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无生门门主

章节字数:2991  更新时间:08-03-04 0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婚礼热闹的继续,察尔斤却已挟持叶其安离开大厅,趁着全庄上下忙于婚礼,沿着一条僻静小路悄然前行。鼓乐喧嚣渐渐远去,路边昏黄的灯火映照前途的静寂。再走的一段,似乎已出了卫士巡守的范围,戒备松懈许多。察尔斤加快了前行的速度。呼啸而过的夜风变的像钢刀一般刺痛皮肤。

    “韦义庄,不过是个面子。”终于在一处宅院前停下脚步,察尔斤阴恻恻地笑,“这一路布满奇门遁甲,不过布阵之人又怎会想到我偏偏钻研此阵多年。恐怕这世上,此刻除了你我,再无外人知晓面前这个宅院才是真正的韦义庄罢。”

    眼前的院墙数十米高,墙壁表面光滑平整,昏暗灯火下,几不见顶。

    察尔斤将叶其安外袍脱下,从袍内抽出一根细密结实的长绳,一端系在叶其安腰上,一端握在手中。他走到院墙边,提气攀跃上墙头,再将叶其安拉上去,抱着她跃进院内。

    院内几处灯火幽然闪动,不见人影。

    察尔斤左右察看片刻,挟了叶其安小心翼翼朝一处建筑物靠近。距离越短,他就越加谨慎,像一只慢慢接近猎物的野兽,用全身的感官获取着黑暗里可能存在的危险。

    却还是不够。

    周围突然灯火通明。灯火后面人影绰绰。偷袭的野兽瞬间变成困兽。

    初时的惊诧后,察尔斤反而坦然一笑,环顾高高墙头不知何时出现的森冷箭光。

    “好手段。”除了脸,察尔斤已不再是张五,优雅地扶了叶其安自若前行,“我输得心服口服,却不知是哪里露出了破绽呢,门主阁下。”

    前方建筑正门徐徐打开。一对侍女手提灯笼按序进入,将个幽深大堂照得如白昼般明亮。

    四名黑衣武士负手立于堂中死角,看似随意,却将堂中护得固若金汤。

    一名舞姬缦纱裹身、蛾眉淡扫,手握一柄寒光四溢的宝剑,在大堂中央起舞翩翩,忽而柔如弱柳,忽而英气逼人,仿佛天上仅有。

    察尔斤嘴角含笑,扶了叶其安站在堂前,对身周箭光视若无睹,反而像个前来观舞的客人,随时准备为曼妙绝伦的舞技鼓掌欢呼。

    宝剑在空中划了个圆弧,恍若流星坠世,剑尖不差毫厘地停在察尔斤喉间。

    察尔斤面色不改,眼睛反带着淫靡的气息在舞姬美妙的身体上轮转。

    舞姬浅浅一笑,剑尖挺进,在察尔斤喉间皮肤带出一粒血珠,随后剑光一转,宝剑已稳稳落在左边黑衣武士手中。舞姬盈盈转身,脚步轻轻,来到大堂深处的榻前。巨大的软塌上慵懒卧着一人。乌黑长袍、墨红腰带,披散的长发随着卧姿瀑布般垂落,遮住了脸。舞姬将榻边银盘举起,捧至那人面前。那人微微仰头,就着银盘衔取果子。发丝流动,露出无匹的容颜和嘴角妖魅的笑意。

    “夫人,”察尔斤忽然极为关切地低了头,半是调笑半是抚慰,“何必如此?待回了家,为夫也如此伺候夫人便是。夫人再稳不住,岔了血气,可是神仙都难救啦。”说着,解去了叶其安身上一处穴位。叶其安吐出一口气,几乎软倒。外人看来,却像是她娇羞躲入丈夫怀抱。

    “总教头,”那舞姬在榻边卧下,轻轻枕在那人脚边,微露笑意,“你与本门素无瓜葛,为何几次三番上门挑衅。我家门主上回已手下留情,放了你回去。你兀自不长记心,当真活腻了?”

    “无生门自来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在下却听闻贵门数月来招兵买马,大有另起龙庭之意,又岂不是活腻了?”

    “总教头哪里话,本门只是江湖中小小门派,岂敢不敬天子、不尊王命?总教头这样说,不是欲加之罪么?今日韦义庄庄主大喜,贵夫人似又欠安,不如请总教头携夫人退了去。本门只当是个误会,总教头意下如何?”

