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堕入凡尘

章节字数:5166  更新时间:08-01-22 1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全身燥热难耐,空气里一丝风也没有。

    腿上某个地方火辣辣地疼着,疼得仿佛身上着了火。

    想要睁开眼,眼皮却老粘在一起。四周都是吵嚷声,忽明忽暗的光线像发疯似的变换着,有时变出夏萌萌嬉笑着的脸;有时是父母叫着吃饭、起床、扫地;有时是楚维季痛苦的表情……在这其中,常常有一双深如古潭亮如晨星的眼睛藏着令人不解的神情。

    周围的景物在飞速的跳越,双腿轻飘飘的,又像飞又像滑行地前进着,没有起点、看不到尽头……

    终于能睁开眼,还以为几次惊吓过来自己的神经已经足够坚强了,没想到又是晕倒。

    身体一侧有股热源,暖暖的,侧头看去,自己躺在一张旧木床上,床板硬硬的,挭得她的背生疼。白色的小老虎挤在她腰际,肚皮朝上,睡得好香甜。

    木床所在的房间看起来很简陋,没有任何现代物品。

    木门边有个瘦瘦小小的身影,穿着样式简单破旧的古代布衣,小脸上更显得大大圆圆的眼睛带着惊恐悄悄看她。

    她撑起上身,头有些晕,闭了闭眼,朝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招手,却把他吓得往门后缩了回去。

    小老虎醒了,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在她腰上蹭了蹭。

    她身上一件自己的东西都没有,穿着洗得发白的补丁布裙,样式跟她的齐肩短发配来古怪得很。床边地上有双旧布鞋,看起来比自己的脚小得多。

    有些心疼自己用最后一笔压岁钱买的彪马运动鞋,希望没有被当做不祥物给烧了。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衣衫破旧的老妇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之前逃走的小小身影。

    “姑娘醒了?”老妇人沟壑满布的脸上带着朴实的笑容,“可把人急坏了。”看到叶其安疑惑的表情,她又接着说,“姑娘不记得啦?姑娘在山里被蛇咬啦,幸好公子替姑娘把毒血除去,我家又存有蛇药,清了姑娘身上的蛇毒,只是蛇毒刚去身子虚弱,已经睡了一天一夜啦。”

    叶其安撩起裙摆一看,果然右脚踝包着布,散发着浓浓草药味。怪不得梦里总觉得腿疼,原来是被蛇咬了吗?是什么时候被蛇咬的?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自己跟这里的蛇犯冲。

    “这衣服是我儿媳的,小了些,不过还穿得。”老妇人也凑过来看了看她的脚,满意地点点头,“姑娘,饿了吧?去堂屋吃饭吧。”

    叶其安应着,下床穿鞋。小很多,只好当拖鞋套着,起身抱着小虎跟着老妇人走出房间。那个小男孩怯怯地观察她,一发现她看他就忙着低头,紧紧拉着老妇人的裙摆亦步亦趋。

    老妇人所说的堂屋只稍微大了一点,有一张破旧的木桌,几个草编成的凳子,另一边就是简陋的炉灶。

    桌子上已经摆了几个残破的土碗,大一点的两个碗,一个盛着菜粥,另一个装了几个黄黑的饼子。

    “姑娘坐。”老妇人盛了碗菜粥,又从灶上的锅里端出一碗肉来,放在叶其安面前,“快吃吧。”

    真的又饿又渴,叶其安坐在桌边,捧着碗一气就将菜粥送进了肚,又撕了一块肉给小虎,这才发现老妇人和小男孩都站在一边。小男孩的一双眼直直地盯着小虎正努力咀嚼的肉。

    “你们也来吃吧。”叶其安心里一动,朝小男孩招手。

    小男孩看看她又看看那碗肉再看看老妇人,身子却一动不动。

    老妇人不自在地搓搓手,笑着:“别,姑娘你吃。我们不饿。这些都是公子吩咐备下等姑娘你醒来后吃的。”

