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上)  第九卷:十一、穿越野人山。

章节字数:3810  更新时间:17-09-20 05: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次见到沃克,简桢、蓝浅浅激动得不由自己的拥抱住了她。

    真没想到沃克的侠义精神和情感这么深,她只是不外露而已。

    但大家也高兴不起来,冰剑不在了,刑枪也受了伤。沃克看到他们这样减员,决定不走了,她要将这事做到底,护送简桢母女走出这野人山。

    野人山是林磁民主共和国与奥亚帝国的界山。只要过了野人山,便进入了林磁国的尼迈地界。现在的问题是,一个身体健全的人,尚且难以穿越野人山,何况一个伤员?

    沃克认为必须把刑枪解决掉,不能让他拖累了大家。

    她的这个看法简桢知道是对的,为什么?因为她和浅浅此行的目的决不是仅仅只是为了她们自己。如果是为了自己,她们可以毫不犹豫的作出牺牲。在她和浅浅身上,现在承担的是对我们地球人和地球母亲的责任,她们的生命已不属于自己。如果这一次她们不能与林磁民主共和国的健康力量取得联系,达成共识,以阻止奥亚帝国对地球及地球人的掠夺甚至于奴役,那她们就是在犯罪!

    现在希望就在眼前,她不能让它毁于一旦。

    但她是简桢,是地球的女儿,这种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不过她更知道道义上的负累将会使自己所进行的事业蒙上耻辱,于是她不同意这样做。

    格里夫兰文和蓝浅浅、悍风则坚决不同意,沃克没有办法。

    他们只好将刑枪抬上马,让他伏在马背上,用布条将他绑住,由人牵着前行。这样,他们的行程便不得不缓慢下来。

    ***

    行程缓慢,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

    是否还会有追兵?他们也不知道,心中只有道义的力量在支撑着他们。

    这一天,他们只走了三十多哩的行程(下午一点才走,开始进山路也好走),傍晚将过时(太随下山,晚九点)便停歇了下来。因为,在这原始森林里,晚上根本无法前行。他们找了个空旷地,支起简易帐篷,简桢和蓝浅浅便主动承担起警戒任务。她们知道,必须让沃克和格里夫兰文他们保持住良好的体力,以应付不测。

    这里的山蚂蝗真多,不时的落到她们身上,好在她们全身都用衣物头罩手套裹住了。

    但落到身上的山蚂蝗,依然引起她们的恐慌。

    这些山蚂蝗一落到她们衣上,便吸附住,用戴着手套的手拉也拉不下来。

    晚上的山林更是阴森可怖,有如魔窟。即使是一阵微风,也会引起群树的呼啸。这啸声有时如千军万马在奔腾;有时则如有魅影在哭泣;有时,则更象鬼哭狼嚎……

    光是这些声音,便好象能把她们吞噬掉。

    更有不知名的飞禽走兽。白天他们便见到了一种象龙一样的生物,长着猴头,有点象《山海经》里的“鼓”。不过“鼓”是人面龙身。这生物比人大一点,当时正张牙舞爪地扑向他们,立即被悍风用光枪击杀了。此外还有在天上飞的长了爪子的鱼,三个头的鸟,一只眼睛的象牛一样的生物,却只有狗大……真是让简桢母女开了眼界。就在现在,黑漆漆的天空中也飞着一种比兔子略小一点的蝙蝠,这蝙蝠有着猫头鹰的脸,却没有尖喙,长着人嘴,沃克叫它“猫枭”,是一种吸血蝙蝠。她叫她们防着点。

    好在这种猫枭并不太多,也不大敢主动攻击人。

    她们还看到了象网球大小的萤火蜻蜓,给这个可怕的山林带来了一丝暖意和光亮。

    到了十二点,格里夫兰文和沃克便来接替她们,虽然她们不让,但他们不由分说,强迫她们进了沃克的帐篷。

    ***

    天亮时分,大家醒来。收拾了帐篷,吃了早餐,整理了行装,继续前行。

    这时,进入了一个峡谷,只见两边崖陡壁峭。在纵横的壁皱里,类似猿却长着臂膜的生物在那里攀援腾挪滑翔。又有近尺长的蝴蝶发出小鸟的叫声,长着鼠头姆指大一点的黄蜂。还有各色各样的昆虫,它们在红色焦紫色的茂草中飞来飞去……

