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迷幻烟雾

章节字数:3161  更新时间:17-09-03 1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碰”将军府传来几声瓷器碰撞打碎的声音。顺着声音找去,那是将军府的正殿,此时在正殿的就只有邰将军,邰夫人还有我们的邰少爷三人。声音接连不断地响起引来无数人的观望。“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是老爷生气了!”“难道是因为少爷带了那名女子吗?”“我们怎么知道,不过看样子八成就是吧!”婢女们隔着窗户望向正殿,每个人都在议论纷纷,窃窃私语。忽然几声淡淡的咳嗽声在婢女们的身后突然响起,婢女们露出惊恐的神情望向身后,在得知身后的那人时,纷纷转过身来恭敬的叫道:“张管家好。”

    只见那人身穿深褐色金边勾勒管家服,头戴黄褐色银边管家帽有少许白发暴露在帽檐之下,深邃又不失老练的双眼下增添出了几道深深的皱纹,高挺而又布满斑点的鼻子就像发黄了的白纸一般又皱又黄,暗黄色的面容好似经历过许多岁月沧桑的变化,粗壮的手臂上长满了厚厚的茧子,想必之前也吃过不少苦了。

    张总管一直用着让人看不懂的眼神看着婢女们,惹得婢女们心里一阵发毛,纷纷微笑走过。“这张总管是什么来历呀!看着就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糟老头子,没想到他的眼神竟让人如此摸不着头脑,竟为之毛骨悚然?”“哎,你来府上时间不长,虽说这张大总管看着比较凶神恶煞的,不过他也是跟将军夫人一样对我们这些下人呀都是极好的!”婢女疑惑的看向回答自己的人问道:“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在者说了咱们将军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夫人也是个菩萨心肠,你觉得他们会让一个心术不正之人来管教我们吗?”婢女摇摇头说道:“不会的。”“这就对啦,时候不早了,快点休息吧!”“哦”

    正殿中

    “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老爷,时候不早了,你看天都这么黑了,还是先让竹儿休息一晚,明日再说吧!”“哼!难道就你宠着他吗?”“老爷,您又不是不知道竹儿的身体要是竹儿有个三长两短,奴家也不活了!”“你!”男子怒视着眼前温柔动人的女子,接着目光稍微转向跪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青年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好,竹儿你先去休息,这事明日再议吧!”男子听到这话没有任何反应,依旧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女子见状连忙命下人把男子扶回房间,自己则带着将军赶紧离开了。

    “你可真是的,这可是你第二次为了竹儿自寻短见呀!”将军用宠溺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貌美的女子。只见女子身穿浅黄色汉服上襦配有紫色莲花图案相间勾勒一团莲花祥和图,下裳则为米白色鸟图勾勒,在配上朱砂色披肩,无疑是光彩夺目呀!

    夫人一边用手抚摸着将军的肩膀一边柔和的说道:“老爷,你也不是不知道竹儿的脾气秉性,竹儿他从小就寡言少语,咱们吩咐的事情他都一一照做。可我这当娘却终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想些什么,每每与他聊天都想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但他的急忙躲闪之意,却又让我无从下手。老爷,这次龚琪郡主来访,主要目的不就是想跟竹儿喜结良缘吗?可竹儿呢?他只跟那个郡主见过两次面,就连想都不想的答应了。我,我真是没有资格做他的母亲!”“夫人,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在想那些过往的事了,就让那些过往之事随风消散吧!”“可竹儿是我的亲身骨肉,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看见他笑过。老爷,你知道我的心是有多么痛吗?现在竹儿好不容易自己做个决定带一位身受重伤的女子回家,难道这不能说明竹儿改变了吗?”“可这”将军看着自己心爱的夫人哭成泪人一般,邰天成恨不得抽了那个人的筋,扒了那个人的皮。可那个人是自己的亲身儿子,自己怎么下得了手呀。邰天成无奈的叹了口气,淡淡的说了一句:“希望我们与竹儿之间的芥蒂不要越隔越深哪!”

