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上)  第十卷:二、斯人已去,林夏枉费心机。

章节字数:3047  更新时间:17-09-23 05: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简桢和蓝浅浅逃走了。

    获取到这个消息时,林夏不相信她们能逃到哪里去?随着时间的过去,这确已引起了他的焦虑:简桢和蓝浅浅能逃到哪里去呢?按说,在宇宙盾那样严密的监控之下,在内务道这个高度运转的确保国家机器正常运转的国家安全情治部门,它在帝国无处不在的层层机构,它被朝廷授予的权力(只对宇帝和朝廷负责),它的科技手段和执行手段,在紫平这样一个城市里,“简桢和蓝浅浅外逃”这样一个事件,破获它,应该算不上是一件难事。

    但事实却令这个帝国的安全情治部门难堪。

    一个月了。

    蓝浅浅一出宫门,在紫平图书馆,在一次精密策划的武装接应中,和她的母亲竟从内务道的重重军警的监控之下逃走了。

    从此便烟消云散,不留一点痕迹。

    到这时,林夏才想到,这不是一个团伙所能做到的。这一定是有一个严密的组织,或者说可能就是林磁民主共和国的地下潜伏组织在执行的一个计划——营救计划——的结果。他们想干什么?林磁民主共和国到底想干什么?也许他们就是在想利用这些地球人,想把他们纳入到他们对抗帝国的罪恶计划之中去,想让他们成为从事颠覆和破坏帝国的马前卒。

    如果是这样,简桢和蓝浅浅的出逃至今没有被抓到,才是可能的合理的解释。

    哪她们能逃到那里去呢?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林磁国。

    这样一想,他便内心洞明。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吉比道的黑死病疫区,发现了简桢的通讯信号(艾德雷蒙并没有立即电告他,因为他不对他负责,这也是艾德雷蒙的机警之处),几天之后,他才获得了这个消息,这下他才真急了。知道简桢和蓝浅浅即将逃出帝国,要逃到林磁国去,如果成这样的结果,他便真的要失去了简桢。

    他的一切努力和机心都将付之东流。

    没有了简桢,他觉得活得都没有意思。

    他真的急了,立即急电电告朝廷。

    其实这时,内务道道政李昂杰农也已作出了象他一样的判断。在请示了林炃宇帝之后,立即电令蜜支南道内务厅厅政布控,严密设卡检查,务必要抓获简桢蓝浅浅母女。在这着失效之后,蜜支南道内务厅厅政便派出了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特勤小分队,深入野人山进行抓捕,结果我们已知道。

    ***

    简桢和蓝浅浅逃出了帝国的控制,去了林磁民主共和国。

    如果她们只是一介平民,自然构不成重大的外交事件。问题是蓝浅浅是帝国深宫大内之中的女人,是即将成为宇帝嫔妃且已钦定为嫔妃的彩女。这样一个人物自然就是宇帝的妃子。简桢亦同样,她虽然什么也不是,但她的身份,在奥亚帝国权贵中,似乎已是公开的秘密。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她是帝子林夏的专属品。这样两个女人逃出了紫平,然后投奔了林磁民主共和国,这无异于羞辱了帝国,也羞辱了他们宇帝父子。

    她们是在公然挑战帝国的权威。

    这样两个女人如果抓不回来,不就地正法,这干系到帝国的颜面。

    也为后来者竖立起了一个极坏的标帜。

    林炃立即敕令国事道(外交部)照会林磁民主共和国,援引引渡条例,要求他们立即引渡这一对罪大恶极的罪犯母女。并罗列了她们一系列的罪行——爆炸、搞恐怖、杀人如麻,纵火。但这照会被共和国有关方面退了回来,解释说:他们尚不知道有这样一对母女逃到了他们的国家,他们可以配合贵国的要求进行调查。如果抓到了她们,经过审讯,了解了事情原委,如她们确系是犯下了刑事罪,反人类罪,恐怖罪……符合引渡条例众多条例之中的任何一条,我方当会配合贵方立即启动引渡程序,引渡她们回到贵国受审……

    这一系列的辞令当然只是外交辞令,言外之意:就是不交人。

    双方经过一系列的引渡谈判,共和国方面始终坚持这一外交立场,以至双方谈判破裂。“简桢母女的叛逃”已上升为国家间的重大政治事件,双方为此交恶,几乎又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一时间阿磁林森上两国论战不断,双方指责对方破坏和平,边境也不断的发生摩擦,甚至发生了交火事件……

