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何事秋风悲画扇  第三章

章节字数:6049  更新时间:08-05-04 2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很好啊。”舞儿看着圣音,星眸尽是天真的色彩。无影哥哥是真的很好啊,很细心的看出来她不开心师父和无雪姐姐的事,还安慰她。

    他没有说话,两个人静默了一会儿。

    突然的安静让舞儿不习惯的移了移位置,和他靠得更近了。她就是喜欢靠着师父,师父身上总是暖暖的,给她很舒服的感觉。

    “有点冷。师父,抱。”她说着便往他怀里钻去。

    “丫头。”他低头,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慢条斯理地帮她将被风吹乱的发丝别到耳后,清澈的眸子此时已经饱含着浓烈的感情,只可惜在黑夜里,她看不清里面所蕴含的深情,虽然,即使看到了,也不会懂。

    “嗯?”还不等下面的话说出口,他温热柔软的唇已经覆在她的唇上,即而轻轻的吮着,舌尖轻轻地在她唇上画着圈,似火的目光看着一脸惊愕的她。

    “师父你…”刚刚张口,湿热灵活的舌便滑入了她的口中,缠住香嫩的小舌。

    她出于本能的伸手撑在他的胸前想要推开让她窒息的身躯,可是他身上的温度隔着衣服传了过来,让她的小手不由的软了下来。

    他伸出纤细的手指,抚着她光滑白皙的颈部,用指腹慢慢地摩擦,而后滑移到她的头后托住那快要支撑不住的小脑袋,忽加重了吻的力度。

    第一次被人吻的她,早已受不住这样的诱惑,稚嫩的双手慢慢伸到他的脖后,搂紧他的脖子,生涩的回吻。

    安静的夜里,两人热烈却又不失温存地辗转缠吻,在原本不清不楚的感情上凭添了再也无法忽略的柔情蜜意。

    片刻后,他稍稍离开她的唇,在她唇间吐息,幽幽的流泻出无尽的轻怜蜜爱。他喜欢极了她那纯真的反映,“喜欢吗,丫头?”

    她娇喘,气息浅促,大脑仍然停留在刚才让她脸红心跳的热吻中,根本没有反映过来他说了什么。

    “怎么?不喜欢么?”他轻轻的舔了舔她细致的耳垂,含笑问道。

    “我…”她语无伦次,睁大水汪汪的双瞳,“师父你,你为什么…为什么亲…亲我?”后面的“亲”已经小的连她自己都快听不到了。

    凤眸微眯,微微地扬起笑容,只笑不语,柔软的墨黑发丝在凉风中飘荡,悠扬的笑容在静谧的夜里竟显得愈发妖魅惑人。

    他轻轻地将她揽入怀中,所有的话语和深情全都蕴含在了“傻丫头”三个字中。

    她的脸瞬间进入了迷茫状态,呆滞的任他紧紧地拥着,恍惚的忘了世界的存在,被扰乱的心跳,古怪的热流从心间窜过,带起阵阵潮热。

    夜,静得出奇,似乎在酝酿着什么,空气中流动着不同寻常的讯息。温柔的目光,魅惑的笑容,甜腻的亲吻,一切的一切是如此突然,而又另人措手不及。唇上温热的触感,彻底颠覆了她7年来习以为常的感情。

    夜阑风静,柔情似水,若是这是你给我的承诺,天上人间,我也会陪你走一遭。

    缠绵的吻和温暖的笑容在静谧的夜色中让她分外心安,白天那种揪心的痛竟神奇的慢慢淡化了。

    “师父喜欢她么?”她粘在温暖的怀里,用脸蹭着他的胸膛,状似轻松地问道。

    “谁?”

    “就是…无雪姐姐…”

    “她是个好姑娘。”他照实说,没有直接说明也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今晚的事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只是,白天的事,让他发现,他不能再那么‘君子’的等下去了,更何况,在这样的夜里看着她,实在是难以控制住那压抑已久的感情。

    “是么…”她勉强自己笑出声,“呵呵,我也觉得无雪姐姐很好呢,她那么漂亮,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人也一点没有那些千金小姐的高傲,待人那么温柔,谁娶到她是谁的服气呢!而且啊,你看我今天不小心把水洒了烫到她,她都不生气,而且还说不关我的事是她不小心,如果是别的千金小姐,早就发火了…师父,你和无雪姐姐是青梅竹马,真是幸福呢!”

    她滔滔不绝的说着,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话突然变的那么多。

    “丫头。”他打断了她的话,低头看着她,“谁娶她是谁的服气?”

