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下)  第八卷:十二、祸及丽妃

章节字数:3070  更新时间:17-08-28 05: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还不到天亮,林炃便已醒来,才发觉克莱芒婷不行了。他不仅伤心,而且愤怒到极点,忙叫太医,但一切已晚。

    整个行宫内廷均已震动。

    瑟尔苔妮不知所以然,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吓得不知所措。

    现在她正惶恐得不得了,凄惶惶的。

    海伦娜一听到这消息,便急匆匆的带着宫女来到瑟尔苔妮寝宫,当她看到克莱芒婷这种状态时,似乎便有点明了。海伦娜的态度在这里非常重要,但这也在夏冰言的预料之中。夏冰言觉得能嫁祸于瑟尔苔妮,应该是海伦娜乐意看到的,这结果对海伦娜来说是好事。但如果海伦娜一定要将这事查清楚,则不大可能,因为死的人不是瑟尔苔妮,而是克莱芒婷。且克莱芒婷是为宇帝陛下侍寝死的,一个地球人同林森人同房而死,只能是没有爱,要查也只能从这里查起。

    果然,海伦娜一来到瑟尔苔妮寝宫,便找米兰安达来询问。米兰安达见出了这么大的事,知道自己失责,如何敢实言?便说昨天一切正常,并无不妥或可疑之处。再说她也仅仅是负责瑟尔苔妮的安全,克莱芒婷的事与她无关,便将这事撇得个一干二净。

    问题是这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晚上,饮酒的现场已被全部破坏。

    ***

    这时,夏冰言在哪里呢?她正在蔓斯处。

    她正在装着漫不经心地告诉蔓斯:克莱芒婷出了事。她说:宇帝陛下正在勃然大怒,要严惩责任人呢!

    蔓斯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是怎么回事?夺口而出:“克莱芒婷?这?”

    “怎么?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这就奇了?”

    “奇什么?”

    “哦,是这样?哦,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夏冰言匆匆说了这句话,便欲走。

    蔓斯哪里肯放她走?忙拉住她。

    这时,蔓斯的耳垂响了。

    是莱丽。

    ***

    莱丽正在耳垂里大声的责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你说克莱芒婷摘了牌,弄得我去为她安排侍寝,现在出了这么天大的事,你叫我怎么办?”

    蔓斯惊呆了:“我?”

    “不是你,是谁?现在,她人已处在昏迷之中,陛下大怒,我,我怎么办哪?你说,你叫我怎么办?她处在这种状态之中,你叫我到哪里去找责任人?——真是死无对证!”

    “你是不是亲自督促着看着她摘了牌?”莱丽继续责问道。

    蔓斯还欲争辩,但又不敢,她看了看夏冰言。

    “什么事?”夏冰言问。

    “懿贵夫人,等等,您等我去看看好吗?”蔓斯几乎是哀求的哀告道。

    “自己做的事你还要去看?”

    蔓斯震动了一下,忙乱的关了机,她惊慌的看着夏冰言,说:“冰言,你帮帮我,帮帮我,我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贵妃说我禀报了克莱芒婷,我没有哇!”

    “没有?真的?哦,这事,我真不好管,不好管!”

    “我求你了?”

    “她怎么说?”

    “她说我禀报了克莱芒婷摘了牌。”

    “你是说,她没摘?”

    “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心都乱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听说克莱芒婷已经昏迷了,她已经昏迷了!”

    “哦,是吗?”蔓斯一下子醒悟过来,她马上不说话了。

    她立即去了侍寝档案室。

    ***

    蔓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真的看见了克莱芒婷的牌。

    这时,她真的不敢大意,仔细的想了想,然后,便要通了莱丽的耳垂。

    她恭顺的说:“懿贵夫人,是,是小臣通知了您,克莱芒婷真的摘了牌,现在出了事,小臣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哦,是这样,那就与你无关了。那好,我知道了,你不要害怕。芳丹呢?我去问问她。”

    莱丽说完这一句,便断了与蔓斯的通话,立即要通了芳丹。

    蔓斯和莱丽都认定了克莱芒婷摘了牌,一个说报告给了她,一个说是向她作了报告,而且事实又摆在那里,芳丹还敢怎样?

    这事又不关系到瑟尔苔妮,只要不关系到瑟尔苔妮,她芳丹便无须坚持。

    坚持,只能让自己进入宫内道刑侦厅,且两个人都指认了她,她如何辩白?更要命的是,她还是林磁国的地下潜伏人员,一旦惹上了这样的事,可能会给共和国的事惹上麻烦。而顺从,则一点事也没有。可怜的克莱芒婷,你就认了吧,在这个世界上,不知有多少冤假错案,又何怕再添你一个冤魂?

