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名流派之南浦绝鹰鸮

热门小说

第一卷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2787  更新时间:17-10-09 1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世间有一种绝顶,其上有彩霞能让人忘记忧愁,叫做忘霞峰。

    斧头山上有一顶峰,此峰立有一碑,就题了“忘霞峰”三个字。

    以忘霞峰为界,分南麓与北麓,现在,两教就在南麓下的大草原对战,他们都心知,只剩下唯一也是最后一次相斗的机会了。

    飞泉盟主手势一挥,阵后冲出一人,冲出此人后,再无第二人跟随,亦即是,这是一场一对一的对决。飞泉派出最强的高手,此人一出,势必给八风教带来莫大的压力。

    在江湖上,如果只论排名,此人铁定在前十大名单上;在剑艺上,更是排名前五大,是飞泉最得意的门下,亦是最令八风教头痛的人物,此人屡屡挑战别云剑客却总是分不出高下,现在,就在斧头山前,他单骑越马武场,立定中央,单剑上阵,飞泉众人就算想替飞泉效力,也无人敢抢他的风头。

    花雾宵。

    一个素来总是一枝独秀的江湖剑客,被飞泉一派延揽之后,不仅个人声势如日中天,也如幸运之星一般,带领飞泉一派屡建奇功。

    八风教内想挑战他的人十分众多,只要是一流高手都想一试,然而,花雾宵却指名道姓,说:“在下想与贵教别云剑客一较高下,让所有人见证我与他的武艺谁前谁后。”

    程大虎并不觉奇怪,那二人拼斗了数年迟迟分不出个胜负,这下更好,公开对决,这场好戏比前两场武战更让人期待,即说:“别云剑客也是我方好手,今日要在此分出个高下,这可是江湖大事啊!”手势一挥,那别云剑客驾马冲出。

    程大虎对他说:“能不能把他们赶到百里远外,就靠你了,你可得给我狠狠地打。”

    ***

    花雾宵。

    别云剑客。

    这绝对不是溢美之辞:他二人站在那处对峙,几乎可以风云天下。

    斗霸他是第一人,斗狠他也是第一人,浑身上下无不是霸气,一个直挺,两道浓眉,孔武惊天,汗毛正肃,他是别云剑客。

    斗智他是第一人,斗勇他也是第一人,浑身充斥一股成熟魅力,马上雄风一派悠然,整个武场为之迷倒,气度沉稳,俊逸潇洒,冷眼睨世,他是花雾宵。

    这两大使剑高手让众人都不敢躁动,可有谁能猜出,他二人之间甚为谐美,毫无烟硝味。

    由于方才两方阵营都各自退了百步,二人在场中央说了什么,不会有人听见,除非特意大声张扬。当然,别云剑客不仅不会特意张扬,他还刻意压低了声音。

    “看见那斧头山麓了吗?”

    “斧头山麓有何异样?可是让你想起了故乡登州黄县的崇山峻岭,想要我为它赋首诗了?也好,天斧铸身迎别云,……。”花雾宵打趣别云剑客,随兴吟来。

    “好了好了,我只是要你好好欣赏它最后一眼,过了晚霞,此山就不是此等模样了。”别云剑客抢先阻下,忍住笑意。

    花雾宵故作凝望,悠然回答:“我正在好好欣赏。”欣赏此山一眼,一阵轻笑:“此刻战火烟硝,咱俩在这儿看那日沉西下,山岚缥缈,白鸟翱翔,会不会过于诗情画意一番。”

    别云剑客道:“亏你想得出诗情画意,我是要你记住这座山死前的挣扎。”

    花雾宵淡笑:“可我怎么看不出这座山哪里挣扎了。”

    别云剑客道:“今天我的对手不是你,而是那座南山麓,还记得百人名单吗?”

    花雾宵又笑了,说:“牢记在心里。”

    别云剑客道:“今日我保你一命,可记得还我这份人情。”

    花雾宵依然微笑:“听起来,你今日想特意放水,故意让我赢。”

    别云剑客剑眉霸道,说:“我怎么可能放水,只是你心里得有准备,今天我要铲除的不是你花雾宵,而是这座南山麓。”

    花雾宵似乎听出了内容,不可置信:“你要毁掉这座山?”