    “嗯,是啊。”她强忍着心底的疼,扬起笑脸直视他。因为在黑夜里,她看不清师父的眼睛,所以才敢这样,若是白天,这强颜欢笑遇上那双能洞悉一切眼睛怕是要露馅了。

    “……”看着那张完美的无懈可击的笑脸,那么了解她的他,这会儿竟然分辨不出其中的真假了。这点发现让他不安,这是相依7年以来的第一次不安。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幸福不是无雪,而是她么……

    曾经,她一个小小的表情都能让他看清她心里的想法,因为她太单纯,单纯的不懂掩饰。虽然知道她终有一天要长大,可是没有料到,长大的她居然懂得了掩饰。

    “有人。”还来不及仔细分析舞儿的想法,就听到了一串隐约的脚步声逼近。

    “嗯。”江湖上传闻的“红刹”名号可不是白得的,舞儿当然也听出了那些细碎的脚步声。

    声音很轻很轻,一般练武的人可能听不出来,但是他们就不同了。

    这已经是最近一段时间内的第五次了,前几次都是隔两三天一次,没想到今天居然来了两次。

    “又来切磋武艺么?既然都来了,就从屋顶上下来吧。”冷淡的声音从嘴角飘出,头也没回的对身后屋顶上的人缓缓开口。

    “三公子果然好耳力!”7个人从屋顶一跃站到圣音和舞儿面前。

    “各位又是来切磋武艺的么?”好不容易和他的丫头能‘交流交流’,结果却被这些个不知死活的人打扰。

    “怎么?谁这么胆大,居然夜闯我尘家庄!”还不等那几个人开口,无影勃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兄弟几个只是来找三公子,和少庄主没有关系。”

    “人都闯进我尘家庄了,还说和我无影没有关系!”无影甩袖怒道,“来人!给我围住!”

    话音刚落,一群手持弓箭的侍卫已经将7个黑衣人紧紧围住。

    “圣音,你们先下去吧,出现在我庄里的人我来解决。”

    圣音笑了笑,低头对舞儿说:“丫头,我们先回去休息吧。”

    “可是,师…”一想平时师父对他的吩咐,她又道,“少爷,我们不帮无影大哥么?”

    “你看他需要我们么?!”听舞儿提及无影,圣音眉头微蹙,“回房。”

    “哦。”舞儿只得跟在他后面。

    “三公子且慢!”一黑衣人说着便带剑冲上来。

    舞儿回头,刚好看到那人被无影给挡了下来,真不愧是师父的兄弟,武功真是不得了呢。

    圣音看她回头,伸手拉着她加快步伐向屋里走去。

    ----------------------------------------------------

    “上床睡觉。”圣音一进屋就对舞儿下命令。

    “啊?”舞儿后脚刚进屋,门就被他爱关上,脑袋根本还没反映过来就被抱起朝床上走去。

    “师父?”她小心翼翼地叫着他,总觉得师父今天不对劲,“怎么突然就睡觉?”

    “到时候了。”他不多说,只是将她放到床上,随后自己躺在她的旁边,将她搂在怀里。

    “师父?”小小的身躯像猫儿般在她怀里钻了钻,找了个合适舒服的位置,满意的不动了。

    “嗯?”

    “这两天怎么这么多人来找你切磋武艺?”她很是不解。

    “天下第一的位置谁不爱。”圣音淡淡道。

    是啊,谁都想当天下第一。可是,为什么之前没有人,这段时间却突然这么多人呢?

    他看出了她的疑惑:“可能最近我在江湖上走动比较多,他们注意到了,突然想起来,就找过来了。”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不想让她知道其中的原因,更何况他也还没有确定。

    舞儿睡不着,总觉得最近出现的人奇怪,可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她在圣音怀里翻来翻去,蹭了又蹭,就是睡不着。

    “丫头,你在考验我的耐力么…”他在她耳边低语。她要是再这么蹭下去,他可不敢保证他还会不会像以往那般君子下去。

    “我…”听着师父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低沉,吐出的热气让她的耳朵红了起来,仿佛被火烧般烫烫的。可是,要是不动的话,真的不舒服啊……

    “师父?你能不能往旁边挪一点。”

    圣音低笑,在她耳边轻轻呵气,将搂在她背部的手缓缓的移到她腰间,让两人的距离更近。

    “师父?”她抬头惊讶的看着他,从他那张狡黠的笑脸中,她隐约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意识到危险后倏的羞红了脸,正准备低下头,就在要低下的瞬间他的薄唇便覆上了她的唇。

