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下)  第八卷:四、夏冰言。

章节字数:2532  更新时间:17-08-20 04: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费尔南达她们走后,夏冰言笑了笑。

    她只施展了一个小小的手段,便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为什么?

    为了自己。

    在她们这一批被掠夺来的性奴之前,有不少地球女孩子被劫掠到了阿磁林森,其中不少人进入了帝宫内廷,且不乏优秀者,比如莱丽。

    这许多优秀的女孩子,因当时林炃对与她们结合虽了解,却不大重视。林炃又不想扼制了自己的欲望,喜欢了,便强行与她们结合。结果她们都死了。

    这引起了他的悲伤和愤怒:悲伤是因为这些女孩子他喜欢;愤怒是,他以为没有一个地球女人爱上他。这甚至还引发了他的心理障碍,怕和地球女孩子上床。他无法接受只要他临幸了那一个女孩子,那一个女孩子便会立即死去的现实。

    后来终于弄清楚了,但那时莱丽已进入了他的生活。在这一点上,他和林夏,父子俩还是蛮相象的,都比较专一。

    但现在,因为他只有一个儿子,帝族和朝廷都希望他能广育子嗣,以使帝嗣不独维系于一人。这样他才又开始选彩,为他选出的彩女大多是林森人,地球女人本来只是补充。

    后来变了,因为在那种行为的快感上,地球女人比林森女人有很大的优势。

    这样,大量的地球女孩子进入帝宫内廷,而夏冰言这一批彩女,无论是在气质上还是在容貌上,都是此前的女孩子不能比拟的。

    她们较她们的前几批远为优秀。

    这是时代的原因,毕竟地球上的时代也不同了。

    ***

    夏冰言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激发了她的野心,在通观了与自己同来的女孩子中,她感到只有蓝浅浅,克莱芒婷和伊林娜对她的威胁最大,当然还有佩蒂。在伊礼斯学院第一次进宫参加宫廷舞会时,她便注意到了蓝浅浅。那次蓝浅浅显然怀着对林森人的憎恨,在有意回避着林炃宇帝。蓝浅浅不想引起林炃的注意,当时夏冰言就站在她身边。

    但林炃宇帝用了一个巧妙的动作掩饰了这一尴尬,没引起人们注意。

    但夏冰言注意到了。

    夏冰言不愧是夏冰言,当时她的判断与简桢一模一样:林炃在有意淡化他对蓝浅浅的注意。这有意,并不是表示他没注意到蓝浅浅,而恰恰是表示了他对她的特别关注。

    显然他非常喜欢这个富有个性的女孩子。

    这令夏冰言担忧,她已把蓝浅浅归之为为她攫取帝国最高权力的最大敌手。不过,她也非常庆幸,这个蓝浅浅啊,还在坚持着她那些非常愚蠢的地球人情结,这是一个不识时务者,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人。一个人太过于执著,可能就是她的最大弱点,但愿她能坚持。如这样,她便不能对她构成威胁,等待她的也只能是一个非常不妙的结局。

    不过,夏冰言依然把蓝浅浅归之为她最危险的对手。

    夏冰言并不轻信任何一个看似真实的表面现象。她相信人是会变的,既然人会变,蓝浅浅也就会变,尤其是面对生死抉择,在通往权力顶峰的道路上,在这样的利害面前,在这样的巨大利益面前,她不相信蓝浅浅能坚持到最后。

    ***

    还有克莱芒婷。克莱芒婷这个女人太漂亮了(她已把她的这些同胞叫作女人了)。开始,她甚至把她看成是自己的最大对手,但很快便不这样想。

    克莱芒婷这个女孩子单纯,不大有心机,且不懂世故,更不要说人情练达。

    “这样的女人不难对付,对我够不成多大威胁。”她想,“不过,不能让这样的人坐大,这样的女人一旦坐大,她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便是可怕的灾难。”

    “这样的女人应该利用她,如能在一个不经意间,让她犯错,让她自动退出竞争者的行列,那样最好。——毕竟她是我的同类。不过……”她马上又提醒自己,“不要太善良,不要心软,对别人的宽容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克莱芒婷,你真不应该到这里来,尤其是不应该和我一起来到这里。”她颇有些轻蔑的对自己说。

    还有伊林娜和佩蒂。

    对她能构成威胁的应该还有伊林娜和佩蒂。伊林娜的思想和深邃的洞察力让她感到不舒服。在伊林娜面前,她感到自己好象无所遁形,这才是她真正的对手,且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对佩蒂,她有着一种畏惧,夏冰言也会有畏惧吗?是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有令他感到胁迫的人。

    在佩蒂身上,她看到的是她那种共和民主的精神和一种干练的力量。这样的人与奥亚帝国本身便不协调,这样的人本就是帝国的敌人。假如她夏冰言真的能成为帝国的嫔妃,那佩蒂也就是她的敌人。还有蓝浅浅,这个人也是帝国的敌人。

    如果林炃宇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那她夏冰言可注意到了。

    当然,她也知道,她的最主要竞争对手应该还是那些林森女人。

    为什么?

    自从进入遴选厅后,她常能见到林炃和宫内诸嫔妃,并能进入到他们的生活当中去。

    帝后海伦娜、帝贵妃莱丽,在她看来,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对她们,她只有仰视羡慕的份。她只想依附于她们,希望能得到她们的喜欢和看视,使自己能真正的融入到她们的生活当中去,成为她们当中的一份子。在这样的时候,她不会对她们存有非分之想。

    但对于一般的帝妃,嫔妃,她就不这样想了,因为,她本人就是嫔妃的候选。

    她最关注的便是这些帝妃,嫔妃。

    她注意到了瑟尔苔妮,在她第一次出席宫廷舞会时,邦古就告诉她,她是丽妃。丽妃经常出现在林炃身边,是一个有着惊人美貌的帝妃。

    瑟尔苔妮的美丽和为人与克莱芒婷比较近似,她正得到林炃的宠幸。

    且瑟尔苔妮与克莱芒婷的关系也十分亲密,她们性格相同。

    这个瑟尔苔妮才是她最危险的敌人,这一点,她不会想错。

    为了对付这种林森人,她应该团结起自己的这些同胞。即使是克莱芒婷,即使是蓝浅浅,她相信她们也会支持她。她必须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来迎接人生。

    ***

    正是有了上面这种想法,今天费尔南达、千野代、希亚来看她,她便有了和她们结拜为姐妹的意思。

    她达到了目的。

    当然,伊林娜让她有些尴尬,但她不必去理睬她。

    现在她在考虑:“我是不是应该去摘牌呢?”

    这一点她还真不敢轻易去做,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宇帝?她喜欢他吗?应该是,但这喜欢显然不是爱,她还没有爱他爱到一天不见便活不下去的地步。这对她非常重要,但对宇帝则要轻得多。宇帝只要喜欢便可,只要彩女也爱,便不大会出事。当然,他越爱她们,她们生存下去的几率便越大。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一着不慎,不是满盘皆输,而是要丢掉性命。

    “慢慢来,最好让别人先行。”

    这时,她想到了克莱芒婷,如能让克莱芒婷先摘牌呢?克莱芒婷这个人单纯浪漫,一天到晚爱呀爱的,她也许还不知道什么叫爱呢。

    “如她糊里糊涂的便摘了牌?”

    “哦,这样不好,这也太残忍。那就看她自己吧,每一个人都得靠自己,如她真的走出了这一步,我只当不知道,与我无关,或许这才是最好的。”

    时间过得飞快,好象才一进宫,一个季度(六个月)便过去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