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何事秋风悲画扇  第二章

章节字数:6518  更新时间:08-05-04 22: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无影看着那虽没有表情,可分明就显得一丝慌乱的脸,知道他果然后悔问了,想到这里,有点得意得回望他。

    “你真会挑时间。”逸出唇角的声音,带着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你说什么都可以在你的小徒弟面前说的。”无影耸耸肩故作无辜状。

    然而,舞儿这会儿却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谁是无雪?和师父又是什么关系?她怎么觉得这个无雪和师父的关系匪浅呢?要是关系匪浅之前她为什么没有听到师父提起过呢?为什么师父一直挂着笑的脸上此时会一脸严肃呢?一直都不懂得掩饰心思的舞儿一张小脸上写满了疑问。

    “那个,无影大哥…无雪是谁?”她天真的看向无影。

    “那个…嗯…”无影求救的转向圣音,不知该不该说,最后他决定把这个重任推给当事人自己,“你问你师父吧。”

    “师父?”舞儿满脸问号的看着圣音。

    “是师父……一个长辈的女儿。”圣音像往常一样微笑的看着舞儿,而后避开她的目光,用能冻死人的眼神射向无影。其实他不是怕舞儿知道,这丫头这会儿还不清楚自己对他的感觉,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只是,无雪突然来尘家庄等他,让他觉得有些事情可能必须要提前解决了。

    无影看着那比变脸还快的速度,有些委屈。前一刻还温柔的眼神下一刻变得那么恶毒,这转变也太快了吧!真不公平,为什么待遇差这么多。

    “哦。”怎么觉得师父在骗她呢,不对,师父从来都不对她说慌的。可是,师父为什么那么快就避开她呢?

    --------------------------------------------------------------------------------

    初春时节,尘家庄园子里一派江南人家的韵味。小桥流水,万花争艳,鸟语花香。

    可是此时,沁园的屋里确弥漫着紧张的氛围。

    说起这沁园,是当年老庄主年轻时爱慕过的女子曾经在庄里住过的园子,也是老庄主为了那位女子而特意修建的,当然,这名女子是庄主娶妻之前的事情,后来不幸去世。因为这件事,老庄主曾经一蹶不振,就在那个时候遇到了之后娶的妻子,也就是尘无影的母亲,一场缘,成就了一段佳话。因为这园子对老庄主的意义重大,也算是因为那名女子让他们有了相识和相恋,因此夫妻倆就把这园子留了下来,并每天让人打理。

    沁园,就是现在圣音和舞儿住的地方。知道了它的由来,无影让他们住在这里的原因便显而易见了,无非是想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笨笨的舞儿哪能想到那儿去。听无影说起这个园子的由来的时候,还一脸痴迷的幻想着那老庄主的事情,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去想无影的良苦用心。

    这屋里的紧张因何而来呢。

    “你这么想?”无影严肃的看着那一直挂着笑脸的圣音。

    “是啊,应该是这样了,只是不知道这事怎么会有人知道。”清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困惑。

    “亏你还笑的出来,看来以后有你受的了,走到哪还不得被那些人烦死。”无影看着圣音那一脸无所谓,气不打一处的来,好像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不打紧,那些人成不了什么气候。”圣音扯了扯嘴角不屑道。

    “哼,我看也只有那个徒弟能让你紧张了。”无影轻抿了口茶,幽深的眸子盯着圣音。她是圣音的弱点,这点要是让别人知道就麻烦了。

    圣音只笑不语,他知道无影心里在想什么。

    的确,要让别人知道了他的弱点,带给舞儿的就只有危险。虽说她的武功足够保护自己,可是那丫头心思单纯的要命,心里想什么全画在脸上,根本没有能力和江湖上的阴险狡诈相斗,再加上最近他身边出现了奇怪的人,看来以后不得不提防了。

    说起奇怪的人,便是这些天出现的那些黑衣人,不算之前的,在酒楼出来之后又遇到了好几批。每批来都说是听闻三公子武功举世无双,前来切磋武艺。可是他知道,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何况,江湖上人人都知道他的武功,前来切磋武艺不是送死是什么。

    俊逸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狡黠的笑,低头啜了口杯里的碧螺春,然后抬头定睛在无影那张正在沉思的脸上,“听说,昨天你弄到了一套非常厉害的暗器,改天别忘了给我瞧瞧,也许我还能指点一下,把它改进改进。”

    “咦?”这家伙思维是怎么转的?怎么转移话题这么快,无影好不容易从刚才话题中回过神来,立刻就意识到圣音刚才似乎说了什么来着?暗器?暗器?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他明明很小心,很小心的没有走露风声,他怎么会知道?立马干笑两声,“你听谁说的?怎么可能,你听错了。”

    “哦?对了,把暗器拿给我看的时候,别忘了带着上回你从宫里带回来的千年灵芝,我要给舞儿那丫头补一补。”边说边沉思,好像是开始认真思考着要给舞儿补身体一样。

    “好!好!”天啊,谁知道他再隐瞒下去圣音那家伙还会向他要什么,就算是为了报晌午在大厅他提到无雪的事,也不用这么害他吧,无影不服气的瞪着一脸得逞的圣音,“明天给你送过去!”

