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名流派之南浦绝鹰鸮

热门小说

第一卷  第十五章

章节字数:3408  更新时间:17-10-09 19: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侠客操戈无来由,追锋但觅快意风。

    又是岩风谷,不同的是,今日有出鞘的剑,剑影参横。

    三口长剑,三个人,谷下风强,谷上风平,出鞘的剑互相追击,一交集,一火花,一脆响。如此三口剑,一狡狯,一恢弘,一猖狂。狡狯是那花雾宵,猖狂是那程怀衣,而那恢弘的别云剑客只此一小试,内心有了梗概。花雾宵想着他的拂光双剑,程怀衣想着如何破解高手的招式,别云剑客一念无生,凡事不想。

    论剑毕,别云剑客留置程怀衣让他参与谈剑。

    别云剑客说:“当年江水深每每向我挑战,他尝了十次连败,才了悟能阻止他称霸北江湖的人,其中一个就是我。”

    程怀衣回应他:“十次连败……。”

    别云剑客说:“这是江水深与我的秘密,只告诉你,他痛恨我,在拿不出办法之下旋即派了花雾宵来对付我。你真想挑战他?我连败他十次,但我却没有赢的感觉,一次都没有,甚至,我觉得是我被他连败了十次。”

    程怀衣不解,即问:“为什么?”

    别云剑客笑了,“因为江水深最厉害的是兄弟合招,败他一人并无意义。”

    程怀衣更不解了,再问:“赢了就是赢了,何须求一个意义?”

    别云剑客沉默不应,而是那花雾宵替他解答:“要败得有意义,必须是二人合招,合招对合招,别云剑客,你不也是为了寻找那意义才同意与我练成双剑。”

    别云剑客这才接下话:“在我眼底,单独挑战江水深犹如挑战一个断臂之人,胜之不武,胜之犹败,胜之亦不能称为胜,因为他打小练的就是双剑合招,花雾宵,你回去告诉江水深,我会在他的剑上找到胜利的意义,让他等着。”

    岩风谷下,只余二人,那花雾宵已经离去了。

    别云剑客来到谷底,程怀衣怀里抱着一口剑,眼里含怒,“你与他密谋,此事让我难以忍受。”

    别云剑客一笑,说:“我与他密谋,你何时听见?何时看见?又何时察觉了?”

    程怀衣定下怒火,“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别云剑客反问他:“你了知我在做什么吗?”

    此地狂风骤起,二人黑发随风飘散,别云剑客对着石碑会心一笑,又再问:“你说说看,这刮的是什么风?”

    “恼人的风。”

    “在你眼里,这是恼人的风,但是在我别云剑客眼中,却是一道宜人的春风。”

    二人沉默,不再言语。

    程怀衣首先打破沉默,说:“我虽不明白,但我不想再听见东风白的事了。”

    别云剑客不想反驳,言简意赅而道:“当年,太古容下了东风白的背叛,你若认为我背叛,就学那太古,容下我,否则,你会很痛苦很痛苦的。”

    一名凡夫,若有了私心,他只能掀翻小小一个地方。一名政治家,若有了私心,他翻江倒海的地方将扩及他的子民。至于别云剑客,那八风教最凶猛的存在,若有了私心,将会如何?

    他说:“你将目睹东风白的后人会如何惊变八风山庄,这会令你万般痛苦。怀衣,我再告诉一件让你更痛苦的事,除了我之外,这座八风山庄里还有其他与我同盟的内奸,你要想暗算我怕是永远都不可能得手了,想一想你的处境,你跟了我之后,就算你不想与我狼狈为奸,也必须是狼狈为奸了。你以为你真能韬光养晦沉寂养心再反噬我,你如果做得到,我别云剑客敬佩你是个汉子,你若被我同化了,我也敬佩你是个汉子,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未来的你是我教出来的,我教出来的人不管做出什么事来,必定是条汉子。”

    没有人能了解这名少年是否承受的了如此负担,因为程怀衣摀住双耳,眼突怒瞪,最后仍旧战胜不了耻辱之心,只能逼迫自己容下别云剑客,照着别云剑客铺陈的路子走下去。

    或许旁人的内心是嫉妒的,因为在两大高手之间游移摆荡而能受其护佑,这在纷争不断的北江湖里,还找不出第二人。

    ***

    这是一个纷纷扰扰的北江湖,缔造这种难靖局面的乃是那不能提其姓名的东风白。

    话说,这北江湖素来都不是一个好踩的点,因为有八风教在此坐镇。就算过去曾经出现其他小教小派,也都见风转舵来附。

    八风山庄有十三阶,每一阶代表身分与地位,站在第十三阶的人,武功上乘,智慧一等,这样的人已经足以担当一方之主。但若要与十二阶的人相比,十三阶的人也只能吃剩下的骨头,喝滴下的酒水,十二阶的武力更上层楼,敏捷智能与机警更难以言喻了,不仅第十三阶的人深深忌惮,心底扰动的恐怕不仅仅是赞佩而已,还有终日欲与之一较高下的欲望。第十三阶与第十二阶的人皆是人中蛟龙,那第一阶的人又是何等高手?第一阶的人几乎不能称为人了。

