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名流派之南浦绝鹰鸮

热门小说

第一卷  第十章

章节字数:2762  更新时间:17-07-19 08: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世间有一种枪法可以击破山河,叫做玄豹枪法。

    见识过玄豹枪法的人并不多,这种排山威力只在必要时出现。而方才,玄豹枪法的主人,九征,已经完美无瑕演绎了半套。

    仅仅半套,即让飞泉哑然,如同石与卵相碰,车与螳臂相搏,这套枪法犹似惊涛裂绝岸至为可怕。

    飞泉一派毕竟不是九征的对手,那飞泉不仅被打得落花流水,甚至连自身叫阵的阵营也被逼退了百步之远。若非今日九征不赶尽杀绝端看情况适可而止,否则这飞泉阵营溃散而逃、弃械喊饶,都有可能发生。

    一个以九征为首临时组成的小队就已是此等功夫,后面的只会更强,不会更弱,因为九征的武功虽然十分了得,枪法数一数二,却还不是八风教内最厉害的高手。

    江湖排名前十大当中,八风教就网罗了三人,此三人都还在观望尚未出手,派出九征列御可见飞泉在八风教眼里,还不需要倾全力而出。

    九征这帮家伙,竟然把江水深从高坛上逼下,飞泉众人退了又退,落定后,江水深虽气得想咬牙,但脸上依然露出自信,对自己人说:“好一个九征,此人看起来斯文,打起来却气势汹涌,一把枪,竟能将我等逼退百步,你们还看得下去吗?”

    对边,那八风程大虎转身问向自己人:“你们有谁要出阵,我也一起奉陪。”此话才出,舌还未敛下,一道猛虎冲出,竟是向天借胆的程怀衣。

    程大虎此行带他出来见识,启程之前千叮万嘱,让他做哑子旁观,万般教育只因他实在太了解这儿子的性情,一个气不过就喊打杀,拥一身绝技就自命非凡,眼珠子生在天顶之上而且还直往天上长,绝不朝地下张望,真真实实一个闯天下舍我其谁的天将气宇。这在平日倒也还好,让让他无妨,可这样紧要关头予他机会反而是害了他。

    当要唤下,那恐后的影子飙风般刮入飞泉乱队之前,未及阻止了。

    且说这程怀衣也没那么糟,英雄少年不都是这兴致冲冲模样。惟见他顶着一头素净白发,甚是显着,大胆眼神如下山寻衅猛兽,一出阵立刻引起众人哗然。

    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那程怀衣既然要逞能抢做这急先锋,程大虎不能扔下不管,他勉强挤出一笑,心知不妙,想当下劝阻拉回阵队又怕程怀衣拗上,只能奉陪到底了,亦随后出阵。

    程怀衣指名挑战:“江盟主,让我瞧瞧贵教盟主的真实力,如何?”这样明目张胆的大胆挑衅,只能说,他若不是看轻了江水深,就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江水深坐定阵前,眼前那程怀衣已展开邀请,自己岂能退却,一个前空翻,上马,出阵。

    江水深一人敌父子档,显有不公平,然他完全不在意,冷嘲热讽回敬一句:“听说有人自称是东北虎,依我看,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小猫儿。”此话完全针对程怀衣而来,被激怒的程怀衣压伏不下窜升的血气,即要策马扬剑开打,被程大虎及时拦下。

    程大虎说:“江水深,逞口舌之能不是真功夫,贵教尚差一人,可是无人敢挑战我程大虎,怕了我?”

    “谁、怕、你?”

    一句谁怕你,飞泉阵前冲出第二人,壮马一奔,直抵程大虎面前,两两相对而视,程大虎严正以待,此人不是别人,而是江水深的胞弟、飞泉一派副盟主江火热。

    水深与火热,乃飞泉最得意的双生儿子,一个悍,另一个更悍,一个左臂,另一个右膀,一个前脚,另一个后腿,此二人搭档在江湖上堪称一绝,纵使各自拥有高名,但此二人合招的名号更为响亮,有“水火剑法”定江湖天下的威名。

    父子对抗孪生兄弟,这一即将上场的好戏让众人更加紧张,都不自觉地将脖子往前一伸,想瞧得更仔细些。

    ***

    飞泉两大盟主与副盟主何等人也,当年仗着这两兄弟打下一片天,才有飞泉壮大的契机。

    水火兄弟默契已达神往境界,非常人能较之,因此,程大虎最担忧的事竟然成真了,那程怀衣居然直挑二人心胆,喊着:“程怀衣在此候教了!今日定要让你飞泉跪地讨饶!”他一起手,整个八风教人人都替他捏把冷汗。

