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下)  第八卷:九、陷构。

章节字数:1928  更新时间:17-08-25 05: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紫平上京行宫内,莱丽和瑟尔苔妮走得很近,也走得很勤。正如夏冰言和克莱芒婷、千野代、希亚走得很近;蓝浅浅和伊林娜、费尔南达她们走得很勤一样。

    夏冰言也和莱丽走得很近,那是因为夏冰言怀有目的;克莱芒婷也和瑟尔苔妮走得很近,不过那原因是她们性格近似,互有好感。

    嫔妃们之间的关系好象都很友好。

    亲近的人有的是因为互有好感走到一起,有的则不一定。

    有的人是因利害关系而亲近,人啊,多么可怕!

    转眼瑟尔苔妮已有六个月的身孕了,因而不便再为林炃侍寝。由于不便侍寝,林炃也就不大来到她的寝宫,也不再召她去他的太华宫。瑟尔苔妮这人情感上比较简单直接,思想也单纯。林炃不大来她这里,应该是对她的关爱,而她却不这样想,以为林炃已疏远了她。

    且不管林炃如何告诉她这是不存在的,她都不信。

    天真浪漫的女人有的真是这样。

    因而她常心有戚焉,为自己的“失宠”担心,而郁郁寡欢。

    ***

    每一天黄昏,太华刚刚落山,天空中只剩下太随的时候,阿磁林森上便弥漫着一种梦一样的情绪。这是阿磁林森上的特有景象。只要天晴,整个天地便是一片沉朦,象一个似醒未醒的女人,真个是冗懒得富有娇媚之态。

    这一天,莱丽带着亲婢塞尔玛、宁娜和夏冰言、费尔南达、千野代、希亚来看望瑟尔苔妮。

    克莱芒婷也在。

    莱丽轻轻地拥抱了瑟尔苔妮。夏冰言则握着克莱芒婷的手,高兴的叫道:“你也在,克莱芒婷,真好!”表现得特别亲热。于是,大家一起说话。

    不一会儿到了晚饭的时候,瑟尔苔妮邀请她们一起共进晚餐。

    进入餐厅,大家落座后,莱丽见无酒,便提议:能不能来一点酒?

    “懿贵夫人……”海伦娜特地派来负责丽妃安全的女官米兰安达提醒道。

    “知道知道,她不喝,难道我也不能喝?”

    米兰安达便不敢多言。

    瑟尔苔妮本就饮酒,现在因怀孕差不多不喝了,但有时也会来一点红酒。现在见莱丽提议,触动了她的悒郁之心,也因今天人多高兴,便命上红酒。

    侍婢为大家倒了一轮,轮到夏冰言时,她说:“我要白的。”

    克莱芒婷惊讶了:“冰言,你也喜欢白的?”

    “是呀,和伊林娜一样。”

    “我也喜欢白的呢,可惜,今天伊林娜不在,烈酒有劲。”

    “妹妹,那就给她们来一点吧?——怎么?你怎么给她倒酒?”莱丽面对瑟尔苔妮,正想给夏冰言说情,见那侍婢也给瑟尔苔妮倒了一杯,便责问道。继而说,“你不能喝,妹妹,你不能,把她那一杯给我。”

    瑟尔苔妮说:“不妨事,就一杯。——给她们上‘冰上雪’”

    冰上雪是阿磁林森上的极品白酒,就象是地球上的中国茅台,俄罗斯的伏特加一样。

    ***

    瑟尔苔妮因为心事和高兴,不听劝阻,多喝了几杯。还为此一定要米兰安达离开,她嫌她管束得讨厌。米兰安达见这里人多,自己又不讨人喜欢,料也不妨事,便离开了。

    走时,还一再叮嘱:“请各位上心了,不要让丽妃夫人再喝了。”

    “知道,知道,我不会再喝了。”瑟尔苔妮赶她。

    “你去吧,这里有我们呢。”千野代说。

    “你烦不烦人啦,我们又不是死人。”费尔南达还丢出了这样一句话。

    米兰安达走后,瑟尔苔妮还要喝,莱丽不让她喝,给了她一杯雪饮。

    雪饮是一种象地球上的茶一样的饮料。

    瑟尔苔妮不要喝雪饮,于是夏冰言她们又给她换了些果汁。

    费尔南达在和克莱芒婷拼酒,大家为她们续酒。

    这一通酒喝下来,克莱芒婷便醉了。

    ***

    现在瑟尔苔妮酒已上脸,便命侍婢扶持克莱芒婷,让她安寝在自己宫内。

    克莱芒婷被扶走后,莱丽便主动说起宇帝——她们共主的丈夫来。这些天,林炃确实有点闷闷不乐,谁也不知道宇帝为何闷闷不乐?但夏冰言知道。夏冰言知道,莱丽便也知道。

    她这样开始:“这几天,我们的陛下好象不大高兴?”她用的是询问口气。

    见莱丽说起这,上了脸的瑟尔苔妮便愈加郁闷,她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宇帝,然而却认定了林炃的不高兴是针对她的,便有点惶然。

    见瑟尔苔妮这样,莱丽装着似乎明了,便说:“妹妹多心了,我想,宇帝不会是为了妹妹,妹妹怀有孩子呢,他怎么会不满意?你看,为了你,都让我们大家来到了紫平。”

    见莱丽这样说,瑟尔苔妮便信了,她就是这么单纯。立即高兴了起来,问道:“那么,他为什么不高兴呢?”

    “这个,我真是不明白——这个,你们知道吗?”莱丽转而面向大家,问道。

    大家不好当着瑟尔苔妮的面说克莱芒婷,都说不知道。

    然后就转了话题,说起宫内事。其间,瑟尔苔妮上洗手间去,莱丽也要去,便说:“我也去。”于是二人一边朝洗手间走去,一边说着什么。

    回来不久,又喝了一会。这时,莱丽的亲婢宁娜提醒道:“懿贵夫人,今晚……”莱丽才想起,今晚林炃要来她的寝宫安寝,便起身向瑟尔苔妮告辞。夏冰言在告辞前,上了一次洗手间。在洗手台上,她捡到了一个耳垂机,这显然是别的彩女或宫女不小心遗落下的。她将这耳垂机用手粘起,想了想,便将它关了机,把它粘在了自己的化妆盒里。

    这样,她象大家一样,向瑟尔苔妮告辞,与大家一起,离开了瑟尔苔妮的寝宫。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