    “自然是好,不过在下也有一议。奈何师门恩重如山,实在不敢违逆。只好请门主赐还宝典,令在下可以祭奠先师坟前,也不枉师门栽培一场。来日贵门有用得上察尔斤的,在下肝脑涂地。门主体谅。”

    “既是如此,”舞姬盈盈一笑,艳若春花,“本门只好请总教头留下做客了。”言毕,双眼一抬。四名武士列阵进逼。

    “哎——”察尔斤浅退一步,右手握住叶其安脖子,将她推往前,“门主小心,可不要误伤了她。”

    那门主未动,舞姬也未动。四名武士仍旧列了阵,将察尔斤围困其中,逼得更紧。

    “唉!这世上本就多无情之人。”察尔斤微微一叹,手上用力。叶其安身体痛苦地蜷缩起来。

    “总教头若是以为用这女人性命相胁,便能令本门低头,那可错了。”舞姬起身,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足下一点攻了过来。

    察尔斤挟持叶其安,足下灵动,让开舞姬攻势,同时解开叶其安哑穴,手指在她颈上一划,立刻血流如注。

    叶其安痛喊一声,喘息着:“讲点卫生行不行,指甲里细菌很多。”

    在她开口同时,那门主猛地一震,坐起身来。

    察尔斤阴森一笑:“敢问门主阁下,可否正往南方探寻熟人?呵呵,我这夫人,来头不小。当今皇太孙、皇四子燕王都视其若命。为救她,韦义庄也不惜出动庄内精锐。若是别人,恐怕只当韦义庄庄主也是裙下之臣。在下却凑巧知晓其中别情。适才目睹庄主大婚,我这夫人可是差点岔了经脉、乱了气息,几乎死了。门主阁下,不愿顾念我夫人的一片苦心么?”手上再用力,叶其安原来的肩伤渗出鲜血,渐渐染红衣料。

    舞姬凌厉挥剑,刺向察尔斤要害。察尔斤不慌不忙,侧身推手将叶其安迎向剑尖。

    只见黑影一闪,“当”的一声,剑尖被一物击开。暗器落地,原来是颗果子。

    “退下。”那门主凛然开口。舞姬立刻收了攻势,与四名武士一同后退,但仍旧防范严密。

    察尔斤稍稍松了手劲:“在下一番布置,不敢妄言瞒过门主。南下之事,无须多日必然暴露。在下只有赶占先机。今日匆匆而来,早已料到此刻局面。门主阁下,既传她盘云步,又为她大动干戈,想来关系非浅。又何必令她受苦?”

    那门主慢慢起身,一步步走下软榻。右手中握着的一卷书册,随着他脚步一点点展开,露出书中图文。

    察尔斤一见那书卷,顿时眼一亮,惊喜难抑。

    “放了她,武籍便是你的。”门主冷然沉声,一双眼直直望着察尔斤手中的叶其安。轻抖右手,书册重又卷起。

    察尔斤点头:“在下自然不会为难她。不过在下还有一事相求门主。”

    “说。”

    “门主武功高绝,手下人才济济,在下要得安然脱身,恐怕不易。还请门主自受五成掌力,在下也好走得安心。”

    “好。”门主片刻犹豫也没有,抬掌击在胸口,顿时闷哼一声,口吐鲜血,身形一晃,跪倒在地。

    “韦谏!”叶其安惊吼出声,脑中一片空白。

    无生门部众大惊,欲要上前,却被韦谏挥手拦阻。挥手之间,他手中书卷稳稳射向察尔斤。察尔斤侧身化去书卷所带掌力,将书卷抓在手里,随后一掌击在叶其安背心。韦谏只手在地上一撑,斜斜掠起,将她揽在怀中。

    “多谢门主好意成全!”肆意笑声中,察尔斤借力后跃,冲破窗栏离去。

    舞姬挥剑带领门众紧紧尾随其后。

    滞痛从背心慢慢蔓延全身,脑袋沉沉的,觉得天旋地转。叶其安竭力漠视口中血腥味,愣愣看着替自己搭脉疗伤的无生门门主。一股温暖从他的手指钻入手腕,稍微消减了胸口的烦闷。

    “……结婚的不是你?”她听到自己在问,声音象是千里之外传来。脸上面具厚厚脂粉早已被泪水冲花。药水混合泪水,刺得皮肤生疼。

    “别说话。”仍旧是冷然淡漠的语气,却是如此的熟悉。

    叶其安抬起手,在他唇角抚过。手指染了他唇角血迹,她低头,怔怔看着手上的殷红,仿佛又看见婚礼上刺目的红绸。

    “多谢门主!”突然甩开他替自己输入真气的手,强撑着身体想要站起,“你我早已两不相欠,各走各路。何必劳烦门主舍命相救?我受不起!”

    “叶其安!”他牢牢抓住她的手腕,脸色更加难看,喘息得比她还要厉害。

    她心里一扭,怒气消了些,身上更没了力气,脑中晕眩感愈加强烈。

    “帮我把面具摘了。”她抓住韦谏衣襟。

    “需用药水,否则留疤。”

    “我不管!”她吼,“我不要用这张脸对着你!本来就没你好看,现在这张脸,怎么见人!……”终于失去意识。

    韦谏轻轻揽着她,脸上神色变幻。许久,幽然一声长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