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上)  第十卷:一、交量。

章节字数:3035  更新时间:17-09-22 05: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简桢来到紫平,是因为林夏想在紫平见到她。

    她的一切灾难,均出自于林夏,因为林夏喜欢她。还有,是她和她的丈夫蓝亦和关注到了幽灵海。他们发现了幽灵海的秘密,发现了外星人,发现了林下平江的外星人面目。这直接威胁到了林下平江这个林森人所从事的邪恶工作——研究地球和掠夺地球人。

    如果不是林夏痴迷的爱上了她,象她这样威胁到奥亚帝国觊觎地球的人,会被林夏立即清除掉,象清除掉她的丈夫蓝亦和一样。

    她的一切灾难缘自于她对生活中的未知领域孜孜以求的探知精神以及她对人类的爱。

    为了地球母亲,她付出了自己的丈夫,还连及到了女儿。

    现在她被作为林夏的专属品,被掳掠到了阿磁林森。她对林下平江已没有了友谊,剩下的只有憎恶和仇恨,如给她机会,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

    不过,这种思想后来也有所改变,为什么?因为思考过,她是有思想的人。

    自从成立了蓝信会,她便知道自己的生命不属于自己,那么多自己的同胞姐妹都为地球母亲献出了她们的一切,为什么就她不能?

    这样的思想,她非常清楚。

    不过,她不会这样去做。

    但她可以利用林夏这一点,来与他虚与委蛇,来保护自己,以使自己不受到伤害。这样,她才可以在这个陌生的星球上来和这个邪恶的帝国抗争,来为蓝信会的终极目标而战斗。

    现在,她来到紫平,是因为菲菲尼达对她使了一个小小的手段,告诉她浅浅已在紫平上京。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已从太空京畿城来到了紫平。

    当然,她不来也不行,但那是两回事。

    ***

    她还未到紫平,林夏便与菲菲尼达从地球回到了阿磁林森自治领的原鸿道。然后,菲菲尼达接受了林夏的指令,直接去了太空京畿城,让她“自觉”的来到了紫平上京。

    这时林夏已在紫平。

    他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

    林夏知道自己对她做了什么,知道她不会原谅自己。但他相信时间和“爱”,相信巨大的利益,还有她的作为性奴的女儿的命运。他相信人无法抗拒命运,在一切都按照命理在运行的时候,在命运无法逆转的时候,人要生存总被放在第一位。

    他要的,便是想让简桢在命运的面前低头。

    知道简桢到了紫平,这时,他正被体内的爱情激素燃烧得发狂,没有一刻的不想见到她。但也知道,这事不能太唐突,总得让简桢先安顿下来,有个心理准备,他不想再造成简桢对他的更大仇恨和反感。再说他这时也刚回到朝廷。一要述职,二要看望母后,三要与母后商议后宫现在出现的那些变故……所以他苦熬了一段时间。

    这一天,他再也无法抑制得了内心对简桢的思慕了,觉得如再见不到她,他便会死。明知这见面必是一场暴风骤雨,明知他必将面对的是简桢对他的愤怒谴责和訾骂,想到这,他便心里有点发怵。但也知道,这个场面无可回避,是他必须面对的现实。

    他无奈的对自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甚至还有一种感觉:即使简桢对他发火,对他訾骂,对他动手,他也喜欢。只要这行动是针对他的,这样,也算是他与她之间有了互动,有了互动总比没有互动好。他甚至还有一种变态的心理,觉得,即使看着简桢愤怒失态的样子,看着她痛苦悲泣的样子,他也觉得那是那么的好看。他喜欢看花朵被风雨摧残零落满地然后被践踏的场景,他的内心会由此产生出一种驰驰然的心理快感。

    ***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简桢已有了一丝白发,而林夏还是青年。

    但简桢就是简桢,她不会失态,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视他为无物。

    她依然在抄写着她的书籍捡索,做着她的日常工作。

    这真出乎林夏之意外。如果她闹起来,他们便可以进行对话,那倒好办。现在这种场面,是一种漠视,是一种轻蔑。因为这个女人明白他对她做了什么?而她居然能这样漠视他,便意味着她的清醒。这种清醒有一种内在的力量,是这个人的内心对一件事物了然于胸,看透了这事物的本质,并且不打算对此作出妥协或让步的态度。

    所以人说:不理最狠。

    十分尴尬,一个人不会不明白自己对别人做了什么?一个人也不会在对别人做了坏事之后而不存一点心理障碍,现在的林夏便是这样。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来对待简桢?又该怎样的来与她说话?

