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夜袭

章节字数:3828  更新时间:08-01-27 1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伏击却没有如想象中一般出现。一路到凤县,风平浪静。

    找了路人询问,一个多月前县令被人从自家宅院劫出,斩首于荒郊。官府却并未追究此事,此后数日之间,县衙换了新主。新官一上任就是一番雷厉风行,整肃吏治、清治行市。原本几家大户都受了牵连,入狱的入狱,砍头的砍头。积存已久的陋习弊规仿佛一夜之间修整,令人乍舌之余,不免感叹这场暴风雨本不必来得如此晚。

    不过风雨太猛太大,也会让人心生罅隙,担心殃及池鱼。县城上空反而因此像似罩上了厚厚的阴云。

    坐在临窗位子,看着窗外街景,叶其安愁眉不展。一双深沉如潭的眼眸和两老一小身影不时在眼前交替。忧虑在看到曾经坐落小屋的地方只剩下一片焦黑狼藉后,成倍增长。不断埋怨自己,埋怨风卷残云般离去的铁甲骑兵,为何那时没有好好安顿那一家老小,到底把什么卷进了那祖孙三人的生活里?

    韦谏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施施然,一身旧蓝更衬得他漫不经心又仿佛精雕细琢。神情仍旧淡漠,全然无视一路惊艳的目光追随。

    心脏的跳动又不规则了。叶其安赶紧低下了头,调息宁神,安抚自己那不过是人类在面对美丽事物时正常的情感反应。

    旧蓝身影已经在对面坐下。

    “为何不吃?”熟悉的低沉男声。

    木筷啪地掉落在地,叶其安楞楞看着地上的木筷,不知道去捡。

    “不必如此忧心。”修长有力的手拾起木筷轻放桌上,另递了一双过来,“快些吃饱上路。”

    “上路?”叶其安终于找回意识,“要去哪里?”

    “你寻的那家人似已往东投奔远亲去了。”韦谏盛了一碗汤,“还热着,喝吧。”

    “那就是说……”叶其安眼中渐渐涌上欣喜,接过汤大口喝下,埋头吃饭。

    韦谏丢了块肉给藏在桌下的小虎,给自己盛好汤,送到嘴边慢慢喝下。眼底唇角淡淡笑意。

    饭吃到一半,街上突然吵嚷起来。行人纷纷奔跑躲避,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不一会,饭庄内已经黑压压围满了官兵。一个身穿青色官袍的中年男人立在一排明晃晃长刀后面,大声说道:“本府奉命办事,闲杂人等若有阻拦公务者,立时拿下!”

    “得令!”官兵们齐声呼喝。

    饭庄里主客都面露惊慌,没有一个人出声。韦谏示意叶其安护好小虎,冷然看着众多官兵,静观其变。

    官兵们很快驱走店内其他人。

    叶其安小声嘟囔:“不会又是来找我的吧?”话刚出口,脸就白了,因为那官袍男人的的确确大步走了过来,望着她还有她怀中的小虎。

    韦谏仍旧安然而坐,只微微侧头:“你可知道,我立时便可取你性命。”

    那官员脚步一顿,立在原地,片刻后点点头:“的确知道。”挥手止住身后的长刀,又上前一步,意料之外的,抬手行礼:“陕西监察御史宁常,奉旨代理凤县县令一职。敢问姑娘可是姓叶?”

    “咦?嗯。”叶其安不由看看自己身上的男装,却看到怀中醒目的白色毛皮。

    “万幸叶姑娘安好,宁某恭候多时。”宁常再次拱手,垂首。

    “恭候干嘛?”叶其安看着周围气势汹汹身着“制服”的一群人,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公安局、警察这一类词语。

    “奉上命,”宁常抬手向空中恭礼,“若能寻到叶姑娘,即刻护送上京!”