    不时有流水,不时有巨大的藤萝从峡谷上飘垂下来,不时有山风在吹……

    还有一种紫色植物,象尺蠖一样,在地上一躬一躬的爬行。

    简桢、蓝浅浅还以为它是动物呢。

    真是一派异域风光,却也有些瘆人,太离奇了,让人不知道危险会来自哪里?

    双星杲杲,谷底的风很大。这风象流水一样流淌过他们,让人感到精神肃爽。

    这时,大好天气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一下子,让人感到华随无光,天地噤声,所有的动物都躲避藏匿。疯狗和沃克一起大叫起来:“蜒蟒!蜒蟒来了!”格里夫兰文、悍风立即拔出了阿尔玛式光枪……

    只见一条长着狼头象巴蛇一样的巨兽夹着风,席卷着草的突然出现了,眼睛象灯笼,简直就是一条龙,只是没有爪子。所有的马一见了它便惊恐狂躁起来。这时正是蓝浅浅牵着刑枪的马,那马一下挣脱了她的手,朝前狂奔。“刑枪!”蓝浅浅大叫了一声,也顾不得了,翻身上马,朝它追去。这时,这边蜒蟒已咬住了一匹马,它可不是蛇,立刻将马头一口咬下。咀嚼着,唇边滴着鲜血的将这马头吞咽下去……

    五个人立即朝它扣动光枪。这巨大的蜒蟒受了伤,立即痛苦的翻卷起来,它的巨尾扫到那里,那里便是一片飞沙走石。谷底的树也纷纷拦腰折断,乱叶象旋风一样从地面卷起,飘向天空,象雨一样落下……

    这蟒还没有扫到简桢,只是风,简桢便已被掀倒,身不由己的飞到一丈开外去了。

    格尔夫兰文、沃克、悍风果然是好手,他们腾身跳上蜒蟒。矫健地腾挪跳跃,规避着有如精灵。他们朝着狼头不停的扣动光枪,那里已被洞穿了十多次,直到将这蜒蟒击毙。三个人才颓然倒地,人已几乎虚脱。

    ***

    血战结束,看着这一片被蜒蟒扫平的林地,看着这个血腥的场面。巨蟒的尸体,马的尸体,遍地的血,他们才想起简老师和蓝浅浅。

    简桢被掀飞时,一飞出就碰到了树身上,撞了一下跌下来,已站不起来。

    好在疯狗一直在护卫着她。

    心里正惦记着浅浅,也不知她追刑枪追到哪里去了?看到格里夫兰文和沃克他们已安然无恙,简桢便挣扎着站起,说:“浅浅追刑枪去了,浅浅……”

    “糟糕!”沃克说,“在这地方……哪我们赶快去找他们?”象是询问,却来扶简桢。简桢咬着牙,忍住痛,上了马,好在马还够(冰剑留下的马)。他们便顺着两匹马留下的蹄印追踪而去。追到一片沵迤平原,才见到浅浅已抓住了驮着刑枪的马匹,正无措。因为经过这一番冲折,刑枪已昏迷了过去,如不是绑着,早已摔下马摔死了。

    大家汇合在一起,本想往回走,寻找原来的路。但经过这样一番追寻,哪里还找得着原路?便让老游子引路。疯狗还是如法炮制,又象神经病一样的转了起来,最后大家朝着他那最后立定的方向走去。

    这时,疯狗牵着刑枪的马,走在前面。大家有骑着马的,也有不骑马的,跟在后面。但这一路却越走越不祥。因为此前那一片生机勃勃的阿磁林森上的原始森林似乎已不存在了。蝴蝶也不叫了,花朵也不见了,这一片平野象死亡一样的宁静,好象整个大自然被禁锢在一种超越自然力量的力量之下,越走越让人感到阴森可怖。

    简桢和蓝浅浅的寒毛竖起来了。

    他们不知道这恐怖来自哪里?

