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名流派之南浦绝鹰鸮

热门小说

第一卷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2009  更新时间:18-01-16 1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斧铸身迎别云,

    青山吹雾宵中来。

    水火不容疑谁是,

    拂光双剑九州开。

    山下,一人泰然自若,衣袍随风扬,气宇轩昂,星目剑眉,马上英姿从容,身边还拉着一碧眼壮马,手上握着一马鞭,似在此地守候多时,又似在此地徘徊沉吟,不知为何而来。别云剑客下山离开忘霞峰,半路遇上此人拦道,即问他:“你在此地等我?”

    九征。

    一个极罕发脾气的谦谦君子,有一双泰然的眼波,还有一身泰然的清姿,钟灵毓秀,行事风雅,乃八风教最泰然的人物,可称他九征列御,或称他九征。

    九征睨向眼前的人,以及眼前一剑匣,将碧眼壮马以及马鞭易至别云剑客手上,说:“我知道你不会有事,跟我走。”

    别云剑客怀里捧着宝物,正愁着该上哪儿藏去,那九征心有灵犀恰巧出现,一乐轻笑,即说:“看来,你已经替我想到了好地方。”

    九征走了两步,忽而转头,泰然而说:“有个地方,能助长风势,可愿随我同去?”

    别云剑客跟上。

    某地有一峡谷,风势甚强,比那忘霞峰还要强过五分,中有一碑,题了“岩风谷”三个字。碑下已有一新刨的土坑,正好可埋剑。

    九征说:“此地风大。”

    别云剑客点点头:“你虽是我的后辈,但我见过你的实力后,或许,你位居第六阶是委屈了。”

    九征泰然回答他:“九征从不觉得自己委曲,这样的安排很好。”

    别云剑客豪放一笑,笑声回荡长扬,一阵强风袭来将二人吹弯了腰,这岩风谷的风果然够呛啊!

    “此路难行,因风大。”九征道。

    “此路多娇,也因风大。”别云剑客应和。

    “此路艰险,因风大。”

    “此路婀娜,也因风大。”

    “此路招摇,因风大。”

    “此路曼妙,也因风大。”

    “好个多娇,婀娜与曼妙。”九征给了赞赏。

    “这一段东风白未能走完的路途我很高兴能代替他走两年。”别云剑客再度应和。

    “不是两年,是一个人生。”话毕,九征回身独自离去。

    不是两年,是一个人生!好,大好,大大的好!

    ***

    话说自那日斧头山饮败之后,程大虎即对纵容程怀衣的教养方式万分后悔,此儿无法关,无法拦,正值血气方刚年纪,为了制伏住程怀衣,程大虎下令门下出手教训,将那好不容易痊愈九分的人又重重打成了无比凄惨,程大虎率领八风门下千人围在一旁观看挨打场面,说:“这顿打是八风教的严惩,捱不了也得捱,你们一个一个上,给我狠狠地揍,揍死了正好喂狼。”。

    此番教训若能谨记在心,有所悔改,也就罢了,无奈他终日忧心愤懑,记下了耻辱,便日夜忘不得那心头恨,总想着如何雪耻。

    程怀衣平生第一耻,别云剑客落在他颈上的套索,平生第二耻,花雾宵嗤笑他敢自称东北虎,至于那平生第三耻就更可耻了,前二者还算是私下场面,那第三耻可是在公众下失了脸面,让那飞泉盟主江水深戏耍他为未长齐猫爪的小猫,连带那斧头山也丢了半壁。

    三耻加身,那奔腾的愤血一刻不得歇。

    一念即此,程怀衣愤血立刻涌上心头,噗的一声,又吐了一口鲜血。

    外伤内伤同时迸发,他暗暗发誓,一旦下床,首要之事必是冲上那飞泉阵营,捅下这马蜂窝。

    ***

    岩风谷,有风,有谷,还有一人闭目沉思。

    别云剑客。

    闭目沉思之人终于睁开了眼睛,因为谷外来了一个人。

    花雾宵。

    光听足声即知是何许人也,再听那酒壶叩叩相击更确定了,不必拘礼的江湖人,带酒前往是交心,而非拘礼。

    花雾宵与别云剑客谷下饮酒,饮后起身仗剑,劲风中论剑,快意中求速,两两相逐,忽左又忽右,逢到绝境又折回,如此往复七巡,那二人飘忽,言谈无用只因干戈有用,论礼非理只因刀剑更有理。

    论剑罢,再饮,设一篝火,搭一烤架,猎一猪,啃他一个大蹄膀,好不逍遥!

    江湖无大事,交心毕,一拍两散。

    ***

    岩风谷,有岩,有崖,别云剑客一人凝目远望。

    忽见他竖起耳朵。

    又是花雾宵。

    无酒声,步履甚急,来人似是内心烦躁。花雾宵说,江湖有大事,乃贵教那小崽子东北小怪猫下了挑战书。

    这方笑了笑,不言不语。

    花雾宵拿出挑战书在眼前一晃,即问:“此人要挑战我,如何应他?”

    别云剑客沉思半晌,三思后,说了句:“约他来。”

    ***

    花雾宵接下程怀衣的挑战书,约战岩风谷上方高崖,心中早想给那小怪猫一阵拳脚训戒,只盼那别云剑客别又以身挡剑招。

    别云剑客早已备妥,只待人来,约见于晨露散、曙光起、鸟飞蓝天时,这一日,别云剑客一如平常晨起练武,吐纳呼吸,一个留神,花雾宵已到,不久之后,程怀衣也来了。别云剑客端身趺坐,各人自请,又继续那每日定时的吐纳。

    岩风谷上,风平树静,人更静。花雾宵与程怀衣围在别云剑客面前,三人围成一个小圈,

    别云剑客吐纳毕,即问程怀衣:“见到我你并不讶异?”

    程怀衣应了句:“一个死过百次又活了百次的人,我早已麻痹了。”

    别云剑客又问他:“你要挑战花雾宵?”

    程怀衣又应了句:“我还要挑战江水深,也要挑战你。”

    别云剑客一双沉着有余的眼神定定看着那小虎子,此虎的胆子真大,没被打怕,反而越挫越勇,一忆起那日斧头山下那不怕死的气势,逞能之勇,几乎是所有江湖人物年少的共同经历。

    此小虎想挑战的对象都是不好惹的人物,花雾宵、别云剑客、江水深,光是有胆,不可能动的了任何一人。

    花雾宵一双蔑眼做壁上观,饶有趣味看着那二人,浑然不知一把火即将往自己身上烧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