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何事秋风悲画扇  第六章

章节字数:4877  更新时间:08-04-05 12: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跟柳前辈见过面了?”无影和圣音步入柳园主屋内,昏黄的夕阳将两人芹长的身躯在身后拉出长长的线条,随后消失在关上的门内。

    “嗯。不过,无雪可能还是会留在这。”

    “我之前都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了。无雪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的,尤其关于你的事情。”无影面露忧色,“她今天中午没有出来用餐,看来你昨天的话对她打击不小。”

    圣音无奈道:“那我还能怎样?”

    “今天午后,舞儿端了粥去看无雪,说无雪看起来精神恍惚的,你不去看看么?”

    雪白衣袍轻抬,揉了揉眉心,“去看看。”

    听下人们说三公子回来了,舞儿马上就从沁园的湖边急急忙忙飞奔到柳园。分明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却似好久好久都没有见面,甚至让她有种望穿秋水的感觉了。

    “师父,师父!”舞儿直接推开无影的门,寻到房内雪白的身影,气喘吁吁地的扑上去,“怎么去那么久哦!”

    “还不到一天呢。”他掩去双眼的愁绪,露出舞儿熟悉的温柔。

    “可是人家还是觉得好久嘛!”

    她撒娇的把脑袋埋进他的怀里,用脸蹭着温暖胸膛,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腰,生怕一松手又会消失一天。

    “咳,咳。”无影故意别过头,干咳了两声。

    这两声真不是白咳的,舞儿终于发现除了圣音外,无影也在。

    “啊,无影大哥也在啊!”舞儿抬起脑袋,朝后看了看,注意到圣音左侧身后的无影。

    “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我从一开就在好不好,”无影有些垂头丧气,“你眼里就只有你师父,完全忽略我的存在!”

    “对不起嘛,人家一天没有见师父了,嘻嘻。”舞儿俏皮得冲无影吐了吐舌头。

    “好,好,好,我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们了,你慢慢填补你的相思之情吧。”到底谁是这房子的主啊?

    无影临出去前,瞧了眼圣音,暗示他不要忘记去看看无雪。

    舞儿粘在圣音的怀里若有所思,手指把玩着他落下的发丝,在指上饶了一圈又一圈,而后挑起自己的一缕发与指上的发缠在一起。

    “丫头……”他目瞪口呆,这丫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你知道你在干吗么?”

    “知道!”舞儿头都没有抬继续缠着手里的发,“结发嘛!”

    “你……”

    “怎么啦?”师父怎么啦?不就缠缠头发嘛,干嘛那种表情?

    本来还有点期待,但是在看到那双眨巴的双眸后心顿时又沉了下去。

    罢了,罢了,不懂就算了。况且,时机也还未到。

    “没什么,”他拍拍她的头,“只是看你还像个孩子似的。”

    “谁说的!”一听到师父说她还像个孩子,一股怒气上升,猛的推开他,“我都长大了!哪里像孩子了!

    “丫头……”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大反映。

    “我不是孩子,不是,不是!”明明已经长大了,为什么师父还总觉得她是个孩子,难道在师父眼里,无雪姐姐才算是女人,而她根本就还是个毛丫头吗?!

    看着她激动的眼眶都红了,忽略掉疑惑,圣音心疼把她搂到怀里,“不是,不是,我的丫头长大了。”

    “乖,不哭了。”他伸手轻抹掉她眼角的泪珠,拍着她的背诱哄着。

    她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在他怀里轻轻的啜泣,惩罚般的把眼泪鼻涕都往他的衣服上蹭。

    她幼稚的举动,让他哑然失笑。还说自己长大了,那这小小的举动算什么?

    见她平静了不少,他抬头看看天色,“一会你先去吃晚饭,我要回沁园一下。”

    “师父要干什么去?”

    “回去换衣服,”他伸手刮了下舞儿哭红的鼻子,“你瞧瞧,我的衣服都被你当抹布了,这样能出去见人么。”

    她娇嗔道,“谁让你说我还没长大……”

    “是,是,是为师错了!”

    她听着他宠溺的口气,幸福的微笑在脸上慢慢溢开。呵呵,能被师父宠着,真的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事了,若能在这温暖的怀里窝一辈子,那该多好!

    --------------------------------------------------------------------------

    舞儿埋着头,心不在焉的扒着碗里的饭,把鸡骨头当作肉在嘴里嚼了半天都没有觉察。

    “舞儿。”

    “舞儿……”

    “舞——儿——”

    “干吗?”她嘴里含着骨头,缓缓把头转向左侧,含糊得吐出两个字。

    “你终于回神了。”无影的视线从舞儿的眼睛移到那鼓鼓的嘴上。

    “嗯?”

