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名流派之南浦绝鹰鸮

热门小说

第一卷  第九章

章节字数:2421  更新时间:17-07-13 08: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北原有一树林,名为斧头山。

    形似一把巨斧,从天而降朝地一砍,凝定在八风山庄南方二十里远之处。

    飞泉与八风教约战的地点,就在山麓外。

    斧头山归八风教所有,这是多年来飞泉不得跨越一步的界线。

    斧头山麓外一座大草原,雪初融,在微润的泥土上各自搭起阵营。

    飞泉一派与八风教水火不容长达三十年,多年恩怨既深且渊,实为难解。

    这一年是太古六十五年,以他出生那一年为始,若他还活着,就能见证当年那弱小的飞泉一派,已非任人摆布的角色了。

    一边号角响起,另一边大鼓喧天,气氛逐渐升高,江湖上盛传的两教厮杀之役即将在斧头山麓下展开。

    天蓝日大,八风教人马浩荡聚集,排列井然有序,铁马金革无一不是战意高昂的好马好汉,都立定于庄主团身后等候发令。此次出动的庄主团当中,以程大虎为先,率门下五百高手,五人号角一吹,声震天际。程大虎坐镇八风教首,一个手势,号角声止。

    八风教筑土为坛,坛中央摆设一桌,桌上有香案,焚香,两旁插旗,旗上绣着“八风”字样,正随风鼓动。

    反观飞泉这一边,亦是五百黑衣金甲装扮的武装,领着三人鼓队击枹作势。为首者乃飞泉盟主江水深,江湖名号“不见底”,不仅武功高强,头脑一流,还具天生服众气息,部众唯他马首是瞻。这一头,江水深也做了一个手势,大鼓立刻止鸣。

    飞泉这一处也是筑土为坛,坛中央也有案桌一张,香炉一架,坛上正中央坐着江水深盟主,两旁亦插着大旗,上方也有两个大字“飞泉”。

    双方号角鼓声停止后,一片寂静无声。

    程大虎率先发言:“谈判已破裂,本教不做无谓的赶尽杀绝,今日太阳下山前,必得有个结果。”

    江水深坐在一高脚大椅上,神态凛然,说:“本派也无赶尽杀绝之意,何不,各自派出人马比试。”

    程大虎说:“如此甚好,就以太阳落在斧头山为限,在霞光出现时,立刻止战,以多胜为赢。”

    江水深亦说:“程庄主,输者从此退出斧头山,归赢家所有,如何?”

    程大虎说:“我只能给一半,南麓归你,可你若输,可得我牢牢实实的退出白狼江,让出斧头山南这座草原。”

    江水深掐算,应了声:“好!”随后一个手势,五人五马,各自带着擅长的武器从后方冲出。马鸣过后,江水深凛凛而道:“我方派出五人,请招了。”

    程大虎打了一个手势,队伍中率先冲出一人,是那九征列御。

    九征一现身,抡起一把红缨长枪,他的身后不约而同又跟着冲出第二人,第三人,似有默契般,第五人冲出后,排出一横队,铁马英姿卓绝。

    泰山崩于前而不改其色,九征素来泰然,那不卑不亢的泰然自若挟着一分雅士风采,散发一分清圣之光,在江湖上亦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九征既出,必有好戏可看了,他虽有雅士风采,确是个极为奥妙的人物。

    风飒而鼓,十人出阵对垒,长长的发辫几被撕裂,手上剑光、刀光、枪光极为抢眼,都是不能欺的铁汉子。

    众人屏住呼吸,不敢扰乱,皆瞪大了眼睛观看那九征五人小队要如何接下飞泉一派发出的招。

    从高空俯瞰九征,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他手中那把红缨枪。

    那璀璨的红缨穗子顺着风摆,曳枪势而摇,手握的紧,眼扫的厉,再加上那一双弹簧腿,纵横方圆三里不是问题。

    在江湖人物当中,这九征列御素来是安静的,甚少出个声,但他的身形却与他的安静截然不同,只有在他企立一方两手空空时才能了知这是一个人而非一头豹子。

    他,人与枪早已合一,练成了一头迅猛飞扑的豹子,他去年收到一块江湖大老所赠之山水形势玉佩,玉佩青白相错,上头隽刻着几句:

