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何事秋风悲画扇  第七章

章节字数:4419  更新时间:08-04-05 2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不懂为什么自己会有种很突兀的出现感,这种出现打破了夜的宁静,粉碎了眼前的唯美,构成了一幅极不协调的画面。站在两人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知是进是退。

    直到那句淡如水的话语飘出,她才有了反应,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减轻此刻自己的困窘,“我……”

    圣音不顾无雪的诧异,轻轻地扶着她向舞儿走去。

    他们愈是接近,舞儿就愈来愈惊慌。如果跳进水里能躲过这一幕,她一定毫不犹豫的跳进去!天啊,谁来救救她!

    走到舞儿面前,圣音松开无雪,像往常一样温柔的拍了拍舞儿的头,“走吧,该回去了。无雪生病了,这儿的空气太凉。”

    “呃。”舞儿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发出一个沙哑的音节。像做了亏心事一样,连抬头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师父刚才为什么会搂着无雪姐姐?虽然知道他们的关系,可是这三年来,师父并没有对无雪姐姐做过什么逾越的举动啊!难道,师父终于确定了他们的关系并且想让她知道这件事了?

    不,她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知道!

    像往日一样温柔却失了深情的话语,宛如腊月寒风冰冷了整湖心水。她苦笑,原来,既无海誓言,也无山盟,梦醒之后心翻醉,也只是点点丝丝和泪。

    圣音对无雪示意的笑了笑,而后牵起舞儿的手,三人一起离开了后园。

    那晚,舞儿敏感的关注着圣音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丝语气,可是并没有发现和平日有什么不一样。除了没有像往常一样吻她,其他的都没有变。师父仍然喜欢摸她的发,仍然宠溺的冲着她笑,仍然搂着她入睡。可是,为什么一颗心却总是提心吊胆呢?

    纤月入更庭园,再无语蜜醉人,谁见,谁见,珊枕泪痕红泫。

    心里藏不住话的她总是想问,在后园的那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好几次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真的很讨厌自己胆小的性子。真相揭开就揭开啊,那有什么可怕!她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勇敢的面对现实,最后结果证明,自己对自己的说服力真的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整整一个晚上,那句“为什么”始终没有问得出口。

    第二天清早,还不到平时醒来的时间,舞儿就迷迷糊糊的翻来覆去,总是没法安稳熟睡。伸手朝旁边的位置探去,摸了摸,受惊般的睁开眼睛,果然不见身边的师父,迅速翻身下床。刚刚站起来,就看到立在窗边的圣音。一刻悬起的心看到那个修长的背影时瞬间落了回去,却还是心悸的砰砰直跳。

    清晨渗凉的风吹过石台,掠过窗棱,拂起如墨发丝,晨曦淡淡的光洒在他完美无暇的侧脸上,让她一时看的痴了。

    呼——还好,还好。

    咦?还好什么?她在怕什么?

    “师父……”

    圣音回首,看到舞儿衣衫不整的坐在床边,一只脚半踏在鞋里,另一只则光秃秃的放在地上,皱了皱好看的眉,“怎么慌慌张张的,快躺到床上去,一会儿要着凉了。”

    她傻傻的笑了,师父还是关心她的。

    “那师父过来。”她仍然保持着那个样子,等着他过去。

    “你呀。”他无奈的走过去,帮她脱掉那只没有完全穿上的鞋子。

    “师父。”

    “嗯。”

    “你的手真好看。”她贪婪的盯着他帮她脱鞋的手,手指每碰到脚面一处,就有一缕细细的电流随着脚面的肌肤流窜至全身,“比我的都好看。”

    他扬眉勾唇,“那当然,你师父我有缺点么?”

    “臭美!”她嘻嘻的笑了。是啊,师父那么完美,也只有无雪姐姐那样的人才配的上了吧。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落寞。想着自己孩子一样的身材,再想想无雪无可挑剔的身姿,果然是不能比的嘛!

    “怎么了?”他仰起脸,注视面前打了霜的小脸。

    “没有。”舞儿赌气的把还被他握着的脚抽了回来,躺到被窝里,把被子一直拉过头顶埋起头。

    “丫头,出来。”

    “不要!”

    “出来。”

    “我说,不——要——”

    “有话就说出来。”

    “没有。”

    “不出来我要掀被子了。”

    “就不!”

    话音刚落,圣音就伸过手去,抓起被角要往开拉。

    “师——”讨厌!

