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双福

章节字数:2793  更新时间:08-02-07 21: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暗中,仿佛潜藏着无数怪物,等着将无意闯入的人吞噬殆尽。

    人迹罕至的院落,看不见人影,却有强烈的存在感。叶其安仍然不能开口,潜意识地瞪大眼,注视着存在感强烈的前方。

    “小叶?”前方有人声响起。

    “封大夫。”朱允炆应了声,将叶其安放下,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朝前直走。”在她背上轻轻一推。

    叶其安踉跄一步,竭力在黑暗中寻回平衡,依言直走。还没走上几步,手臂已被握住。

    “封青?”开口后,才发现自己已能说话。

    “是我。”封青低头应她,随即向对面问道,“阁下可否报上名,日后也好报答大恩。”

    黑暗中一片沉寂。

    “……如此,多谢了。”封青言毕,拉了叶其安转身便走,每到岔路口,都会短暂地思索,似乎脑海中有副地图在与实际道路艰难对应,加上夜色黑暗,虽未迷途,却也无法迅速。

    “封青,你怎么会在宫里?”叶其安忍不住问。

    “噤声。”封青低喝,“前途莫测,逃了再说。”

    “呵呵呵,还逃得了吗?”一个尖细阴柔的声音应声穿透黑暗空气而来,诡异而恐惧。

    叶其安惨叫一声,捂住耳坐倒在地,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迸射出来,又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使劲地从头顶钻进身体,涨得骨头都在刺痛。身旁封青咦地一声,将手掌贴在她背心,顿时,一股暖流从接触的地方缓缓而入,绵长而丝丝涓涓,渐渐将那侵吞入体的异物驱赶了出去。封青随后抽离手掌,在她胸口拂点几处大穴。她“啊”地一声,吐出一口浊气,神志随即清明。

    “哦?竟然能解我还阳大法?”那阴恻恻的声音来到近旁。“啪啪”几声,四周突然亮起数支火把,将叶其安、封青和一名陌生人围在了火光之中。那人一身紫衣,肤色细腻,火光映射下,华润光泽。眉目清秀、身姿婀娜,却使人感觉油腻阴冷,不愿多看。

    封青冷哼一声,迎向来人:“邪门歪道,何难何惧?”

    话音未落,劲风突起,叶其安只听见封青嘱咐了一声“小心”,眼前两人已经动起手来。一时间,劲风激射,残雪暴起,击打得人生痛。火光也在两道人影交错中,忽明忽暗,更显惊险。

    叶其安勉强站起身来,退开几步,想避开那股无形的力量。这时,一声“将那妖女拿下!”,两道人影便从火光后跃出,直扑向她。当先一人五指成抓,迎面攻来。叶其安本能地向后一仰,手臂往上一格,“喀吧”一声脆响,臂上顿时钻心疼痛,不由惨叫。

    “小叶?!”封青急急喊道。与此同时那阴恻恻的声音道:“阁下若是分心,可是敌不过我的……”

    听到这一句,叶其安一口咬住下唇,任由嘴里涌起浓浓血腥,也不再吭一声。脑中却是灵光一闪。没有受伤的左手转了个奇怪的角度,直抓向对方手腕,对方要避却未能避开。

    一击而中,叶其安立刻撤手,双足一错,险险避开后面一人的掌刀,右脚看似随意地一点,人已经退开两米远。那两人一愣,随即追上。她不敢停步,在火光人群中穿梭往复,后面两人一时竟然赶她不上。

    正与封青交手的那人突然“咦”了一声,虚招撇开封青,折身跃向叶其安。

    叶其安奔得脱力,正头晕目眩,又被脚下石子拌住,重重跌倒在地,眼睁睁看着那人朝自己扑来,无力闪躲。正在这时,一个人影骤然自暗处跃出迎向那人。那人冷叱一声,化抓为掌,“嘭”的一声,双掌相击。那人借掌力向后弹开,轻盈落地,从容不迫地回身又接上封青的攻击。

    挡在叶其安前面这人却像断了线的风筝,伴随着血雾直直跌落下来。叶其安直觉地伸手去接,却被冲力震得喉头一甜,嘴里霎时涌起更加浓重血腥味,抬头看清自己怀中的人,顿时忘了手上的剧痛。

    “双福?!”

