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名流派之南浦绝鹰鸮

热门小说

第一卷  第十四章

章节字数:3148  更新时间:17-10-09 18: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燎烧的未必是旷野,也可以是心底被引燃的火苗。

    被火焚身者也未必会死去,也可以是重新塑造生命的浴火凤凰。

    别云剑客转而向花雾宵说:“此人想挑战吾等三人,你意下如何?”

    花雾宵笑了,微微一笑,做那不肯回答的态度。

    别云剑客神情严肃,正色以对,说:“此人若拜我为师,我或可教他如何打败你与那江水深。”

    花雾宵只得微笑。

    别云剑客又说:“此人若拜你为师,你就会教他如何打败我以及江水深。”

    花雾宵收敛笑容。

    别云剑客又说:“此人若拜你我二人为师,就会教他如何打败你我以及江水深三人。”

    啥!

    花雾宵一惊,知不再说话不行了,忙抢下话:“你我二人不收徒,图个两袖清风,收了徒,有了牵绊。此事不成。”

    别云剑客闭眼沉思,似有了答案,即说:“此人轰不走,趋不散,就像你的昏鸦我的犬,只会忠诚,更何况,你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他乃八风教参与议事的庄主之一,你若掌握了他,便掌握了八风教一二,之于你并无损失。”

    花雾宵试问:“你怎知此人轰不走、趋不散,便会忠诚以对。”

    别云剑客反过来教育他:“因为他对他的耻辱忠诚,而他要赢你,要赢我,还要赢那江水深,没有我俩的助力,他是办不到的。”

    花雾宵苦笑,直说:“就凭你我那一丁点儿交情,我便要配合你?”

    别云剑客也直说:“就凭你我只剩那一丁点儿交情,你得配合我。”

    花雾宵再度苦笑:“交友不慎,误入陷阱,我花雾宵可以说不吗?”

    别云剑客点头,说:“你只要说个不,你我那一丁点儿交情立刻化为乌有。”

    唉了一声,花雾宵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被摆了一道,正一旁懊恼。

    此时,程怀衣也不愿拜这二人为师,气得起身拂袖而去,才走了五步,立刻被别云剑客拦下。一个欲走,一个强留,程怀衣哪里是别云剑客的对手,硬是走不出岩风谷半步。

    别云剑客挽起袖子,说:“程怀衣,你的性子刚烈不屈,正合我意,不必对我们行师徒之礼,一如过去,把我们当成与你齐平的江湖人物,现在,先让我替你疗伤,想那程大虎必定是痛打了你一顿,来吧,让我看看你伤哪儿了。”

    别云剑客乃刀子口豆腐心,衣裳掀起剎那,皱起了眉头。

    岩风谷断崖不是个适宜人居的好地方,黑鹰盘旋高空,此处云端已被黑鹰霸占。

    别云剑客再度发难,“花雾宵呀,依我对你的了解,我培养出来的人,能败你。”

    花雾宵回敬他一个白眼:“没想到你当真对我这般狠,不过,依我对你的掌握,我提点出来的人,也能败你。”

    别云剑客亦不客气,说:“他若能败你败我,要败江水深就是雕虫小技了。”

    程怀衣对那二人言词来来往往不以为然,说:“别云剑客,你既是东风白门人,就是我八风教的叛徒,而你花雾宵乃飞泉一派,是我的死对头,要我认贼作师,是要我程怀衣反了不成。”

    别云剑客正有此意,即说:“既然你知我已有二心,就直言了,我就是要你反了,往后,你就老老实实跟着我,没有我的命令哪里也去不得。”

    程怀衣双手握拳,气得说不出话来。

    别云剑客又说:“你若不想反,也行,承认你就是那被人瞧不起的小猫,带着你的耻辱哭回家去,到你化成了骨灰,那耻辱也会跟着你。你程怀衣以为凭着无惧之勇就可以横行天下,告诉你,往后你要受江湖人物的嘲笑只会更多,因为你盗了我的名号,所有江湖人只会拿你与我相论,你既然败不了我,这辈子永远只能窃活,成为江湖人的笑柄。”

    程怀衣闻言,浑身颤抖。

    别云剑客严厉喝斥:“丧家之犬留着给自己看,你走吧,我不留你。”

    程怀衣忍住怒意,将拳头握得更紧,几乎掐出血。

    别云剑客道:“脚长在你身上,快走,别在这里妨碍我与花雾宵练剑。”

    程怀衣转去看花雾宵。

    花雾宵不动声色瞧着程怀衣。

    别云剑客话锋一转对着花雾宵道:“我的三分剑法加上你的迷雾剑法,能否雪他所受之耻?”

    花雾宵接了句:“不仅能让他雪耻,还能让他东北虎的名号从此底定,扬名江湖。”

    别云剑客又问:“你若是他,会怎么做?”