    ***

    冬天到了,亘古洲漫长的冬天到了。

    大雪纷飞。

    这一段时间,林夏的情绪几乎低落到了极点,这几乎是他一生中最低落的时期。母后莱丽在后宫的权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前有帝后海伦娜,后有兰妃夏冰言,母后已不再受到父帝的恩宠。他自己的世子地位也因为帝后海伦娜拥有了林宇,不复存在。虽然现在并没有取消他世子的地位,但按照《帝位继承法》,用不了十个平始年,林宇便长大成人。到那时,只要林宇不是太愚傻,实在不堪承受帝国大任之外,他将被林宇取代,这是不存有疑义的。但这一切均不如简桢的弃他而去。

    简桢的逃离,第一次让他看清了他和简桢的关系——因为简桢对他的恨——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简桢从来就没有爱过他。

    现在,留在他脑海里的,只有在地球上的三十来个地球年的与她的交往。只要他一闭上眼睛,简桢的倩影便会出现在他的眼前。那种年青时的娴雅温静,细理弱肌,靡曼皓齿;那种中年时的睿智沉稳,婉约内敛,从容大度;她的静美,思想的深邃凝重,她的温文尔雅,让他永不能忘。甚至她的一个不经意的微笑,也让他至今想入非非。

    早知这样,当初还不如强占了她,让她死了也好。毕竟自己总算得到了她,如今却再也不可能了,他真的懊恼到了极点。

    他不大回到自己的府邸,他实在不喜欢拜丽丝。那种骄纵拔扈,那种幸灾乐祸,真让他受不了。与其和她在一起,还不如和菲菲尼达在一起来得愉快。

    “菲菲尼达……”他真有点后悔放了她。

    他开始酗酒,出入灯红酒绿的场所,常常酩酊大醉,整夜不归。

    他在消沉,在颓废,他的意志在放荡中消磨殆尽……

    ***

    林夏的这种状态,让莱丽焦虑。

    夏夏是她的一切,没有了夏夏,哪她还剩下什么?

    她亲自带人到青楼酒馆里,把他拽了回来。听着他嘴里不断地叫着“阿桢”,喷着酒气,她的泪水便流了下来。既心痛又恼恨,心痛他如此不珍惜自己,恼恨他如此不成器材,竟会为了一个地球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老女人,竟不顾自己身上承担的责任和她现在所受的痛苦,不了解现在他们目前在帝国的处境,竟会这样自暴自弃,不能振作,哪她还能指望什么?

    现在,她天天面对的是海伦娜的鄙视目光和得意的嘲笑,看着这个贱人带着瑟尔苔妮的儿子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的眼睛便会冒血。

    当然,这只是她自己的心态,海伦娜其实并没有这样做。

    她恨不得杀了海伦娜,杀了她的“儿子”林宇才解恨。

    还有夏冰言,这个贱人。虽然夏冰言对她一直非常恭顺,也不持宠而骄,还能照顾到其她的姐妹。因了夏冰言,林炃还能来到她这里宿寝。但她恨她,如不是她,自己又何曾会失宠至此?是她夺走了她的丈夫,夺走了她的一切。不过她目前还得利用夏冰言,想利用她来和海伦娜这个贱人斗一斗。还有一点,那就是这次夏夏从地球上回来看她,正好夏冰言也在。这个烟视媚行的女人,这个无耻的女人,看到夏夏,眼睛都直了。她知道这个女人欣赏自己的儿子。但有一点她不承认,那就是林夏看到夏冰言时,也曾眼睛一亮。

    她亲自给林夏喝了解酒汤,让他醒了过来。便一把眼泪一声哭泣地痛骂述说着他的不明事理,不知道自己目前所面临的危机,以及她的痛苦和期望。她希望夏夏能幡然醒悟过来,不要再这样消沉下去。

    在他的身上承担着妈妈的所有希望,如果他再这样消沉下去,他们娘儿俩便会在这个帝国无立足之地。便会象华伦老太妃和她的儿子林泰一样,会在将来的宫斗中被别人杀死。这是苏曼那个贱人的所作所为告诉她的。

    如果没有了生命,哪他林夏还能有什么呢?失恋是痛苦的,但爱情激素告诉我们,这一切都会过去,随着时间的过去而过去。“只要生命存在,世上的好女人有的是,只要你振作起来,妈妈一定想办法让你承继大统。只要登上了宇帝宝座,你还愁没有漂亮的女人吗?

    “如果到那时,你还爱着那个女人,以你那时的权力,便可以不惜一战,将她掳掠过来,让她成为你的帝后……

    “但这唯一的前提便是你不能失去权力,你现在必须振作起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