    叶其安一再坚持,老妇人终于拉了小男孩坐下,却还是不动手。她只得动手拿了个饼子递给小男孩。小男孩不敢接,抬头望向老妇人。老妇人看看他,终于拘束地接过饼子一掰两半,将大的一半收起,将小的一半再一分为二,大点的一块给小男孩,小点的自己拿着。

    小男孩大口吃着饼子,眼神还是往肉碗飘。

    叶其安有些了悟地看着一老一小的举动,暗自叹气,将饼子和肉全都推过去,每人盛了一碗粥,又将碗中的肉强行分给两人。

    老妇人推辞不过,只得难为情地接了。

    吃着吃着,有些熟悉了,老妇人渐渐和她说起了家常。

    老妇人家姓张,家中本有六口人,在山里打猎为生。几年前两个儿子参军至今渺无音讯,怕是凶多吉少,两年前本地遇蝗灾颗粒无收,大儿媳也病死了,如今家里只剩下两个老人带着三岁的孙子。张大爷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出外打猎常常空手而回,就是这样,还得应付官府的赋役,一家人日子过得极为艰难,食不饱腹是常事。

    望着满面菜色、瘦骨嶙峋的祖孙二人,叶其安心里一阵憋闷,想要帮他们点什么,又觉得无从下手,力不从心,只觉得嫌社会主义不够富有的想法变得那么苍白刺耳。

    “姑娘,你吃啊。”老妇人见她不动,有些不安,“你不吃饱,公子怕是要怪罪我们的。”

    “我不饿,你们快吃。”叶其安吃了十九年的饱饭,比起着祖孙两人来,偶尔饿上一次算是清理肠胃,“对了,张大娘,你说的公子是谁啊?”

    “咦?就是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公子啊。姑娘睡迷糊了?”张大娘笑得眯起眼,“我这辈子可都没看过这样贵气的公子呢,人长得俊,对姑娘又体贴,姑娘几世修得的好福气。”

    “那他人呢?”叶其安脑中立刻浮现那双深潭般的眼睛。

    “姑娘一直未醒。昨日公子打了两只野兔吩咐我备好,骑着马往北边走了。”

    “走了?”叶其安皱皱眉。放过她了?

    张大娘却连忙安慰:“姑娘别急,公子原本是要带姑娘一起走的,可那时姑娘身上的毒还没拔清,不便劳动。安心住着,公子办完事准回来接姑娘。”

    小山子吃完后,一直乖乖坐在一旁听她们讲话,眼睛却盯着玩尾巴的小老虎。叶其安将小虎抱过来,递给他。小虎也不咬他,一人一虎很快就玩熟了。

    “姑娘这只小虎可真稀罕。”张大娘看着小虎,有些害怕,“山子他爷爷的曾祖小时候也曾经在山里看过一只白色大虎。听祖上老人们说,这虎是神物,可不是寻常能见到的。怕也只有公子和姑娘这样的人物才镇得住吧。”

    有些书上还说白虎是煞星呢。心里这样想,叶其安却没有说出来,跟着笑了笑。

    这样说着话,转眼日头已经偏西,去集市的张大爷还没回来,张大娘有些慌,几次出门去看都怏怏而归。

    “大娘,别慌,说不定就快回来了。”叶其安忙着安慰她。张大娘听了劝,点点头坐下,不一会儿又开始往外跑。

    又一次无功而返后,一阵喧嚣远远地传了过来。张大娘变了脸色,急急奔出门去。叶其安忙拉了小山子跟在后面。

    远远地,七八个人正往这边走来。近一些后可以看清走在前面的几个人穿着统一的服装,其中一人手里拉了根铁链,铁链另一头拴在最后一个身穿布衣的老人手上。老人被铁链扯着往前走,跌跌撞撞几乎摔倒。

    “老头子!”张大娘已经奔了过去,不顾衙役的阻拦,扶住老人,惊慌地哭喊,“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啊?官爷官爷,求官爷们行行好,放了我家老头子啊!”

    “放了?哼!”拉着铁链的衙役朝地上吐口痰,“你男人犯了律,要我们哥儿几个放了他,去等着砍我们哥儿几个的头吗?”