    花雾宵应下话:“学那狼性,抛却伦常,悖礼违道,学成后再反噬。”

    好个好花雾宵,居然怂恿他学习狼性来对付我!别云剑客一双凌厉白眼回瞪过去,再反问程怀衣:“我允你学成后再反噬,如何?这是我别云剑客对你的允诺,你做如此想就不算是背叛八风教了,旁人只会说你韬光养晦为八风教除去内奸。”

    别云剑客又道:“‘拂光双剑九州开’,花雾宵,练习拂光双剑需要有第三人作为攻击对象。往后,他就是你的昏鸦我的犬,咱齐心照料。”

    素来,对剑客立下挑战书的人称为敌人,不是他胜就是你胜,而此刻,别云剑客摆脱竞争,他对花雾宵发出一份“齐心戮力”挑战书,二人连手教养出一头会咬人的老虎,这是一种又危险又紧张的关系,一份挑战书能让花雾宵既身陷险境又能飞越自身界线,这把火一烧,他二人眼中都燃着熊熊火炬。微小火苗如受热油浇灌而下,被别云剑客掌握驱役成了致命要害,终究,他俩不是敌也不是友,准备跨越楚河汉界连手写下江湖上罕见的盟敌。

    高山未必只能相互对峙,也可以架起一道剑虹,绵延一气。

    气氛极度诡谲。

    别云剑客不愧为江湖上最温暖的交心人,如果程怀衣没有闯入武场挑战水火兄弟,难得露脸的水火剑法不会引动花雾宵暗蠢的心思,因为自身的武艺很高强,找他挑战的人很多,却没有一次让他产生快意之感。花雾宵知道自己的胜利是独享,而他并不想独享胜利荣耀,无法于孤寂顶峰上自得其乐的他,在见识了水火剑法之后,一个朝思暮想的双剑之梦悄然成形了。

    他不求名,名自来,他不求利,利自来,他不求情爱,情爱自来,他也不求生死之交,那人自来,而他现在唯一希求着一桩事。

    他多次幻想自己是水火兄弟其中一人,斧头山之争当下萌生一念,他想完成,完成可以勘破水火剑法的合招,他想完成属于自己与别云剑客共同开创的合招,拂光双剑。

    拂光双剑在何处?

    仅此一念,他的瞳光更亮了,他的眼里有两团火。梦寐以求的双剑合璧新招何时能问世,眼前即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别云剑客朝他扔来的是一份用心深厚的制衡大礼。

    澎湃与颤栗掩藏在花雾宵丰神俊朗的眼皮下,没人察觉出一份几乎淌下泪热的激动抽向他的心口,独见他一派晏然对程怀衣说:“若非你还有点儿用处,否则我是不愿给你一起论剑的机会。不过,你得听个清楚,我不会把剑术传授给你,我只会动手不会动口,你只能自己自立自强,偷偷学,学会了,便是你的,学不会,别来问我。别云剑客要亲自指导你,那是你好运,我花雾宵别的不谈,就谈谈你的武功底子吧,这要让我收徒的话,你的腿慢了,眼钝了,手拙了,至于你的性子那就更别提了,胆敢把他东北虎的名号撤去,这笔帐别云剑客可以不计较,我花雾宵早想帮他出这口气,你得知晓,我在你这年纪时,已经被那飞泉延请过去坐镇,如果以小能看大,程怀衣,你在我这处的机会这辈子是完全不可能有的。但是这丑话还是得先说个明白,你学成了我花雾宵的武功之后,我也不会认你这个人。”

    转头问:“别云剑客,能接受我这个回答吗?”

    此时,那花雾宵心所念兹在兹乃是举世最强悍的合招,他有把握,未来花雾宵与别云剑客这两大敌对阵营的人,其合招,拂光双剑,必能惊天动地,划破九州,令那些江湖人看的不是滋味。

    那别云剑客料中其意,沉吟而道:“你还真是爱憎分明,丝毫纵容不得呀。”

    那花雾宵仰望蓝天,颇为不满:“别云剑客,这小庄主对你这般重要,我直至今日才了解。我不晓得他过去一路是如何成长,但我能肯定,贵教必定是对他谦让再三,而你这次是铁了心要我花雾宵动不了他。”

    这就是别云剑客的盘算,要那花雾宵动不了程怀衣一根手指头,但也不会让对方吃亏,竭尽圆满对方心中长年所愿,以他的了解,花雾宵不会拒绝这个好机会。他知道,那日斧头山之争影响了许多人,尤其是水火兄弟完美无瑕的水火剑法犹如地狱之火烧得花雾宵烫心不止,且深以为憾,作为一名多年来共论剑的剑友,花雾宵想着什么,欣羡着什么,心头酝酿着什么,别云剑客不会不知道。

    花雾宵,你当腻了人间麒麟,而今只想成为一只浴火凤凰。

    只有沐浴于剑锋之下,才能满足你那渴望接招的灵魂。

    作为与你交命之敌人,别云剑客怎能只赏你七彩剑虹而不赏你尖尖刺刺的虎爪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