    别云剑客道:“不说毁这个字,而是沉埋。”

    花雾宵又看了这山一眼,说:“容我代替这斧头山向你讨饶,你看,这景致。”

    别云剑客呵呵冷笑:“没、得、谈。”

    花雾宵收起笑容冷肃而说:“此山壮丽,我方盟主不过想要半壁,你也不肯?!”

    别云剑客道:“他要半壁,我给他绝壁,我怎会不肯。还有一事要先约好。”

    花雾宵说:“下一次挑战的时间与地点?”

    别云剑客即说:“你与我光一个时辰铁定分不出高下,就约在明晚此时,此地,就你与我。记得带酒。”

    花雾宵应了句:“好,要多少酒才够?”

    别云剑客道:“不醉不归,要这么多酒才够。”

    花雾宵这才乐了:“痛快!”

    他二人交流如此谐美,此番相斗怎么打得下去?

    不再啰嗦废话,别云剑客长声一喝,与风竞速般,喝个他五脏六腑都快夺身而出,只此一个长声“啊--------”,四方风云开始随他扰动,卷起千层沙云、万层沙云、京兆层沙云,随后裂目,连人带马挥剑朝花雾宵击去,以眼神示意:“配合我!”花雾宵唉呀一声,扬剑配合。

    快招,是快招。

    大招,是大招。

    狠招,竟是狠招。

    花雾宵确实没料到今日与别云剑客对剑,是为了配合他击山破壁。

    斧头山下,沙尘垒石,卷起千堆,混乱之状再没有字眼可以形容了。

    耳边乱石已崩云,从忘霞峰下开始一路崩落。

    二人弃马,展现了轻灵飞快的功夫。

    南山麓,若飞泉胜则得此半壁,否则就要退的远远的,以这座山为战利品乃花雾宵亲自献策提议,而他也牢牢记在心底,因为他知道斧头山很重要。眼前,别云剑客要毁掉半壁山,这一点,花雾宵也听得够清楚了。花雾宵虽然知道这座山很重要,但他愿意配合别云剑客,因为他更明白别云剑客不会害他。

    武场上,没有剑影,只有飞沙走石的身影。

    武场上,闻不到人声与剑击声,只有交响壮烈的破山曲。

    当然,两大剑客每一次交错只会增添山势的颓废与牺牲,这交锋,与捉对厮杀毫无关系。

    无法描述两大高手是如何对招,因为看不见。

    每个人所能看见的只有离眼五吋的距离,五吋之后,是一片浓得化不开的黄沙。就在黄沙席卷、尘埃四合之后,他们只能自行想象那两大剑客在黄沙遮幕里如何取下对方。

    但其实他们的想象毕竟也是极其有限,因为这两大剑客对峙的形与神早已超越他们的想象。虽然如此,他们依旧凭空怀想,幻想着是别云剑客的剑高,还是花雾宵的剑高。他们皆认为只有这两人才有办法创造出今日这一场沙连天,因为这两人不是普通人,他们一个若是南,另一个就是北,其中一个若是东,另一个就是西。

    所有人在结束之前只能尽情想象,除了想象与等待,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飞泉人以一种万分的肯定怀想,这阵漫天风沙必定是花雾宵使出高妙的迷雾剑法所致,单看这拨不开的乱石惊云,他绝对用了不只百次来重击别云剑客。而八风人则骄傲地揣想,这样的天,这样的地,这样的武场,乃绝世无双,这种空前绝后的大招,世上唯有三分剑法的主人别云剑客才有此等功夫。

    他们的定见刻痕太深,犹如高山、金塔那般盘踞,即使什么也看不见,如瞽似盲,他们也不会怀疑自己的信念,无疑认定了这两人必是分庭抗礼,这三分剑法与迷雾剑法的对招一定非得如此不可,自我蛊惑蔓延在他们的身上与心上。

    他们的面容垂满落泪,他们都在流泪,但这不是英雄泪,他们也不伤心,他们以双手掬下的是从眼睛飞进又流出的沙子。他们之中有很多人甚至已转过身去,以宽厚的背脊来面对,以长长缠绕的飘发来观战。他们之中有更多的人把衣袖当成了遮布摀住自己的眼睛,如此一来就更别提要看出什么端倪了。直至结束为止,甚至是结束之后,几乎没有人猜的到黄沙背后的真实画面。

    劈山。

    就是实情。

    就算打定主意要输,别云剑客也没有天大的理由这样做,断然舍弃这壮丽的半壁斧头山,原因只有纯粹三个字。

    不、想、给。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