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沙粒

章节字数:3471  更新时间:08-02-24 1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路上再没有遇到追兵,但封青根本不作停顿,一鼓作气出了皇宫,不回朱允炆为叶其安准备的宅院,也不去临江阁和医馆,而是径直离开皇城,直到偏僻无人的郊外才停住了脚步。

    “封青,”叶其安抚着痛疼的手臂,环顾四周天色渐明而显得更加诡异的树影,“这里是……”

    她话未说完,封青突然身体一晃跪倒在地,吐出口鲜血。

    “封青!”叶其安大吃一惊,扑过去用肩膀支撑住他,“怎么了?”

    “别慌,”封青喘息着,摇摇头,“宫中竟有如此高手,若不是他手下留情,你我二人今日恐怕便逃不出来了。”

    叶其安低了头,咬牙克制着心里翻腾的怒火,最终低低吐出了一句:“他杀了双福。”

    封青自怀中掏出药瓶,倒出药丸,自己服下一颗,又碾碎一颗和了草叶上露水轻敷在叶其安手上的手臂上,撕下衣袍紧紧包裹了,道:“骨裂了,你再撑得一时,待我稍事调息,便为你疗治。那人武功太高,背后还有皇家撑腰,即便要报仇,也是日后之事,须得从长计议。”说完,他盘膝坐在树后一处干地,合上双眼,气息渐渐绵长厚重。

    敷了药的手很快减轻疼痛。叶其安也在封青身边背风处坐下等待。时间慢慢过去,身体快要冻僵,她的心绪却始终无法平静,眼前老是晃动着双福笑意未消而没有了生气的脸。鼻子一酸,眼泪又争先恐后地落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更亮。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叶其安吃了一惊,抬头望着声音来的方向,正想示警,身侧的封青已经悠然吐出一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晨光中,他脸色如常,眼瞳清明,看来应该没有大碍了。

    “无事。”他起身轻抖衣袍,又将叶其安扶了起来,在她身上推拿几下驱走寒意,“我入宫之前便安排了接应之人,定在此时此地。”

    不一会儿,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出现在视野中。赶车人将车停在十步之外,解下车辕上另一匹马,朝着这边一抱拳,然后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封青并没有立刻走向马车,却捡了颗石子,运了内力,击向车厢,同时喝了声:“出来!”

    “唉呀”一声惊叫,一团人影从车厢里滚落下来。封青立刻跃上,反掌就要击下,却听见娇声喊叫:“师哥!是我!”

    “雪妹?”封青吃惊地收了掌,瞪视着地上一身丫鬟打扮、眉目绝尘的少女。

    “是我,师哥。”少女翻身而起,笑意嫣然,“可叫我找着你了……”

    “香儿?”叶其安惊诧地上前几步,瞪着地上另一个与小白虎滚在一起的女孩子。

    小白虎几下扑腾,兴奋地往叶其安腿上抱。

    “主子。”香儿挣扎起身,惶惑拜倒。

    封青神色数变,终于摆摆手:“速速离开此地再说。”唤了几人上车,自己坐在车夫位置,赶了马车,往北离开。

    车行途中,封青一番严厉质问,雪儿老实交待了封青送她回家后的事情。

    原来封青前脚送她回家,她随后又乘家人不备跑了出来,一路打听着来到京师,探到封青的住址,兴冲冲找上门去,封青和叶其安却已不在,留了一个香儿正为叶其安的失踪惶惑无依。她便自作主张拖了香儿、带了香儿说叶其安视作至宝的小白虎,找了师门故人,好不容易才搭上了封青安排来接应的马车,终于有了之前相遇一幕。

    封青越听脸色越是难看,想到自己一番安排居然连这个小师妹都没能瞒过,又怎么避过耳目遍及天下的皇家,大为恼火,黑了脸专心驾车,任师妹如何唤也不再理会。

    车厢另一边,叶其安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趴在腿上的小白虎的皮毛,怔怔地望着窗外,好似没看见香儿自上车便额头贴着地板、双肩隐隐颤抖着跪在面前。

    好久,被封青冷落嘟了嘴坐在一旁的雪儿起了同仇敌忾的心,冷声说道:“姐姐好狠的心,一眼都不看。即便是奴才,也不该如此打发。”

    叶其安慢慢转回头,看着雪妹那张原本白璧无瑕,却因为封青的一颗石子,眉角起了个红包的艳丽脸蛋。

    “不是么?”雪儿撇撇嘴,“香儿为姐姐担心,才跟了来,一心服侍姐姐左右,这样忠心,姐姐为何不理?”

    叶其安眼光在香儿身上驻留片刻,扭开头叹了口气,轻喊了声:“封青,停车。”

    封青闻言回头,却没有多问,缓缓将车停在路边。

    叶其安望向车外,淡淡地说:“你回去吧。”

    虽未指明,其余三人却都知道她在对谁说话,闻言面色各异。香儿更是瞬间煞白了脸,全身都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眼中随即无声地滚落大滴泪水。

    雪儿看得心中不忍,对叶其安越发不满,正要开口,却因为叶其安寥落的神色犹豫了一下。

    车厢里突然变得很安静,只剩下香儿刻意压制的哀伤抽泣。

    半响,叶其安终于又叹了口气,表情更加寂寥,回头望着香儿:“你何必这样。如果怕不好交待,回去跟你的主子说,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人,要杀要剐,还不是在他一念之间。我又能逃得到哪里去?”