    “嗯…”她来不及闪躲只得嗯了声。

    他的吻如蜻蜓点水,让她的唇微微痒起来,慢慢地,他开始吮着她的双唇,轻柔不失力度的吻让她的心小鹿乱撞,小手紧张地抓着他胸前的衣襟不肯松开。他在趁她微启唇喘息之际,将灵活的舌滑进她的口里。

    “嗯…师父…”

    从她颈下环过的手,以指尖揉擦着她脸上水嫩的肌肤。忽而,他食指用力将她的下颚抬起,让他能更深的探取她的香甜。

    这样躺在师父怀里,和刚刚在亭子里被吻,很不一样呢。慢慢的,她觉得浑身瘫软,开始贪恋起他有点霸道又不失温柔的吻,他的吮弄不在轻柔,反而如狂风般,令她浑身轻颤,灼热的胸膛隔着布料,熨烫着她的身体,随着她的挣扎不住的磨蹭着他,让他的喘息变的粗重。

    “师……别……”那种浑身滚烫瘫软的反映让她害怕。

    “别?”他离开她的双唇,语气中颇含挑逗意味,“今天晚上的火可是你挑起的哦,我的小丫头,你要负责灭火。”

    她微眯杏眸,悄悄地瞧着她。平日那双如水的眸子此刻充满了情欲,微眯的眼眸显得无比的妖娆。

    瞧着瞧着,她便不由自主的,将揪住他衣襟的双手松开,缓缓移到他的颈后搂住,开始学着他吻她的那样,生涩回吻。他因她的主动而兴奋,双手加重了力道,像是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般。

    揉进身体?对,他要她!

    可是他现在还不能!想到这里他猛的反映过来,将仅存的理智拉了回来,忽的放开她。

    舞儿离开让她窒息的吻,柔弱无力的依偎在他怀里,不住的喘息,雪颊染上两抹绯红,同时双眸不解的望向他,怎么突然停下了?

    他还来不及开口解释她的疑问,门口就想起了扣门声。

    该死!刚才他居然没有听到脚步声?!想到这里不禁懊恼自己的疏忽,看来以后在这丫头面前要节制一下了。不然搞不好还会出现什么乱子呢!

    “谁?”还没有从情欲中缓过来的他声音略带沙哑。

    “我!”门外无影听到那个“谁”字后似乎也猜到了里面刚才在干什么,可是他没有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这么沉不气,选在这么紧张的时候。“有事跟你说,你要是不方便那明天说喽?”

    “乖,你先睡,我一会回来。”圣音拍了拍舞儿的头,顺手帮她整了整因刚才的激情弄乱的衣衫。

    “好。”她娇羞的低下头,乖乖躺着,看着他出门。

    乖乖?怎么可能?经过刚才的事她怎么可能还乖乖的先睡啊?!这会她可比刚才还清醒,甚至兴奋。怎么可能睡的着?!又想到刚才师父眼眸微眯的勾魂样子,双颊又不禁的红了。

    ---------------------------------------------

    柳园。

    淡淡的薰香弥漫在屋内。除了一盏灯外,房内再无其他的照明,因此显得有些昏暗。

    “那些黑衣人似乎真的不像找你切磋武艺那么简单。”无影关上门后,朝屋外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低声道。

    圣音淡淡的笑着,对听到他早就知道的答案没有反映的轻啜了口杯里的碧螺春。

    “喂,跟你说话呢,你不会还沉寂在刚才的激情中吧。”无影故意道,明知道不是还要说。

    “我只是对听到的废话不想发表看法而已。”他淡淡的瞟了无影一眼。

    “可是我发现那几个黑衣人都有共同点。”无影不可置否的继续道。

    “嗯。”

    “我今天抓到他们还来不及问他们话,他们就咬舌自尽了。”

    圣音停止喝茶,缓缓的放下杯子,望向无影。之前因为有舞儿在,并没有赶尽杀绝,不知道那几个黑衣人最后的下场怎样。

    “看来这几批人都是同一帮人,不但有组织,而且甚是严密。”无影看圣音看向他继续道。

    “这些人,每来一批,武功就比上一批高出一个层次,完全是在你挑战你的极限嘛!”无影顿了一下,破具意味的看着圣音,“难道那批人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

    圣音淡淡的回望他,秋水般的眸子红泛上了一抹担忧。他和无影想的一样,看来那些人确实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的。那么,那些人是不是也知道了他真正的身份?