    双福一张娃娃脸即便在火光下也是一片死灰。听到叶其安唤他,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想要说话,却先咳了起来,口中又涌出更多的血。

    “好双福,别说话,”叶其安声音发颤,带了哭腔,“我叫封青来救你……”

    “主子……”双福无力地喊了一声,偏头看向正战得难解难分的两人,唇边扯出一抹笑,自嘲地说,“那人叫察尔斤,是皇上亲点的禁军总教头……小的总想着有朝一日能超过他,原来却连他一掌都抵不过……”

    “笨蛋,打不过还去打?”叶其安像往常一样的语气骂他。

    双福嘿嘿一笑,随即表情一滞:“主子,开封城……是小的假传圣旨要宁大人转道的……昨日入宫,也是小的……”

    “别说了,好双福,”叶其安摇摇头,向他微笑,“我早就说过,我并没有怪你。”

    “是,主子……”双福浅笑着,望着她,眼神渐渐涣散,“……主子,有些时候,主子心如明镜似的,好像什么都知道,有些时候,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小的现在才知道,主子不是不明白,只是不在意罢了……主子,”他的眼底突然一亮,精神好了一些,“主子,小的能求件事吗?”

    “嗯。”叶其安点点头,竭力压制着心底因他回光返照而涌起的伤痛。

    “以后小的恐怕不能跟随主子了,小的家里有母亲和妹妹,主子能不能替小的去瞧瞧,若是活着,就对她们说小的先去找爹了,若是都死了,便替小的在坟上烧点纸钱吧。”

    叶其安忍着心里剧痛,点头答应:“好。”

    双福闻言灿烂一笑,凑近叶其安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随即眼中神采尽失,再没有了气息。叶其安眼中泪水奔涌而出,点点滴落在双福笑意未失的娃娃脸上,再顺着他的脸流下来,看上去,好像双福也在流泪。

    叶其安心里更痛,轻轻将双福放在地上,抹去泪水,起身死死盯着那个叫察尔斤的人。

    “察尔斤!”她大喊,也不管对方在没在听,“如果你今天死了也就算了,要是今天你歹运没死,而我也没死的话,你清清楚楚地记住,我!叶其安!迟早有一天,要从你身上讨了这条命回来!”

    那察尔斤还没反应,叶其安身后却响起另一个声音,跟先前那声“将那妖女拿下”似乎同属一人:“总教头何等人物,也会怕了你这妖女么?”

    伴着语音,走出一个人来。正是皇帝身边的那个老太监。

    老太监瞥了一眼地上双福,不屑地哼声说:“这贱奴,若不是他与东宫报信,又怎会让你这妖女逃脱?吃里爬外的东西,死了最好!”

    叶其安愤怒地盯着他,眼光几乎要在他沟壑满布的脸上烧出洞来。

    这时,封青、察尔斤二人对了一掌后骤然分开。封青后跃几步一把抱了叶其安,借势跃起,几个腾跃便消失在了阴影中,只听见叶其安一声喊了半截的“双福他……”

    老太监焦急地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连连催促察尔斤追剿,后者却不为所动。

    “总教头,可是要违抗圣旨么?!”老太监怒极,连连跺脚,声音愈发高亢刺耳,正要喝令手下听命,突然周围几声闷哼,伴有重物倒地的声音。下一刻,似乎火把已经换在了另一批人手中。

    老太监大吃一惊,随即手颤抖指着察尔斤,接连几个“你”字,却吐不出多余的话。

    “曹公公,”察尔斤好整以暇的望着他,阴恻恻地笑,“您老人家为皇上辛苦半生,也是该将息了,在下特地送您一程。”话音刚落,黑暗中伸出两双手,将手中的白绸套在老太监的脖子上,慢慢勒紧。

    察尔斤俯视着老太监双眼几乎突出眼眶的扭曲面孔,故作怜惜地摇摇头,冷酷地微笑。

    “曹公公,要怪只怪你得罪了那位,”他手上对着东边遥遥一指,“所谓作茧自缚,以为您做好了局等人钻,却不知自己已钻入了别人的局。不知周王给了您多大的好处,您这样尽忠竭虑?您口中的妖女,不过是引您手下暗桩出来的棋子罢了。曹公公,您就安心去吧,后面的事,自然有人会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