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数落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17-09-16 18: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见邰竹态度这么坚决,瞿烨也没有在说什么。邰竹的脾气秉性瞿烨也是略知一二的,且不说这喜怒无常的性格,就是整天达拉着那个臭脸,都会让人拒之千里。若不是瞿烨跟邰竹从小一起长大熟知邰竹的这些“缺点”,恐怕这两人也很难成为朋友吧!

    瞿烨默不作声,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多嘴”会让邰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万一自己再为那姑娘求情,恐怕邰竹这个家伙现在都会让她离开将军府。想到这里,瞿烨深深的叹了口气,接着露出伤感的神情凝望着手中的折扇。而邰竹呢?听到瞿烨的叹息声没有任何的表情与动作,依旧是冷着脸静静的张望着石桥的另一头。好似这里刚才发生的一切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两人都默不作声。这种紧张阴森的氛围围绕在邰竹身边令瞿烨喘不过气来,所以瞿烨才会凝视手中的折扇,无视邰竹的存在。

    “呼呼呼呼!”几声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呼吸声在石桥上回响,只见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跑到邰竹面前,行礼叩拜。“所为何事?”邰竹不慌不忙的说。轻蔑的眼神四处打量着男子,看得男子有些惊恐慌乱。“回禀少爷,瞿少主,老爷,老爷有事命奴才传唤少爷,请少爷移步正堂。”(正堂就是正殿的分堂。)瞿烨一听这话连忙起身,微笑着说道:“不知小生可否告诉本少主,将军传唤邰少爷所为何事?又有何人在正堂等着邰少爷?”“这,”男子露出纠结的神情,紧张的说道:“回禀两位少爷,奴才是被张管家差遣来请邰少爷的,至于瞿少主所问的,奴才也不是很清楚。”男子一边说一边用右手擦去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小小奴才,竟有些机灵灵敏,不错不错!”瞿烨在心中暗暗想到。刚想要说什么,倒是被邰竹给插了一句。“你先下去吧,我随后就到。”“是,奴才告退。”男子说完便小跑前进,一边跑一边抱怨着张管家。“这个张管家,我说他怎么不来呢?说什么我是新人应该熟悉熟悉主子,要知道邰少爷是这么阴森古怪,我才不会来呢?”不一会男子的身影便消失在石桥之上了。瞿烨走到邰竹身边,柔柔的问道:“你真要去?我看邰将军此番叫你,必是为了那位姑娘。依我看,,”“该来的总会来,该躲的躲不掉,我去正堂的这段时间,你要盯紧陆玄殳,切勿让她再得罪什么人,办错什么事。”“好!我知道了,你放心的去吧!”瞿烨坚定的说。邰竹挥动衣袖刚要踏出一步就听到瞿烨的声音“你之所以要我看紧她是为了保护她吧!难不成你真的?”只见瞿烨挑动着修长的眉毛“叛逆”的向上扬,嘟起像玫瑰花花瓣一样的粉嫩嘴唇诧异的问道。“多事,我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你!邰竹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说,你!”邰竹一听这话,瞬间消失在了整座石桥之上。“这是?瞬间移动?没想到他连这招都学会了?看来自己想要超过他,就必须更加努力了!”

    正殿之外,几个婢女在那里窃窃私语。“你说明明是乞巧姐不好,再怎么样也不能在那位姑娘面前打人呢?更何况那位姑娘又是少爷救下来的,难道她不知道跟那名姑娘作对就是跟少爷作对吗?”婢女明心抱怨道“嘘!”“你可小点声,万一让别人听见传到乞巧姐的耳朵里可就不好了。”森悦小声说道。“我说的不对吗?虽说乞巧姐在老太君身边伺候多年,可是你我又不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她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成她的好姐妹,天天对我们呼来喝去的,有没有想过我们是什么感受呢?”“明心,不管怎么说,她毕竟在将军府多年,我们之所以会跟着她无非是不想让别人欺负我们,我们想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呀!倘若你现在跟她撕破脸,恐怕后果不堪设想。”森悦担忧的说道,一边说一边环顾四周,十分小心谨慎。见明心不说话,森悦接着说道:“现在我们来这是为了验证将军是否是因为少爷带那名姑娘回府才大动肝火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切便依照乞巧姐的计划行事,如若不是,到时候在见机行事吧。”明心望向森悦,她无法忘记乞巧那时恐怖的脸庞,如同野兽般狰狞凶狠。“为什么?乞巧姐会那么生气?难不成?她喜欢邰少爷?”这个念头在明心的脑海中闪过,好在明心留了个心眼,并没有口无遮脸的大声说出来。否则,谁知道森悦会不会说漏嘴传到乞巧姐的耳朵里呢。