    话说这江湖人眼中的八风教,简直不是一个派别,而是个独霸一方的圣城。

    八风教依靠的是个人本领,最大的本领是武力。教内之人各拥本事,犹似天女散花、元宵烟花,各自璀璨,各自发光。

    一直以来,八风教派似一座推不倒的高墙,屹立在神秘的八风山禁区,八风山,八风山庄,八风人,无论江湖人听到的是哪几个字,凡带有八风二字的,无不肃然惊惧,主动让出一条路让他们过去。

    敢与八风教高手对峙的人,在江湖上,应该不曾出现过。过去不曾出现过,未来应该也不会出现。因为,惹动八风教的威名,下场是很凄惨的。没有人有那个胆子。

    然而,就算八风教威名拔绝,无人敢动,花雾宵却偏偏处处针对它。

    理由十分简单,依附飞泉的花雾宵说:“因为我喜欢扶持弱小。”

    弱小的飞泉因其渺小反而引来了强大的花雾宵,北江湖第一智者的思维独特且反常。反常的人又岂止是他,整个北江湖的秩序正逐日强弱颠倒,而加速此事进行者又与另一名有“八风山庄第一智者”之称的小少年程绝衣脱离不了关系。

    且说这程怀衣自从仗剑悻悻然说要去挑战花雾宵之后,没了消息,众人都认为他应是凶多吉少,这日午后,风轻云淡,八风山庄庄主团正在商议江湖事,程大虎一下堂,门下有人来请,报说是那别云剑客领着程怀衣一道回山庄来,正在草原上游散。

    程大虎二话不说,令人备马。草原辽阔无边,雪已融了八分,几个散落的小部落正在湖边捣衣。远远望,两个黑影落在天际线,程大虎再度扬鞭,朝那黑影奔去。别云剑客拉着一马,在草原上喂粮,马儿一径低头也不管有人来了。

    见那别云剑客被巨石掩埋居然还能活着,程大虎满脸欣喜,从马上一跃而下,牵着马走过去。

    别云剑客沉稳一笑,“我把你的心头肉给带回来了。”指的是身旁的程怀衣。

    程大虎应下,“他去挑战花雾宵,经久未回,我早当他死了。”

    别云剑客笑的沉稳,“他不会死。”

    程大虎扬眉,反问,“他死在外头是迟早的事,为何能不死?”

    别云剑客沉稳以对,“因为我插手了他们之间的挑战。”

    程大虎不知该喜还是该叹,“所以你又保下他的命?你若不插手阻止,他岂有机会从花雾宵手中存活,此次你必定是好说歹说付出天大的代价才让那花雾宵收起利爪,你数度救下他,他欠你太多了。”

    别云剑客似乎只懂得稳定人心,那番沉稳卓然的人,让人忘了他的凶猛,“程大虎,我的确是付出天大的代价,所以,他必须用他的一生来回报我的插手,从此刻起,他的命归我了。”

    程大虎不知该如何说起,只好摇头。

    “听起来,你想跟我抢儿子?”

    别云剑客以庄重自持闻名江湖,他展现那宽厚胸襟,练达而说:“名义上他仍是你的儿,实际上他的眼里只摆的下仇人,再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死于非命,我亦无奈,只能替你接管,不仅如此,那花雾宵也接下了我的托付,整个飞泉上下都动不了他程怀衣了,你可以放千千万万个心把他交给我。程大虎,你在他八岁时对咱所有人下了一道‘礼让令’,要吾等护全程怀衣,而今,他已经不是三岁小孩子,他必须脱离你的怀抱,这一日已经来了,就算你不想承认也必须认清事实,你的程怀衣不再属于你程大虎一人,他不属于任何人,他只能属于他自己,唯有彻底独立才能让他有所觉悟。”

    程大虎凛着一双眼,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别云剑客,一转眼,已经从当年性喜沉寂的少年隐渡成一名可以与他暗暗拔河的壮汉。

    别云剑客不轻易出手,但只要他出手必定是落斧千钧,他说:“我的武功也差不多臻于顶峰,在江湖上已成定局,但是他不同,他还是个未知数,他还有许多机会,你我都无法瞭知他的未来,少年啊,你我都曾有过的少年,程大虎,把他交给我吧,因为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即是在我少年时期,未懂叛逆,不知凌忤,我错过了一段最精华的岁月,人生有几个少年可以得意,有几许年岁可以浪走,我们的骄傲皆来自于我们在江湖上的地位,皆来自于我们在武艺上的精深高妙,但他不同,他生来骄傲,他死也会是骄傲的,就算他一无所有,他也会骄傲地死于空空如也,如今看来,我反倒认为他任性率真未失本性,真实的令我艳羡呀!”

    清风轻拂,一字字一句句却重重敲击于心。

    “你想如何教育他?”

    别云剑客眼下一沉,冷肃睿智而说:“就用东北虎的方式来教育他,如何?”

    “那花雾宵会如何待他?”

    “除非我与花雾宵绝裂,否则他定会誓死保下程怀衣。”

    一个诧异。

    晴空不必长千里,却见情义长万里,程大虎对草原狂笑,他笑得甚喜,甚乐,甚为骄傲,他闻到了草香。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