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热门小说

正文  16.

章节字数:2199  更新时间:17-10-01 14: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6。

    余律表面上说是保护,暗地派不少人整天盯着我和徐信,深怕我这只煮熟的鸭子飞了。今天的冬环也特别卖力,每小时就进房查哨,弄得我心烦意躁。

    天黑后,冬环的焦躁不安更加明显。

    冬环吃在我吃完晚饭后,还特别交代。「小姐,待会不管外面有什动静,你都待在房里别出来。」

    看冬环一脸担忧的望着我,为了让她省心,我配合的说好。

    冬环照例在们房外尽忠职守的守着,留我独自在房里,我竖起双耳聆听窗听外面的动静,除了树叶沙沙的声音,屋外寂静的有些骇人。

    机会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创造,当"机会"来临,千万不要白白浪费。

    我躺在床上等机会,手里紧抱着已经打包好的包袱,在等待"机会"的时候,忽地听到冬环的扯竹声。

    这是我和冬环的默契,在门内和门外拉了一条线,门内线的末端挂着竹板,一有事,冬环会从外面拉扯,竹板会互击发出声响,让我有缓冲的时间。

    就在竹片互击一过后,房门外有人倒地的声音。心想"机会"来了,马上用余信在窗边早已挂好的绳索溜下楼,余信知道我不会水,早在楼房外鱼池边上的大树绑了一个秋千,让我可以荡过鱼池。

    用秋千荡过鱼池我可是拼了命的,就怕掉到水里一命呜呼。之后,就靠着当初出外采买时,观察府邸的动线后,研究出一条紧急路线,古语怎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为的就是方便逃生。

    在顺利逃离余律得府邸后,跟本无暇看背后是否有追兵,只拼了命的往余信交代的地点跑去,这时我深刻体会到"跑男"的工资挺难赚。

    跑了一段路后,我上气不接下气,在离言伯的店铺不远处的街口,喘着气稍做休息,外带看了看四周,漆黑的夜色中,我没看不见任何人影,也没没狗吠声,寂静的气息勘比泰国鬼片般的惊悚,正打算抬腿直奔言伯店铺。。。。。。。。。。。。。。

    还没来得及踏出第一步,就闻到一阵异香,接着人就瘫软无力,昏倒在街口。昏迷前我看到了余重。。。。。。。。。。。,我大意了,没狗吠声还有另一种可能,人和狗都早被灭口了。

    我就知道,在余家人眼中,余嫒自从疯了之后,家里的地位真的是岌岌可危。一个千金大小姐,竟被关在材房。我又不是逃婚,也没和人私奔,待遇竟和这两种没差别。

    手被反绑于背后,脚也被绑着,身上的衣服还在,稍微放心,我的包袱却不见踪影,那里面有救命的工具阿!

    我动一下手脚,四肢还是很无力,大概是中了武侠小说里的迷魂药不然就是十香软筋散之类。只好做一些不需要体力的事。看一下四周,材房竟没材刀连斧头都没,名副其实的材房,而且只有"废材"。

    躺在地板上还真不舒服,移动身子想挪个舒服的姿势,挪着挪着把余重给挪来了。

    余重开了门,走到我身边,居高临下的说,「委屈你了,等余律交出余信,你就可以过上好日子。」

    我不想听屁话,「我口渴。。。。。」人生问题比较现实。

    余重走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别耍花样。。。。。」说完解开我的手,让我方便喝水。

    余重还有点人性,让人拿了碗水给我,喝着喝着突然心生一计。

    我不敢看余重,怕看了会露透自己的想法,低着头「手痛。。。。。。。」

    余重冷笑的说,「别喝太多。。。。。。不然又得上茅房。。。。。」

    我一喝完水,余重又把我的重新捆绑好,幸运的是这次手是绑在前面。

    我想转移余重的注意力,「我的包袱呢?」

    余重轻藐的说,「就几件破衣服。。。那么舍不得。。。。。」

    我不情愿,「破衣服也是我的。。。。。。。。」

    余重让人把包袱丢给我,我看着散落一地的衣服,看来余重已经搜过包袱了,没甚么有用的讯息才还给我,低头隐藏自己的情绪。余重只是默默的看着我,把地上的衣服扫进包袱,收拾好后当枕头靠了上去。

    余重损了我一句,「还真舍不得衣服阿!」

    余重看我还算正常,走前嘱咐人看管好我,别出了差错,否则提头来见。果然台词都没什新意,在这时代说不定石头都比人头值钱,不然怎人头这么廉价。

    我瞧着被留下的碗,摔破会引来外面的人,坐碎嘛!屁股会流血,有没第三条路。我尝试把碗在地上敲着,发出叩叩的声响。等了一会外面的人没有进来,我把包袱里的衣服拿出来垫在地上,用力的把碗敲碎,还好有包袱,声音小了许多。

    敲碎后的戏码,大家都知道的,我就不细说。绳子割断后,我又找了一条绳子,把自己的手又绑了回去,留了一小截的尾巴,只要轻轻一拉,绳索立刻松脱。

    第一回合,余重胜。余重的胜利,肯定会让余信和余律两人连手,言伯和余信又有交易,只要余律就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就有胜算了,我也就有救了。

    第二天天都还没亮,我被人蒙上眼丢到马车上,看来余重打算趁黑转移阵地,不想给余律时间救我。

    不知余律的会派亲信余金或还是余木来救我,这两人得功夫都算是不错,个人比较希望是余木,他人和蔼些。余金比较粗狂,粗手粗脚,真怕他救了我,我却折在他手里。

    马车在马夫的快马加鞭下不停的狂奔,马车颠的把我的胆汁都颠出来,在颠得七晕八素时,马的嘶叫声在马车外沸腾了。是余律杀过来了吗?

    接着,就听见刀剑声此起彼落的在马车外四周响起,看来余律下了重本,没人看管时是自救好时机。我轻易解开双手,将包袱背在背上,掀开帘子探头出去望了望。

    妈呀!以往电视电影上才有的兵匪厮杀,正在我眼前上演着。我不敢以身犯险,决定先在马车上先躲一阵。

    就在惊骇中,一个黑衣蒙面人飞快得跳上马车,还来不不及对我做甚么,就有人惊吓了拉马车的马,惊悚的剧情开始上演。。。。。。。。。。。

    我想起刘大尉说过的话,我想跟你演浪漫爱情片,偏偏上演的是动作大片。。。。。。。。。。。。。

    马开始狂奔。。。。。。。。。。。。。。。。。。。。。。。,我的意识跟马蹄一样狂乱。。。。。。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