出了铁板下面的一排地阶。地阶直通到黑漆漆的下面,不知有多深?

    “手电筒!”蓝亦和说。

    简桢翻出两个手电筒,递了一个过去。

    他们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武器,开始往下走。走进这地下密室时,两道手电筒的光一点也不亮,穿透不了这黑色,因此什么也看不见。他们在地阶上站了站,以适应一下。然后再用手电筒四周照了照,感到阴森森的,有一种极度恐怖的氛围。空气非常潮湿,散发着一种腐朽的带有寒意的气味,且在某一处看不见的地方有水滴在滴。那空洞的滴落声,象有人在走路。因此地面湿漉漉的,有积水,地阶也因此有点滑。

    这时他们才看清了,密室里什么也没有,但密室右面似乎更黑,也就是说,那里应该还有空间。

    ***

    他们用手电察看着,向右边走去。右边是个很深的通道,滴水声从那里传来。

    这时,蓝亦和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匕首,走在前面。简桢紧随其后,她拿着铁槌,不时有滴水落在他们的身上和脸上。进入右边通道后,向右拐了两拐,又进入了另一个天地。那是一间非常大的房间,里面立着好几根方形立柱,因此有许多地方看不全。墙壁全是裸露的水泥砌成,显得冷冰冰的。通道尽头是两个木门。

    他们先把这些立柱看了个遍,然后走向尽头那两个房间。

    进入左边房间,里面有两张上下床。床上,上下丢满了人的衣物,地上也是,七凌八落的。看着这些衣物,象是前朝的,也有异国的,象征着时间的凝固,空间的繁杂。简桢对这些感兴趣,便开始翻动它们,这都是她看都没有看到过的衣物。蓝亦和对此不感兴趣,便走了出去,来察看右边那一间房。

    他走进右边那间房,发现里面有一张桌子和一些椅子,象会议室,更令他奇怪的是正中墙壁上钉着一张图,象地图,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地球上,这是哪里?正奇怪着,突然听到左边房间里传来极其惨烈的惨叫声,简桢在发狂地惨叫着,接着就是搏斗声,噼里嘭啷的……吓了他一跳。他跳了起来,握紧匕首,冲出,冲进左边房间去。

    他用手电一照,只见一个黑影紧紧的抱着简桢,头伏在简桢的后颈上,在死命地咬。

    简桢一身是血,脸上也是血,在发狂的用槌子往后砸。那人一点也不怕,没有一丝想要放手的样子,依然在死死的咬着简桢。

    蓝亦和知道大事不好,什么也不顾,冲上去,拿着匕首猛的几扎。几扎下去后,那人便倒了。简桢这才挣扎得出来,扑向蓝亦和,但她立马怔住了,她看着蓝亦和又歇斯底里的极恐怖的跳了起来:“啊!啊!啊……!”她发疯一般的尖叫着,全身都在发抖。

    蓝亦和也顾不得她了,立即用手电照看那个被他剌死的人。这一看,才发现这不象是个活人,又用脚踢了踢,越发肯定了他的判断,这才松了口气,人也差一点瘫倒下去。

    这时,简桢还在用双手抱着头的在极恐怖的颤抖着。他忙抱住她,问:“伤到哪里了?伤到哪里了?这只是一个死人,一个死人!”他说着,又觉得奇怪,简桢身上怎么会有血。简桢看见他,怎么会哪么恐怖?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里有地下室滴下的水。他摸了摸,湿漉漉的,摸下来,用手电一照。才发现那滴下的水,是铁锈色的,于是有点明白。简桢看见他一脸的血,在这种恐怖之中,没认出他来。就象他看见简桢一身是血一样,瞬间产生的惊慌,是不言而喻的。

    “是水,不是血,桢,桢,不要怕,没事了,没事了!”

    ***

    简桢还是啜泣了好一会,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才搞懂是怎么回事。简桢站在两张床中间,在扯另一张床上堆着的一件衣物下来看,不小心挂到了另一张床上的衣物,那衣物一下子全倒了下来。没想到那衣物里原来有一个死尸,那死尸一倒下,正好抱着了简桢,头正好倒在简桢后颈上。在这极度恐惧的状况下,简桢哪里还判断得出它是死人活人?只觉得平地里从这个没有人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把她抱住了,且在咬她脖子(因为那里真的在痛)。只是出于本能,出于自保,她极恐惧地惨叫了起来,并用槌猛砸抱着她的人。

    至于她身上的血,是地下室的滴水。因为这地下室天花板有许多地方是铁板,这滴水是铁锈水,滴在人身上象血一样。只是他们在这黑漆漆的地下室里,谁也没有用手电照过对方,当然也就不知道。当猛地一照下,在这样的极端中,便以为是血……

    ***

    等简桢平静下来之后,他们才开始来察看这尸体。

    这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具干尸。只是不明白,在这地下室里,这尸体怎么会没有腐烂,且已干透?

    “哪这人是谁?”两人似乎同时产生了这种想法。

    “应该报警!”简桢提议。

    “等一下!先察看一下……”蓝亦和说,自己蹲了下去。

    “给我照着!”他说。

    蓝亦和以一个医生对人体的熟练开始检查起来,他一边检查一边说:“男性,老年……这里,这里,照这里。——无伤,除了我剌的几刀,……脸上极痛苦,是窒息死亡。奇怪……?”他停止了检查,惊讶起来。

    “奇怪什么?”

    “颈上没有勒痕……”

    “你是说,他杀?”

    “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勒杀,这状态——窒息,我想,一个人似乎很难做到。是突然失去了空气,什么地方会突然没有了空气呢?不可想象!”蓝亦和想不明白。

    “哪肯定不是这里!”简桢说,因为这密室里并不令人感到窒息。

    蓝亦和没有回答,低下头去继续,“……现代人,四五十年前的着装……”突然,他说,“桢,照这里,这里!你看,这是什么?”这时他正在检查尸体的脊背。

    简桢弯下腰来,用手电照着,她看见了什么?她看见了这尸背中心偏右一点的地方,好象有一个烙印,是一个似“R”的字母。用手摸了摸,光滑,她感觉不出这是疤痕,也感觉不到这是痣。这更令她感到奇怪了:不是伤疤,那便是天生的;又不是痣,哪是什么?

    两人都想不明白。

    检查完后,除了后背处的这一个“R”之外,也没有发现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决定出去后向警察局报警。

    出去之前,他们还进了另一间房,特别是看了那一张奇怪的图之后,又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张图取下带走,由自己先保管着。他们觉得在揭开埃诺丁古堡和幽灵海的这件事上,这张图也许会用得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