    却又感到这恐怖似乎无处不在。

    他们看到了白骨,开始是这一处那一处,有兽类的,也有人类的……后来越来越多,以它们的白好象在望着他们这一支朝死亡之路走去的人们……

    沃克突然醒悟过来了,这也许就是隐形鱿的领地。她没见过隐形鱿,但她知道有这样一种动物。她立即叫停,极其紧张的说道:“糟了,我们可能进入了隐形鱿的领地。”

    她这样一说,大家都紧张起来。格里夫兰文他们也知道这种生物,简桢母女听沃克说过,知道这是一种极不容易对付的猛兽。

    “拔出匕首来!”沃克突地大叫起来,“它一定就在附近,我说了,不要留下刑枪,不要留下刑枪,你们就是不听!是他的血吸引来了它,看清啊,绿色的连动萤火,注意!那就是它……”

    ***

    沃克的话音未落,便听到极恐怖的惨叫声在前面响起。只见受伤的刑枪一下子离开了马,朝着一对绿色的萤火而去。立即半个人没有了,接着便有骨头吐出。那匹马也来不及反应,已被卷起……

    “打它的眼睛!”沃克发疯一般地大叫道。六支光枪一齐射去,只见那对绿色转了个方向。他们射出去的光,对它一点作用也没有。隐形鱿的可怕之处,在于光枪对它无用,也在于它的动作。它的动作极其敏捷,象有思想一样。

    那匹马的肚子立即被咬去,肠子拖了出来,鲜血淋淋……

    沃克、格里夫兰文、悍风、疯狗拿着匕首乱砍,因为根本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它是透明的。

    但似乎也砍着了,隐形鱿显然已被激怒。

    突然,蓝浅浅被卷了起来,“浅浅!”简桢惨叫道,疯了。这时,只见格里夫兰文象箭一样冲了上去,对着蓝浅浅身边就砍,蓝浅浅掉了下来。但他自己又被卷住,隐形鱿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好象有智慧,它卷住人的时候,会把拿匕首的手也卷住。万分危急的时候,沃克已冲了上来,也是一阵乱砍,隐形鱿显然被砍着了,格尔夫兰文腾出了手,发疯一样地砍,挣脱出来。

    悍风已不在了,他已被卷起吃掉。但他在被卷起时,已砍着了这隐形鱿。

    隐形鱿被这一群渺小的生物激怒得发狂了。它挥动着它那透明八足,象一阵狂风将所有的人全扫倒,立即将他们卷了起来。不过,这时,它有五条腿受了伤,已无法将全部卷住的人的手卷紧。这样,沃克和格里夫兰文的手便腾了出来……

    我们说了,这隐形鱿象有智慧,它立即将格里夫兰文和沃克卷向嘴边,它要把他们先吃掉,因为他们对它的威胁最大。

    就在格里夫兰文即将被吃掉的那一刻,只见他拿着光枪,朝着近在眼前的绿色萤火扣动了扳机。一道光射出,那只绿色之火立即熄灭。这时,沃克也对着另一只绿色萤火扣动了扳机。隐形鱿立即痛苦的翻卷起来,八只足象蛇一样乱挥,把卷住的人抛得到处都是。老游子被抛到了半空中,摔下来时便已血肉模糊。隐形鱿自己则没有目的的乱爬起来,不一会儿,它那透明的身体便呈显出了淡红色的肉色,它依然在作垂死挣扎。

    这时,摔倒在地的格里夫兰文他们,才真正的看见了它的本来面目。原来它就是一只巨大的章鱼。这章鱼足有四米多高,每条腕足足有六七米长。此刻由于失去了眼睛,受了致命伤,被一排巨树挡住了去路,但它再也没有力气将这些大树掀倒了。

    它的生命正在消失。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