    “我说你,先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啊。”

    舞儿不解的看着他。

    “我怕你噎着。”无影紧紧的盯着那张嘴,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把骨头给咽下去了,要让圣音知道他岂不是又要受罪了。

    舞儿愣了愣,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嚼了嚼嘴里的东西,发现果然咬不动。

    “呵呵,真危险。”她醒悟过来,赶紧吐出骨头。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没有啊,你说师父都回来了,为什么吃饭还只是我们两个人。”没有师父在身边,吃在嘴里的饭都没有味道。

    “你师父有你师父的事嘛。”无影往舞儿碗里夹了块菜,“快吃吧。”

    “可是师父刚才说他只是回沁园换个衣服啊,为什么这么久还不来。”

    “刚才不是你和你师父在一起么,我怎么知道。”无影心虚的别过头。

    舞儿心思单纯,也没看出无影的异样。

    “好了。我吃饱了,无雪姐姐身体还是不舒服,没出来吃饭?”舞儿重新拿个碗盛了些饭,然后夹了些菜,“我去给她送饭去。”

    “啊?你吃这么点饭就好了?”无影抢过舞儿手里的碗,“你吃着,一会我叫人送过去就行了。”

    “我吃饱了啊。”

    “吃饱了等下再吃点水果。”

    “我不想吃了嘛。”

    “坐下,坐下。”无影把她按到椅子上。

    舞儿不解无影奇怪的举动,双眼疑惑的望着无影。

    接到舞儿的目光,无影干笑了两声,“呵呵,你说说,无雪跟我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今天中午让你做了好人把饭送去了,这晚上也该轮到我了吧。”

    “哼,真爱斤斤计较。”舞儿双手插腰,竖眉道,“心眼怎么小的跟着针尖儿似的。”

    “你……”无影瞠目结舌,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每次受罪的都是他,这好人真是不好当,他干嘛没事趟这浑水。算了,反正都被人冤枉了,现在要退缩那不是白受罪了,一咬牙横下心道,“对,你无影大哥我就是心眼儿小,所以这饭我送定了。”

    “哼。”舞儿起身扭头,“好啦,你送嘛。我吃饱了,去园子里转转。”

    无影大哥真是小气。舞儿嘴里不满的嘀咕着,独自走到了尘家庄的后园。后园虽不常有人来,可是庄里并没有因此而忽略它。

    郁郁葱葱的树木,让乍进园子的人有种身临山野的感觉。八角造型的楼阁在山林中隐约浮现,潺潺的水流声涌进耳畔,如诉如歌,假山修水交相辉映,山挟水转,水绕山行,使人遐思悠悠。清亮的风飘洒着幽幽的花香,沁人鼻端,让人有种深入桃花源中的真切感动。

    去那八角楼阁吧,好久都没有去了呢。舞耳顺着小桥,朝湖中楼阁走去。

    ------------------------------------------------------------------------

    “原来你在这儿。”伴着清风,圣音衣袂飘飘的步入亭阁内。

    无雪倚着亭阁的柱子,闭眸静静地享受空气中的清香。听到声音,倏的睁开眼,眼神有些涣散的注视着一身白衣的圣音,似乎没有料到他会来这里找她。

    “你回来了。”一整天低落的心情因眼前人的出现,有了些许起色,过了须臾,涣散的双眼浮现出笑意。

    “嗯。”圣音走到她身旁注视了一会无精打采的脸色,“身体不好应该在屋里休息,怎么乱跑。”

    “这里清静些。”听到他的关心,无雪嘴角漾出淡淡的笑意。

    “这里有风,不适宜养病,一会儿回去吧。”

    “嗯,好。”她一直都无法拒绝他。

    “今天我去见过师父了,他让我照顾好你。”圣音伸手接了片随风飘落的粉色花瓣,“你知道的,即使师父不说,我也会照顾好你。我不希望你受伤,在这不安全,回师父那去吧。”

    “师兄,就如爹一样,你也是了解我的。”无雪做了从小到大唯一一次逾越的举动,她伸手轻轻地覆上他握扇的手,嫣然一笑,“我想爹一定是说让我留在这儿的吧。”

    圣音虽看似易亲近,但那不代表他的温柔可以给予任何人。他本想抽出手,可是看到那梨花带泪的笑,迟疑了。并不是舍不得,而是那双眼中的凄然让他不忍,毕竟她就像他的妹妹般。

    无雪知道圣音不是随便的人,这次能任由她的碰触,她心里是窃喜的,多年的等待终于换来了一次的任性,心里不由苦笑,看来这些年的感情不是完全无用呢。

    她顺势将头倚在他肩上,依偎在他身旁,“师兄,让我任性一次吧。让我会留在这里帮你们。”

    圣音手里的花瓣随着忽来的一阵风飘落,他收回手的同时,将视线由远处的婆娑摇曳的绿林间移向怀里的人儿。

    无雪执起圣音的手,在面前缓缓握住。

    “这是我21年来,第一次和你这么亲近吧。”无雪呢哝道,像是自言自语,“只要这一次就好,谢谢你。”

    “你,何苦呢。”他叹了口气。

    “我都知道了,日教的事。”她并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闭眼享受着她眷恋的气息,“你和无影没有告诉我的,我也都知道了。”

    圣音没有说话,安静等着她的下文。

    “知道么,老门主和夫人对待无雪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无雪的疼爱并不比对你的少,所以我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去完成他们在世时的心愿,这不完全是为了你。”

    “秘笈的事你知道多少?”

