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何事秋风悲画扇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2483  更新时间:08-04-06 1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师父,你!”舞儿倏的坐起,心疼又懊恼的瞅着圣音。想到师父在那一坐就是四个时辰,心里就不好受,虽然那对师父根本算不了什么。

    为何每次自己受委屈,到头来心软的是自己,先回话的也是自己。

    “怎么?又生气了?”他面露受伤之色,“那我出去好了。”

    “师父!”舞儿一把扯住雪白衣角,“为什么每次先回话的人都是我!这不公平!”

    “怎么是你了?”

    “你看现在也是我先回话!”

    “是么,那是谁在这一坐就是四个时辰。”

    “那……那是……你自己错了……”舞儿瘪着嘴把玩圣音的衣角。

    “我错了?”听到这句话,无疑在他原有的气闷上撒了把火。

    自觉理亏,她大气都不敢喘下,生怕被师父顶回去了,“嗯。”

    圣音饶有兴味的觑了眼低着头的舞儿,“你私自跑出庄,吃完饭都不知付账最后用步摇抵帐,到了妓院还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结果中了蛊,被人莫名其妙的喂了解药送回庄里,差点丢了小命。原来,这些都是为师的错。”

    “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声音已经小到如蚊子嗡嗡叫了,可见底气有多小。

    “知错就要改!”面对舞儿,他第一次露出厉色。再不严加管教,以后他不在的时候这丫头还不只得能闯出什么祸来。

    “师父?”舞儿手指僵硬的松开被她扯皱的衣角,抬起眼眸怔怔的望着那张愠怒的俊庞。

    “知错了么?”

    “……”

    “说话。”

    “嗯。”她不情不愿的从鼻子发出一声。

    “要从心底里认识到自己错了,不然我让你说一千遍也无用。”

    “嗯。”

    他心头一叹,要怪也只能怪他平日里把她宠惯了,才发展到至今这般模样。

    “算了,睡吧。”圣音顺势往床上躺去,舞儿朝里面挪了挪。

    “师父——”见圣音不搂着自己,舞儿像猫儿一样往圣音怀里蹭。

    “……”

    “师父——”看他仍是不应,她可是拿出独门秘笈——撒娇。

    他闭着眼,翻过身背对她。

    “师父还在生气?”舞儿从背后搂住圣音。

    “师父,舞儿知道错了。”她委屈的拿鼻尖在他的背上蹭着。

    “真的,以后不乱跑了。”看眼前的仍是没有丝毫反映,她又紧了紧胳膊。

    “师父——不要生舞儿的气了,好不好?”心急之下,小手在他胸前乱摸一通。

    圣音终于忍受不住他的“调戏”,深深吸了口气,制止了那只胡作非为的小手。

    舞儿心里暗笑,就知道师父肯定会投降的。

    “师父?”

    圣音转过身子,仍旧含着怒气的眼瞪着一脸淘气的舞儿,“还要多久你才能真正的长大?!”

    “师……父……”与自己料想的不一样,舞儿被圣音的反映吓了一跳。

    “师父,舞儿真的知道错了,你到底在还在气什么?”

    被舞儿这么一问,圣音也给震住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气什么。是在气那丫头不会照顾自己?是在气今天她被独孤翊抱回来,独孤翊看舞儿时的表情?还是在气她还是长不大,不懂自己对她的感情?

    再次叹了口气,他竟不知该说什么,重新将她重新搂进怀里。

    情在深处,奈何寂寞几分,总强说欢笑,其是凄凉心绪,转忆当年初遇她时,而如今已是娉婷佳人,却仍不懂他的心。

    守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年,无奈总是事与愿违。纵使等到能相守的那一刻,他们还是曾经的他们么?

    -------------------------------------------------------------

    象征性的夏季微热渐渐隐去,秋意慢慢袭来,整个庄里虽笼罩着微微凉气,花木却仍如春季般娇艳。南城气候湿润,四季如春,秋风冬雪对于这样的城来说,只是一种装饰罢了。

    从那日之后,舞儿的心里就一直不快。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从那次之后,总是若有若无的疏离她,冷淡她,甚至逼她天天练武,出了错也不再维护她,可是又像什么都没有变,近日来的变化真的让她很迷惑。

    “师父——”舞儿从园中乐滋滋的跑进屋里,“我们去市集吧!”

    “今天练武了没?!”圣音慵懒的躺在锦榻上,衣襟凌乱,大半个白皙坚实的胸膛露在外面,双眼微阖。

    “又是练武!”舞儿扑进衣衫不整的怀里,娇嗔道,“舞儿这段时间天天都在练,以前都没这么练过!”

    见圣音仍闭着眼,舞儿伸出双手,两指分别按在圣音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处,微微用力撑开。

    圣音被她折腾的不得不睁开眼,打了个哈欠道,“又怎么了?”

    “师父你看,舞儿这支手昨天都受伤了。”舞儿饱含委屈的伸出右手,在圣音面前晃了晃。

    他瞟了眼舞儿的手,那道伤痕从指缝开始蔓延了有两个指节的长度,虽不深,但隔了一夜,那裂痕仍旧能看到血丝。

    “练武受伤,天经地义的事。”圣音重新闭上双眸,压下那股心疼。舞儿在他的呵护下,从里没受过这样的伤,而这样的伤或者比这更重的伤,以后还不知会遇到多少。

    “师父?!”她惊讶的站起,“为什么?为什么这段时间总逼着我练剑!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冷漠!”

    “为师有么?”仍旧没有睁开。

    “师父有!”

    他拉好衣服坐起身,“以前是我太宠你了,练武本就是这样。”

    舞儿一听鼻子酸了,重新扑回圣音怀里,藕白色的胳膊环住他的脖子,撒娇道:“那师父为什么不一直宠舞儿呢!”

    “你已经不小了,不能永远像个孩子。”圣音掰开那双胳膊,缓缓起身,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下榻朝外走去。轻渺的声音同那抹白影一起,消失在舞儿雾蒙蒙的视线里。

    从远处望去,后园里刷刷作响的绿林里,一红一白一动一静,格外的醒目。

    “心烦意燥,如何练剑。”雪白袖袍一挥,一阵风起,舞儿手中的剑脱手而出,直直刺进数丈之外的地面。

    被呵斥的人儿,手依旧是握剑的姿势,愣愣的看着剑滑出手时剑把割破的旧伤,此刻伤口正往外渗着血丝,顺着手掌的纹路,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下。

    圣音眼眸瞥到那滴滴落地的血,心中一拧,没想到剑脱出手的力道居然会划破她的手。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他差一点就移动脚步朝那抹让他揪心的身影迈去,还好最后理智将他拉了回去。

    忘了流出的血,忘了疼痛,舞儿大脑仍滞留在刚才那一幕久久不能回神,终于,一颗颗清泪从眼角逼落。

    师父,居然出手伤了她……

    半晌过后,她看了看几丈之外的剑,迟缓的将头转到圣音的方向,远凝同样数丈之外的身躯,双眸噙泪幽幽道:“师父讨厌舞儿了么?”

    “没。”他转过身,留给她看似有些莫落的背影。

    “那……为什么这样?”她自嘲地笑了。难道不是么?师父已经在疏远她了,曾经舍不得她跌一跤的师父,如今居然伤了她……

    星光闪烁的眸子轻轻闭上,一行泪珠顺延而下,温热的泪水似在风中被凝结般落在她细嫩的手背上,扎的皮肤生疼,然心中一遍遍哀唤曾经的柔情万种,却已是雾轻云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