    唉,想想他无影,堂堂少庄主,为什么会“任人宰割”呢?

    这可就要说到上一辈的事了。

    当年,圣熠和尘埘歆(也就是圣音的爹和无影的爹),他们俩人是同门师兄弟,年轻的时候爱上了同一个女子,就是之前说的尘埘歆年轻爱慕过的第一个女子,那女子是他们的师妹,那件事当时在江湖上广为流传,大家都想看看,亲如手足的两人会因为一个女人变成什么样子。

    然而,这倆兄弟并没有满足那些喜好八卦的人,虽然最后那个师妹选择了尘埘歆,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忌恨对方,圣熠成全了他们,为此,尘埘歆一直自责,不肯原谅自己,觉得他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他大哥的痛苦之上的,即使,最后他们谁也没得逞,因为,那师妹红颜薄命啊。

    就因为这个,本性善良的尘埘歆总觉得自己欠了圣熠很大的情,很对不起他,因此,之后告知他的子孙,只要是圣熠的后人开口要求的事,一定要办到,甚至最后搬进了家训里。当然,圣熠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他觉得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他师妹对尘埘歆的爱又不是因为他让步让出来的。

    谁知,那圣熠子孙不肖啊,出了圣音这么个人,那是非常非常的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一不高兴就跑去“剥削”无影,时至今日,尘家庄,不知道有多少东西被搜刮到他那去了。天下人,谁能想到那个一笑颠生的三公子,居然是个这么“狠”的角色!

    想到这里,无影咬紧牙,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爆发出来。他真是遇人不淑啊,怎么就从小认了这么个兄弟呢!想当年,见到那张清秀可爱的脸想都没想就交了这么个朋友,还当弟弟的疼,以为是个温顺的小猫,谁知居然是个老虎!

    看着那张阴晴变化的脸,就知道无影又开始为生为尘家人而感到不幸了!呵,他就是要看到那个表情,要怪只能怪他在舞儿面前提无雪的事。

    那张铁青的脸,忽然绽放出了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对了,跟你孟不离焦的徒弟这会儿怎么没跟在你身边?”

    “那丫头,刚才看见你春园里的那只狗,便留在那了。”圣音一想起他那丫头连眼里都洋溢着笑意。

    “你确定是春园?”无影端起茶杯,掩袖轻啜了口茶,遮去了幸灾乐祸的笑。

    圣音不解的挑了挑眉。

    “你节哀…”无影大笑,起身朝外走去。

    春园内,满园的姹紫嫣红,萦绕假山的潺潺水流,如诉如歌,精致的房屋和凉亭,错落有致摇摇相望。

    “小狗狗,过来,我不会伤害你的。”舞儿对躲在角落里的白色圆球笑着招手。可是那只球一点儿也不领会她的好意,一直缩向墙角。

    她忍无可忍,只好走过去强行抱起那只球。然后,向不远处的亭子走去,边走边温柔的抚摸着,慢慢地,那只球不再挣扎,反倒是静静的躺在她的怀里任她抚摸,闭着眼,一脸惬意。

    “我说我不会伤害你吧,你看你现在多舒服。”舞儿巧笑,摸着摸着,看着那白白的球又想到了总穿着一身白衣的师父,呢哝道,“也不知道师父现在干什么呢。”

    “小姑娘?”舞儿耳边缓缓的飘进三个字,抬头便看到了个一身白衣的女子。

    明眸善睐,娇丽绝伦,眼波流转之间风姿绰约,艳绝倾城,这便是舞儿看到无雪时脑中重复出现的词。

    这个女子的美和她完全不同。她属于娇小可爱型,可是这个女子却是倾国倾城。这样的长相,才应该是今日酒楼里那个人形容的样子呢。

    “姐姐长的真好看。”舞儿痴痴望着眼前的美人儿,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呵,小姑娘真会说话。”女子掩嘴笑道。不知何原因,她看着舞儿水灵灵的双瞳甚是可爱,不由得喜欢起眼前的小姑娘。