    “上命……是指的——”叶其安看向韦谏——他眼中有同样的了悟——再回头看宁常,“是朱允……”

    “死罪!”一声呼,面前已经黑压压跪倒一片。宁常原本硬朗的脸上也显出几分忧惧,“姑娘切记不可直呼太孙名讳,此乃大逆不道……”

    “真是他……”叶其安低下头,沉思,没有看到韦谏眼中突如其来的落寞。

    时隔两月,再次坐上马车,忍受木制车轮的颠簸。这次的马车甚至还没有上次的“高级”。

    已经长出一个半头,身体粗了一大圈的小虎仍旧睡得仰面朝天,不时还有鼾声。这样下去,很怀疑山林之王将要“进化”成只猪。

    车窗外看不到韦谏的身影,叶其安觉得不安,明知道他就在马车周围,心里还是不安。这是自和他相遇后第一次睁开眼视线中没有他,总感到怪怪的。

    有些东西一旦成为习惯,就变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那位监察御史宁常很是礼数周全,每过一县都要派人来通传。随行人员都换了普通衣物,井然有序、办事效率极高,想象不出小小一个县城府衙中会有这样的部众,后来悄悄问管饭的小厮,才知道这些人都是一月前随监察御史宁常一同来的。即便再不懂古代的政务,也隐约觉得小小一个县城,政府如此关注,似乎有什么表面上看不到的东西。

    行程安排得很紧凑,夜晚留宿的地方都是宁常派了人赶在前面安排好了普通人家宅院,尽量不惊扰当地官府。

    转眼又是十来天,叶其安已经找到一些方法,使自己适应缺少很多东西的这个时代。甚至连女人最麻烦的事情,也勉强入境随俗,唯独热水澡这一环,始终是心头刺,尤其跟着一帮粗线条的男人长途跋涉,更是连洗个头也是奢侈。要不是抱了也许不定哪个时候自己又回到有电有煤气有太阳能那时代的想法,真想找个有温泉的地方再也不挪窝了。

    这天,留宿的宅院应该是当地大户,水榭楼台、廊徊径深。主人家照旧被要求集中内宅,宁常一行人占据整个前院,不留一个丫鬟小厮,酒水饭食都由随从准备。

    叶其安被带到一间香气盈人的卧室,可能是这家人女眷的住所。床前已经准备好了一桶热水,水面上竟然漂浮着艳丽的花瓣。

    收回大老粗这个定语,叶其安霎时觉得宁常一帮人变得可爱起来。

    双福才十六岁,因为指派来当了跟班,早和叶其安混得熟了,听见她道谢,连忙笑眯眯地回答:“是那位韦公子特别交待了小的,说以后每晚都要给主子准备热水。”

    她心里咯噔一声就暖了起来,低头看着热水发呆。

    双福捧来一叠花团锦簇的衣物,笑得眼都睁不开:“这家小姐新制的衣服,主子换了吧。”

    叶其安几乎逃开,连连摇头:“不要。”

    “主子——”双福苦了一张脸。

    “太麻烦,不好走路!还是男装吧。”斜了眼看去,“要不——好双福,我就穿你的衣服吧?”

    双福一惊,跳得八丈高,结结巴巴:“那、那怎么行——小的、小的去问韦公子算了……”火烧了屁股似的逃跑。

    心情很好地关门,脱衣入水,舒服地长叹出声。

    小虎怕是吃得太饱,早就自觉地跳上了床,窝在锦被上打着呵欠。要是这床的主人回来在锦被上发现硬长的虎毛,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趴在桶沿,半眯了眼,轻轻哼唱起喜欢的英文歌,蒸汽萦绕,一时间,仿佛家中浴室。往常这个时候,父母一定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母亲手里肯定还捧了冰激凌,一边吃一边嚷着好冰,父亲就拿眼斜她,也许还会接上一句:谁让你吃了?