    “明心快看!是少爷,邰少爷来了!”明心比划着刚才森悦对她做的“嘘”的表情,高冷的说道:“邰少爷早晚都会来的,乞巧姐说了一切静观其变坐山观虎斗。”“好!”森悦有些心虚的看向明心,不知这份心虚是来自于明心冷漠的眼神还是来源于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波折。

    正堂中有一男一女正坐在正座上,等待着什么人一般,正襟危坐。“儿臣参见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女子微笑着看向邰竹。而男子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挥了挥右手,随后下人们便消失在了正堂中。女子缓缓站起,走到邰竹身边,微笑着说道:“竹儿我们都是自家人何必行如此大礼呀!快快起来!”说完便伸出手来赶忙去扶。邰竹见状身体向后倾,胳膊向左移,冷冷的回答道:“谢过母亲大人。邰竹不但身为将军与夫人之子,更是天子的臣民。于公于私邰竹必须行礼叩拜。”“这?”徐氏有些难堪,不知如何抉择。但那两只白皙透亮的手臂依旧悬于空中,不肯收回。

    “竹儿说得对!不过,竹儿,你还想让你的母亲伸到什么时候!”男子严厉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走到邰竹身边,伸手握住徐氏的手臂,把手臂给拉了回来。只见男子大概三、四十岁的模样,头上有少许白发,但丝毫不影响男子的强大气场。那双似鹰般锋利刺骨的眼睛给人一种怪异的紧张压迫感,被他牢牢困在他自己所伪造的虚拟世界里,不得动弹。浓密的峰灵眉不显凌乱反而增添了几分厚重之意。暗黄的脸庞,没有丝毫清雅细致的感觉,看起来有种沧桑操劳之感。在右脸靠近颧骨的地方有一条不是很深的疤痕,看着疤痕的大小模样应该是早年间被什么锋利的锐器割到所致,伤口虽已痊愈但疤痕还在,看来想要彻底治愈怕是难上加难了。更为引人注意的是那双肤色暗淡满是伤痕的双手,有些干枯消瘦,像是几近枯萎的枝干令人心生不忍。

    邰天成见邰竹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默不作声的跪着气的牙直痒痒,只见他挥动右手的长袖,拉着徐氏一起回到座位上,淡淡的说:“哎!邰竹呀!邰竹!为什么我们做了这么多换来的却是你的冷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人称赞我的好儿子懂事文雅,不像那些官宦子弟一般终日沉醉于花天酒地之间。又得圣上青睐将龚琪郡主相嫁于你,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哭着求着这门亲事,可你呢?你是答应了?但现在又收留一个陌生女子住在府上。你何时考虑过我们做父母的感受。你可知你的母亲因为你多少次的冷漠以泪洗面。你可知你的父母多希望你能像普通人家的儿女一样高兴快乐!你不会懂得!哼!你不会懂得!因为你从来就没有拿我们当做你的父母,你终日只会唯唯诺诺的完成我们交代给你的事,你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般,没有思想,更不善言语。试问谁能走进你的心里,试问谁能让你敞开心扉?为父为你以后的道路感到可悲与担忧呀!”“将军,不要再说了,竹儿之所以这样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错!是我没有给竹儿一个好的未来,是我,都是因为我!!!”

    邰竹见到父母这般自责,心中竟起了一丝涟漪。确实这么多年,自己跟父母并没有言语上的沟通与交流。有时候邰竹时常在想,自己活了这么长时间身边竟有瞿烨这么一个朋友,想想自己还不算失败。“或许,是时候了!”邰竹看向自己的父母心中暗暗想到。紧接着语气稍微柔和的问道:“父亲,母亲,请问传唤竹儿所为何事?”两人皆是愣了一下,而后对视相望了一眼。“将军我没听错吧!竹儿第一次这么柔和的跟咱们讲话。”徐氏满心欢喜,喜出望外的说道。邰天成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邰竹身边,命邰竹起身坐下,语重心长的说道:“想必你也应该猜出来了吧,再过两日龚琪郡主就要来了,到时候,我会让下人们管住嘴巴,对外宣称那位姑娘是你母亲的侄女。以便保住我兖州城百姓的性命,你意下如何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