    ***

    这事便成了:克莱芒婷摘了牌,蔓斯报告了芳丹,芳丹禀报了莱丽,莱丽则安排克莱芒婷侍寝。一切都按规则做了,也不知出了什么原因?结果便成了这样。

    林炃伤心之极,大发雷霆。责令内务道和太医院对克莱芒婷进行尸检,结果在克莱芒婷的遗体内发现了Fm2(强奸药丸)。对这个问题太医院很难作出解释,因为这有两种可能:一是克莱芒婷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自己服用了这药,也许她不爱宇帝,想自杀;二是别人下的,如果是别人下的,克莱芒婷之死便是被谋杀。林炃责令宫内侍卫道次政雷宁和内务道次政艾德雷蒙对这事进行调查。

    为什么是雷宁而不是托比?托比是道政,主管全面。他要负责宇帝陛下的安全和帝宫内廷的全面安全事务。具体到每一件事,便是各分管次政和各有关厅政的职责。

    雷宁和艾德雷蒙也曾怀疑这事与莱丽贵妃、瑟尔苔妮帝妃有关,但他们二人是林夏的好友,也就是说他们的心比较偏向莱丽,因此这查主要是查瑟尔苔妮。

    克莱芒婷体内发现了强奸药丸,莱丽倒真不怕。她知道这是夏冰言下的,是自己搞来的。夏冰言向她保证,如真的查到她这里,她就说克莱芒婷不爱宇帝,她只爱她在地球上的心上人,这一点许多人都知道。这次死,可能是她自己决定为自己所爱的人殉情。

    至于迷药的来源,她则会坚称不知道。不知道克莱芒婷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她会把这事推到克莱芒婷身上。只要推到克莱芒婷身上,便死无对证,克莱芒婷再也不会说话了。只要夏冰言坚持住。夏冰言能坚持得住吗?一定能。因为她坚持住了,她便可能不死;如果她坚持不住,她就必定死定了。

    所以,莱丽不用为此担心。

    此时,莱丽还达到了一个目的,由于这事发生在瑟尔苔妮的寝宫内,这瑟尔苔妮的寝宫也就成了林炃的伤心地,本来他已因瑟尔苔妮有六个月的身孕已不大来她这里,现在就更不来了。林炃不来瑟尔苔妮处,又出了这么大的事,瑟尔苔妮便更加惶恐,知道林炃恼恨她。现在又在克莱芒婷体内发现了强奸药丸,雷宁已在向她询问饮酒一事,更是忧心忡忡。成天提心吊胆的,常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流泪。

    瑟尔苔妮这种状态让海伦娜和莱丽高兴。

    海伦娜的目的便是要她死,瑟尔苔妮如果能一病不起,她的目的便达到了。以阿磁林森现在的医术,即使瑟尔苔妮快死了,立即从她腹中取出孩子,放在育婴箱里,也是可以养活的。海伦娜要的就是她的孩子。因此她指示米兰安达,让她尽其可能的去折磨瑟尔苔妮,去恐吓她,让她感到生不如死,最好让她去自杀。

    海伦娜的目的也正是莱丽的目的,只是莱丽更进一步,她还要瑟尔苔妮腹中的孩子死。

    现在林炃不去瑟尔苔妮处,只到她这里来。

    这也正是她陷害瑟尔苔妮的好机会,她不担心案发,案发最多只到夏冰言那里为止,这一点她毫不怀疑。莱丽不仅重新夺回了林炃,而且还能利用这个椒房独宠的机会,不停地向林炃进言。她以克莱芒婷之死一事,在林炃面前作着不断的猜测,来加深林炃的印象:克莱芒婷之死,可能与瑟尔苔妮有关。

    ***

    她这样开始:“陛下,我真想不通,彩女克莱芒婷既然摘了牌,她怎么又会死呢?”

    “你想说什么?”

    “妾不想说什么,妾只是感到奇怪,现在在她体内又发现了强奸药丸?”

    “不要说了!”林炃知道她要干什么,便制止了她。

    “是。”莱丽便不说了。

    但,过了几天,莱丽见林炃神态稍微好了些,便再次提起。

    人就这么奇怪,其实什么也不信,但当一个人反复的在他面前叙述着一件事时,这事便会在他心里留下印象,这种印象很重要。如果这进言还有一点道理,比如本身便可疑,如出现了迷药。久而久之,便会引起听话的人的思考,这一思考,便是莱丽想要达到的目的。莱丽怎么会这么聪明?这自然是夏冰言为她出的主意。

    莱丽告诉他:“陛下,瑟尔苔妮对您有点怨恨呢,陛下不信?这可是真的,许多人都知道啊。只因陛下喜欢克莱芒婷,她感到自己受到冷落,这是她对妾说的。”

    “是吗?”

    “妾岂敢胡说,陛下可以去调查,也可以到她那里去看一看啊。她怨恨陛下,也怨恨克莱芒婷……”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