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高处不胜寒

章节字数:3513  更新时间:08-02-01 1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五天后,在封青确定众人身体状况良好之后,叶其安重新踏上了在这异时空的旅途。队伍比离开凤县时有了些改变。宁常一行留在开封府,随行的是封青、双福,赵哲率领的一支彪悍铁骑。

    少了韦谏。

    他曾经是“反贼”,还从如今带兵出现的赵哲眼前把她当人质带走,大家敌我相对,避开是正常的,但是何必不告而别。

    连一句普通“再见”都不能说吗?

    其实她一定会笑着好好跟他道别,不会哭哭啼啼强迫他留下。她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隐隐觉得,这一次分开,怕不会再相见。毕竟陪伴她那么久,所谓的报恩,其实早就不欠她什么了。反而,一个不会武功、没什么头脑,又爱哭的人,在他的世界里,太软弱,是个很大的拖累。可是,既然是这样,不是更应该好好道别吗……

    叶其安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怎么样的,却在马车一个颠簸中醒过神来,看到双福一脸忧虑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反而好奇地问,“小孩子家,一脸苦大仇深地干什么?”

    “因为你魂魄出窍、神不守舍。”封青懒洋洋举着本书接嘴。

    “哪有?”叶其安有些脸热,岔开话题,“在车上看书会近视——会得眼疾。”

    封青挑挑眉,眼睛一亮。

    叶其安装作没看见,踢他一脚:“话说回来,老弱病残,坐车应该,你好好的,干嘛也凑上来?”

    “那匹大黑马若若非是你,谁骑得上?”封青撇撇嘴。

    叶其安眼一转,又踢他一脚:“哎,对了,那个闭月羞花的雪儿姑娘呢?”

    封青身体一僵,立刻翻身将书盖在脸上装睡不再理会。

    朝他做个鬼脸,心情好了许多,掀帘去看车外风景。一旁的双福看到她笑,也跟着咧开了嘴。

    在军队严密护送下,一路斗斗嘴、看着小山子渐渐摆脱死亡的气息、跟着封青辨析路边植物药理、继续手忙脚乱地学习粗浅的招数……转眼,穿州过县,踏入了南京地界。沿途所见,一处繁华过一处,都市的气息日益突显,开封的灾情疫病仿佛已是另一个世界,令人嗟吁。

    这天下午,当叶其安从午睡中醒来,已经是在滁州城内。

    滁州知府早备了宅子,只等众人到达。一进门起,整个宅子的护卫迅速换成了赵哲的人马。

    清理梳洗一番后,叶其安任由小虎摊在床上,自己在镜前摆弄衣服。

    似乎瘦了许多。头发长了些,不过还是只能在脑后扎一小束。看着镜中的自己,果然人要衣装,换了这么一套锦袍,看起来还是勉强像个翩翩公子。可惜在二十一世纪时赶都赶不走的红润脸颊现在白是白了,却有些病态,何况还有些隐约可见的疤痕。

    能减肥是很好,不过白骨精的境界倒是敬谢不敏。

    隔了一会儿,趴在桌上等人来叫吃饭的时候,赵哲过来将她叫了出去,只说有事,径直引向马厩。

    一路都没有遇到人,惟有马厩的侧门外立了两个黑色劲装、脸也藏在黑布下的人,见到二人几不可见地点头示意。

    到了这里,赵哲就不再往里走。叶其安心里隐隐觉出什么,终于在见到那个站在墨麒身边的俊朗身影时,心里的疑问都得到了解答。

    锦衣玉冠、绝立于世。在深秋的夕阳里,恍若神祗。听到脚步声,微微侧头,那双深沉如古潭、明若晨星的眼睛就这么直直望过来,轻易席卷呼吸。

    双脚凝在地面。叶其安一点没有意识到自己停下了脚步,只是怔怔地看着对方一步步朝自己走近。

    “瘦了……”低沉的声音,隐约有欣悦在其中。

    下一刻,叶其安已经坐在墨麒背上。身后是个温热硬朗的胸膛。一股似曾相识的薰香丝丝缠绕四周。

    风驰电掣地离开。

    驰上一处山崖,视野开朗,滁州城内房橼屋脊远远在望,在阳光下染上金辉,绚丽的虚幻。下了马,朱允炆独自走到崖边,遥遥望着前方天地交际处,沉默不语。

    崖边冷风呼啸,卷起他的袍诀,恍然飘飘欲飞。他的头微微下垂,身体挺立,却又像有千斤重担压在肩上,快要不勘重负。

    叶其安抱着手臂,忍受着快要将人吹倒的冷风,怔怔看着本应意气风发的年轻君主萧索迷惘的样子。

    一旁的墨麒轻轻走近,庞大的身躯替她挡住了风,她感激地连连安抚。

    “叶其安。”朱允炆突然开口。

    “嗯?”她吃惊抬头。

    “……什么是天命?”