    “姐姐是庄里的什么人?”舞儿拍拍身边的位置,很开心又认识了一个人,“姐姐坐啊。”

    “客人。你呢?”女子伸手摸了摸舞儿怀里的狗狗。

    “真巧,我也是。无影大哥的客人还真不少。姐姐是无影大哥什么人?”眼前的美人不会是无影大哥喜欢的人吧。

    “我只是无影的客人。”她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笑了笑道。

    “呵呵,我以为…”舞儿为自己的猜想羞了羞脸。

    白衣女子只是笑笑,没有多说。

    “姐姐,你和我师父真像。我师父平时脸上也总挂着笑。”舞儿又不由自主的将眼前一身白衣的女子和师父联想到一起。是啊,要是这个姐姐和师父站在一起,不知道多配呢。想到这里,心里不是滋味的看了看那张绝美的脸。

    “你师父?”直觉告诉她,也许这个小姑娘的师父就是自己要等的那个人。是啊,这个时候在庄里,又是总是在外面挂着笑脸的人,除了那人还会有谁呢。

    “圣音。姐姐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吧,师父在江湖上很有名哦!”说起那个师父啊,舞儿小小的脸上尽是爱慕。

    呀!师父说过在外人面前不可以叫他师父的!怎么办?她侧首看了看无雪,这个姐姐既然是无影大哥的客人,应该不是坏人吧。

    女子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颤,一双美眸瞬间绽放出光彩。终于让她等到了啊!

    想想,她和师兄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面。7年前,她还是个11岁的小姑娘,那之前虽然也不是天天和师兄见面,但是还算是经常,可是从她11岁之后,每年都只能见到两三次,到了3年前,每年只能见到1次。谁知道自从2年前那别,一直到现在才等到。为什么师兄和她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她总是想不明白。还好,这次她等了他这么些个日子,总算是把他给等到了。

    “丫头。”一道让她每夜思念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然而叫的却不是她,因为师兄从来只叫她的名字,不会叫的这么亲昵,简简单单两个字便让她的心一阵刺痛,两年间等待的酸楚瞬间蔓延全身。

    正在她们各自沉思的时候,圣音和无影已经踏入了春园,一进园子就看到两个在亭子里女子。

    “师父!”正在想着圣音的舞儿看到师父来了,便抱着怀里的狗狗兴冲冲的扑到圣音身边,开心的捧上她发现的宝贝,“师父看,这个狗狗好可爱!”

    “嗯。”圣音宠溺的摸摸了她的头。早在她没有和他一起去沁园的时候他就发现了,现在才抱来给他看,也太看不起他这个师父的观察力了。

    “师兄。”短短的两个字中饱含了无尽的深情和思念。女子看着眼前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子,真的很想不顾一切的扑进他怀里。

    只是,那个怀抱是属于她的么……

    “无雪,好久不见了。”圣音的视线从舞儿脸上移到无雪脸上,微笑的看着无雪,眼中却少了刚才看着舞儿的那种独有柔情。

    聪明如她,早在他进园子喊那声“丫头”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守候要有结果了,而这个结果却是自己不愿看到的。

    如果是那样的结局,她倒是宁愿一直那样下去。

    原来这就是他们口中的无雪。舞儿虽然心思单纯,可也看得出无雪看圣音的眼神不一样。那眼中饱含的感情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众人眼里,不禁让人感叹。不知情的人肯定会想,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子,让这样一个女子死心塌地。可舞儿看得出来,这个让她倾尽所有的人,是她的师父。想到这里,心忽的纠结起来,比平时胃疼的感觉还要难受,抱着狗狗的手不由的缩紧了,狗狗因突来的窒息感窜出她的怀里,安静蹲在她脚边。

    “呵,圣音刚到不久,本来还说一会让他见你,没想到现在就见到了。”无影赶紧打破尴尬的气氛,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会窒息。今天才过去了多久,就已经第二次遇到倒霉的事了。今个儿是撞了什么邪了?

    “师父还好么?”

    “还好,只是天天嘀咕着你不常回去看他,”想到那个一把年纪却和孩子一样的爹,无雪笑了起来,“成天说你不懂得孝顺他老人家,一年就回去看他两三次。”

    两三次呢,不用说也知道对师兄来说,师父比她重要得多了,想到这里不由的黯然神伤。

    “他老人家就是像个孩子一样。”想起那个像小孩一样调皮的师父,圣音有些无奈。

    无雪随后轻移莲步跟在圣音旁边,漾水双眸时而时的瞧向身旁的圣音。

    舞儿在后面看着前面说说笑笑的两个人,心里难受的紧。

    那个有着师父和无雪姐姐幼年的世界,是她进不去的。别人都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了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师父和无雪姐姐也会那样吗?