    看到快要被拉开的被子,舞儿一气之下倏的坐起,还没来得及把后面的两个字说出来,嘴就贴上了他的唇。

    “啊!”几乎在瞬间,她快速伸手推开圣音,差点跳起来。

    天啊,她刚做了什么?做了什么?碰到师父的嘴了?是吧,好像是这样,呃,那叫“亲”。羞死了,羞死了,怎么办?!她居然主动亲了师父!

    “你……”他本来是想低下头看看被里的舞儿,没想到却品到了自动送上门的美餐。

    看着她涨红的脸,圣音眼中掠过一丝狡黠,“怎么?学会偷袭了?”

    “我……”舞儿的脸因为这句话几乎快要燃烧起来,“我没有,师父不要冤枉我!”

    “占了便宜还卖乖!”他故作委屈的朝舞儿身边挪了挪,魅眼直盯着那双转来转去,不知道该摆在哪的双眸。

    “我没有!”她心急的解释道,“还不是怪师父要掀我被子,害我一气之下就坐起来,谁知道你离的那么近啊!”

    “哦,原来是我自己把嘴巴送上去让你亲的哦。”

    “我——没——有——要——亲——你——”舞儿鼓着腮,几乎用吼的喊出六个字。

    “你——”圣音看了看她,又朝门外瞅了瞅,“啧,啧,你居然这么急着昭告天下,你非礼了你师父!”

    听到这,舞儿杏眸瞪圆,又气又羞的跳下床,奔到门口打开门,果然发现几个慌乱的下人,看她打开门便鸟兽般散开,朝沁园外奔去。

    一张脸,由红变青,又由青变黑,又由黑变白。

    啊——谁来救救她!天啊,她刚做了什么?她居然那么大声的喊出来了?!

    完了!完了!以后没脸见人了!

    什么叫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舞儿终于深刻领悟到了。她怀疑,几乎在她喊出那几个字的同时,全庄的人就都知道了。

    整整一天,她都没勇气在园子里溜达。中午吃饭时,走在路上还能看到那些下人们脸上暧昧的笑意。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对那件事开心的。就比如那些喜欢无雪的婢女,就没有给舞儿好脸色看。

    “哼,真不知羞耻,居然主动亲自己的师父!”

    “是啊,你说人家怎么胆子就那么大呢!”

    “真是的,人家无雪小姐和三公子才是天生一对!她瞎搅和什么!”

    “算了,有些人就是那样,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量就往上扑。”

    “人家三公子对她就像孩子一样的,她还以为三公子喜欢她!”

    “三公子喜欢的肯定是无雪那样的姑娘。”

    “喂!喂!喂!”小蝶听到春园那几个婢女对舞儿的诬蔑,上前喝斥道,“没事干了是不?!有这闲功夫乱嚼舌根,还不如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

    “人家三公子明摆着喜欢舞儿姑娘,把舞儿姑娘当宝贝一样的护着,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看的出来,你在那有什么不满的!”跟小碟一起走过去的另一婢女也替舞儿说话。

    用完餐回沁园的舞儿,路过书房门前,看到那些丫寰聚在一起,便躲在树后静静的听着,不能说她们的讽刺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尤其是那句“三公子对她就像孩子一样”,让她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

    果然,别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就是说嘛,师父每次就喜欢摸她的头,分明就像自己对那只白狗狗一样啊,难道自己在师父眼里就是个宠物么?!

    宠物?这个想法连舞儿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怎么可能跟狗是一个级别的?!不可能,不可能,这决不可能!

    舞儿听圣音的话,从来不出私自庄,只因为他说过庄里是安全的。可这会儿,心情低落到极点的她,哪有心思在乎她曾经奉为圣旨的话,顺着花团锦蹙的石径,移动脚步朝庄外走去,希望门外能有什么能让她调节情绪的东西。

    从来没有自己出过庄,平日也是跟着师父,突然出来了,反倒不知该往哪里走了。向来不记路的脑瓜儿,转了又转,似乎能回忆起前段时间随无影大哥出去买东西时的路线。站在尘家庄的大门前,左看看,右看看,抿起嘴巴,始终是下不了决心走哪边。

    大门口站哨的两个门卫,看舞儿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反映,于是其中一个上前好心的问道,“舞儿小姐,你要出去?”

    “嗯。”

    “三公子交代过,你不可以随便出去。”

    一听到又是师父的吩咐,心里更难受了,明明就喜欢无雪姐姐,干嘛还对她那么关心!