    对资深的八风人来说,此水火兄弟连手只有那三名十大高手才能拿下,其余人等只能干瞪眼或挨打的份儿,倘若能争的十回合便已算的上武艺高强了。

    不容迟疑,程怀衣才方起手,那水火兄弟立刻瞧出破绽,彼此对视后也迎了上去,专攻这个横行的小家伙,出手毫不手软,刀刀致命,剑剑逼息,每豁出一记对方即退了两步。

    程怀衣大惊不妙,相斗之下才知自己挥就连连仍旧是刀剑无言、剑影无泽,紊乱中,不时可恨可恼又可恶着这两头扑朔飞倏的猛汉,不过十回合,即被迫弃下手中利剑,凄惨落马。

    可怜那程怀衣被无情拎起,朝鹰翔高空处抛的更远,众人惊呼,眼看他就要坠地碎裂暴头,又逢另一人接球般半空接住,二人接连空抛了几回,才被程大虎中途夺下。

    水火兄弟有心折辱这名新加入的生力军,不管程大虎如何护下,都有办法戳上一回,惋惜那程怀衣今日遇到了恶罗剎,两边相夹的是那操弄铁链前来索命的黑白无常,可他还算有骨胆,力拼到底,毫无怯意,此时,浑身浴血的程怀衣噗地吐了满口血,再无力支起身。

    但看程怀衣一路被追打落败的同时,众人更对那一雷一霆、一风一雨默契超越天衣无缝的水火兄弟惊艳不已,张口瞠目,经过一段时日不见他俩大展身手,今日武艺更胜过从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江湖上人人皆知水火兄弟默契无敌,比那双宿双飞更让人欣羡,他俩谁也无法离开彼此,一日都不行,时时相左右,片刻不离眼,江湖只知有侠侣,却不知有手足肝胆相照的兄弟檔,随着年岁增长,兄弟二人展现在世人眼前的功夫早已凌越己身之力,兄是弟的助攻,弟是兄的辅力,宛如纸鸢与丝弦,分开是纸与弦,系上能夺下一个天。

    程怀衣纵有悍然的程大虎与他连手,又怎能攻克这江湖上最负盛名的“水火”传说呢?

    正此时,让围观者期盼的“水火剑法”合招何时不出,竟在这危急之刻联袂对准程怀衣,直逼他命门,此番痛宰对水火兄弟轻而易举,如饮水剔牙般简单,程大虎见水火兄弟如双鹰展翅扑向猎物,只能一路相救,哪里还能强攻,那水火兄弟一路施刀,连绵不缀,逼的程怀衣在地上滚来滚去。

    这一路长滚溃滚直滚入八风教阵营,一牵连,二人刀剑应声杀到,所掠之地如风卷云残,拆了高台,毁了旗幡,造就一个乱。八风教也急率人马退避百步,一时之间人马杂沓,沙泥飞迸,惊动壮马鸣嘶不绝。

    水火兄弟这一驰得点,雪了九征扫面之耻,一举紧握缰绳,准备针对程怀衣来个连环马踩踏,兜着圈,回马又回马,旋了几转,折磨凌虐,务求踏破铁蹄摧心志,召见阎罗才休止,血溅场面让人不忍卒睹,都心念着那程怀衣怕是不能生还了。

    程大虎焦心奔来,弃刀,拱手,再不能缓,疾声抢救:“二位手下留情!恳请了!”

    水火兄弟这才放手,拿下一胜。

    程怀衣软卧,像极了一尊任人弃置的泥娃娃,倒卧在血泊中的残身抽搐,白发乍见殷红,程大虎将人扶起紧拥入怀不肯松手,伤在儿身痛在爹心,硬汉的焦灼不轻易显露,只因未到关头处,此刻却急切呼唤着:“怀衣,醒醒,怀衣。”

    水火兄弟马上威风,以旱魃之姿居高临下,对程大虎厉声:“替你教训儿子,可有话要说?”

    “我无话可说。”程大虎回复。

    “小子的骨头倒是很硬,从头至尾没听他吭一声。”

    飞泉与八风至此打成了平手。此时,西斜的太阳即将落在斧头山上方,至多还有一个时辰将现霞光,尚有最后一场即将论定输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