    心头响过一声惊雷,已经渐渐淡忘的某些记忆潮水般涌来。竹林深处老先生苍老而惶恐的悲呼、楚维季寂寞哀伤的眼神……

    “我将继承大统,可是天命?”他仍在连连追问,不知道是问她,还是在问自己,“黄河决口、疫病横行,民怨人怒,可是天命?你……可是天命?到底何谓天命?……”

    她脑中乱成一片,呆呆地望着他。

    “……古往今来,多少人为了这江山、这天子之位争得头破血流,白骨如山,却又是为的什么……”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重归沉默。

    大风呼啸,几乎要将他卷离山崖。

    “你、你退回来点!”她看得恐惧。

    他缓缓转回身来,幽黑的眼眸直直看着她。

    “你来得的地方,可有国家?可有战祸?可有灾荒?可有人怨?可有君臣?”

    她一震,点头:“有。”

    “那里的君臣又是如何治理国家的?”

    “我……”竭力平定着神思,思索着、组织着语言,“我的世界里,百姓推选出治理国家的人,用法律约束他们,如果他们不尽责或是把权力当成谋取个人利益的工具,百姓就会把他们手里的权利免除。战火、灾荒、人怨,哪里都会有。人永远都不会满足,战火、灾荒、人怨也就永远停不下来……”迎着他的眼睛,对他的迷茫感同身受。嘴上振振有词,心里却在问自己:是这样吗?这些是事实还是早已把这些话像教条一样放在脑子里面,渐渐以为理所当然而从没有意识到去验证。或许,曾经以为是真理,实际上却只是迷惑的工具;或许,二十一世纪也有了自己的新宗教……

    朱允炆定定地看着她,走上前来一步:“你到底来自何方?”

    叶其安望着他,有些迷茫。

    也许是此时此景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也许因为她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他;也许她一直在猜测自己跨越时空是否就是为见证他的历史……

    也许是那深沉如古潭的眼早已对她施了咒。

    “我……六百年后。我来自未来,未来的六百年后。你、你的子民、你的天下,都写在六百年后的史书里,对我来说,一切功过是非、输赢成败都已经是历史。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也不知道会永远留在这个时代,还是会在什么时候再次消失。你问我天命,我也曾经想过,是不是真的有种力量,将我送到了这个时代。如果那个力量是存在的,是不是就是你所说的天命?不过我却知道,人生百年,百年之后,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他的双眼深不见底,好像黑洞一般,看不到里面藏了什么,也没有什么能够逃脱。

    “你相信吗?”叶其安急切地望着他,努力让自己避开黑洞的边缘。

    “……若是有人要你用你所知助他成就大业呢?”

    身周的气压猛然低下来。她心里一惊,突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承担不起,”片刻沉默后,她重新抬起了头,目光清澈,“我是个普通人,从来没有安国救民的远大理想。我只是那些匍匐在你们这些君王脚下的万千子民中微不足道的一个。我于历史,不过如同大海中一滴水,少之不少,多之不多。我自私,承担不起改变历史的后果,不想、不敢,也不能。”

    “若是寡人要你做呢?”

    “不。”声音不高,却没有半丝迟疑。

    黑潭里刹那间卷起了漫天乌云,在盘旋、在缠绕。缓缓地,在那最深的深处,有一点光芒若隐若现,惹人去需索,去追寻。

    “你很好。”他沉沉地说,突然握住她手,将她带向自己,“我果然没看错你。”

    淡淡的馨香、温暖的体温顷刻间充斥天地。

    “你记着,”他的目光灼热而强势,“我就是这天命。这天下、这万里江山,若是已经染上了污尘,便由我的手将它涤净!”

    策马回程时,即将登上权力巅峰的年轻人望着远方,目光笃定。深潭中的光芒璀璨夺目、睥盱天下。

    “你并未在滁州见过我。”

    “对着皇上时,即便心里说不,嘴上记得先应承下来。皇祖父他老了。”

    ……

    叶其安神思恍惚地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踏进门槛的一刻,房内两道人影躇然分开。

    “小叶!”

    “主子。”

    径直走到床边坐下,瞪着地面:“你们在跳舞还是打架?”

    “你去了何处?我找了你一个时辰。”封青上前一步,“这小子明明知情,却任我追问闭口不答。”

    她抬起头。

    “……小的去给主子准备晚餐……”双福躲开她的视线,垂了头,步伐沉重地离去。

    气氛有些怪异。

    封青沉默了半响,叹口气。

    “一个两个,怎的都是这副怪模样。小叶,以后出进都小心些,你不会武,这世上坏人本就很多。我可是答应了韦兄要护得你周全……”

    声音消失在合闭的房门外。

    叶其安却是翻江倒海一般,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句“答应了韦兄”。

    房门轻响。

    她看也不看:“双福吗?我不想吃饭。你不用管我,回去休息吧。”

    门外再无声息。

    撑在床边的手感觉到一个湿湿热热的东西一下下蠕动。从被窝里钻出来的小白虎懒懒地靠在身边。

    瞪着地面,看着脚边圆圆的两点湿印随着落下的水滴渐渐扩大。

    心里并不感到难过,只是泪水自己在往外涌动。好像只是为了把未来的分量一起流出,好让心情重新变得干干爽爽。

    一直回不去,就劝说自己,来到这个时空一定是有着某种使命的。如今,也许是该她独自向前走,去面对那使命的时刻了。

    既然暂时回不去,那就留下来,看看那人君临天下,看看那名存青史的一役;既然暂时回不去,那就留下来,站在历史长河中,看河水滔滔东流不还!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