    “小的时候,有次无意间听到了爹和老门主的对话,当时年幼,不懂是什么意思。现在想来,大概是关于‘魅’和‘绝’的吧。话说回来,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想到这里,无雪仰起脸望向圣音平静的双眸,柔柔话语中参杂着疑惑。

    “江湖上一直传说,能练成‘魅’就能称霸武林,我想,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日教才开始怀疑我的吧。”说及此,如水的双眸变得幽深,“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只得到‘魅’根本练不成绝世神功。”

    无雪似乎有些懂了,“你的意思是,‘魅’和‘绝’一起才有用?”

    “嗯。”

    “以魅门和灭绝门的关系,老庄主为什么没有练过这种武功呢?”

    “这种武功虽厉害,可是练到一定程度,必定会走火入魔。你一定也听说了,二十年前,江湖上传说‘魅’已被毁。”圣音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可是,没想到,现在居然又传出它重出江湖的事,那些人为了称霸武林,可谓不惜一死。”

    “是啊,要是这消息走露出去,会给魅门带来极大的灾难。”听到这样的消息,无雪面露忧色,“既然‘魅’只有魅门有,日教怎么会怀疑到你身上,他们怎么知道你是魅门少主?”

    “日教应该还不确定,不然也不会等了三年迟迟没有行动。”圣音低头看着无雪仍旧握着他的手,迟疑着要不要抽出,“但是,他们似乎怀疑灭绝门的千金没有死。”

    “你,是说舞儿?”逐渐入夜的凉风吹的无雪不禁打了个冷颤,“天,那他们是不是也怀疑两个秘笈的关系了?那舞儿岂不是很危险?”

    “本来我也怀疑他们知道了,可是现在看来不是。”圣音不屑道,“他们再聪明也猜不到两个秘笈的关系。只是,他们若确定了灭绝门的千金没有死,那么他们就会想方设法的找出‘绝’。”

    是啊,除了‘魅’外,传说中的武林第二大武功秘笈就是‘绝’了,有谁不想得到呢!

    “舞儿出现在我身边,正好是十年前灭绝门被毁时,并且,以魅门和绝舞门的关系,日教很容易怀疑到舞儿身上。”提及次,圣音开始怀疑当初把舞儿放在身边,让她跟着他在江湖上行走到底是错还是对。

    “所以,我们第一步不是要让他放弃对你的怀疑,而是放弃对舞儿的怀疑?”无雪知道,在两者的安危之间,圣音一定会选择先保护舞儿。况且,舞儿要是不安全,圣音也不会有心思顾忌自己的。

    “当然。况且,我并不在意他知道我是魅门少主。”圣音嘴角扯出了一抹玩儿味的笑,“相反的,我要让他确信我的身份。”

    “为什么?!”无雪惊呼。那这样,岂不是更危险了么!

    “以后你会知道的。”

    “那,我能帮你么?”

    圣音低头看着无雪,沉默了须臾,似乎是在考虑非常严肃的问题,眉头紧蹙,面露犹豫。

    沉思半晌后,似乎是做了决定,“如果,要让你帮的忙,对你不公平,你,也愿意么?”

    “师兄,我说了,我不完全是为了你,也是为了老门主和夫人。”无雪似秋水的双眼凝视着眼前担忧的圣音,“他们当年在世时,一直希望能查出是谁灭了灭绝门。”

    “那,就拜托你了。”圣音反握住无雪的手,像是一种非常正式的拜托。

    无雪先是被这举动怔了下,随后了然的冲圣音绽开一抹绝美的笑。

    舞儿刚刚走到离亭阁不远的地方,就看到了亭中相依的两人,仿佛世外桃源的景色中,两人白衣相依,衣袂随风缠绕,原本如画的一幕在舞儿眼中却分外的刺眼。师父紧握着无雪姐姐的手和无雪满溢幸福的笑容,顿时,让她胸口如擂击般震痛,激越的血液流窜,让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圣音敏感的觉察到了声响,抬首便看到了一段距离之外一身火红的舞儿,略微讶异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后,另一手很自然地搂上无雪的肩头。

    “丫头,怎么到这来了。”淡淡的声音顺着风到吹到舞儿耳边。听不出情绪的语调竟像利剑穿身,让她有种刺入骨髓的痛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