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何事秋风悲画扇  第十章

章节字数:2058  更新时间:08-03-29 1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完全不理会他的问题,径自朝门口走去。

    独孤翊继续道,“金蚕选用蛇,蜈蚣,等12种毒虫,埋于十字路口,经过49日之后取出,存放于香炉中而成。顾名思义,金蚕通体金色,并且每天要喂它锦缎四寸。最后,把它的粪便放在食物里,吞服了的人就会中金蚕蛊。”

    他很成功的看到,向前走的人儿停住了脚步,嘴角扯住一抹笑,在舞儿转过头来时,适时的消失在脸上。接着道,“中了金蚕蛊的人会胸腹绞痛,肿胀,最后七窍流血而亡。”

    “粪……便?”舞儿注意到的不是什么七窍流血,而是那连个另她恶心的词,“难道我刚才吃的饭里有?”

    她好想吐……

    “不是。”

    “既然饭里没有,那是怎么中的?”真奇怪……

    “除了在饭里放,用其他的方法也可以放蛊。”

    舞儿回首,微侧头凝视独孤翊。

    “撒花。”

    “我没有看到什么花啊。”

    “撒花是放蛊的一种方式,不是真的撒‘花’。”独孤翊重新坐回到桌边,“刚在那个酒鬼记得吧?”

    “嗯。”

    “是他放的蛊。”

    “怎么可能!”就凭那个混蛋?

    “他碰到你衣角时,是最接近你的时候,那个时候撒的。”

    怎么可能?她居然笨到被人下了蛊?而且还不知道?

    难道她真的有别人说的那么笨……--师父也是那么看她的……

    话说回来,那个人为什么要害她?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人我也救了,你现在要答应给我弄来我要的东西了。”

    “凭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狡诈!我又没有让你救,是你心甘情愿的,我才不答应你!”舞儿脸红脖子粗的朝独孤翊大喊道。真是气死她了?!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尘家庄的人就这样?”独孤翊挑起右眉,不屑道。

    “你什么意思?”舞儿一听这儿话,心虚了不少。

    “你受了我的恩,当然要回报我。难道知恩不报就是你们尘家庄的作风?”

    “我哪有……”舞儿声音已经小到可以跟蚊子相媲美了。

    独孤翊听到她已经没有了底气,便开口道:“何况,我要的东西并不会让你为难。”

    “你……要什么?”

    “刺猬草。”

    “草?就为了一草?”这人有病!

    “那不是普通的草,整个龙?国只有两株。一株在皇宫,另一株就在尘家庄。”

    舞儿沉默不语,思索着如何拒绝。

    “我要的不多,只要一半。”

    真虚伪,要都要了,还说只要一半,那半让我扔了去啊!

    独孤翊看她脸上带有讽刺的表情,说道:“另一半你用完,剩下的一半给我。”

    “我用?”

    “对。”

    “我干吗要用那株破草啊!”

    独孤翊有点头疼的用手揉了揉眼角,一个人怎么可以笨到这种地步,真不容易。没办法,既然她这么笨,那只有他说明白了。

    “你口中的那株破草,是你的解药。”

    “啊?!”这样啊!可是那株草尘家庄不是只有一株么,她怎么能那么自私的用了!不行,坚决不行。

    犹豫了片刻,舞儿仰起小脑袋:“哼!你想都不要想,无影大哥只有一株,我不会开口的!我回到了尘家庄肯定有其他的法子。”

    独孤翊看她坚决的表情,微愕,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不怕死。转而道,“如果我是为了救人呢?”

    “救……谁?”舞儿向前迈了一步,为了能清楚的看清独孤翊的表情,师父说过,看一个人有没有说谎,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了。咦?他眼睛居然是蓝色的!

    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舞儿突觉一阵晕眩,一步踉跄,身子倒了下去,在快要落地时,落入了一个健壮的怀抱。

    舞儿眼皮动了动,想要睁开眼睛,试了好几次,终于驮着重重的眼皮缓缓睁开了眼。困惑的眼神先是呆滞地望着屋顶,然后迟疑的转了转眼球,才终于看清眼前的情景。这是哪?怎么晃啊晃的。动了动屁股,咦,真软,真舒服。随后侧过头,看到了坐在脚下右边的独孤翊。

    舞儿猛回忆起先前的事情,自己昏倒了?摸摸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还好,还在。手掌撑着床吃力的支起身子,随后瞪着独孤翊:“我这是在哪?你想绑架我?!”

    “回尘家庄的路上。”独孤翊拿起水壶倒了杯茶水。

    “这是轿子?”这家伙,太奢侈了,破轿子都弄的这么奢侈,虽然确实很舒服。

    独孤翊瞟了眼她,不理会她白痴的问题。

    舞儿看他不说话也不言语。随后动了动胳膊腿,想要起身,却发觉仍然提不起劲儿,试了几次,仍然成功不了。

    “不要白费力了。那是中金蚕蛊的后遗症。要等你吃了那半株刺猬草后才可以完全康复。”

    “真的么?”舞儿怀疑道。说不定他是故意下了药让她浑身无力好骗那株破草呢!

    独孤翊从来不回答白痴的问题,这次却破例开了口:“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话出口自己都觉得惊讶。

    不一会儿,轿子就停下了。独孤翊留下一句“下车吧”就起身离开了轿子。舞儿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可是身子却很无力,总是提不起劲儿。试了几次,终于站起身,弯着腰,扶着轿子向下走去。

    大概是看舞儿这么就没有下去,独孤翊掀开帘子,瞧见舞儿额角渗出几滴香汗,费力的移动着步子。随后,犹豫了下便懒腰抱起她。

    “你!”

    独孤翊没有理会她的反抗和惊讶,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急着要刺猬草救人,等不急你这么慢吞吞的走。”

    既然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那就不要挣扎好了,这样还能快点回去见师父呢。

    “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你要救的人是谁?”

    “不关你的事。”

    哼!个性真差劲!求人还这副样子。

    “哟,祖宗啊,你终于回来了!”舞儿还没进尘家庄的大门,就看到守在门口如热锅上蚂蚁般的管家张叔。

    “张叔,你怎么在这儿?”语气不如往前般活泼有力,显然是中蛊的缘由,仍然没有多大的力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