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热门小说

正文  12

章节字数:1975  更新时间:17-07-26 12: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2。

    我说,「法桐叶、五角枫、元宝枫、桂花树叶、香樟树叶、女贞树叶。其中,桂花树叶最好。」

    余律咬着牙说,「你是故意吧!」

    余律很喜欢桂花,宅子里让人种了不少。

    我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余律咬着牙说,「算你狠!」

    我说,「要选叶脉要呈网状结构,细密结实的那一种。」其实最好的是夏末的落叶,一丁点虫洞都不能有,要将叶子清洗干净,再用清水里浸泡一会儿,接着煮上十分钟,这只是材料而已。其实叶雕的工序很繁琐,相当耗时,只是非常时候,只能用非常手段。

    余律,「还有吗?」

    我说,「工具…猪鬃刷、剪子、拖盘和水桶。」

    余律,「最好不是眶的。」

    三天后,当余律和来恩看到成品时,满脸得惊讶,异口同声的说,「真不可思议。」

    我志得意满,「怎样?」

    余律,「这就是你当初说的叶雕。」

    我说,「是阿!」

    余律,「还以为是瞎掰的,没想到是真功夫。」

    原来余律和莱恩一样当初没问,压跟觉得我是骗人,真惨。

    我忽略余律的情绪,高兴的问,「那我能去逛市集了吗?」

    余律和来恩同时说,「不行……」

    我气得拍桌怒吼,「为什么?」

    我气得想把桌上的成品撕毁,余律和来恩早我一步把成品抢了过去。

    我指着余律,「不给我出去玩,我就不开工…………」

    余律和来恩同时说,「今天就开工……」

    经过昨天的抗争,虽然目前还不能出去,但生活质量却有很大的提升。

    直到我的绝活出现后,大大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不可同日而语。现在除了三餐还有点心宵夜。桌上的水壶,永远是满的,而且温度适中,屋里的装潢也已经焕然一新,就一个爽字了得。

    以前经常一整天,也不见的有人会在我屋外晃悠,现在三不五时就有人来问我缺什,要准备什,把余春镮气的七窍冒烟。

    余春镮对于我的高待遇,很不能接受。三不五时拿着符水,对着我和屋内洒净。

    对于余春镮的除妖行为,我睁只眼闭只眼。反正没危害到我,也没妨碍我工作,我就随他搞去,我想应该也是余律默许的,不然怎能这么猖狂。

    这天余律不知哪跟筋不对,对于余春镮除妖行为大发雷霆。还反问我怎受的了余春镮这样失格的行为。

    我镇定的告诉余律,余春镮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现在才觉得奇怪,我觉得你更奇怪。

    余律气的咬牙切齿,「狗咬吕洞宾。」

    我回,「那只狗是你送过来的。」

    之后,余春镮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我面了,换来一个很幼齿的ㄚ环,只有10来岁大,叫余冬环,余律取名字…真是让人无言。

    余冬环每天都瞪着水灵的大眼睛,问我有何吩咐,但对于我书房内的活,决不多话,年纪虽小比却余春镮上道多了。

    房子的四周看来看去,除了余冬环还是余冬环,就没别人了。这样也好清净些,叶雕需要很专注,一不小心就会作废重来,届时余律最宝贝的桂花叶就会不保。

    余律舍本让莱恩拿布料,拓印石雕上的图文,还让莱恩拿回来给我翻译,真不像余律的作风。余律看到我诚品的第二片时,不喜了。

    余律拿着刻好的叶子问我,「这上面是什字?」

    我手没停下来,「来恩的家乡字。」

    余律问我,「余信说要给我……」话说一半就停了下来。

    我手停了下来,看着余律,「你和来恩有什协议我不知道,他只说拿回来的图文,让我刻并同时刻上他的家乡文。」

    余律满脸怒容,闭口不言。

    我笑看着余律问,「那。。。。。。我还要继续吗?」

    余律起身拂袖而去。

    我愣住了,这情势我…还要继续吗?

    忽然余律去而复返,满身怒气坐在我对面,「余信有的,我也要一份。」

    我忍不住大叫,「少爷呀!你没看见这多费时费工吗?何况。。。。。」我更想说的是这儿的字我看懂得没几个,怎雕阿!

    余律冷冷的说,「没看见。」

    我这是受虎拖累还是两国交战殃及池鱼。

    我心生一计,「要不我俩连手制衡余信,你看怎样。」

    余律挑眉说,「余信交代的事你敢不从………」

    我昂起头,「你当我的靠山,我就敢。」

    余律嗤笑说,「当你有余信的专业时………我就当你的靠山。」

    我不服气,「余信的专业还得靠我呢?」

    偏不巧余信进来了,语气不是很好,「我的专业还得靠你……」。

    余信竟没和余律打招呼,对余律视而不见……。我看看余律,余律还在赌气也不开口。

    余信审视我桌上的成品,「怎么保存………」

    我还在气头上,「保存干嘛?又带不走。」

    余信对我寡目相看一眼后,接着损我,「还以为你脑袋是装饰用的……,」话题又转回叶雕的保存,「最好能不怕水,不会腐败。」

    我哼一声,「你当我无所不能阿!」

    余信喔了一声,「翻译我书时,你老是抱怨耗时费日的,怎还有空闲学叶雕,看来也不是挺忙的。」

    我不满,「你又不是多产作家,靠你早晚饿死。」

    余信又喔了一声,「等我们回去后,我一定把西台的律法,交给出版社,让出版社出书。」

    我一惊,镇定的说,「你得请出版社找专业人士才行。」

    余信看我一眼,「你就是专业人士。」

    我,「………」

    余信问我,「他来干嘛!」

    都斗嘴这么久,这会才看到余律吗?骗谁!我,「监督…视察,你以前常做的。」

    余信又问我,「那怎么都不说话。」

    我,「被你气到不会说话了。」

    余信指着自己,「我?」转头看余律。

    余律终于开口道,「你答应我的事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