    眼泪涌进眼眶。他们会不会找自己找的发了疯,会不会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要是自己一直都回不去,他们会不会渐渐就把她忘记了……

    水慢慢冷了。从水里起来,不知道用什么擦干身体,干脆活用韦谏教的步法跳到床上,用锦被裹紧自己。小虎被压了尾巴,惊叫一声跳起,一口咬在她手臂。她又笑又叫地翻手捏住它的鼻子,抱着它打滚,一时虎毛四处飘飞。

    正玩闹得起劲,小虎突然警觉地盯向门外。几乎同时,人们预警的呼叫此起彼伏,四周顿时喧闹起来。小虎爬上窗边桌台,隔着窗仔细聆听。

    叶其安迅速地往身上直接套外衣,一边咒骂这时代缺乏钮扣拉链的服装。套到一半,房门突然啪地打开,惊讶之余,只来得及看见旧蓝衣袍的一角,疾风起,房中已经黑暗一片。

    “快些!”韦谏有些恼怒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自己除了肩膀还露在外面,别的地方想看也看不到,更何况是他突然闯进来的。忍不住在黑暗中翻个白眼。既然他在门口,倒不必担心了,反而想把衣服除下,从里到外重新穿个整齐,可惜黑灯瞎火,只有两颗晃动的绿油油的发光球状体昭示着小虎的位置。

    找不到鞋,赤脚下地,刚摸索两步就碰到木桌,“啊”字刚出口,手已经被牢牢握住,鼻中闻到熟悉的清新气息。数天来的不安霎那间消失无踪。

    被他拉着前行几步,突然腰上一紧,身体腾空而起,本能地抓住他,脚下已踩到冰凉实地。

    “站稳些,是房梁上。”他低低的声音在耳际响起。

    心跳如鼓,半天,忽然想起:“啊!小包!”

    他冷哼一声:“你当真以为那是只猫不成?”

    “虽然不是猫,但是是小孩子啊。”她不满地挑眉。

    月亮从云层后钻出来。居高临下看去,就在她刚才呆的房间外不远的庭院中,数十人斗在一起,其中十来人脸上蒙了黑巾,空手面对人数多过己方、手中只有武器的对手,仍旧攻守自如、不见败迹。

    随着身形转换,叶其安认出两张熟悉的面孔。一个是平时礼数周全的监察御史宁常,另一个,竟然是脸都还没长开的少年双福。宁常步伐稳健、双福轻巧灵活,明显是自己一方的主力军。蒙面人的攻击也大都针对他们两人而来。

    虽然宁常不常见到,但双福每天都在身前身后,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他是个身怀武功而且看样子功夫还挺好的高手,叶其安一时间百味杂陈,说不出话来。

    仿佛觉察到她的情绪波动,韦谏忽地淡然道:“谁会想到小小县城会有如此高手,那人这番布置倒是用心了。”

    “那人”指的是谁,不言而喻。叶其安心里一顿,抬头正要说话,韦谏却将她轻轻推开,大鹏般落下去,加入战团。他的身影一出现,蒙面人一方阵形立刻乱了。

    云层再次遮住月亮,眼前复又一片漆黑。只有耳边还听到打斗的声音。再过一会儿,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不知道事态怎样发展,焦虑感刚刚浮上心头,一阵风起,身边突兀的存在感和熟悉的气息已然传来。

    “走罢。”韦谏扶住她的腰,将她带回房。房内已经烛火通明,木桶也不知何时被搬走了。他看着床上花团锦簇的锦被皱了皱眉,转身出门,“歇息吧,我在外面。”

    “等等!”叶其安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夜里那么凉,留在房间吧,就像在山谷里。”

    他蹙地转回头来,眼底似有一簇艳丽光芒闪过。片刻沉默后,仍然迈步,语气刻意疏离:“歇着吧。”

    门轻轻地合上,恍若隔绝了两个世界。

    望着僵在空中的手。掌心还留着棉织物的触感。

    “烦死了!”一头扑上床,将自己埋在被中。小虎不知从哪里出来,跳到她身边,往她颈中乱嗅,被她一把搂住,勒得直喘气。“小包,还是你好!”她哭声哭气,“早知道不出谷了,别扭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