    不过,林夏毕竟是林夏,这里不就他一个人嘛,他怕什么?

    在封闭的环境里,人,往往会无所忌惮。

    不过林夏不会,他是帝子,有他帝王家的帝族精神。

    于是,他讪讪的典着老脸的走到简桢面前,对伏身于案的简桢说:“阿桢,我们是朋友,我只是来看看你,你不要想到别的。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对我说,我可以帮你……”

    简桢不理他。

    “阿桢,你不要这样,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至于这次嘛,是朝廷的旨意,我和菲尼只是执行,没有办法,你应该理解。不信,你可以问菲尼……”

    这次见面,简桢没理他,由着他去说。

    最后,他只有心绪怏怏的离开。

    ***

    林夏不会因这次的无趣而放弃简桢,他爱简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真的是从内心深处爱着她,叫他放弃,那不可能。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再说,简桢就是他收养的一只鸟,在阿磁林森,她只能是他的,飞不到那里去。

    只要有闲瑕,他便来看她,呆在她身边。呆在她身边,那怕看着她不高兴的样子,也能解除掉他对她的一点渴慕之情,也能化解掉一点他对她的思恋之苦。

    不过,他不对简桢用强,并不完全是出于帝族精神,这个我们都知道。是因为林森人与地球人的生理关系的不同。如他用强,简桢便会死,这才是他感到无奈的地方。

    他不敢对简桢用强,不意味着他不敢骚扰她,比如握握她的手,或盯着她看,甚或找个借口说她衣裳上……来摸一摸她。

    简桢如果再不对他进行反击,那更糟的情况便可能会出现……

    这一天,林夏又来骚扰她,这是她无法拒绝的。

    但这也是简桢的策略,先冷淡他一段时间,再来利用他。

    这次林夏来到简桢这里,便告诉她,浅浅被父帝喜欢上了,要她侍寝。这一消息,令简桢震惊,一下子便乱了方寸。但她仍然不露声色。

    这时林夏正站在她身后,看到她头上已有了白发,便用手来上她的头……

    她一下子回过头来,避开林夏的手,厉声说:“放尊重点!”

    “喝,终于开了金口!”林夏典着老脸的笑了笑。

    简桢不理他。

    “时光易逝,青春不再。阿桢,你何必如此执迷不悟呢?”

    “还不是拜你所赐!”

    “这话怎讲?”

    “你少来这里糊弄我,你到底把亦和怎么啦?你给我说清楚,他是死是活?”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他的事,又不是我做的,我怎能知道?”

    ***

    这样,简桢便和林夏有了对话,现在他们一见面,便争吵。

    这在林夏看来,是好事,因为他们现在毕竟有了共同的话语,即使这话语是这样的不愉快。但他相信,这就是开始,这证明了简桢的态度已软化。他为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的进步而欣喜若狂。他相信,不要太久的时间,便能攻克她,便能获取到她的心——让简桢无怨无悔的来接受他。

    其实,作为局外人,简桢的这点小手腕玩得并不高明(简桢不是会玩手腕的人),明眼人一眼便能看穿。问题是,林夏现在是被爱情激素主宰的人,这样的人,最大的特点便是失去了判断。

    他所爱的人,不管这个人作出怎样的姿态,作为恋爱中的另一方一律会自欺。他们一定会认为或只会作出有利于自己的判断和猜测,认为这是对方在表示着什么,或是对方在爱着自己。

    骂也骂累了,果然,过了不久,简桢便不骂了,而是常常悲惨地流泪。

    流泪是一种弱者的表现,也是作出妥协的前奏。

    简桢的确很伤心。

    每到这时,林夏便会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安慰她。当然,简桢并不接受。

    事情到了这一阶段,林夏认为,现在应该会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了,也就是简桢应该会态度缓和下来,来与他进行正常的对话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林夏突然接到父帝的旨令,宣他回到太空京畿城去监国。

    国事私事,这一点林夏还是分得清楚,所以他来向简桢告别。简桢没有理他,他也没有办法,只得情绪怏怏的离开了紫平,带着他的新宇航助手威尔内提和尤利安飞往了太空岛。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