    “犯律?这是怎么说的?啊?老头子?”

    张大爷满面凄苦,连连叹气:“我哪里犯律,分明冤枉好人!”

    “啪”的一声,张大爷身上已经挨了狠狠一鞭。

    “还敢嘴硬!”打人的衙役骂道,“若不是偷抢,你怎会拿着白花花的大锭银子?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

    “官爷……”张大爷不顾疼痛,连连求饶,“我……我已说了几遍,那银子是……我家客人拿给我去集市换米的,不是……偷来的。”

    “对对对,”张大娘连忙说,“那银子的确是我家客人拿的。官爷明察。”

    这时叶其安也带着哇哇大哭的小山子赶过来,听到这里猜想可能是那个人拿的银子,忙说:“那银子是我拿给张大爷的!”

    几个衙役转头看来。

    这几人在集市上绑了张大爷,听张大爷辩解银子来历,有心细的让锁了张大爷来家里察看。此刻发现只是叶其安一个女人带着个小男孩,两人穿得破旧,哪里有给得起那么多银子的样子,都是怒气横生,直觉得白白跑了一趟。拿鞭的人恼怒地举起鞭就朝着张大爷挥了下去,老人脸上立刻多了条血痕。

    “住手!”叶其安大惊,血往上涌,也不管脚上的疼痛,奔过去一把将那人的手推开,“凭什么打人?还讲不讲理!”

    “讲理?老子就是理!”那人不及防被她推开,恼羞成怒,一掌将她打倒在地,唰唰唰就是几鞭。

    叶其安咬了牙,剧痛下反而激起了更大的怒火,张口大骂:“你们也是官差?官差不是应该为民作主吗?怎么反倒欺压百姓!你们也是百姓生养的,怎么这样狼心狗肺!……”她越骂,那官差越怒,下手更重,几鞭下来,她身上已经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这时,另一名衙役好像看到什么,朝着张大爷家的房子走去。不一会就传来喊声:“哎!兄弟们,快过来看,这里可有个稀奇宝贝,怪不得这老头子有那么多银子……”与此同时,小虎的吼声也跟着传来。

    叶其安一惊:“别动它!别动它!!”

    “贱妇!”拿鞭人立刻踢了她一脚。她胸口一滞,几乎昏倒,好半天才咳出来,嘴里已经带了血腥味。

    忽然听见过去的那人骂了声“小杂种”,然后小山子那小小的身影就往一边倒在地上不动。张大娘惨叫一声奔过去抱住小山子的身体,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叶其安耳中只剩下了周围的惨叫声和小虎的嘶吼,怒火烧红了双眼。几分钟之前还说说笑笑的和睦人间,此刻却如坠地狱。她咬着唇,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站起身来,一脚踢向身边那个衙役的双腿之间。那人惨叫着弯下腰去。趁着其他几名衙役没反应过来,她拼命跑向屋前,用身体撞向那正要抓小虎的人,将他撞得一晃,借机扑到地上将小虎抱在怀里。那人站定后恼羞成怒地起脚踢来,她唇角带血,脸色苍白,眼也不眨全无惧色地直直盯着对方。那人一愣,随即恶狠狠抽出腰中挎刀高举过头就要劈下,就在这时,只听得“咻”的一声,一道黑影自那人颈中穿透,那人哼都没哼一声就已倒地毙命。黑影去势不消,直直擦过另一个衙役的肩膀才“铎”的一声定在地上,却是只白羽箭。

    那个受伤的衙役倒在地上惨叫连连。其余人都呆怔在原地,还没醒过神来,羽箭射来的方向已经奔出一队人马,卷起漫天烟尘。乌盔黑甲,铁骑银枪,烟尘未散,凛冽沉敛的杀气已将众人笼罩其中。

