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热门小说

正文  13

章节字数:2177  更新时间:17-09-09 15: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3。

    余信纳闷反问我,「我答应他甚么事。你帮我问问?」

    我白痴阿!,余律现在正怒发冲冠,现在去触他的逆麟,我摇头,「不问,问了准是我倒霉。」

    余信幸灾乐祸,「不问,你更倒霉。」

    我转头对余律说,「他说他事多忘了?」墙头草非我莫属。

    余律重重的哼了一声,「有关铸铁厂的秘密?」

    我不满的对余信说,「你怎么能答应?」

    余信一脸严肃的回我,「我就是没答应,他才这么生气,智商那儿去了。」

    我恍然大悟的对余信说,「现在怎么办?要不。。。。我再多刻一份给余律。。。。。。。」总要安抚余律吧!

    余信用怜惜的口吻说,「这叶雕费时费工,多做一份,那。。。。你连出去玩的时间都没?」

    余信用我当初揶揄他的话来挤兑我,即使余信这样做,我还是不希望铸铁厂的秘密外泄,加上王伯的关系,我更加不想让余律知道,「总比说铸铁厂的秘密好。。。。。。。」

    余信看我的眼神有着不同以往,「没想到你还有这份心。。。。。。。。」沉吟一下,「你跟余律说我还在搜集资料,另一边先帮他刻着,我们找机会。。。。。」

    余信话都说到这点上,「我明白。。。。。。。。。」任谁也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

    我把余信的话转述给余律,余律的脸才好转了些。还吩咐我和余信不要耍什花招。

    我开始埋头苦干做起工匠活,余律为了补偿我,把工作环境升级在升级,余信为了补偿我三不五时买新鲜玩意给我,他还把言老伯送他的"布尼"转送给我,万万没想到,就是这"布尼"带来我的机会。

    除了工匠活,我刻累了放松时,偶而会拨弄余信给我的"布尼",弹出那种三两声不成调的音律。

    这天我偷空玩弄时,突然听见余冬环在房门外喊大少爷。我把"布尼"随手一摆,就见大少爷余重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我心里一惊,余重来蜀地做甚么,难道余律又做甚么孽,让远在京城的余重,不远千里的追杀到蜀地来。

    我乖巧的喊一声大哥,让冬环去准备茶水,并用眼神告知,让她去通知余律。大哥余重和余律一直以来是死对头,在余府老宅时两人就已经明争暗斗多年,余律会来蜀地,就是让余重给算计的。

    我,「大哥。。。。。。。。」心想,还要继续装失心疯吗?

    余重一脸和煦,「听说你的"病"痊愈了。」

    我心里哀嚎,病好了想怎样,「还没痊愈,不然三哥不会还关着我。」被关,是目前最好的说词。

    余重一脸关心的望着我,「看起来气色不错!」

    我心里有不好的预兆,「多亏三哥和贾总管的照料。。。。。。。」

    余重中断我无关紧要的回复,问道「余信呢?」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余重问余信的用意,「大哥找余信。。。。。。。」

    余重,「听说他治好了你。。。。,大病之后变的非常能干。真的吗?」

    他远在几千里外,怎知身在蜀地的我们发生甚么事。回想起他刚刚的话题,句去和这里有关,身千里之外的京都,对这儿的消息还这么灵通,这样看来余重在蜀地有安插自己人,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

    这冬环去找余律怎还不回来,余重是余府栽培的栋梁,未来的接班人。而且治人的手段和余律不相上下,不能轻易得罪。一边是熊一边是虎,两边都得罪不得。

    余重等我回答的同时,环视了我屋内几眼,看到我摆在茶几上的"布尼",转头问我。

    余重,「你何时学的。。。」指指茶几上的"布尼"。

    我摇摇头,心虚的回,「没学,我只尝试着想拨弄出声音来。。。。。。。」

    余重讥笑得对我说,「虽我不懂那玩意,但音律我还是懂得。」

    当余重说完这句话时,寒意爬上了我的背脊。

    我佯装高兴,「大哥觉得我拨得不错。。。。。。」我真的是用拨的。。。。

    余重冷眼看着我,「听说余律被你气的不轻,本来我不信,现在我有几分信了。」

    我正色的说,「我怎会惹三哥生气。。。。。。肯定是下人看走眼,不然就是听错了。」

    余重没反驳我的话,笑着说,「既然。。。病好了。。。。。。。。跟我回京吧!」

    我大惊,正想拒绝,就听到余律在门外大声说,「不行。她的病还没完全好。」

    当余嫒这么久了,就属这次看见余律是打心底里欢喜,我走到余律身边,切亲腻的拉着余律的手,「三哥,我最爱你了,我不喜欢京城,不想回京。」

    余律本来是一脸狂风骤雨的走进来,当我说完这句话,他着实愣了好一会儿,别扭得拉开我的手,脸上出现奇怪的诽色,口气难得得温柔,「大哥在这里,说什浑话?」

    那大哥不在就可以说?

    余重怀疑的眼光一直徘徊在我和余律身上,这么重的口味,在古代应该没人受的了,我傻笑着。

    余律转移话题,「大哥不远千里而来,在这儿多玩几天吧。」

    余重收回怀疑的视线,端起大哥的架子来,「我明天要去边关一趟。等我回来就把余嫒带回京城,爹娘想她了。」

    余重把余父余余母给搬出来,余律也没怕,看我一眼才说,「是柳将军的庶子想余暧了吧!」

    我望向余律,「柳将军的庶子是谁?」余嫒的记忆里没这个人。

    余重眉开眼笑,「家里帮你订的亲。」

    我惊讶得说,「我都疯了,他还要?」這人腦筋有問題嗎?

    余律白我一眼,「是去給人家当妾。。。。。。。。。。。。。」

    我一听当妾,站起来大声的说,「我不要。」

    余重口气不悦,「儿女婚嫁,都是父母决定的,不容你拒绝。」

    余律给我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我才又坐回椅子上。

    余律说,「余嫒好歹也是余府嫡出二千金,嫁去给人做妾。祖母应该不会答应。」

    余重站起来拂拂衣袖,挑臖的对余律说,「这件事是爹决定的。。。。。。。。,我只负责带回余嫒。。。。。」

    我的终身大事就在这两个人的烟硝味中,草率得被牺牲了。

    我不怕死的顶撞余重,「我不会跟你回去,我。。。。。。。。。。。」

    余律突然抓住我的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