    “主子!”香儿哀哭喊道,“奴婢的主子只是姑娘一个,主子要赶奴婢去哪里?”

    叶其安重又回头望向车外,声音里带了些冷意:“主子吗?刚才出城门时,你拿了个什么东西给巡查的兵卫看?”

    香儿猛地一震,大眼直直看着叶其安,脸色白得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血。

    “皇帝要杀我,这一路走来,却一个追兵也不见,你说是我运气好,还是另有原因呢?”叶其安继续说着,说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又是谁下了命令要你来跟着我?到底要我做什么?为什么一个两个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谁管过我要不要、想不想!我一没武功、二没势力,不过是老天爷开玩笑从几百年后丢过来的一个可怜虫。你们到底在顾忌我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煞费苦心地监视着我!——你不走是吧?好!我走!”说着,她猛地起身,却是一阵头晕目眩,幸好封青回身一把扶住。

    “小心!”封青迅速替她搭了一下脉,又查看了手臂的伤,没见异常才松了口气。

    雪儿眼也不眨看着他们二人,艳丽无双的脸上渐渐罩了一层严霜。

    “主子!”香儿满面是泪,连连磕了几下头,额上很快红肿一块,“遣我出宫之时,殿下已跟奴婢说过,从此之后,奴婢的主子就只有姑娘一个。那块腰牌,的确是殿下所赐之物,要奴婢放在身边,若是姑娘遇到难事,便将它拿出来。主子,奴婢知错了。主子别动怒,奴婢这就走……奴婢不在主子身边,主子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她重重磕了三下,提了自己的小包袱下车去,又立刻跪在路边。

    见叶其安沉默不语,封青也不劝阻,坐回原位驾车上路。

    雪儿挑开了车厢后面布帘张望。

    不知不觉地,叶其安的视线也从车窗转了过来……

    马车走出一段后,香儿才从地上站起身来,呆立在原地目送马车。看到马车走远,她突然朝前跑了几步,随即又硬生生止住,缓缓垂下了头。

    寒风凛冽,那个单薄瘦小的身体怀中抱着包袱,在狂风中摇摇晃晃,像极风中的落叶,飘零无依。那满身的凄苦绝望即便隔了很远都能感觉得到……

    “封青。”叶其安忽然轻轻开口,“麻烦你……”

    马车掉了个头,沿着来路返回。很快,小小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视野中,仍旧垂着头,失魂般站在路边。听到马车声音,她惊讶地、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开始不停地抹着眼睛,却好像怎么也抹不去越来越汹涌的泪珠……

    “封青?”叶其安向后靠倒,慢慢合上了眼睛,“能不能点了我的穴道,让我一觉睡着不用醒来?好累呢……”

    一滴泪不经意从她合上的眼角流出,飞快地滚落腮边,消失在领口中不见……

    也许真能一睡不醒的话,也就好了。

    只可惜,原来逃避和面对一样难。

    叶其安的夜晚变得越来越难熬,常常睁了双眼等着天亮。即使白天发疯般地要封青教自己学武,没有内力,就练拳脚、练体力、练速度,直到头晕眼花、精疲力竭,即使是这样,仍旧会在半夜醒来,然后清醒地等待白天的来临,周而复始。

    朱允炆说,要她“流落江湖,等待云开雾散”。那时,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今离开京城渐行渐远,心里终于有些了悟。原来她这个朝廷缉拿的钦犯,也不过只是挂在城门口不起眼角落的一张古怪的头像。惹人注目的白虎变成了几行潦草而无人关注的毛笔字。而且离京城越远,城门关卡便愈加显得应付了事。欺上瞒下、浑水摸鱼、偷工漏时……封建官场的种种陋习,真的仅仅是让她“流落江湖”而已。

    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开国君主或许真的老了,成了一个溺爱儿孙的迟暮老人,已抵不过直冲云霄的少年霸者。

    可是,在这其中,双福的死,变得好像是个玩笑。这令叶其安感到愤怒。她非常清楚自己向那个察尔斤发出的复仇宣言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在这强者环伺的汹涌波涛中,一个普通人无比渺小而微不足道、无奈无力又不甘心,更使她的愤怒情绪常常临界在崩溃的边缘。

    然后,不知是哪一天,她突然间就平静了下来。

    是谁,曾经在青涩的年纪、在踏入大学校园的惶恐一刻,半知半解地记住了意外流过耳边的那句:改变你能改变的一切、适应你不能改变的一切。

    那时把它当作口号一样来呼喊,原来真的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也许……”那天,当这个冬天最后的一场雪开始融化的时候,叶其安望着带了凉意的阳光,轻声地说,“老天爷把我丢来这里,并不是叫我做个看客那么单纯吧……”

    正替她用药推拿着瘀伤的封青没有答话,眼底却沉浸了怜惜和哀伤,好像看到什么东西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崩塌,却偏偏无力挽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