    “万里长征百山岳,

    不怕虎罴就怕他,

    穿梭黑林非晓处,

    豹阻竟是九征侠。”

    江湖人不怕虎罴,就怕九征,此乃那江湖大老当年穿越阴森密林中以为遇上一头豹,等擦亮眼一瞧竟然是九征横阻,此后把他当成了萍水相逢的干儿子,这可须是多好的功夫才能得上这一玉佩的赞赏。

    眼前,九征列御泰然而立,五人小队与他横成一列,架式十足。霁日下,在这十人当中,九征的身影格外醒目。

    起手式一起,长喝一声,九征率先策马而上,蹄子迈的飞快,他单臂抡起长枪直奔飞泉,气势如虹,疾驰如电,无人可挡,枪法快的如一滚轮,快的如一飞箭,而这只是单臂使枪的功夫而已。

    飞泉的五人小队被他的擅闯冲破,只见九征打这头阵的目的不只要赢,还要提高八风教的士气,便不作第二想,展开一波凌厉攻势,啸啸枪声比风更来劲,节节逼退飞泉五人以及后方层层迭迭的人马。

    飞泉人马散走,场面混乱,互相蹂践,来不及撤走的倒在地上不知是被九征所伤还是被自己人乱了阵脚,那九征冲破了飞泉前线,红樱枪更为汹汹,纵横驰骋,所扫之处无不低头,案上的香盆摔至远处,香粉漫天灰飞,就连那高脚大椅金座也歪倾翻倒,飞泉狼狈而退,都吶喊着“小心他的枪!”

    九征纵马挺枪直捣飞泉高台,几番身手就将那威仪赫赫的飞泉尊容给荡平了,那飞泉人马震慑于他手中浩浩铮铮的一把长枪,逃的逃,滚的滚,缩的缩,都散的老远去了,九征在高台上逗留挥扫,点枪成余烬,点指成废墟,把那好不容易架起的作势高台胡搅推弄成了一片狼藉,哪里还有高台的样子,哪里还有胆敢叫嚣的气势。

    飞泉五人此时也气不过冲上了高台阻止,那些八风教随九征出战的高手一举将飞泉五人团团围住,一个也溜不得。

    所谓遇强则强,飞泉五人的力气早被九征给激怒出来,俄见他五人不畏困滞,连手针对九征想将他给痛打下来,刀剑霍霍霎时飞光金影,眼怒手疾,都做那天罗地网般的帷幕反将那九征围下。

    “九征,你跑不了了!”

    “今天要把你给拉下马来!”

    “爷爷我今天要折弯你的家伙!”

    “小子,打我飞泉,你也敢!”

    正当飞泉五人一时熊胆得意以肉身当铁杆围下九征时,竟不知这恰好给了九征一次解决的发掠时机。

    只见他眼神为之一亮,露出慧黠清光。

    枪影守的稳,去的巧,一派洒然剽悍,举枪相迎,挑了高杆,耍了快枪,完全不给飞泉五人一丝插缝的机会,那五人守的辛苦,攻的惭愧,兜转迷茫不知天南地北哪个方向,面对这九征矫健的枪法功夫只有挨打的份,一个人被刺上了脚,一个被刺上了胸,一个被刺上了手腕,一个被刺伤了肩,最后一个赶来营救也在腰上吃了一枪。五人均被这九征打的遍体,刺个满身,躲都没法儿躲,落马滚成一身泥,连喊个撤走也来不及,旋即被他强占了夯高的台子,拔下了旗帜,撕了个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