    “我已经通过他的同意喽!”她笑容可掬的对那门卫说。

    “咦?”

    “怎么?不相信我?”她故作生气状的瞪大杏眼。

    “不,不是。”那门卫有些慌,进退都不是,“小的不敢。”

    “那你告诉我,去市集走哪边?”她瞅了瞅左边,又瞧了瞧右边,两边的路怎么都长一个样子啊!

    门卫迟疑的抬起手指,从左边摆到右边,又从右边摆到左边,就是不敢告诉舞儿到底是哪边。

    “你指来指去,到底是哪边?!”她不耐烦的拍了下那门卫的手。再这么耗下去,说不定师父就发现她不见了!

    “是,是这边。”门卫把手右边移到了左边,顿了下,又移到了右边,想尽量拖延时间,“不对,是这边。”

    “你烦不烦哪!”秀气的眉竖起来,“是右边?!”

    “嗯。”门卫终于认命的低了头。

    “记住了,三公子要是问起来,就说我没有出门,听到没?!”舞儿拿出少有的主子架势朝两个门卫呵斥道。

    “是,是。”门卫急忙点头。

    听到保证的话,她开心的扭头朝右边的走去。嘻嘻,第一次耍威风,感觉不错呢。

    走到市集上,看着形形色色,花花绿绿的小摊,原本应该很兴奋的左瞧右瞧,可是,今天,她一点都提不起劲儿,再好看,再好玩的东西,看在她眼里都是灰蒙蒙的,了无生气。

    走了许久,在一座酒楼前驻足,抬头望见门楣上龙飞凤舞的熨烫着“醉满楼”三个大字,同时,肚子很不给她面子的咕噜噜叫起来。

    “进去吃点东西好了。”舞儿抬起沉重的脚步朝楼内走去。

    照着以前和师父出来时,师父点菜的样子,她也叫了几个菜。等到菜端上来的时候,舞儿才反映过来,她居然叫了满满的一桌子。

    算了,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吧,反正以前和师父出来吃饭也是这样的。

    她心情一不好,就喜欢往肚子里塞东西,而且完全不在乎她的胃撑不撑。就因为这样,经过几次折腾,她的胃就不好了,一直到现在都是,吃东西稍微一不注意,就胃疼。

    想想也知道,她此刻吃饭的情境有多壮观。

    邻桌的好几个人,目光不时的往这边扫来。

    “那小姑娘怎么吃那么多……”

    “嘘——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了。”

    另一个人道,“她不撑么?一大桌子的菜,一半多都下肚了啊。”

    ……

    舞儿对别人的议论充耳不闻,话虽这样说,说不定以她现在的心情,估计是根本没有听到。

    呼——过了良久,她终于放下筷子吐出一口气。抬眸疑惑的扫视周围人惊讶的表情,咦?她脸上有东西么?用手抹了抹嘴,发现并没有‘异物’粘在脸上,这才起身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啊,姑娘,姑娘。”店小二赶紧追上吃‘霸王餐’的舞儿,本来想训斥一番,可是看到那张灵气可爱的脸时,咽了口唾沫,实在不忍心开口,骂人的话全咽了回去。

    “有事么?”舞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一脸笑眯眯又面带愁容的店小二。

    “姑娘,您还没结账呢。”店小二好心提醒,不然一会老板来,这姑娘可要遭殃了。

    “啊,结账!”面无表情的舞儿恍然大悟。以前都是和师父一起,所以从来不担心这个问题。

    随后摸了摸衣兜,丧气的蹙起秀眉,对店小儿抱歉道,“可是,我没带银子。我下次给你好不好?”

    “啊?”那店小二看着舞儿一脸认真的表情,确信她不是在开玩笑,可是他却是听到了有史以来天大的笑话,陪笑道,“我说姑娘,这是不行的,现在必须要结账。不然,我只能叫我们老板来了,他要是来了,你可就倒霉了。”

    “呃。”舞儿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遇到麻烦了。随后摘下头上的玉坠步摇递给店小二,“那我用这个抵可不可以?”

    “那……”虽不识货,但也看得出来是上好的东西,不能白白错过,“我先去问问老板,您等会儿。”

    过了会儿,店小儿朝舞儿跑来,“姑娘,我家老板说可以,这是找给您的多余的银子。”

    “咦?”舞儿接过银子,这也可以找啊,回给店小二甜美的一笑,“谢谢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