    众衙役早已吓得瘫在地上抖成一片。

    当先一骑黑马直奔叶其安面前,马还未站定骑士已飞身下马,一把将呆愣住的叶其安扶住。被碰到伤口,叶其安疼得五官都聚在一起,呲牙咧嘴地叫了起来。

    深潭般的眼睛里骤然阴云密布,肃杀的气焰铺天盖地。

    “谁下的手?”低沉的声音冰寒彻骨。言毕,利刃一样的眼掠向早已魂飞魄散的几个衙役。立刻有骑士纵马出队,顷刻间又有两个衙役惨叫出声,双腿已被马踏断。

    “小山子……”叶其安回转神来,忍疼将小虎递给他,想要起来,身子一轻却已被他连人带虎抱起。

    “哎呀——!痛痛痛痛痛……”她连声惨呼,之前的强悍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他身体一僵,复又将她放下,转身下令:“将本地县令给我找来!”

    两名骑士应声出列,纵马飞驰而去。

    这时一名骑士抱了紧闭双眼的小山子过来。已经苏醒的张大娘也在另一名骑士的帮助下将张大爷松了铁链。

    “孩子怎么样?”叶其安急急问。

    那名骑士在小山子身上推拿几下,很快,小山子苏醒过来,面色发绿呼吸短急,嘴瘪着想哭却硬生生憋着没哭出来,一双因为瘦弱看来更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张大娘扶了张大爷接过小山子,双双跪下,老泪纵横。

    “大爷大娘,快起来!”叶其安忙说,伸手想扶,却疼得倒抽冷气。

    “起来吧。”他冷声说,示意属下将二老带开,接过属下递来的瓷瓶,倒了颗药丸塞给她。药丸一入口,直觉清凉入内腑,胸口的郁闷随即缓解了许多。

    “你是谁?”她抬头问他。他冷哼一声,转头不理。

    一个小时左右,离开的两骑飞驰而至,骑士身后多了一人,服饰华丽,又白又胖,像个布袋一样趴在马背上,此时又被马上骑士提了领口扔下马来。

    几名衙役一见这胖子,立刻哭喊着“大人救命”,想要奔过去,立刻被两骑阻断去路。

    两名骑士领了人过来复命。

    他抬手接过随从递来的书册,转向那锦衣胖子,问道:“你是县令?治下不严、鱼肉百姓,该当何罪?”

    锦衣胖子本来正在家中和姬妾喝酒享乐,突然被那骑士纵马进屋将他提上马带到这里,早已吓得没了平日作威作福的气焰,此刻认出周围都是军人战马,又见到自己手下一死三伤,更是恐惧万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他冷冷一哼。身边一名骑士身影一晃,明晃晃的宝剑已经架在锦衣胖子颈中,带出一条血痕。锦衣胖子一痛之下急出几分胆气,结结巴巴地喊道:“我我我……我是朝廷命官,我、我是太原知府的侄儿!你们……”

    “好一个朝廷命官,好一个知府的侄儿。”他不怒反笑,语调森冷逼人,抬手将书册扔到锦衣胖子脸上,“好得很,好得很。如今水患肆虐、盗贼四起,你不为朝廷分忧,却贪赃枉法、欺凌百姓,我大明多几个你这般的朝廷命官,才是好福气了。巧得很,我正要去拜访拜访太原知府,这就顺便带个见面礼给他罢。”说着,微一侧头,那骑士手起剑落,那锦衣胖子已经身首异处。

    那骑士收剑上前朝烂泥一般趴在地上的几个衙役扔下一块令牌:“把人头送太原府。县衙里主薄代职,你等听候发落。”

    叶其安完全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从小到大虽然在电影电视上看了许许多多更加血腥的场面,现在面对面真真切切地看着两个人死去,鼻中闻着新鲜的血腥味,还是吓得失魂落魄。当他回身再次将她抱起时,她本能地叫了出来,挣扎抗拒。

    看到她眼中的恐惧,他微微一皱眉,将她点晕揽上马背勒马上路,在一众骑士拥簇下转眼绝尘而去。

    许久,烟尘散尽,几个衙役慢慢醒过神来,捡了地上的令牌,互相搀扶着抛下同伴尸体仓皇离去。

    再隔了一会儿,张大爷张大娘带着小山子,背了简单的包袱,一把火烧了小屋,便朝着山林里逃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