    那个姐姐说,师父不常回去看他的师父,那么,以前师父不让她跟着的时候,是出去看那个无雪姐姐的么?

    “无影大哥,无雪姐姐是师父的师妹?”舞儿抬头问身边的无影。

    “嗯,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只不过不是一个师父。”无影向舞儿解释道。

    “是么……怪不得感情这么好。”舞儿心里不是滋味的瞧着在前面并排走的两人。无论是正面,背面还是侧面,两个人看起来都那么般配,真是讨厌!

    “其实他们不常见面,自从上次见面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吧。”无影看舞儿低着头,看得出她心里不好受,便好心说道。

    “这样啊。”听到这里,舞儿心里有点小小窃喜,看来不是去看那个姐姐呢,呵呵,不管怎么说,她天天都待在师父身边呢,虽然有的时候师父会独自出门,不过从来不会超过一天,一般情况下她都是跟着师父的,这么算来她是很幸福的了。

    “谢谢你哦!”舞儿抬起头开心道,“无影大哥,你人真好。”

    无影低头看到舞儿那张纯真俏丽的小脸,如阳光般灿烂,风佛青丝,害得他一瞬间恍了神。

    -------------------------------------------------------

    晚饭间,舞儿盯着满桌的美味佳肴真的快流口水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被讨厌的人打扰,根本没有好好的享受食物的美味。

    “看着你这样子,我真要怀疑你师父平时是不是虐待你了。”无影看舞儿那一脸饥饿的表情便故意逗她。

    无雪看着舞儿那可爱的样子不由的笑了,平时一脸笑容的圣音此时却没有表情的自顾自吃着。

    “才不是,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遇到了讨厌的人,所以才没有吃好。”舞儿不高兴听到师父不好的话,美眸回瞪了一眼无影。

    这一人一句看在圣音眼里,却成了打情骂俏。

    “师父,你尝尝这个。”舞儿把一块糖醋里脊夹起,偏首对圣音道,“我刚才尝过,很好吃哦。”

    “你自己吃就好了。”圣音看也没有看舞儿,淡淡的回应。

    “哦。”舞儿夹着菜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一时之间不知是放下还是继续夹给过去。顿了下,终于僵硬的收回胳膊,委屈的低下头,拨着碗里的饭。

    师父怎么了,平常不是这样的,平时师父会笑着捏她的鼻子叫她“馋丫头”的,可是刚才师父不但没有笑,看都没有看她。是因为无雪姐姐在旁边所以这样子么…

    无影似乎发觉到了什么,赶紧转移话题。

    “无雪,怎么突然想起到这儿来了?”问完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这不明摆着明知故问嘛!无影一脸懊恼。

    无雪没有料到无影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刚开始一怔,随后笑笑,看了看圣音,坦然地说明来意,“有些事,要找师兄处理。”

    无影今天的白痴样,要不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她可真是要好好笑话他一番。

    无影和无雪两人为了缓解气氛,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圣音和舞儿两个人则是一句话都没说。圣音只是在他们跟他说话时才会露出那张招牌笑脸,舞儿也只是笑着看他们闲聊。无影实在是想不出来,难道圣音就为了刚才他和舞儿打趣而生气吗?不至于吧。

    本来短短的一顿饭,四个人却感觉吃了有几天那么长。

    -----------------------------------------------------------------------------------

    出更入夜,微暖的气息拂过沁园,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

    溢满花香的园中,一大一小的身躯静静地相偎在亭中。

    刚才吃完饭,师父就拉她来这儿坐着,可是一句话都不说。吃饭的时候师父也不说话,害的她现在也不敢说。

    “你今天刚到这儿,可是看着你和无影却很熟?”圣音终于沉不住气还是问了。

    他只知道他很在乎舞儿,把她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因为她变得这么幼稚,甚至在饭局上因为她和无影而幼稚的斗气,害得什么都不知道的她一肚子委屈。

    “是啊,因为无影大哥人很好啊。”

    “只是觉得他人很好?”往日流光溢彩的双眸,此刻漫上了淡淡的落寞。

    “嘿嘿,长的也好看。”舞儿笑兮兮道,然后伸手摸了摸面前那张俊美的不像话的脸,“不过,还是师父最好看。”

    他不可置否的撇撇嘴,似乎比较满意这个答案,“那你怎么看他?”

    “什么怎么看啊?”舞儿不懂他到底要问她什么,“师父想问什么?”

    “你觉得,他……怎么样?”真的有苦说不出,难道要他直接告诉她,他在气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