    第二日,离阙栾阁的不远处的一间小屋里。“哇!她好漂亮呀!”“是呀,昨晚太过忙乱都没有好好瞧清楚这位姑娘的容颜。”几个婢女此时正目瞪口呆的望向躺在床上的玄殳。只见玄殳被婢女们换上了干净的衣袍静静的躺在床上。原本苍白的皮肤现在变得白皙透亮,布满血迹的双手和脸蛋被婢女们简单擦拭后恢复了往日的色彩,灵动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但光是这一身素雅洁净的衣服就凸显出了玄殳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少爷会救她而且还把她带到府里来。”“为什么呀?难不成就因为她美?我可告诉你咱们兖州城虽不比古阳城,但这里的美女也是数一数二的。要我说呀!无非就是咱们少爷心善,碰巧遇见重伤的她罢了!”婢女A自信的说。“好了,你们别再说了,要是吵醒这位姑娘可就不好了!”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位衣着朴素的婢女,婢女紧握拳头,露出惊恐的眼神看着那几个嚼舌根的婢女慌张的说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刚到府上的乔然丫头啊!”“就是,一个刚进府不久的女婢就想管起我们了吗?”“不不不,我,不是,,我”乔然被这么多人的邪恶气场吓得往后退,还不忘一直摇头摆手,希望她们能明白她的真实苦心。就这样,乔然露出害怕的表情一点点向后搓,不过这种表情并没有得到怜悯反而婢女们更加快了自己的“前进的”步伐。

    “我这是在哪?”玄殳睁开双眼环向四周,四周都被白色的烟雾笼罩着,让玄殳看不清方向,更不知道自己的所在地。“好模糊,这到底是哪里?”玄殳下意识的起身站立,忽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响彻天地,瞬时间仙、魔、人三界在迷雾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玄殳捂住自己阵阵发痛的脑袋,望向迷雾,接着又警惕的说道:“究竟是何人能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如此强大的力量操控着幻象。不过,此人能引我进入这就说明此人已经掌握了我的行踪。难道是灼华吗?”玄殳疑惑的小声说道,不过这种猜想只维持了3秒钟就被玄殳给否决了。“不可能是她,她中了我的冰封咒,更何况她为了对付我精气已然消散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完全恢复的。看着阵法的模样倒像是我在昆仑山中的藏书阁中看到的阵法一样,难道,,是师傅?”玄殳想到这时,立即露出诧异的眼神环顾四周,在寻找完最后一处角落时,玄殳的眼睛由期待变为失落,淡淡的说了句:“果然,,还是我太自作多情了。我违背山规理应剔去仙骨断其法术,师傅能留我一命我已经很感激了。况且,昆仑殇还在我的手中。”

    “昆仑殇”玄殳好像想到什么一般,直接默念法咒召唤出了昆仑殇。只见玄殳腾飞而起,一把握住昆仑殇,坚定而有力道的说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意欲何为,但我敢肯定的是,你不是什么好人,用迷幻烟雾想让我永远沉浸在梦里,不可能。既然这法术是从昆仑山学来的,那么就用我手中的昆仑殇来解决这一切吧!”玄殳说完便急忙的弹奏昆仑殇,那些迷幻场景也随着离魂曲的高低曲调消失在这迷雾之中。

    “怎么回事?这幻影倒是消失了,怎么迷雾还在?难道是?”“玄清”“师傅,弟子,,不,民女陆玄殳拜见昆仑山山师墨卿上仙。”“起来吧!”玄殳缓缓抬起头来,仰视着墨卿。只见墨卿身穿浅白与淡紫色相间的霓裳羽衣,披帛蓝色丝带。头梳灵蛇髻,插着琏沐兰亭御茫簪,用柔和的双眼静静的看向玄殳。少顷,张开如花瓣般的润唇,温柔又不失威严的说道:“玄清,你受苦了。”玄殳被师傅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叫的有些发愣,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墨卿,接着的担忧的说:“师傅,玄清不苦。这都是玄清应有的恶报,玄清理应承受。师傅,您与众姐妹都安好吗?您半夜的咳疾是否还在?”

    “我们一切安好,只不过你的姐妹们与你一样终日饱受思念之情罢了。至于本座,咳疾已好,无需挂念。”“师傅”玄殳眼泪汪汪的看向玄殳,“多谢师傅将小葵与昆仑殇赠予玄清,玄清在此谢过师傅。”“说到底你毕竟是我昆仑山的人,倘若你的道法甚浅,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我昆仑山吗?至于昆仑殇,本座只是暂借与你,当你修行之日上满时,就是本座收回昆仑殇之日。”“是”玄殳恭敬的回答道。

    “师傅,玄清想请问师傅,为什么玄清不记得年少时所发生的任何事。玄清只知道自从记事起玄清一直和师傅与姐姐们在昆仑山修炼从未下山,可……”“唉!”墨卿淡淡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原因缘起,事违人愿。一切的缘即为因,有因必有果,根果相连哪!”“师傅,您在说些什么?玄清怎么听不明白呀!”墨卿说完便化作一缕轻烟消散在玄殳的视线中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