    两人了然的交换了下眼神。

    “以后不要轻易在那些人面前出手了,”无影一改往日大大咧咧的性格,双眸认真的凝视圣音,“以后来的人武艺会越来越高,你若是出手,总有一天会让他们看到你的武功到底有多高深,那样只会加深他们的猜疑。”

    “这个我知道。”

    “那,无雪怎么办?”无影突然想到了无雪。在这种情况下无雪留在他们身边也只会有危险。况且,无雪也没有理由被牵扯进来,“她可是你的未婚妻呢。”

    “得让她回师父那去。”圣音责怪地瞪了无影一眼。明知道他从来没有把无雪当未婚妻看,还故意调侃他。

    “那你要怎么说?”无影看了看圣音,“不是我说你,你知不知道无雪为了等见你这一天等了多久么?”

    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从上次分别一直等到现在。前几年见面,他也暗示过无雪他对这桩亲事的态度,无雪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你最好提早解决那件事,无雪怎么说也是你的未婚妻。”看圣音不没有说话,无影继续说道。有的时候,他甚至想要责备圣音几句替无雪出口气,可是,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这也不是任何人的错,没有人能去承担别人的不幸。

    “我知道。”

    看来是时候回去给师父说解除婚约的事了,可是这种事情要怎么说。师父待他如父如母,这世上除了舞儿和过世的父母,他最在乎的人也就是师父了,这种事情他要怎么说才能得到他老人家的谅解。

    关于那件事情,圣音和无影又谈了许久之后才回到沁园。

    回到屋中,他看舞儿已经沉沉地熟睡,便由身后抱着她入睡了。

    然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背对着他的舞儿一夜未眠,直到清晨,脸上还可以看到清楚的泪痕,只是她次日清晨比平时早起,因此,他全然没有发现到。

    她听到了,一点睡意都没有的她无意走到了柳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什么都听到了!原来无雪姐姐是师父的未婚妻!其实在听到他们青梅竹马,看到无雪眼中流露的感情时她就应该想到了,可是她怎么那么笨呢?!何况师父也说过无雪姐姐是个好姑娘!她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还傻傻的沉浸在和师父的温存中!

    思及此,她开始不解,师父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要那样对她?转念一想,师父昨天并没有对她做跟过分的事情不是么?昨晚放开了她…一定是想到无雪姐姐了所以才会突然放开她…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一张脸满是委屈,泪水在眼眶里转啊转,倔强得咬着嘴唇不让泪水落下。

    无影本来是来沁园找圣音的,可是一大早就看到舞儿一个人坐在园子里,娇小的身子从背后看起来竟有几分伤心和凄凉的味道。

    那个水灵灵的爱笑的舞儿怎么会给他这种感觉呢?他不自觉的向舞儿的方向迈去。

    她低着头,听到一串轻轻的脚步声,知道那不是师父,却也听出来其中没有敌意,便头也不抬的继续伤心,此时的她哪顾得那么多。

    “舞儿。”一双黑色的帆布鞋落入眼中,她缓缓的抬头,看到了一身藏蓝的无影。

    “无影大哥。”一看到和师父要好的无影,心头又不禁一疼,刚才一直忍着的泪水,这会儿像决堤般往出涌。

    “舞儿?!”无影看着满脸泪水的舞儿心不由的纠起来,关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无影大哥,呜呜…”她听着无影对他的关心,又想起师父有了未婚妻,便更加难受,想都没想就扑到无影怀里像大哭,“哇呜…呜呜…舞儿该怎么办……呜呜……”

    无影刚开始有点无措舞儿的“投怀送抱”,后来便轻轻的搂着她,拍着她的背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别哭。

    “怎么了?有事就说出来,无影大哥给你作主。”若说谁有本事把舞儿惹哭,那一定是那个人,咦?那个人啊,那他怎么给舞儿作主啊,呃,,还是算了,自保要紧,“嗯……不会是你师父吧……”

    “呜呜…呜呜…呜呜…”她不说话就那么搂着他哭。

    她怎么说?说她昨天晚上偷听他们讲话吗?那种不道德的事情她怎么能说啊?!对了,他们昨天晚上还说起了黑衣人,还说他们肯定是为了一个东西而来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和师父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随着注意力的转移眼泪逐渐变少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满脑袋的疑惑。

    无影看她的肩膀慢慢地不再颤抖了,便抬起她的脸,伸手帮她把脸上残留的泪水擦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